灌江小说 - 恐怖灵异 - 领主崛起:从无用之人开始攻略在线阅读 - 第六十二章 塔伦嘉德大撤离

第六十二章 塔伦嘉德大撤离

        星风城,战争大厅。

        尤里卡、马伦、伊蓓丝等星风城的管理者们齐聚一堂。

        长桌正首,李燃将“血酬”的回信念了出来:

        “声东击西的战略非常成功,整个塔伦嘉德的注意力都被调往了北方,在一片混乱中,奴隶营的撤离计划将得到实施。”

        “撤离时间定在三天后的清晨。”

        “届时,地狱骑士之间的矛盾将达到高潮,极有可能在塔伦嘉德北方爆发一场内战。“”

        “我将在内部尽可能地创造一切有利条件,便于奴隶营的撤离。”

        “请星风城派遣运输队提前抵达硫磺矿场,隐蔽起来,等待奴隶们的到来。”

        “您忠诚的‘血酬’。”

        李燃合上密信,长身而起,率先离开战争大厅,来到中央广场的高台上。

        管理者们跟在他的身后。

        偌大的广场上,大批驼兽和运输部队被征兆到一起。

        游骑兵的战马、宽敞的骸骨马车、暗影枪骑兵、黑崖的蜥蜴骑兵,以及可供骑乘的强壮狮鹫,都已经准备好撤离塔伦嘉德的幸存者。

        他们需要隐蔽行军,从铁脊山脉的地下世界入口出现,在塔伦嘉德的旷野上奔驰至少半日,才能抵达主城周边的硫磺矿场。

        虽然恶魔大军已经在北方地区集结,但是这仍然是一次豪赌。

        在铁脊山脉和硫磺矿场之间的旷野上,极有可能被游荡的恶魔发现,随军的机动部队只能消灭小股敌人,如果不幸遇到大批恶魔,暴露将为撤离队伍和星风领带来灭顶之灾。

        但狮鹫总是迎风起飞,面对即将发生的大屠杀,没有人愿意置身事外。

        从这一刻起,塔伦嘉德大撤离正式开始!

        ......

        奴隶营内,人们口耳相传着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

        拉里克大教长要把所有人都转化成像科克一样的兽型恶魔。

        在塔伦嘉德的恶魔统治者陷入混乱的时候,一团猛烈的风暴也在奴隶营里酝酿着。

        杜威在暗中积蓄力量。

        越来越多的奴隶加入了反抗队伍,对于面临生死考验,饱受压迫的人来说,下定决心反抗并不是一件艰难的事。

        时间很快来到撤离前夜。

        奴隶营内人心惶惶,不知为何,恶魔之子今晚的轮岗士兵没有按时抵达。

        感觉到异动的监工们靠拢在一起,交头接耳的说些什么。

        在失去暴力统治机构后,奴隶营内渐渐划分成了两股对立的势力。

        监工和他们忠诚的狗腿子,另一边是受压迫的奴隶。

        杜威终结了这种混乱。

        他长身而起,面对众人说道:“众所周知,塔伦嘉德沦陷以后,我们就处在监视和控制之下,过着猪狗不如的生活。”

        “而现在,有流言称,所有的人都将被转化为兽型恶魔,我来验证这个说法是真的!”他高举手臂怒声道:“作为回应,我们将在今晚组织一场暴动,逃离奴隶营!”

        众人哗然失色。

        然而,监工头子汉尼拔也站了出来,嗤笑道:“不要听他胡说!”

        “拉里克教长爱民如子,怎么会做出那样的事?”汉尼拔走向杜威,面露狠色,“况且逃离奴隶营我们能去哪?恶魔大军会扒了你们的皮!”

        杜威反击道:“你尽管狡辩,毕竟鞭子不是抽在你身上,转化恶魔的时候也不会有你,因为你就是拉里克的走狗!”

        汉尼拔有些慌张道:“我不是!我告诉大伙,恶魔之子的士兵马上就到,谁都不要轻举妄动!”

        他示意手下的监工和奴隶们一拥而上,但是杜威的话已经引起了人们的怀疑。

        没有人帮他。

        但是摄于紧邻恶魔巢都带来的压力,此时也没有人敢站出来声援杜威。

        汉尼拔气急败坏地冲了上来,仗着身体强壮想要在气势上压倒对方,狠狠地挥拳将杜威揍了一个趔趄。

        杜威抹了抹嘴角的血,高兴地笑道:“打的爽么?该我了!我可是忍了你好久啊!”

        杜威暴起发难,迅捷的下勾拳狠狠地击在汉尼拔的下巴上,将监工打得翻起了白眼。

        他左右交击,用强力勾拳问候汉尼拔的面颊,如同当初皮鞭亲吻奴隶的后背一样热辣。

        汉尼拔尝试发起反击,但是奴隶监工虚浮的步伐和格斗技巧完全无法与游骑兵连长对抗。

        汉尼拔被揍得佝偻起来,双眼暴凸,杜威前冲几步,绷紧腿部肌肉,一记膝击如火箭重炮般轰在汉尼拔的胸口,奴隶监工顿时昏死过去。

        随着汉尼拔进入濒死状态,他的身体逐渐泛出血红色,额头上出现两根黑色的弯角。

        一只男性魅魔伪装者逐渐显露原形。

        奴隶们大惊失色,原来这座奴隶营不止有堕落人类管理,他们还时刻处于恶魔的引导和监视之下。

        现在,究竟是谁在说谎,就不言自明了。

        杜威适时道:“坦白的说,我是一名狮鹫之爪的战士!我所说绝无半点假话,奴隶营正面临着一场屠杀,幸运的是,有一支外部力量正在尝试解救我们。”

        他大声道:“同胞们,现在塔伦嘉德正处在混乱之中,我们将利用混乱的环境,逃离这个地狱之城!”

        “我们跑不了多远就会被抓住!”一名奴隶恐惧道。

        “有一支运输车队正在等待着我们,”杜威解释道,“现在,只需要我们像平时一样,排成整齐的队列,在黎明时分前往硫磺矿场,一般路过的恶魔不会发现异常。”

        这句话给大家吃了颗定心丸。

        奴隶们站了起来,自发的将平日里作恶的监工围在中间,互相监督着,依次列队出发。

        在所有人都离开后,杜威依然留在奴隶营。

        他守在广场西侧的墙洞旁。

        在撤离之前,他想等一等那位叫做“血酬”的内线兄弟。

        没有他的情报和指引,这场撤离行动不可能启动。

        恶魔之子战团没有一个人前来,究竟是发生什么了?是那位“血酬”安排的么?只是普通堕落人类的他又怎么有这么大的能量?

        正疑虑间,杜威听到外面传来一阵马蹄声。

        一名骑士进入奴隶广场。

        是恶魔之子战团的菲利普团长!

        杜威万分惊喜,他终于见到了那位忍辱负重的关键内线,却没想到他已身居高位。

        毕竟,有能力下令恶魔之子士兵留在城内的,也只有他了!

        菲利普团长翻身下马,向杜威走来。

        杜威不禁问道,“血酬老兄,是你么?”

        菲利普年轻的脸露出微笑。

        ......

        奥希斯的寝宫内。

        魅魔女王辛迪四仰八叉地倒在床上,身下是一片血泊。

        奥希斯摇了摇头,苦笑道:“刚才用的力气,是不是有点太大了?”

        他早就明白,魅魔女王辛迪是恶魔的致命眼线,他的一举一动都掌握在这个婊子手里,稍有异动报告上去,奥希斯就会身首异处。

        趁着内比罗斯不在的机会,他只好先下手为强。

        奥希斯握紧了手中的精铁之羽,感叹这把神剑真是锋利无匹,划过高阶魅魔的身躯时丝毫没有迟滞。

        奥希斯冷哼一声,瞥了一眼堆满房间的黄金和财宝,不屑一顾道:“再见啦,亲爱的宝贝们,我已经不需要你们啦,今天,我要大开杀戒,狠狠地回击那些羞辱过我的人。”

        他将精铁之羽佩在腰间,仍旧觉得自己不配使用这把神剑。

        奥希斯知道,他身上流淌的卑鄙和罪恶,如同谢尔戈永世不灭的熔岩火焰一般,早已深入骨髓。

        他离开寝宫,跨上地狱战马,来到南城的恶魔之子战团驻地。

        军营静悄悄的,奥希斯打开大门,一些堕落人类横七竖八地倒在门口。

        “拉里克的毒液真是有效,”奥希斯想到。

        他早就看这些恶魔之子不爽了,菲利普和这支战团并不听命于他,留着早晚是个祸害,不如趁着内比罗斯不在,和那群地狱骑士们一样发起残酷的内部清洗。

        同族相残可是恶魔的优良传统,奥希斯嗤笑着想到。

        魔王派和魔神派的恶魔军团已经在塔伦嘉德北方掀起了战争。

        他们经过连日的搜寻,连伊莎贝尔的影子都没有见到。

        双方都怀疑对方早已得手,伊莎贝尔已被抓住并窝藏起来,但谁都不会承认这样的指控。

        混乱的局势,为奥希斯东山再起,提供了机会。

        奥希斯脚下,一名身中剧毒的恶魔之子士兵抬起头,声音微弱道:“奥希斯大人……我们被人下了毒……您一定要帮我们主持正义……”

        奥希斯愉悦道:“奥,我听说只有拉里克教长那里有这样致命的毒剂,我会找他核查清楚的,菲利普团长去哪了?他伤的重不重?”

        士兵露出宽慰的笑容:“菲利普团长今早没有过来,应该是直接去奴隶营了。”

        奥希斯瞳孔一缩。

        他轻描淡写地划破了士兵的脖子,瞥了一眼士兵临死前极度震惊和困惑的眼神,转身向外走去。

        “该死的,菲利普竟然没被毒死,这下麻烦了。”

        奥希斯翻身上马,身手利落地催动马匹,在荒凉的恶魔巢都街道上疾驰。

        奥希斯心下焦急,速度又快上几分。

        他穿过南城,从主城门下方一闪而过,随即调转方向,纵马奔向奴隶营。

        ......

        刺鼻的硫磺之风刮起沙尘。

        奴隶广场上,菲利普将手靠在剑柄上,微笑着向杜威走去。

        伴随着急促的马蹄声,奥希斯纵马冲进奴隶营,他从菲利普的身后发起突袭,神剑精铁之羽轻而易举地破开铠甲,给了菲利普致命一击。

        奥希斯的战马一直冲到奴隶营的墙角才停下。

        他拽动缰绳,马蹄踏踏,转过身来。

        菲利普满口血沫地跪倒在杜威身前,他不甘地瞪视着奥希斯,声音虚弱道:“奥希斯......奴隶们逃掉了,你也活不成,恶魔之子战团会为我复仇......”

        奥希斯大笑道:“恶魔之子战团已经被我下毒干掉啦,他们不会出现了!”

        菲利普一气之下,登时跨过生与死的边界,倒毙在杜威身前。

        杜威惊怒之下,赶紧捡起菲利普的长剑,与骑着战马的奥希斯对峙起来。

        他竟然,就这样杀掉了“血酬”!

        杜威万分遗憾,但他还是鼓起勇气,面对这个手持神兵,驾驭战马的强敌。

        菲利普死后,奥希斯似乎又变成一个欢乐的胖子,他高兴地向杜威问道:“你是奴隶还是监工?”

        “奴隶。”杜威丝毫不敢放松,双眼紧盯着敌人。

        奥希斯满眼期待地问道:“奴隶们逃掉了么?他们逃掉了么?”

        杜威恨声道:“他们逃了,你也要把命留在这,叛国者!我不会让你返回塔伦嘉德通风报信!”

        奥希斯长出一口气,自言自语道:“逃了?那就好,那就好......”

        杜威没有听清对方在咕哝什么,他大喝道:“来吧!奥希斯,驾马冲过来吧!我要你为‘血酬’偿命!”

        奥希斯听到这句话,突然一愣:“血酬?”

        他脸色古怪的看向杜威,询问道:“你是在哪听到这个名字的?”

        对方的轻视和挑衅让杜威越来越狂暴,他歇斯底里地吼叫道:“血酬是一位渗透进堕落人类的卧底,也是一名伟大的狮鹫之爪战士!塔伦嘉德陷落以来,他的情报拯救了无数奴隶的性命,帮助狮鹫之爪躲过了无数次扫荡,他将被星风城的人民所牢记!而你,刚刚杀了他!你这个恶魔!你这个肮脏的渣滓!你这个背弃艾尔拉思的叛国者!你——将被刻在帝国的耻辱柱上!”

        奥希斯表情僵硬了一瞬。

        他皱起眉头思索着什么,露出怅然若失的表情。

        奥希斯的脸色反复变化,最终,极端复杂的情绪化作释然。

        他带着淡淡的欣喜喃喃自语道:“原来大家是这么评价我的啊,真是不错,真是不错......”

        看来我的演技越来越成熟了,奥希斯高兴地想到。

        任谁都不会想到。

        奥希斯就是“血酬”,“血酬”就是奥希斯。

        那些密信都是他在无处不在的监视下,艰难放进墙洞里发出的。

        这场表演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奥希斯双眼失神,陷入久远的回忆。

        臭名昭著的奥希斯团长,肥胖、油腻而猥琐,在女王率领公国军队前往约维克参加决战后,统领最后一支守备团驻守塔伦嘉德。

        被女王委以重任的温德大师,曾评价他为“阿谀奉承的本事无人能及,没有被派往参加决战只是因为他是最无能的那一个。”

        约维克战败,恶魔大军兵临城下。

        那是一个寒冷的雨夜。

        温德大师在城墙上找到巡视防线的奥希斯团长。

        “难道有人会觉得一个守备团的士兵足够抵挡百万恶魔大军么?”冰雨浇透了老头的脸,沿着他一缕缕的棕色枯发流淌下来,将这副画面烙印在奥希斯的记忆最深处。

        “拜托了,奥希斯,你不是那些顽固的愚夫,我们必须想想办法,为塔伦嘉德的人民创造一线生机!”温德大师哀求道。

        奥希斯团长脸色冰冷,雨水在他的狮鹫板甲上敲打出凄惨的音色,他坚定道:“我是一名战士,伊莎贝尔大公给我的任务是坚守城池,城在人在,城毁人亡,我能做的仅此而已。”

        温德大师的声音在漫天雨水里显得缥缈,他一声哀叹:“明天恶魔就将发起总攻,只需一波攻势你的士兵便会化成焦炭,随后是满城的百姓,恶魔军团一路上还没有留下活口的记录,所有的人都将死去!奥希斯!所有人!”

        胖将军一言不发,脸色铁青地望着远方雨幕下浩如烟海的恶魔大军。

        “奥希斯,我们需要一位英雄,”温德大师道,“一位取得恶魔将军信任的英雄,一位为恶魔创造价值的英雄,一位带领人民苟活于世的英雄。”

        “温德大师,我听不懂您说的话!”奥希斯团长吼叫道,“我没有您那样的智慧!”

        “奥希斯,杀了我,”温德大师的声音带着惊人的冷静和理性,“我这样享誉大陆的人永远无法取得恶魔的信任,只有声名狼藉的你才能做到这一点。”

        “只有一个晚上,奥希斯,只有一个晚上,我想不到别的办法了。”温德大师痛苦道。

        “杀了我,证明自己的卑鄙和邪恶!”

        “主动打开城门,证明自己对鄂加斯的信仰和忠诚!”

        “向恶魔将军建言,请求他将幸存的人类赐给你充当奴隶,只有这样,才能在屠城之后保留更多的生命!”

        “拿出你所有才华去表演吧!你必须欺骗所有人,直到连自己也骗过去!”

        从那一刻起,严谨的奥希斯便开始了演出。

        他叫来一名叫做恩贝托的副团长,告诉他率领守备团的战士前往城南的山丘里准备奇袭,等待明早的反攻信号,并要他以艾尔拉思起誓,一定等到信号再行动。

        这名和奥希斯一样认真古板的年轻人,目光坚毅的接下了命令。

        奥希斯记忆的最后一幕,是温德大师捂着鲜血直流的肚腹,靠着塔楼的青砖,大雨将他的生命和眼中的光芒一起冲刷殆尽。

        “抱歉,奥希斯,通过这段时间的共事,我必须向你道歉,那些关于你的不良传言完全失实,仅仅源自我卑劣的傲慢......”

        “奥希斯,原谅我自私地离去,让你独自踏上这条不归之路......”

        “摆在你面前的,是地狱啊......”

        wap.

        /89/89816/196526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