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江小说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恐怖文女主崩坏了在线阅读 - 第110章 我有时间

第110章 我有时间

        黑夜中,阜宁月睁开眼,一丝惆怅从她的黑眸中划过,四下打量,她回到了现实世界的那顶帐篷里。

        帐篷外,一个熟悉的影子出现在篷布上,低沉磁性的声音在外面响起。“阜小姐,你还在吗?”

        阜宁月扬眉,知道他是感觉到了什么。

        起身拉开帐篷,她把脑袋伸出去,看着莫司尘身上的t恤工装裤,眼里的惆怅一收,换成了淡淡的神色。“我在,怎么了?”

        莫司尘注意到了她眼里的情绪,同时,心里也开始发闷,但他却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这样。

        “我刚才好像感觉到你离开了。”

        就在一分钟前,他感应到阜宁月的帐篷里有一丝不寻常的波动,心里有种她离开了的感觉。

        于是,他下意识冲到属于她的帐篷外面。

        阜宁月扯了下唇角。“我一直都在这儿,莫队,我想先休息了。”

        看着重新合上的帐篷,莫司尘忽然觉得自己的心里空了一块。

        明明只隔了短短一分钟的时间,莫司尘不明白原本相处和谐的两个人,好像忽然就有了什么看不见的东西挡在中间,让两人之间产生了一丝隔阂。

        盯着阜宁月的帐篷看了良久,莫司尘带着满心的疑惑回了自己的帐篷里。

        一夜无话,太阳照常升起,在逐渐热起来的阳光之下,阜宁月独自收好帐篷,单手拎起来甩到肩上挂着,转头对早就收拾好,等在一边的莫司尘说:“我收好了,莫队。”

        “嗯,走吧。”莫司尘走过来,伸手过来将帐篷包裹接到自己手里。“我帮你。”

        “为什么帮我?”阜宁月惊讶地挑眉。“这不是锻炼的机会吗?”

        明明之前一个月都把她当牲口一样训练,这会儿居然主动提出要帮她。

        莫司尘借着动作挡住自己灰眸里一闪而过的窘迫。“特训结束了,现在我不是你的教练,而是你的朋友。”

        默默跟在男人身后下山,走到半路时,阜宁月才幽幽地说:“做你的朋友真幸福。”

        莫司尘的脚下一绊,差点摔倒,还好身后的阜宁月及时从身后拉住他,及时阻止了他摔倒。

        “怎么样?”阜宁月的声音里带着一丝还没褪去的担忧。

        “没事。”莫司尘稳住身形,摇了摇头。

        想了想,莫司尘转身对着阜宁月,严肃地说:“其实,我的朋友很少。”

        阜宁月:“你想说我很幸运?”

        莫司尘:……

        两个人沉默的下山,等到东西都扔进了后备箱里,莫司尘抢先一步拉开副驾驶车门。

        阜宁月顿了一下,默默上了车,系安全带。

        莫司尘没有顺势关车门,反而是站在那里,思考了半天,才说:“阜小姐,你觉得我们不是朋友吗?”

        阜宁月瞥他一眼:“是朋友的话,还称呼我阜小姐?连我表妹都得了你一声青青。”

        莫司尘一愣,回想了一下,发现自己好像确实有点区别对待,貌似,他对别人从来没有这么拘谨过。

        莫司尘压下心里复杂的想法,良久才出声。“宁月。”

        他声音里带着颤动,忽如其来的悸动窜进他的心里,灰眸嗖的亮起,内心有个声音在告诉他,就是这样的。

        可是,为什么会这样?他们才认识两个多月,对双方并不了解。

        听到熟悉的称呼,阜宁月有些失落的心情恢复了一点。

        但莫司尘脸上复杂的表情又让她迅速回到了之前的那种情绪。

        她的脸色也冷了下来,伸手拉过车门。“莫队,不要再耽误时间了,麻烦你送我回家。”

        随着一声重重的砰声响起,车门在莫司尘面前关上,隔离了两个人的交流。

        而莫司尘的心也随着这声音沉了下去。

        一路上,两个人都很沉默,各自想着事情。

        到了楼下,阜宁月下车告辞。

        还没说话,身后就传来了温青青惊喜的声音。“表姐!”

        阜宁月回头,正好看见温青青从楼里出来。

        她扬眉看了一眼时间,早上8点15分。“还差十五分钟就要上班了,你怎么才出门?”

        之前,温青青在莫为谦的介绍下,去了一家咖啡厅做适应生,工作时间是早上八点半到中午十二点,吃饭半小时,休息两个小时,又从两点半到七点。

        阜宁月这里距离咖啡厅还是有点距离的,乘坐地铁,需要二十多分钟的时间。

        这个时候出发,是铁定要迟到的了。

        阜宁月皱眉,目光严厉地看着温青青。“你才上班几天,就不认真了!”

        温青青停住脚步,眨眨眼,看了看阜宁月,又看了看驾驶位里没什么表情的莫司尘,眼里闪过一丝了然。

        “表姐,我没有不认真,是为谦哥哥说顺路,说要来接我的。”温青青鼓着包子脸来到阜宁月面前,小巧的鼻头可爱地皱了皱。“表姐,我上班很认真的,老板娘昨天还夸我了。”

        阜宁月低头看她,意识到自己刚才的情绪不对,伸手拍了下温青青的肩膀,低声道歉。“对不起,青青,表姐刚才不应该那么对你说话。”

        “没事的,表姐。”温青青马上原谅了阜宁月,然后她的视线望向马路。“咦!表姐,为谦哥哥来了。”

        阜宁月循着视线看过去,是一辆白色轿车停在了莫司尘的旁边,然后,驾驶位里伸出了一颗脑袋。“青青,阜小姐,咦?司尘也在这儿?”

        “为谦哥哥!”

        “莫先生。”阜宁月开口打招呼,跟着温青青上前。“真是谢谢你了,莫先生。又帮青青介绍工作,还开车来接送她。”

        莫为谦笑的爽朗干净。“没事,我和青青投缘。”

        阜宁月轻笑。“那也不能抹掉你的功劳,不知道你后天有没有空,我想请你吃个饭。”

        “可以可以!”

        莫为谦还没说话,刚刚溜进副驾驶的温青青如同小鸡啄米一样不停点头。“表姐,我知道有一家特别好吃的店,就在咖啡厅附近,就是……”

        话说到一半,温青青低着头对了对手指,犹犹豫豫地说:“呃…就是有点贵。”

        “可以的。”阜宁月微笑着点头,在温青青咋咋呼呼的音效中,视线看向莫为谦。“莫先生觉得怎么样?”

        被撇在一旁的莫司尘,看着阜宁月对着莫为谦不停的微笑,还极力的要请他吃饭,顿时觉得自己心里就像是打翻了五味瓶一样。

        灰眸一转,视线像是带着刀子一样割向在场的另一个男人。

        “好,我没问题。”

        莫为谦刚开口答应邀约,就感觉自己浑身一冷,脖颈后面的汗毛瞬间竖起。

        他下意识朝着源头看去,对上莫司尘想刀他的眼神后,他接下来要说的话全部被噎进了喉咙里。

        阜宁月也随着视线看了过去,莫司尘的眼神瞬间转换,变得波澜不惊。

        头一次见到自己这个侄子变脸的功力,莫为谦的眼里划过一丝了然的同时,脸上却像是便秘一样难看。

        侄子刚才那种想刀他的眼神是什么意思?他对阜小姐可没有什么爱慕之心!

        “不知道莫队有没有时间,到时候一起吃饭呐!”阜宁月礼貌性发出邀请。

        不过,莫司尘平时除了特训之外,听他说得最多的就是局里有事。

        所以,阜宁月估计他应该没时间……

        “我有时间,几点?”莫司尘郑重的拿出手机,打开备忘录,朝阜宁月看了过来。

        宁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