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江小说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恐怖文女主崩坏了在线阅读 - 第55章 药剂大师在线驱鬼15

第55章 药剂大师在线驱鬼15

        上车之后,随着车门砰的一声关上,阜宁月忽然惊醒。“他是不是家暴了?欣欣是不是被他打的起不来床了?”

        发现了李未明那不正常的反应之后,阜宁月一直都在思考原因。

        想来想去,也只有她说的这个了。

        但有时候,事情的真相可能比你想象的更坏。

        然而,阜宁月却想不了那么多,她只想立刻下车,闯进去亲眼看看陈欣欣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就在她要打开车门的时候,莫司尘忽然伸手抓住了她,然后,他开始打电话。

        “黄队,我是司尘,嗯,我现在在财富小区,这里好像有天然气泄露,嗯,臭味很大,好,我知道了。”

        阜宁月听了莫司尘的电话,忽然愣住了,臭味?哪儿来的臭味?

        刚这么想着,阜宁月就感觉有一股淡淡的臭味从车外面传来。

        嗯?这仿佛是臭臭剂的味道。

        紧接着,就看见有几个人捂着鼻子从里面匆匆的跑出来,一边跑还一边抱怨。

        “什么东西这么臭啊?”

        “不知道,好像是从李家那边传来的,真是臭死了。”

        听着议论,阜宁月转头看向莫司尘,眼里带着疑惑。

        莫司尘一边掏出阜宁月制作的防臭药剂往自己鼻子下面摸着,一边非常自然的说:“我觉得臭臭剂挺好玩的,就拿了一支放在身上。”

        说着,他对着阜宁月微微一笑。“看起来,效果还不错。”

        看着莫司尘那一脸的纯良,阜宁月顿时惊讶的瞪大了眼睛。

        半小时后,阜宁月和莫司尘穿着白大褂,来到了李家门外,然后当着李未明的面走进了他的家门。

        两个人一路走进卧室里,看见床上熟睡的陈欣欣,阜宁月第一时间皱起了眉头。

        这么臭的味道,她居然都没有醒?

        “欣欣!欣欣,你醒醒。”阜宁月上前去摇了摇陈欣欣。

        “欣欣?”凑的近了她才发现不对劲,怎么这个人的脸色白的跟张纸一样的?

        阜宁月连忙伸手去试她的呼吸,结果让她心惊。“司尘!我感觉不到她的呼吸了!”

        莫司尘一听,一步踏上床去,冲到陈欣欣的身边去检查她的身体。

        阜宁月也没有闲着,连忙冲到外面去找黄队长说明情况,请他叫一辆救护车。

        在转过头来,就见莫司尘直接将陈欣欣从里面抱了出来。“她刚才进入了短暂的休克,现在有一点意识,救护车已经来不及了,我们自己送过去。”

        “好。”阜宁月也不再多言,转身拉开了一辆警车的车门。

        黄队长见状,也第一时间冲到了驾驶位,警笛乌拉乌拉的响起,一切准备就绪,下一秒就可以冲出去。

        却不料,车门忽然被人拽住。

        “阜宁月,你要带欣欣去哪里?”李未明忽然出现,脸上一片阴狠,双眼通红的看向正陷入休克的陈欣欣。“她是我老婆,你们不能随便带走她!”

        阜宁月心里着急,眼看着李未明的愚蠢行为就要葬送陈欣欣的命,她红着眼睛,直接伸手掰开了李未明的手指,喝道:“她有生命危险你看不到吗?你瞎了?让开,别挡路。”

        李未明不防阜宁月直接动手,手指一疼,抓着车门的就就这样松开了。

        阜宁月见势顺手关上车门,砰的一声。“黄队长,快走。”

        黄队长听闻,脚下往油门一踩,车子乌拉乌拉的就窜了出去。

        汽车尾气扑的一下喷了李未明满头满脸,气的他在原地捂着手指跳脚。“那是我老婆,我要报警,我要告你们拐卖妇女!”

        这时,还留在原地的其他警员带着笔录本就上来了。“咳咳!李未明是吧!我们就是警察,你刚才说你要报警?”

        李未明:……

        阜宁月这边,有了黄队长的警笛开路,他们很快就赶到了医院,一路紧赶慢赶送进急救室,看着急救室的灯亮起,她的心才算是稍稍的安稳下来。

        “会没事的吧!”阜宁月心里这么想着,却没注意到她想的同时也说了出来。

        直到有一只大手按在了她的肩膀上,莫司尘那沉稳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宁月,会没事的,别担心。”

        阜宁月深深的吸了口气,红红的眼圈浸满泪水,不知怎么了,在刚才那一刻,她忽然想起了小时候,外公外婆还有她小姨姨夫去世的场景。

        在这个世界里,陈欣欣虽然不是她的亲人,却胜似亲人。

        想到这个女人一路上的帮助,她刚来c市的时候,随时都在关心她的模样,她侧身环住了莫司尘的腰,将自己的整张脸就埋进了对方的胸膛。

        感受着对方充满安全感的气息,眼泪终于从眼眶里滑落了下来,更咽的声音闷闷的传了出来。“我为什么没有早一点发现不对劲!”

        自责间,她的肩膀也开始抖动起来,整个人看上去很无助的样子。

        莫司尘垂下眸子去看她,胸口的衣服逐渐被泪水打湿,心脏开始感觉发闷,并且随着她的每一次哭泣而变得更加酸涩。

        随着心意,他双手抬起,轻轻的将她整个人被圈进怀里。

        情绪崩溃,来的快,去的也快。

        阜宁月伤心,但也只是哭了一会就停住了眼泪。

        快速的收拾好自己的心情,阜宁月从莫司尘的怀里退了出来,低着头不敢看人。“谢谢。”

        莫司尘只是收回双手插进裤兜里。“你不需要和我说谢谢,放心吧,我也是医生,她有很大的几率活下来。”

        阜宁月听了,心里有了些许的放松,脑子开始转动起来。“不知道她是什么病?那天给她打电话的时候,她还是好好的,为什么忽然就病得这么严重了?”

        莫司尘眼神一闪,想了一下才说:“抱歉,这里面我也有失误的地方。其实关于李未明这样的资料,我也查到了一些疑点,但是没有确实的证据,我就没有和你说。”

        “查到了什么?”阜宁月下意识问道:“我可以知道吗?”

        对于这个问题,莫司尘没有正面回答,而是说:“我不确定。”

        说完后,他的视线越过阜宁月看向了旁边一直在偷听的黄队长。

        阜宁月一愣,随着他的视线转头,一起看向了黄队长。

        黄队长正偷听呢,结果这把火一下就烧到了他的身上。

        然后,他不动声色的直起身,抬手就把从文件包里抽出来,夹在胳肢窝里,起身道:“司尘,我上个厕所去,大概半个小时。”

        说完,他就往厕所走去,肩膀一晃一晃的,整个人十分松垮。

        然后,就见他咯吱窝里夹着的那份资料不经意间啪的一下掉在了地上。

        这样也可以?

        阜宁月心中不禁感叹,耳边却传来了莫司尘低低的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