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江小说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恐怖文女主崩坏了在线阅读 - 第22章 天赋大佬在线捉鬼21

第22章 天赋大佬在线捉鬼21

        “大人,证据我自然是有的。”李変自信满满地道:“我这庶弟真是胆大包天,他所杀之人,正是他的未婚妻,阜家堡的大小姐阜宁月。”

        此话一出,所有人的视线都看向了一旁有些坐立不安的假宁月,阜宁月就是她的名字。

        感受着众人探究的眼神,假宁月强自镇定,挺直了背脊,厉声喝道:“荒谬,我不是就在这里吗?大老爷为何说我死了?莫不是得了臆症,大老爷不赶紧找个大夫看看,却来这里胡说八道!”

        秦婉看着她的表演,面上始终保持的微笑,但眼中的嘲弄却怎么也隐藏不了。

        “哈哈,真是笑话,你是阜宁月?”李変冷笑。“两年前,阜家堡遭遇匪祸,全堡上下皆没能逃脱。”

        听到李変的话,假宁月眼里的不安明显少了不少。

        “但你恐怕没有想过,阜家堡在安海关名声显赫,又怎么会让人找不到一丝线索?”李変朝县令拱手。“将军,大人,我已找到一名当初为阜小姐接生的产婆,她说,阜小姐的身上有一枚形似祥云的胎记,就在蝴蝶骨之上。”

        “此事在当时传得很开,无人可以作假。”

        胎记?

        众人心里同时闪过这两个字,视线又一次聚集在假宁月的身上,而莫司尘反而第一时间看向了李复。

        假宁月脸色一白,眼里闪过慌乱,随即看向了李复,久久没有言语。

        秦婉看她这样忍不住摇头,真是人蠢而不自知,事情发展到这里,如果是自己的话,一定会在第一时间开口承认,否则……

        秦婉的视线又移向了李复,不经意间,又和莫司尘对视了一眼。

        “什么?居然有这种事?”李复忽然惊呼一声,看向假宁月的眼神充满了震惊。

        把一个被瞒在鼓里的丈夫表演得十分到位。

        秦婉不由得讽笑一声,果然,他开始推卸。

        他冲上去一把抓住假宁月的胳膊,作势激动地摇啊摇。“夫人,这是不是真的?我初见你时,你明明告诉过我,你是阜宁月,你…你怎么会是假的?你说话啊!”

        他的一番话把自己摘得干干净净,而假宁月却被他摇得晕头转向,竟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见此状况,秦婉收起笑,准备上前分开两人,却注意到莫司尘又在看她。

        秦婉觉得这人有点奇怪,这一段表演这么精彩,你不看他们,你看我干什么?

        “李公子,我觉得你还是放开她吧!”

        一直站在莫司尘身后当背景板的暮年不知何时去到了李复的身边,一把就抓住了他的手臂,常年练武的铁掌将李复抓得死紧,根本就挣脱不开。

        李复悻然放开假宁月,这下子,假宁月总算能说话了。

        但秦婉却发现李复在放开的那一刹那,仿佛从自己袖笼里丢出了一个黑乎乎的东西。

        顿时,她的心里升起一股不安。

        “等一下!”

        秦婉下意识地喊出了口,却发现莫司尘说了同样的话,两个人几乎是同时开口。

        对视一眼,两人又同时起身,目标直指站在那儿没了动静的假宁月。

        谁知,两人刚刚动作便突生异变。

        “啊!都是我的错!是我!我是个害人精!我杀了阜宁月!我该死!我应该去死!!”

        假宁月厉声尖叫,脸上的表情已经失控扭曲,双眼变成黑漆漆的一片,转过身来,如同利箭一般冲了出去。

        速度之快,哪怕秦婉现在已经不是普通人,也只堪堪拉住一个衣角。

        只不过是一个眨眼,人已经消失在门外,而她那尖厉的嘶吼仿佛还在大堂中回荡,凄惨而绝望,疯狂又决绝。

        身边又是一阵风掠过,莫司尘已经比秦婉更快的追了出去。

        秦婉顾忌身边的阜宁珏,不放心把人留在这里,只得运转灵力,一把将阜宁珏夹在腋下,紧跟着追了出去。

        而在她的身后,还有一个人,是那位跟在县令身边的王捕头。

        就耽搁了这么一会儿的功夫,秦婉追出去时,就远远地看见了假宁月的身影出现在一个水池旁边。

        而莫司尘已经快要接近,但时间已经不等人。

        假宁月连犹豫都没有,直接就跳进了水池中,只听扑通一声。

        人下去了,但诡异的是,她如同一块石头掉进水中一样,一点挣扎也没有。

        水面之上,除了几圈波纹之外,再无动静。

        莫司尘此时的脸色已经黑如焦炭,一个活生生的人,就这样在他的面前跳水了,而且是这种一沉到底,从未听闻过的方式。

        杀人灭口!

        这是他唯一能想到的原因。

        刚才那种不安的感觉让他挂心不已。

        从小,他就对一些东西十分敏感,这件事他从未对别人说过。

        眼看着人已经不见了踪影,待他跑到水池边,正要往跳下水之时,却忽然一顿,蹲下身去,一把就将人捞到了水池边。

        原来,这水池竟是个非常浅的池子,假宁月跳下去后,是躺在里面的。

        而更奇怪的是,从她跳下去到莫司尘把她捞起来,总共也没有多少时间,她竟然像一个溺水者一样面色惨白,没了呼吸。

        莫司尘心下一沉,目光中闪过愤怒,简直无法无天,竟敢当着他的面杀人。

        他一边想着,握着刀柄的手不自觉地开始用力。

        “将军,怎么样?”秦婉带着阜宁珏,终于赶来。

        莫司尘脸色难看地说:“人没了。”

        秦婉一愣,连忙放下阜宁珏,跑到假宁月身边,摸了摸她的脉搏,惊喜道:“应该还有希望,我试试。”

        莫司尘一愣。“什么办法?需要我帮……”

        他话还没有说完,就见秦婉飞快地清理了假宁月的口腔,然后双手摸上她的胸口,一下一下地按着。

        等按到了一定的数量之后,又见秦婉双手捧上了假宁月的脸颊,朝着她的嘴就亲了上去。

        “……”

        莫司尘见状,耳根一红,后面的话便再也说不出了。

        等最后的王捕头也到了这边之时,秦婉已经做了两组的心肺复苏和人工呼吸。

        就见原本形同死人一样的假宁月突然坐了起来,哇的吐了一大口水出来,然后便是剧烈的咳嗽。

        总之,就在莫司尘和王捕头这两个土著的眼皮子底下,假宁月就被秦婉从一个死人救成了一个活人。

        顿时,巨大的震惊从两人的心中升腾而起。

        此时,李府之外,一行人走进了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