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江小说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恐怖文女主崩坏了在线阅读 - 第21章 天赋大佬在线捉鬼20

第21章 天赋大佬在线捉鬼20

        成右七年四月二十一日,风和日丽,阳光明媚,是个好天气。

        这一日对于榕城的百姓来说,发生了一件让人记忆深刻的事情。

        两年前被庶弟扫地出门的李大老爷李変,在这天清晨,忽然大张旗鼓地抬着庶弟媳妇的父母牌位,敲锣打鼓地绕城一圈,一路有仆从唱到:“李家小儿歹心肠,临近婚期杀新娘,敲锣打鼓迎新人,却道假人坐家堂。”

        众人一听,纷纷眼睛一亮,藏在内心的八卦之魂顿时被点燃。

        “什么意思?李老爷杀人了?”

        “放屁,那李夫人不是好好的吗?”

        “呵呵,不是说了,府里那是个假的。”

        “走走走,看看去!”

        “……”

        一路上,吃瓜群众越聚越多,直到一行人来到李府门前,将这条两辆马车并行的大路给堵得水泄不通。

        “啧啧!这李老爷竟然这般丧心病狂,当初我就说过,他一个庶子,不使手段,根本就不可能继承家主之位。”

        “呵!王二麻子,我昨日还听见你说李老爷玉树临风,才貌双全,这就改口了?”

        “谁改口了?”王二麻子不服。“我一直都觉得李老爷这人看着不对劲。”

        “呸!这事还没定论,你就乱说,王二麻子,你今儿是不是讨打?”

        “嘿!你敢动手?”王二麻子眼睛一瞪。“我还就要说这李老爷是个狠毒的,你敢动我一根手指头试试。”

        “嘿!爷今日就要揍你,你又待如何?”说罢,那人便要卷起袖子上去打人,旁边人见势不对,便想劝架。

        谁知,众人还没开口,就听远远地传来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都让开,县令大人到了,干嘛呢?还不给老子让开,棍棒无眼,打断了手脚可不要怪老子眼瞎。”

        众人一听,纷纷一惊,忙不迭的就让开了道路。

        然后,便见一顶深绿色织锦轿子顺着众人让开的道路一路来到了李府的门前。

        咚!

        轿子落地,轿帘掀开,下来一位身着官服的中年男子,他的身影略微发胖,胖乎乎的脸颊和圆乎乎的肚子将一身官服衬得有些喜庆。

        “王捕头,对待百姓可要谨守本分,百姓乃本官的衣食父母,可得真诚对待啊!”县令的一双眼睛笑起来,整个人都陷在一张肉乎乎的脸上,面上慈眉善目却又让人看不清他眼中的神色。

        王捕头一听,连忙躬身回:“县令大人果然爱民如子,小的知错了。”

        “嗯。”县令满意地点点头,看了一眼大门上的牌匾,高深莫测地一笑。“走吧,我们进去看看。”

        而同时,李家正堂之内,四方人马齐聚一堂,一片沉默。

        莫司尘端坐正中,他眸子微微低垂,脸上无甚表情,看不出喜乐,他身后的暮年则是端着一盘果子点心吃个不停,表情轻松惬意,视线不断饶有兴趣的其他人身上扫着。

        李复和假宁月坐在左边下首,他一脸严肃,皱着眉不知道在想什么。

        他旁边的假宁月则是目光闪烁,时而害怕,时而恍惚,时而气愤。

        右边下首的位置上坐的是李変,此人还是那身白袍子,手持一把玉扇,噗噗噗地扇个不停,面上一片得意之情,眼里不断闪烁着贪婪,精光时不时地在其中一闪而过,生怕别人不知道他在算计着什么。

        而秦婉和阜宁珏就坐在更下首的位置,两个人正说着悄悄话,仿佛堂中的一切与他们无关,惹得其他人总是把视线投过来。

        众人已经在这里坐了两刻钟,一切俱全,只待县令的到来便能断案。

        毕竟莫司尘作为一名武将,实在不便插手地方事宜。

        一阵脚步声传来,管家急匆匆地跑来。“老爷,县令大人到了。”

        李复一听,连忙起身去迎接,而李変见状,也不甘示弱地跟了上去。

        很快,两人又回来了,只是前头多了一个县令。

        听到动静,秦婉抬头去看,正好被进门的县令看了个正着。

        县令眼睛一亮,下意识便开口问:“这位姑娘…”

        “咳咳!”堂上传来轻咳声。

        县令心中闪过不喜,转头一看,顿时又眉开眼笑起来:“原来将军正在此处,那下官来这里,倒是多此一举。”

        “本将只管军中事宜,曲县令乃榕城的父母官,此事合该你来分辨。”莫司尘睨他一眼,指了指右侧的空位置。“请坐。”

        “呵呵,将军说的是。”县令笑眯眯地夸赞一句,走上前去坐下,道:“来的路上,下官已了解过事情大概,下官认为此事太过于惊世骇俗,还是有劳将军把关。”

        莫司尘瞥了县令一眼,没有做声,视线看向李変。“那便开始吧,你有何话要说?”

        “将军大人,县令大人,在下要状告李复谋财害命。”李変神色一正,起身走到大堂中央,双手向莫将军和县令微微一拱手,开口便定下了此事的基调。“真是心狠手辣,残忍又狠毒!”

        “大哥,我知道你一直以来对我坐上家主之位颇有异议,但尽管如此,你也不能平白来污蔑我的名声。”李复沉声回应,应对得十分沉稳。

        “嘿嘿,二弟,你我兄弟一场,我自然不会平白污蔑于你。”听见李复否认,李変也不着急。“此事还多亏了秦小姐的提醒,她察觉到我这弟妹的身份有异,便急忙告知与我,我连夜派人仔细查证之后,才发现了此事的端倪。”

        众人闻言,纷纷朝着秦婉看过来。

        李复的眉头狠狠皱起,看向秦婉的目光中夹杂着狠厉。“婉婉?”

        秦婉眉目一闪,抬头迎上李复的眼神,故作不明白地问:“怎么了,复哥哥?”

        李复无话可说,此时,他的心里才隐隐有一种感觉,面前这个一直被他掌控在手的女人不知何时已经清醒了过来。

        秦婉并不在意李复的想法,感觉到另外一股视线,看过去却发现是莫司尘在看她。

        秦婉挑了挑眉,撇开视线。

        “咳咳!”

        县令见众人的视线都看向秦婉,便轻轻咳嗽了一声,将众人的注意力收回。

        抚了抚胡子,县令板着脸问:“本官听了二位的陈述,现有几事不明。”

        “李変,你口口声声道李复杀人,他杀了何人?尸首又在何处?所谓钱财,又是哪些?这一切可有证据证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