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江小说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恐怖文女主崩坏了在线阅读 - 第11章 天赋大佬在线捉鬼10

第11章 天赋大佬在线捉鬼10

        这一晚,秦婉的院子里发生了很多事,但李复那边也不是全无动静。

        吃过晚饭,李复就钻进书房里看起了账本。

        天色逐渐黑沉,不知过去多久,跟在他身边的李小走进来说:“爷,夫人那边闹得厉害,您去看看吧!”

        算算时间,都过去一整天了,假宁月连饭都没吃,却还是精力旺盛,李小也悄悄地替那两个守门的掬一把同情的眼泪。

        李复听了,眼中闪过一丝恼怒,将手里的账本扔在桌上,冷哼一声。“目光短浅,俗不可耐,简直不堪大用。”

        他连连用了三个成语,全都是对假宁月的评语,可见在他的心里,对方到底是个什么形象,而且,这也反应出来他对于她的忍受已经到达了极限。

        李小听见了,却站在原地没有作声,眼观鼻,鼻观心,一副没有听见的样子。

        李复也不在乎李小的反应,他起身走出书房,来到假宁月的房前。

        “开门。”

        红色的门帘,红色的桌椅,红色的屏风,红色的雕花大床,红色的窗幔。

        这里是假宁月的房间,几乎所有的东西都是红色。

        这刺眼的颜色,饶是两年过去,李复还是觉得自己眼睛疼。

        不出所料,这房里能动的东西都已经被砸到了,地面上全都是各种物品的残肢破片,完全没有下脚的地方。

        “夫君!”里屋传来了假宁月惊喜的声音。

        她还是穿着那身红衣,赤着脚毫不在意有被划破的风险,哒哒哒地从里屋冲出来,一路上留下了星星点点的血痕。

        “夫君,你终于来看我了!”假宁月跑到李复的面前,娇艳欲滴的脸上笑得十分动人,一只手抓着李复的袖子摇了摇,满心满眼都是李复的身影。

        可惜她的满腔情意无人接受,李复冷着脸抽回衣袖。“你到底想做什么?”

        假宁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一脸委屈地看着李复:“怎么了嘛!夫君,你不喜欢莲儿了?”

        “闭嘴。”李复厉声打断她的话,拉着人进了里屋,低声喝道:“你是阜宁月,你忘了吗?”

        “可我不想做阜宁月,我是阜宁月,夫君都不喜欢我了。”假宁月抽动着鼻子,一滴滴的眼泪落了下来。“我想做莲儿,夫君最喜欢的那个莲儿。”

        看着对方这般的神情,李复眼底闪过一丝不耐烦,面上却勾起一抹温柔的笑,伸手捋了捋她的头发。“傻瓜,不管你的身份是什么,我都是喜欢你的。”

        假宁月听了还是摇头。“不是,不是,夫君现在喜欢那个秦婉,不喜欢我了。”

        李复脸色沉了一下,抬手将人拥进怀里,压着嗓音,温柔地哄着:“怎么会!我不是告诉过你吗?她有很大的用处,所以,我现在就是哄着她而已。夫人,这么多年了,我对你怎么样,难道你自己不清楚吗?”

        说着,李复放开了假宁月,看她的情绪已经好转,他又弯腰捞起对方的双脚,上面已是鲜血淋漓,但她仿佛没有感觉似的,盯着李复看个不停,满眼痴迷。

        “你看看你,稍不注意便受伤了。昨夜我关你,不过就是怕你过于激动伤了自己而已。”

        李复略带责怪的语气让假宁月顿感心中甜蜜,他还是关心自己的。

        她便也温柔回应。“夫君,这点伤无碍的,从前我策马舞剑之时,受的伤何其……”

        “那也不行。”李复打断了假宁月的话,颇为不赞同地道:“如今是我在照顾你,你也不用策马舞剑,我不准你受伤。”

        这下子,假宁月的脸色才是真正的阴转晴,容貌本就艳丽非常,此刻更是增添了几丝迤绚,娇声道:“夫君好生霸道!”

        李复低声轻笑,眸中黑沉,人也朝着假宁月压了过去。“那夫人可喜欢为夫这样…霸道?”

        她神色迷幻,喃喃自语自口中而出:“呵呵…喜欢…自然喜欢…”

        红帐落下,微微跳动的烛火中,美人娇笑,春宵墨浓,色欲撩人,如同新婚之夜那般,幽幽汇聚成一幅春光夜色图…

        深夜,男人从睡梦中忽然惊醒,他抬手拿开搭在胸膛上的一条光洁手臂。

        假宁月累极,只嘤咛一声便翻身睡去。

        李复她看了一眼,眸子里冷然一片,披了件外衣便出了房门。

        “爷!时辰还早,您再睡会儿?”候在门外的小厮行礼说道。

        李复撇了他一眼。“李小呢?”

        小厮一愣,知道老爷这是生气了,心里顿时害怕起来:“李哥哥…他他…他…”

        “爷。”李小适时出现。“你去忙吧!怎么笨手笨脚的,去厨房招呼人烧些热水,老爷一会儿要沐浴。”

        小厮连忙应声去了。

        “爷,您要用点宵夜吗?”

        李复没有回应,此时,他的视线正盯在远处那黑沉沉一片的天空。

        过了许久,李复一甩衣袖,丢下一句话转身便走。“半个时辰后送到我房间里来。”

        “是。”

        从始至终都弓着腰身等待着回答的李小迅速应道,待李复的身影在前方拐角处消失,他才缓缓直起身体。

        李复快步回到自己房里,嘭的一声关上房门,又唰的一下撩开了门帘走进了一间漆黑的暗室。

        暗室最深处摆着一个泥塑,上面盖了一块黑布。

        李复伸手掀开,露出里面的东西,那是两颗闭着眼的人头和四只脚拼接在一起的组合,形似乌龟,整体看来十分的怪异,让人见到后就觉得极其的不舒服。

        呼!

        他拿出一个火折子,自一个抽屉里拿出一根暗红色的香点燃,漆黑如墨的烟雾升腾而起。

        泥塑接收到这香雾,像是被激活了一般缓缓睁开了眼睛。

        同时,一股自沼泽中发酵而出的臭味开始弥漫在这间暗房之中,淡淡的威压自泥塑的身上传来,李复下意识屏住了呼吸,视线垂下看向地面。

        “有什么事?”泥塑开口询问,带着尖刻的刺挠感,一下一下地挠在人的心里面,让人十分难受。

        李复开口道:“刚才我感受到了一股很强大的威压出现,怎么回事?”

        “哦,那是我的主人在降临。”

        “你的主人?你说过,只要我能助你和你的主人达成目的,他根本就不会降临,你们失言了。”李复皱眉,眸子里闪过气恼。

        “呵!”

        泥塑轻笑一声,声音带着无限嘲弄。“我的主人也不想降临,这方天地实在太小,根本容纳不下我主人的身躯。只不过是临时发现了一点好玩儿的东西,下来玩一玩罢了。”

        李复皱眉。“什么好玩儿的东西?”

        泥塑并不想回答他的问题,只道:“如今你也达成了你的愿望,什么时候把世界之心交给我?”

        李复眸中闪过一丝烦躁。“她身份特殊,不能随意消失,我已经向县令推举了她为祭河神新娘,这样即便有什么异动,也只会被人认作神迹,不会引起什么骚乱。”

        “呵呵!”泥塑又笑了,语气十分漫不经心。“你倒是会做打算,不愧是被主人选中的人。”

        说罢,那根正在燃烧的香啪的一声就熄灭了,泥塑的眼睛也随之消失,威压也悄悄退去。

        不一会儿,暗房之中就剩下了一片黑漆漆的空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