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江小说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恐怖文女主崩坏了在线阅读 - 第4章 天赋大佬在线捉鬼3

第4章 天赋大佬在线捉鬼3

        紧闭的房门被人嘭的一下踹开,将秦婉敲闷棍的声音遮盖得严严实实。

        秦婉和李老六双双一震,随即,李老六双眼一翻昏了过去,秦婉下意识就丢了手里的凶器。

        同时,一大堆的人站在房门前,秦婉一眼就看见了站在最前面的李复。

        她眸光一转,回想起记忆中和对方相处的情形,她直接抬起袖子捂住脸,更咽道:“我……呜…我好害怕!复哥哥!”

        没错,原主还叫这货哥哥。

        秦婉一边装腔作势,一边忍不住想吐,都成亲了还哄一个神志不清的人叫他哥哥,不要脸。

        不得不说,原主这一身粉衣乱糟糟的,浑身上下狼狈不堪,纤细柔弱的模样,都不用秦婉怎么演,就已经让人怜惜,让人心疼了。

        更何况,有现在这种碎裂的环境营造出来的破败感,真是让人看一眼都会心碎,恨不得一刀砍了那个招惹美人儿不高兴的孽障。

        所以,她的一通哭诉还没说完,就感觉自己被李复一把抱住了,浓烈的檀香味猛地钻进了秦婉的鼻子,让她本能地升起一股厌恶感。

        “婉婉,别怕,复哥哥回来了。”李复柔情万分地和她说话。

        闻着这味道,秦婉喉间翻滚又想吐了,但未免露出马脚,她十分用力地忍着。

        这便导致了她的脸上,眉心一蹙,嘴唇微抿,轻轻垂下眸子。

        外表一看,端是一个娇娇柔柔俏佳人。“嗯,有复哥哥在,婉婉就不害怕了。”

        “有没有受伤?”李复又低下头来问。

        那棱角分明的脸庞,含情脉脉的黑眸,淡淡而出的浅笑,任谁看了都会下意识沉溺其中,无法自拔。

        “没有。”秦婉看了他一眼,摇头回答。

        说罢,她的眸子重新垂下,纤长浓密的睫毛在她苍白的脸颊上形成了两把细密的扇子,将她那双杏眼遮挡得严严实实。

        似乎是屋子里的味道格外的不好,她下意识抬手到鼻子上,想要挡住不好闻的东西。

        但这一个动作,却又让李复发现了端倪,他眉头一皱,一把握住秦婉的手腕,视线凝在发红的那一处,语带阴霾道:“他伤了你?该死!”

        然后,他的视线扫过地上昏迷的李老六,浓烈的怒气一涌而出,恨声道:“拖下去。”

        一直跟着他的两名仆从应声上前,将李老六给拖走了。

        秦婉看着静默无声的人,下意识问:“你要杀了他么?”

        李复回头来,温情脉脉地看着她。“别管他,婉婉,我送你回房。”

        说罢,李复将秦婉拦腰抱起,宽阔的胸膛和结实的手臂把她整个人都裹在怀里,身上浸染的檀香味悄然裹了上去,怀里的人纤细苍白的指尖下意识抓紧了他的衣角,微微颤动。

        想吐的感觉更加剧烈,秦婉觉得自己都快忍不住了。

        可李复却觉得秦婉这是在撒娇,眼里荡起一抹笑意,忍不住勾唇。“婉婉别怕,复哥哥会保护你的。”

        话音一落,只见那三根攥住他衣角的手指捏得更紧了,李复忍不住轻笑了一声笑声中不乏得意。

        而在他怀里始终低着头的秦婉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你保护我?你都害死我全家了还保护我?呸!

        被抱着出了房门,天色早已进入深夜,秦婉下意识朝着方才假宁月站立的位置看去.

        那里已经空无一人,只看见有两名仆从正站在紧闭的房门前.

        而正房之内,则是不停的传来物件摔地的声音,还有她的怒骂。

        “李复,她算个什么东西?你凭什么关我?”

        “放我出去,李复,你居然敢这么对我?”

        “你忘了你对我的承诺了吗?”

        “李复,我当初就不应该相信你,你这个背信弃义的小人。”

        “李复,你对不起我,你对不起我们全……”

        “……”

        假宁月这般的痛骂,李复却毫无波动的抱着秦婉走出了院门,将一切的嘈杂就丢在身后。

        夜深人静,小径上,只有前后几盏灯笼在散发着幽幽的光芒。

        吱嘎!

        院门被推开的声音响起,唤醒了思考中的秦婉就着昏黄的灯火看去,她眉头不着痕迹的皱了皱,只见目光所及之处,院子外面杂草丛生,非常破败。

        前面小丫头推开了院门,李复仍旧抱着她径直走进去。

        进了正房,把人轻轻地放在床榻上,拉开被子给秦婉盖上,他轻柔地道:“早点休息,夫人那边不用担心,我会约束她的。婉婉,你受苦了。”

        秦婉靠在床头上朝李复看去,他坐在床边,脸上温润的笑意依旧,身姿挺拔,一身青色长衫穿在他身上却是一副清俊公子的模样。

        试问,哪个少女不怀春?原主在脑子不清醒的情况下被他刻意哄骗,不上当才奇怪了。

        秦婉缓缓勾起一个笑。“复哥哥不是要去半个月吗?怎么会回来得这么早?”

        “本就没有走远…”李复轻笑,手掌伸过来想要触碰秦婉的脸。

        秦婉下意识躲开,忽然反应过来自己不应该躲,就顺势捂着嘴打了个哈欠,做困顿模样。

        李复扫了秦婉的手腕一眼,随即收回手道:“李小快马追了上来,还好,赶回来的倒是不晚,往后若是夫人再找你麻烦,你不要理会,只管关着门过日子便是了。”

        “好。”秦婉垂着眸子,面上恹恹的一副快要睡着的样子。

        李复无奈一笑,起身道:“那你歇息一会儿,我走了。”

        “嗯…”

        话只开了个头就再没听见什么音讯,眼看着床上的柔弱少女昏昏睡去,李复在床边立了一会儿,转身出了房间。

        随着吱嘎的关门声响起,床上原本睡过去的秦婉缓缓睁开了双眼,她就着靠床的姿势静静地听着外面的动静。

        门外,李复温润地道:“云儿,好好照顾秦小姐,有什么事要率先告知于我,明白吗?”

        “是,老爷。”是那个引路的小丫头在说话。

        男人很快离开,只剩下云儿跑过来敲了好几下,秦婉没有理会,云儿也就放弃离开了。

        等到外面再无动静,秦婉这才缓缓起身,视线定在床脚旁的一个漆黑的角落。

        视线所及之处,有一道红色的身影,金色凤冠下,长长的黑发散落在前挡住了她的脸,湿哒哒的大红嫁衣上不断有河水溢出滴落,浸湿了一大片的地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