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江小说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恐怖文女主崩坏了在线阅读 - 第1章 红嫁衣

第1章 红嫁衣

        花卷:你不如试试去河边。

        十一点,阜宁月看着手机上新收到的消息,忍不住挑眉。

        河边?这大半夜的,谁会去河边码字?不就是卡文吗?有什么大不了的。

        想罢,阜宁月收起手机,抬头看了看面前的这条金柳河。

        宽阔的河流在激荡,奔流的河水拍打在河岸边的石头树木上,形成哗啦啦的响声,深不可测的河水散发着黝黑的光芒。

        偶尔的一两处反射仿佛是一只又一只的鬼怪躲在水底,暗中窥视着什么,岸边的两排柳树随着风力的强弱,如同舞者一般轻轻摇曳,又像是在祭祀。

        啪!

        一条波纹袭来,猛地拍在阜宁月身前的石头上,水花飞溅,滴滴湿润落在阜宁月的脸上。

        她抬手撸了一把被风吹乱的黑色长发,拢了拢身上的披肩,找了个河边有石头桌椅的位置坐下,笔记本电脑打开,按下开机键。

        在等待电脑启动的间隙,阜宁月看了眼手机,又有了新消息。

        花卷:听说榕城的这条金柳河在千年前,有一个新娘嫁河神的习俗。

        “新娘嫁河神?”阜宁月低喃出声,心里忍不住叹息,怕是祭祀吧!

        脑中飞速转动,盯着面前的河水,她感觉自己的视线穿透了时空,回到了千年前,河岸边站着无数的民众,一位身着嫁衣的新娘从人群中走出,一步一步地走进冰冷的河水之中。

        顿时,阜宁月文思泉涌,十指在键盘上迅速翻飞,一行一行的文字出现的电脑屏幕上:

        我不知道现在应该怎么办,只是一个恍惚,我就感觉自己身上穿着大红嫁衣,头顶凤冠,正在朝着河中间走去。

        这河面一丝波澜也没有,完全感受不到一丝生命的气息,就像是一个邪恶的妖魔,正张大着嘴等待着猎物的到来,

        很快,河水就淹没到了我的鼻子,窒息的感觉让我震惊,我本来以为我在做梦,但是现在,我明白这根本就不是梦。

        新娘祭……新娘祭……新娘河中走…河神多保佑…

        阜宁月指尖一顿,迅速起身四处查看。

        刚才,她听到了有人在自己耳边哼唱着,凉凉的呼吸打在她的侧脸,带着淡淡的尸臭味。

        只是刹那之间,她的背脊上刷过了一层又一层的冷意,让她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脸色刷的一下就白了。

        视线环顾一周,阜宁月终于看向了河面,河水骤然湍急,似乎没什么不同,但又好像有一点点不同,它们似乎越来越活泼,越来越逼近,越来越像一个人一样在对她呼唤。

        一阵模糊之后,她仿佛看见了一个身穿嫁衣的人朝着她招手,不停地对她说:“来啊!来啊!”

        仿佛灵魂被笼罩了一层阴影,导致了她和她的身体切断了连接。

        “汪…汪…”

        身后,传来狗叫声,那声音充满凶恶,仿佛要把什么东西赶走,同时,这声音也把陷入迷障的阜宁月唤醒,哗啦啦的水声近在耳边,她低头一看,发现自己竟然只差一步就走进了河中。

        “啊!”

        阜宁月惊呼一声,连忙退了好几步,脸上带着惊恐,心跳扑通扑通的仿佛在耳膜边鼓动,毛骨悚然的感觉乍然而起。

        “呜呜!!”

        只是一个愣神的功夫,她就听见刚才那个气势汹汹的狗叫声变成了害怕的呜咽,转过头去,只来得及看见一只黑狗夹着尾巴跑开的背影。

        阜宁月想了想,转身啪的一下合上电脑,抓着手机就跟着那条黑狗一起跑了。

        不知道跑了多久,阜宁月来到了一条大马路上。

        这里灯火通明,路边还有两家大排档正在营业,客人坐得满满当当,这充满烟火气的模样让她的安全感瞬间回归大半,就停下来重重地喘几口气。

        这一路上,她憋着一口气疯狂跑动,低着头哪里也不敢看,仿佛只要这样,那种诡异的危险感就会看不见她一样。

        心脏剧烈跳动,阜宁月感觉自己的血液正在身体里迅速奔流,她控制不住的想要诉说点什么,打开手机,找到作者群,啪啪啪的开始打字。

        月月:大家可千万不要去什么河边寻找灵感了,我觉得挺可怕的。

        月月:@花卷谢谢你刚才给我讲的那个故事,我受到了很大的启发,有机会请你吃饭。

        一通诉说之后,阜宁月感觉自己好了很多,混在人群中的她,对于刚才那种感觉的记忆已经有些模糊。

        这是她的大脑在刻意地让她遗忘这种可怖的东西,是在保护她。

        阜宁月无奈地笑,仔细想想,刚刚在河边,明明什么都没有,她就被吓得一通乱跑,也不知道刚才到底在害怕什么!灵异文不好写啊!

        写完这个,以后再也不碰这个题材了。

        想到这儿,阜宁月打开手机看看群里有没有回复,一个鲜红的小点儿让她心情变好,随手点开。

        花卷:嗯?什么故事,我今天没有讲过故事啊!

        阜宁月的笑意凝固在唇角,手指不受控制地去点开刚才和花卷的私聊,里面的聊天记录还停留在昨天。

        “来啊!来啊!”

        又是那个充满蛊惑性的声音,阜宁月轻轻转动脖子,只见右边不远处的地方站着一个红色身影。

        那红色身影低着头,长发将她的整个脸部都遮盖住,身上是一件中式的嫁衣,嫁衣上湿漉漉的,不停有水滴落下,将红色身影脚下那一片路面弄得异常潮湿。

        嫁衣的两个袖口处静静垂着两只手,只露出一节指尖,十个红到发黑的尖长指甲在黑暗中发出冷冽的寒光。

        阜宁月浑身瞬间僵硬,每一根汗毛都炸了起来,眼睛瞪大,瞳孔紧缩,就连呼吸都不由自主的停止了,脸色更是白得像一张纸,毫无人色。

        她想呼救,可身体僵硬异常,喉头滚动几圈,一点声音也发不出。

        一人一鬼在这人声鼎沸间僵持了几秒,那红色身影缓慢抬起右手,对着阜宁月轻轻一招。

        那一刻,阜宁月感觉周身被裹上了一层薄膜,嘈杂的人声逐渐隐没下去,渐渐地,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不见,眼前只剩下在不断后退的景色。

        “救我…”

        阜宁月被大力拖拽后退,心急之下,她高声呼救,朝着身边的人抓去,却只碰到一个衣角,就迅速消失在原地,眨眼间就又回了金柳河边。

        河面安静到诡异,周围的灯光也不见了,但那个站在河中央的红色身影却异常清晰,她就立在那里,冲着阜宁月招了招手,巨力再次传来,阜宁月在巨大的惊恐中,直接被拽进了河中。

        和红色身影跌落同一片河水的那一刹那,她终于看清了红色身影的那张脸,那是一张和自己非常相似的脸。

        ……

        人声鼎沸夜市里,一个俊朗的男人站在路中间看着自己的袖口发呆。

        身边的同事拍了拍他的肩膀;“怎么了?莫哥?”

        男人皱眉,神情疑惑看了看四周,摇头道:“没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