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江小说 - 武侠修真 - 低调在修仙世界在线阅读 - 第六百七三章:禁区绝海

第六百七三章:禁区绝海

        道人的慌乱,对宁求道和帝神君并没有半点影响,神通依旧。

        “饶我一命,我可以帮你,帮你扫平其他的禁区绝海,你现在只有一丝意志存在,是无法扫平其他禁区绝海的,特别是通神之路,他坐镇在那里,就算加上这位道友的本事,你也过不去通神之路的。”道人慌忙的喊道。

        “就你……你觉得我需要你的帮助?你一道区区绝灵道人的绝灵神通演化出来的神通之灵,也敢妄言帮助我扫平其他禁区绝海……你是一点也没有继承你本尊的意志……看看你的本尊,像条狗一样,从来不犬吠,你再看看你……”宁求道呲笑一声。

        道人见谈不拢,声嘶力竭的喊道:“你真的不能杀我,这道绝灵神通一去,必定让我本尊感应到,君上对你的态度,你亦是知晓,杀我得不偿失。”宁求道的神通,威势不减,而帝神君的帝印也如瞬时而至。

        神通与帝印同时打在道人的身上,道人在神通与帝印之下,寸寸湮灭,最终消散一空,连最后一丝惨叫都没有发出。

        除去道人,帝神君收回帝印,便将目光落在宁求道的身上。宁求道则是看向了绝灵海,道人一死,绝灵神通已经被彻底抹除,灵气正在绝灵海中复苏。

        很快,绝灵海便充斥着稀薄的天地灵气。自此,再无绝灵海。随着绝灵海一去,灵气蔓延过来,宁求道身上的气息,又往上上升了几分。

        “恭喜道友,实力又恢复了一些。”帝神君向宁求道拱手恭贺道!绝灵海一去,犹如去除了身上的藓疾,宁求道只觉心情畅快,他看向帝神君,拱手回了一礼,认真说道:“多谢帝道友出手,若非有帝道友,我还真不能彻底抹杀这绝灵神通衍生出来的灵。”帝神君说道:“宁道友不必客气,帮助宁道友便是在帮助我自己。宁道友,那道神通之灵的话不无道理,你为何不等三界融合为一界之后,再抹除绝灵海,然后再一一拔除禁区绝海,打开通神之路,这样才是最完美的方法。现在,你实力未恢复,若是被绝灵道人的本尊感应到他烙印在你身上的绝灵神通被去除,一定会禀告上面,上面那人,可不允许宁道友一族继续存在于世间。”听到帝神君的话,宁求道看了他一眼,笑着说道:“这绝灵神通,一直存在我体内,不知外面天地,早已城头改换大王旗,绝灵道人,不会向上面禀告的。我想,帝道友也早已有门路通往那里,得到了那里的消息吧?又何必来试探我呢?”

        “哈哈哈……”帝神君以笑声遮掩过去,说道:“宁道友一族不愧曾为一界霸主,纵然消失在历史岁月的长河中,能量也是让帝某佩服,佩服……”

        “如此看来,宁道友已经有了稳步的计划,那么帝某也不再多言了,相信宁道友。”宁求道面色平静说道:“帝道友相信我便是,我与帝道友以及那位前辈,我们三人,不就是有相同的遭遇,才在一起合作吗?”帝神君闻言说道:“不错不错!”

        “宁道友,可否打算继续拔除其他的禁区绝海,需要我帮忙吗?”帝神君最后问道。

        宁求道摇头道:“先不急,不能一下子将全部禁区绝海拔除,我现在拔出了绝灵海,那些禁区绝海想必此时已经察觉到了,且看他们作何反应。”

        “现在,先让修仙者和魔界魔族去攻打禁区绝海吧,我供养了他们那么多年,是时候为我做些事情了。”帝神君闻言点头道:“好,既然宁道友不需要帮忙了,那么,我便继续游历魔界了,需要帮忙的时候,再次叫我便成。”宁求道看向帝神君,说道:“魔界有何好游历的,帝道友不如随我回仙元界,论道闭关修炼,岂不是更好?”帝神君说道:“不了,我有其他的打算……宁道友,先告辞。”语罢,帝神君的身形便消失在宁求道的面前。

        宁求道看着帝神君的身形消失,再感应,就发现帝神君已经出了仙元界,回到了界壁战场。

        “帝神君此人,不可不防啊!”宁求道心念微动。下一瞬间,他的身形也消失在原地。

        ……迷途海域。此时,一艘法船行驶在迷途海域中,法船上,立着一个商会的旗帜。

        这是一个散修商会,他们运载着修炼资源,没想到遇上了海上风暴,直接被卷入了迷途海域。

        迷途海域的恐怖之处,星辰海修仙者,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但现在,法船上,有元婴真君坐镇,他们躲避了好几波的危险,让法船上的修仙者们稍微安心了一些。

        他们相信有元婴真君的带领下,他们一定可以平安的离开迷途海域,返回星辰海修仙界的。

        迷途海域,到处是雾气,没有方向,法船上唯一的元婴真君盘坐在法船船头,神念一直放开,希望能找到离开迷途海域的路。

        他们不知道,他们在迷途海域到底漂泊了多长的时间,因为在迷途海域,根本感应不到天时,所有记录时长的东西,在迷途海域中都会失效。

        这就是迷途海域,最为恐怖之处。就在这时,迷途海域的前方迷雾中,忽然有一点灯光亮起。

        这一刻,船上所有的修仙者皆是豁然一惊。

        “前面有灯?”

        “迷途海域,怎么会有灯呢?难道是跟我们一样陷入迷途海域中的法船?”

        “如果真是这样,那么,我们往他们那边靠近,人多力量大,更有希望走出迷途海域。”这位元婴真君身旁立着一个金丹九层修仙者,他也看到了前方若隐若现的灯,立即向身旁的元婴真君拱手道:“真君大人,前面有灯。”这位元婴期点头道:“我看到了!”在迷途海域,其实目光比神念看得更远,神念进入迷雾中,也会被迷途海域的迷雾蒙住了,完全极难感应,感应范围非常有限。

        而那若隐若现的灯,已经超过了他的神念感应范围,但那灯却能让所有的修仙者能看到。

        像夏夜的萤火,黑夜的希望。

        “真君大人,对面应该是跟我们一样陷入迷途海域中的法船,要不要向他们靠近,一起找寻离开迷途海域的路?”金丹9层请示道。

        元婴期修仙者闻言,沉吟片刻,最终点头说道:“好,你下令让法船靠近对方,但记住,法船上的法阵,一定要全力运转,不可松懈。”

        “是,真君大人。”有元婴期修仙者拍板,这艘商会的法船,当即,向着那盏灯追随而去。

        但对面那艘法船似乎并没有发现他们的法船,若隐若现的灯,越来越小,化作一个光点,很快消失在迷雾中。

        “追不上了……”即使他们全力御使法船,也没有追上对方的法船。这一刻,一种孤寂感在船上所有修仙者的心中诞生。

        若是在这茫茫的迷途海域中,能见到一艘跟他们一样迷途在迷途海域中的法船,就升起同伴之感,心中不会那般孤独。

        “对方的那盏灯,应该是一个法宝,所以,才能透过迷途海域的迷雾显化出来,但我们的法船并没有这样的法宝,因此对方看不到我们。”这位元婴期这样下了结论。

        这种结论大家是信服的,毕竟对方可是元婴真君,实力代表权威。既然对方没有发现自己这艘法船,自己的法船也追不上对方,那么只能继续飘荡在迷途海域中,竭力寻找离开的路。

        随着时间的过去,法船上的修仙者感到越来越绝望。就在他们绝望到顶的时候,他们又看到了那一盏若隐若现的灯。

        这一刻,绝望又重新燃起来,变成希望。

        “真君大人,你看……”金丹九层修仙者脸上露出惊喜之色向身旁的元婴真君喊道。

        “下令,让法船全速前行,这一次,一定要追上对方。”元婴修仙者下令道。

        “是,真君大人。”金丹九层修仙者快速下令下去,法船立即提速,向着前方若隐若现的那盏灯追去。

        在法船上,所有修仙者的心里,他们追的不是一盏灯,而是希望、是同伴。

        可这一次,当他们的法船全力加速,最终,他们看到了一盏灯挂在一艘船型轮廓上,只能看到轮廓,其他的便看不到了。

        他们坚定了,那是跟他们一样陷入迷途海域中的法船。当他们看到船型轮廓时,那种惊喜,弥漫在每一位修仙者的心中。

        但下一瞬间,对方的法船似乎也加速了,将他们甩的彻底看不见,连那盏在迷途海域中也能若隐若现的灯,也彻底看不见。

        绝望,希望,希望,绝望,反复在他们心中起落,这种无形的折腾,纵使是修仙者,也感觉到了疲态。

        “对方的法船肯定是比我们更高等级,不然,我们全力加速,不可能追不上的。”

        “只希望下一次,他们是向我们驶来的,而不是我们去追它。”有金丹修仙者叹息一声,这样说道。

        但其他修仙者知晓,这是在自己安慰自己的话罢了。自从进入迷途海域中,历经了那么多次风暴法,船上已经死了一半修仙者,这代表着继续在迷途海域中,会继续经历风暴,也会继续死亡修仙者。

        没有一个修仙者愿意死在迷途海域。一股绝望的气息弥漫在法船中。包括这位元婴期修仙者,他的目光也暗澹下来,他辛辛苦苦修炼到元婴境界,寿元千载,他也不想就这样稀里湖涂的死在迷途海域。

        但他到底是元婴期修仙者,修为定力,远不是法船上其他修仙者能比。

        他也知道,在迷途海域中,他还要借助其他的修仙者,抵抗各种突如其来的风暴,所以他这根主心骨是不能倒的。

        他鼓励了法船上的修仙者几句,振奋了一点他们的信心。法船继续在迷途海域中飘荡。

        法船上的修仙者完全不知道时间的流逝,只感觉,每一秒都是度过了一个非常漫长的时间。

        不知过了多久。

        “看,灯又出现了,越来越亮,对方是向我们驶来的。”忽然,有修仙者惊喜的叫道。

        不仅仅是这位修仙者看到了,灯的再次出现,法船上的其他修仙者自然也看到了。

        “真君大人,那法船前进的方向正是我们的法船,太好了!”金丹九层修仙者向身旁的元婴真君喜道。

        这元婴期修仙者脸上也是露出了一丝笑意,对方的法船能拥有灯这种法宝,必然坐镇者也是元婴期,修为应当比他更强,到时候,有更强者遮风挡雨,遇到危险也能更容易化解。

        “加速!”他当即下令。灯越来越大,越来越亮,穿过迷雾,商会法船上的修仙者,再次看到了对方法船的轮廓,轮廓似乎要变得越来越清晰。

        就在这时,法船上所有的修仙者神念之中响起一个怪异的喊声。

        “上船!上船!上船!”这一个喊声,让法船上,所有的修仙者神色一滞。

        法船船头上的元婴修仙者神念中也听到了这一个怪异的喊声,他当即童孔一缩,大声吼道:“不要靠近灯!”但下一瞬间,迷雾中,那盏灯已经驶来面前,法船的全部轮廓显化在他们的面前。

        法船上所有的修仙者,在这一刻,脸上全是惊骇之色,身体不能动,连神念法力都不能调动分毫。

        眼睁睁的看着,那一艘破破烂烂,挂满了头颅的法船,撞在他们的法船上,法船上的阵法光幕直接熄灭,四阶低级法船在这一撞之下,破碎开来。

        而法船上的每一位修仙者身形不由自主飞起,向那诡异的法船落去。这些修仙者的身体落在诡异法船上,躯干瞬间溶解成血水,只剩下一个头颅,粘在法船上或者挂在法船上。

        “不要靠近灯!”一个头颅声嘶力竭的喊了一声,仿佛是死前的呐喊。

        这一个头颅,正是那位元婴期修仙者的头颅,这一声喊完之后,仿佛形成了怨念,和无数道同样的怨念会合在一起。

        “不要靠近灯!”诡异法船停住,船头桅杆上的,那一盏灯,将整座法船照亮。

        “去吧,去魔界给那位道友送一句话,说只的意志死灰复燃了,让他小心为上!”诡异法船上有一道声音响起。

        下一瞬间,一颗粘在法船上的头颅旁边忽然生出两只手臂,撑在法船壁两边,竭尽全力的撑起,慢慢的,撑出一具身形出来。

        此人身穿辉月星空核心弟子服饰,目光中没有神色,向诡异法船躬身行礼一礼,身形一动,便已没入了迷途海域,消失不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