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江小说 - 武侠修真 - 低调在修仙世界在线阅读 - 第五百零九章:绝世凶名(8400字求订阅)

第五百零九章:绝世凶名(8400字求订阅)

        吴涛将南明岛三位正副岛主和黄修远的尸体用火球术进行一番无害化处理后,收起他们的临死前赠送给自己储物袋。

        便带着高奇峰走在偌大的南明岛上。

        此时南明岛的修仙者全部逃走了,整座南明岛只有吴涛跟高奇峰。

        南明岛乃是一方修仙势力,麻雀虽小,但是五脏俱全,修仙四艺堂和外事堂、杂物堂等一应堂口皆是俱全。

        吴涛便让高奇峰带着他先是来到修仙四艺堂。

        “岛主,这是我南明岛的炼丹堂,堂中有两位二阶低级炼丹师,十五位一阶炼丹师。”高奇峰看着早已人去楼空的炼丹堂,对吴涛解说道。

        吴涛说道:“存放丹药的地方在何处?”

        高奇峰立即回答道:“岛主,请跟我来!”

        吴涛跟着高奇峰来到存放丹药的房屋内,上面摆放着一瓶瓶大药,每个货架上都仔细贴了标签,也有禁制。

        但这些禁制对于吴涛来说可有可无,他将所有的筑基丹药全部收起来,收进自己的储物袋中。

        看着吴涛娴熟的手法,高奇峰心中一颤,心道:“看来这位岛主不是第一次这么干,手法这般娴熟。司岛主,你们怎么会惹上这么一个绝世凶人。”

        但想到对方乃是岛主,这些东西都是岛主的资源了,更重要的是为了小命,所以高奇峰不会多话。

        而后高奇峰又带着吴涛来到了符箓堂和阵法堂,符箓堂有一名二阶中级符箓师,阵法堂却只有一位二阶低级阵法师,所产出的阵法和符箓对于吴涛来说皆是可有可无。

        以他如今筑基无敌的实力,他用不上。

        出来阵法堂和符箓堂后,吴涛全部神念延伸出去,感受到吴涛136里的神念,这种压迫感让得高奇峰内心悸动不已。

        “好强大的神念,筑基圆满的司岛主都没有面前这凶人的神念给我的压迫感强。难怪须臾之间,三位岛主和黄师兄便命丧此人之手!”

        “唉,不知三位岛主为何要招惹此等凶人,将南明岛基业一朝倾覆。”高奇峰感受着吴涛的神念,无形之中的压迫,又忍不住在心中感叹道。

        吴涛的神念很快就探查到南明岛的灵脉所在之地,他立即向着灵脉之地走去,高奇峰也立即跟上。

        路上,高奇峰大着胆子道:“岛主,如今南明岛修仙者皆是逃散,南明岛一切事物停止运转,南明岛内有许多产业,矿产,灵田,药田,还有南明岛归属的海域,南明岛在混乱岛中的产业分红等……这些我都不擅长……”

        吴涛听着高奇峰的话,一时没有回答高奇峰,而是继续向着灵脉源头方向走去,其实他心里也在思索。

        如今他成为南明岛岛主,他是否要招揽人手重新组建南明岛。而后他将所有的事情交付给手下修仙者,他一心修炼就成。

        他的作用便相当于仙元界那些元婴真君,只负责镇守南明岛安危。

        这样他就可以全心全意的修炼。

        有着整座南明岛的供奉,他连炼制法器售卖换取修炼资源都不用了,可以省下很多的时间来修炼。

        等他修炼到筑基圆满后,找到灵水之物和灵火之物,水火炼成金丹,便会离开这27岛海域,去探索更辽阔的海域,也是为了更进一步追寻仙道。

        所以吴涛并不打算做一位独夫岛主。

        这也是他为何留下高奇峰的原因。

        想到这里,吴涛对高奇峰说道:“高堂主,你怎么看?”

        高奇峰想了想道:“岛主,南明岛产业众多,需要极多的修仙者,现下南明岛的修仙者全部逃离南明岛,畏惧岛主的威风。但只要岛主一声令下,这27岛海域还是有极多的散修修仙者愿意加入南明岛的。”

        吴涛点头道:“你说的不错。”

        见到吴涛点头认同,高奇峰心中一松,知晓吴涛并不是独夫岛主,这样下来他身上的担子又轻了许多。

        “岛主英明!”高奇峰立即躬身道。

        就在这时,吴涛已经来到一座大殿前,大殿前的牌匾上写着岛主殿三个大字。

        吴涛抬步便向大殿内走去,而高奇峰立即躬身道:“岛主,此乃岛主殿,没有岛主之令,我便不能陪岛主进去了。”

        吴涛看着他道:“随我进来!”

        “是,岛主!”高奇峰见吴涛已经下令,他立即躬身回道。

        两人进入岛主大殿,吴涛问道:“岛主殿有什么?”

        高奇峰道:“有什么?在下便不知道,但是岛主殿乃是三位岛主闭关修炼之所,没有岛主的口令,我们是不能随意进入岛主殿的。而且岛主殿乃是我南明岛二阶高级灵脉之根源,乃是南明岛立岛之根基,更是不能轻易进入。”

        吴涛点点头,心中恍然。

        片刻后,吴涛便带着高奇峰来到了灵脉根源之地。

        一条灵脉坐落在一间大殿之中,灵脉旁边布置了聚灵法阵,还有一个蒲团,蒲团上沾染着那位南明岛岛主的气息,想来这里便是南明岛岛主闭关修炼之所。

        一岛之主,享受一条二阶高级灵脉,并不奇怪。

        而这一条二阶高级灵脉,又有各种分支遍布整座南明岛,所以南明岛才能产生灵气,提供给其他的修仙者修行所用。

        吴涛感受了一下这二阶高级灵脉的灵气质量,心道:“这二阶高级灵脉倒是可以满足我修炼所用,再以法源之气和筑基丹药,不比在灵虚宗内条件差了。”

        “想不到我不觊觎南明岛的地火,倒是被别人觊觎了我的炼器师身份,现今倒好,南明岛的地火却是可以提供给我修炼六阳离火真功了。”

        想到这里,吴涛神念一动,遂向整座大殿和灵脉探索而去,从上往下,一直延伸到地底。

        忽然,吴涛目光一动,心中惊疑一声,他在这座大殿深处感受到了筑基修仙者的气息。

        不过那位筑基修仙者的气息很是萎靡,似乎极为虚弱。

        “岛主修炼之所的地底,竟然有一间密室,密室中还藏着一位筑基修仙者……”

        吴涛神念转动,地下室的暗门很快被吴涛找到。

        他来到一面墙壁下,直接大力出奇迹,也不找开关,将那扇门从墙壁上抠下来。

        然后露出一条幽深的台阶。

        看到吴涛找到暗门,高奇峰也是心中一惊,他也万万想不到岛主修炼的地方还有暗门密室。

        吴涛从储物袋中拿出一张照明符箓,激发后顶在头顶上,进入幽深的台阶,见高奇峰并没有跟下来,便停下来转身看了他一眼。

        高奇峰立即识相的跟进。

        走过一条长长的台阶,吴涛终于来到了密室门口。

        密室的门乃是青铜所铸,门前布置了阵法,不过乃是二阶中级阵法而已。

        吴涛神念一动,拿出一个储物袋,正是南明岛岛主的储物袋,他很快找到两块阵法令牌。

        高奇峰看向吴涛手中的两块阵法令牌,指着一块说道:“岛主,这是南明岛护岛大阵的出入令牌。”

        吴涛拿过另一块令牌,贴在阵法光幕上,果然阵法立即开启,青铜门也轰隆一声向上移开。

        青铜门一开,吴涛神念便探入门内密室查看还有何机关禁制,但却并没有发现,他这才放下心来,抬步进入密室。

        密室中,一位披头散发,浑身褴褛的筑基修仙者被两根锯钩勾住,一根勾在头顶,正禁锢神念海,一勾勾在丹田处,禁锢丹田法力。双手和双腿也有链子锁着,链子上贴着一道道禁锢符箓。

        此时,闭目陷入沉睡中,只要将禁锢解除,这位筑基修仙者便能苏醒。

        “这……”

        看到此人后,高奇峰脸上露出震惊之色,他哪里会想到南明岛岛主的修炼室地下既然囚禁一位筑基修仙者。

        但看着看着,高奇峰眉头一皱,自语道:“此人看着怎么给我一种熟悉的感觉?”

        听到高奇峰的自语,吴涛转头看向他,说道:“怎么,高堂主,你识得此人?”

        高奇峰闻言,上前走了两步,来到囚禁的筑基修仙者面前,用手撩起他的头发,露出整张面庞来。

        当高奇峰看到这一张面庞,立即心中一震,惊骇。:“黎岛主?”

        他想不到这竟是黎岛主。

        高奇峰扭头看向吴涛说道:“岛主,这是我南明岛的上一任岛主黎明河。三十年前,我南明岛一共有四位筑基九层,黎明河岛主乃是筑基九层圆满,而司琛岛主,朱正岛主,杨媚岛主那时皆是副岛主。不过30年前,黎明河岛主失踪,便由司琛岛主继任了岛主之位。”

        “万万没想到黎明河岛主并没有失踪,而是被司琛岛主所害,将之囚禁在这里。”

        吴涛想不到这其中还有内幕,不过他并不关心,他想到的乃是另一件事,他看向黎明河说道:“黎明河此人身为岛主之时,如何?”

        高奇峰立即道:“黎明河岛主在位时为人温和,对南明岛的修仙者都是极好的,特别是对我们修仙四艺的修仙者,更是尤为在意看重。而且在黎明河岛主的领导下,我南明岛才能一跃成为27岛前五。如今看来正是黎明河岛主性格温和,太过于相信司琛此人,才会被司琛所害。”

        吴涛闻言,点头道:“这么说来,这黎明河倒是一个可用之人。”

        高奇峰眼睛一亮,立即躬身对吴涛行礼道:“岛主,还请你救救黎明河岛主,若是有黎明河岛主出面,一定能让整个南明岛重新恢复过来。这样岛主你便可以一心修行,不必在乎南明岛杂事。”

        吴涛道:“我正有此意!”

        说罢,吴涛手指往前一点,一道法光便落在禁锢黎明河头顶的那一根法器勾上,将这根法器勾上的禁锢破解,拔除。

        禁锢黎明河的法器之勾被拔除,黎明河被禁锢的神念海渐渐活泛开来,黎明河慢慢的睁开眼睛,下一瞬,全身颤抖,神色癫狂的往前一扑,厉声喝道:“司琛老贼,你不得好死!”

        “黎岛主,黎岛主……”高奇峰见神色癫狂的黎明河,立即喊道。

        黎明河听到高奇峰的喊叫,慢慢地从癫狂状态中平复过来,他神色茫然,看向站在身边的高奇峰,待高奇峰的面庞慢慢映入他的瞳孔中,他才踉跄后退一步,呵呵笑道:“原来是你,高奇峰,司琛老贼派你来做什么?”

        他丹田中的禁锢钩子还没有解除,所以法力并不能使用。就算神念钩子拔除,神念也不能使用,被禁锢三十年,神念受创,得重新修炼恢复过来。

        高奇峰道:“黎岛主,司琛岛主已经死了!”

        “死了,死了……哈哈哈,死得好!可恨啊,我不能亲手诛杀此贼,”黎明河仰天大笑,又是畅快又是遗憾,然后猛然扑向高奇峰,厉声叫道:“快告诉我,是何人杀死此贼的,我一定要好好报答对方!”

        高奇峰被他吓了一跳,惊慌后退半步,正要说话,忽然听到一道声音道。

        “是我杀的!”

        是吴涛说话了。

        黎明河听到这声音,神情一怔,转头过来看向吴涛,才发现还有一人在此间。

        “是你杀了司琛老贼。好!好!好!多谢这位道友帮我报仇,道友有任何请求,我黎明河一定办到……”黎明河说道。

        吴涛看向黎明河道:“真的什么都帮我办到?”

        黎明河道:“道友诛杀司琛老贼,现下又打算救我一命,我这条命,便是道友给予的。道友便如我再生父母,道友之要求,黎某又怎敢拒绝!”

        “很好!”吴涛点头道:“那今后你便为南明岛副岛主,替我重新招揽修仙者,维持南明岛的运转。”

        “嗯?”黎明河神色一愣。

        高奇峰见状,立即解释道:“黎副岛主,这位乃是我南明岛新岛主,司琛岛主,朱正岛主和杨媚岛主得罪了岛主,所以岛主诛杀司琛朱正和杨媚……但因此整个南明岛修仙者全部逃走了,现在南明岛便只有岛主、黎副岛主和我了……”

        黎明河听到高奇峰的解释,神色默然好半响,才道:“罢罢罢。以司琛此贼权欲熏心,控制欲占有欲极强,南明岛何该有此劫难!”

        “好,我黎明河便为南明岛副岛主,辅助道友经营南明岛。”

        “不知岛主如何称呼?”

        “韩凡!”吴涛说道。

        “韩岛主,现在能否把我解救出来?”黎明河看向禁锢自己四肢和禁锢丹田的钩子,对吴涛说道。

        吴涛点头,手中法力绽放,五道法光向着黎明河四肢点去,还有一道法光向着黎明河的丹田禁锢钩子飞去。

        丹田禁锢钩子拔除,四肢法链断去,黎明河重获自由,感受到丹田中法力慢慢在恢复,他上前一步,对吴涛跪拜下来,拱手道:“多谢韩岛主救命之恩,请受黎某一半!”

        救命之恩,的确能生受这一大礼,吴涛便站着受了。等黎明河拜完一礼,吴涛脸上露出笑容,双手托起黎明河的手臂,将黎明河扶起来说道:“黎副岛主,我素来自由散漫惯了,只爱修炼,对于管理南明岛这等大事并不擅长,往后南明岛的运转便托付于黎副岛主了。”

        黎明河道:“请岛主放心,黎某一定会好生经营南明岛,岛主只管放心修炼。”

        高奇峰看着这一幕,不知为何,他忽然感觉南明岛的前途远大,有韩岛主这一位战力滔天,须臾诛杀三位筑基九层的超级强者坐镇南明岛,南明岛安危无虞。

        再由黎明河这一位擅长经营的副岛主经营南明岛,南明岛的各种产业,一定会蒸蒸日上。

        而且,韩岛主还是一位二阶中级炼器师,如今自己身为南明岛地火堂堂主,也等于炼器堂堂主,若是有机会,肯定能向韩岛主请教一番炼器之道,说不定有生之年也能晋升二阶中级炼器师。

        吴涛目光落在黎明河身上,说道:“黎副岛主,你好生养伤,快些恢复修为,然后便重新招揽修仙者,恢复整个南明岛的经营。”

        他忽然想到炼丹堂的修炼丹药全部被他拿走了,便从储物袋中拿出一些筑基丹药,交给黎明河恢复修为之用。

        黎明河收过丹药,躬身对吴涛道:“岛主,我明白了!”

        吴涛又看向高奇峰说道:“高师弟,现在南明岛人手稀缺,你便好生辅佐黎副岛主。”

        高奇峰见吴涛叫他师弟,心中一喜,立即躬身道:“是,岛主!”

        吴涛非常满意高奇峰和黎明河的表现,他挥手道:“好了。你们出去吧,我要开始修炼了!”

        “岛主。我等告退!”黎明河和高奇峰恭敬拱手,然后退出密室,退出岛主修炼大殿。

        出来后,黎明河看向高奇峰问道:“高师弟,司琛三人是如何得罪这位岛主的?”

        高奇峰闻言一惊,连忙低声道:“黎副岛主,你不要想不开,韩岛主战力强绝,只一瞬间便诛杀司琛岛主,你不可能是韩岛主的对手的。”

        黎明河一听,便知高奇峰误会了,他摇头失笑道:“高师弟,你误会了,我的性命乃是韩岛主所救,你又不是不知我为人,我怎么会做出那种恩将仇报的事情来。我只是想知道司琛老贼是如何愚蠢的将南明岛基业葬送出去。”

        高奇峰闻言,心中松了一口气,便说道:“黎副岛主,我也不知道为何司琛岛主他们要得罪韩岛主。不过,一个月前,韩岛主被南明岛请来炼制法器。”

        “炼制法器?”黎明河闻言神色一怔。

        高奇峰道:“正如黎副岛主所想那般,韩岛主乃是一位二阶中级炼器师。等韩岛主炼制完法器后,便被带到了会客堂,听说是由黄修远朱正副岛组和杨媚副岛主三人会见韩岛主的。然后过了半个时辰不到,就起了大战。”

        黎明河听到这里,心思转动,很快就明悟过来,说道:“我算是明白了,韩岛主身为二阶中级炼器师,而我南明岛并没有二阶中级炼器师,他们是想要强行留下韩岛主。韩岛主拒绝,便起了大战。”

        “应该是这样。”高奇峰也只能想到这里,他说道:“黎副岛主,我看到了韩岛主对战司琛的过程,韩岛主使用的法术好像是体修法术,身上似乎散发着星光之力……”

        听到高奇峰的讲述,黎明河神色一动,立即追问道:“高师弟,你将韩岛主跟司琛老贼斗法的过程详细描述一下,特别是韩岛主所使用的法术……”

        高奇峰说道:“我也是远远的看了,并不真切……”他开始尽最大可能回忆起韩岛主和司琛的斗法过程讲述给黎明河听。

        黎明河听完,陷入沉思,然后,他目光一亮,惊讶道:“举手投足,浑身散发着星辰之光,一招一式十分霸道,近乎体修法术,难道……是七星仙宗的星辰炼体功?”

        “七星仙宗?”高奇峰听到这个宗门名字,脑海中回忆了一遍,27岛海域并没有这一个仙门。

        他立即问道:“黎副岛主,七星仙宗是什么门派?难道韩岛主来自于七星仙宗?可我并无听说过二十七岛海域有这么一个宗门?”

        黎明河道:“如果你的讲述没有错的话,那么韩岛主所使用的定是星辰炼体功。”

        “至于七星仙宗,并不在27岛海域,你不知也并不奇怪,是在更广袤更远的海域……距离27岛海域很远很远……我以前有幸出过27岛海域,前往那一片海域,那一片海域是在星辰海最靠近中心点的地方,也是星辰最多的地方……对了,那时司琛老贼也与我一同同行……”

        “我们有幸见到了一位七星仙宗的弟子,他们修炼七星仙宗的镇宗体修功法,正是星辰炼体功,举手投足,身上便散发着犹如星辰一般的光……而且近身无敌……”

        “最为可怖的是……七星仙宗可不是我27岛海域这一隅之地,而是有着金丹真人,元婴真君镇守的仙道大派……”

        高奇峰听完黎明河的讲述,疑惑道:“黎副岛主,你们有幸去到更辽阔的海域,为何还要回来27岛海域?留在那里岂非有更远大的前景?”

        黎明河闻言,似乎勾起了不好的回忆,脸上露出恐惧之色,浑身带着轻微的颤抖,半响后,才缓缓平复情绪,叹息一声道:

        “其实是我们的法船迷途在星辰海中,才到了那一片海域,你以为我们不想留在那片海域,但是那片海域实在是太凶险了。整条法船的修仙者全死了,只剩下我跟司琛幸运,返回了27岛海域。”

        “若是再给我们一个机会,前往那一片海域,或许我跟司琛老贼都不愿意再前往……”

        在那一片海域中,黎明河的回忆中只有恐惧,没有其他。

        高奇峰也感受到了黎明河语气中的恐惧之色,他无法想象黎明河一干人面对了什么。

        他说道:“黎副岛主,你的意思是韩岛主来自七星仙宗?此等仙道大派的弟子怎么会来到我们这星辰海边缘地带?”

        黎明河摇头道:“这便不知了。星辰海太大了,有时候遇到海浪或者是海妖兽作祟,极有可能迷途在星辰海中,流失在任何一片海域都不稀奇。”

        “不过若是韩岛主真的来自七星仙宗,那么他肯定不会在这片海域久待的,迟早有一天他会寻找返回七星仙宗的路,回到七星仙宗。”

        “见识过天空的飞鸟,又怎甘心做地上的一只虫犳呢!”

        黎明河再想一想,这位韩岛主只顾修炼不看中南明岛的产业经营,这也符合仙道大派弟子的作风,看不上南明岛。

        想明白这一点,黎明河心中不由得又闪过欣喜之色。

        虽然他很感激韩凡的救命之恩,若是韩凡方需要他做什么需要付出他的性命,他也甘愿去的。

        但他到底是身为南明岛弟子出来的,对南明岛的感情极为深厚,若是韩凡真的有朝一日离开27岛海域,南明岛将会重新回到他的手里,他也算是对得起南明岛列代岛主了。

        高奇峰也想到了这一点,但是他跟黎明河一样,只是在心里想一想,并没有说出来。

        黎明河看向高奇峰说道:“高师弟,我先恢复修为先,你先向27岛海域发出告示,以我和韩岛主之名,向27岛海域的散修进行招揽!”

        高奇峰点头道:“我知道了,黎副岛主。”

        他又想起一事,问道:“黎副岛主,若是南明岛逃出去的修仙者,听到黎副岛主还在世,定会想着回归南明岛,那我们该如何处理这些弟子,是否要收回来?”

        黎明河道:“照你所说,这些弟子应该不知道司琛老贼和韩岛主的恩怨矛盾,并没有参与进来,倒是可以收回来,不过还是得请示一下韩岛主,等韩岛主同意,我们才进行安排招回。”

        高奇峰表示明白,说道:“黎副岛主,那我便开始向27岛海域发出通告。”

        “去吧!”黎明河摆摆手,等高奇峰离去后,他便来到副岛主殿开始修炼恢复修为。

        ……

        岛主修炼大殿,吴涛将司琛的蒲团一个火球术焚化,拿出自己的蒲团盘坐下来,开始修炼。

        至此以后,他便成为南明岛的岛主,由南明岛供奉他修行。

        之后他便不需要在炼制法器进行售卖,只需一心一意修炼便成。

        “想不到一趟南明岛炼器之行,变成了南明岛岛主。阴差阳错,不过这样也好,有更好的修炼环境,也无需为修炼资源发愁了,可以一直修炼到筑基圆满。”

        ……

        南明岛筑基修仙者和炼气期修仙者逃离南明岛,散开整个27岛屿。

        于是。

        韩凡的凶名也就此散开在整个27岛海域。

        以一人之力,倾覆一座岛屿,让其他二十六岛修仙势力闻言,皆是惶恐,忙去打探其真实性。

        但打探到真实性后,他们难以置信。

        但想到如此凶人,无缘无故便倾覆一座岛屿,二十六岛修仙势力也担忧会不会来攻打自己的岛屿。

        于是乎,26岛开始互通有无,准备结盟,若是那凶人打上门来,定要抱作一团,共同抵抗凶人。

        整个27岛海域,包括混乱岛,都流传着凶人倾覆南明岛,一人之力,打杀三位筑基九层岛主的震撼消息。

        混乱岛陆家。

        “大哥二哥,你们听说了吗?南明岛出现一位绝世凶人,将南明岛三位筑基九层岛主打杀,占据整座南明岛。”陆有情风风火火的跑进陆家,来到陆有德陆有贤的面前,兴奋的说道。

        此等劲爆消息,在整座二十七岛海域千年难遇。

        此时陆有德和陆有贤兄弟二人正在商量下次前往海域捕杀海妖兽之事,见小妹冲进来,也没有生气。

        陆有德看向小妹说道:“小妹,你这是从哪里得来的消息?会不会是假消息,怎么可能有凶人这般强悍,打杀三位筑基九层岛主,难不成金丹降临?”

        陆有情说道:“大哥,外面都传疯了,那凶人也不是金丹,听说也是一位筑基,应当是筑基九层圆满。

        对了,大哥二哥,你们可知那凶人叫什么名字?我说出来,你们一定大吃一惊。”

        陆有贤笑道:“叫啥名字,能让我和大哥大吃一惊,说给我们听听?难道我与你大哥还会怕一个名字不成?”

        陆有情道:“我不是说大哥二哥你们怕那名字,而是那凶人竟是跟玄元法器铺的韩前辈同名同姓,也叫韩凡!”

        果然听到陆有情的话,陆有德陆有贤豁然站起身,惊骇道:“什么,怎么可能?”

        但惊骇过后,两人都觉得自己想多了,韩道友乃是筑基中期修仙者,而从小妹口中那凶人,却是筑基九层,肯定不是韩道友。

        陆有德是笑道:“有可能是同名同姓罢了,二十七岛海域那么大,叫韩凡的也很多,叫陆有德的也很多。”

        陆有情嘻嘻笑道。:“叫陆有情的肯定只有我一人。”

        陆有贤坏笑道:“下次我就去找一个跟你同名同姓的人出来。”

        陆有德此时说道:“二弟,小妹,刚好我们好久都没有去拜访韩道友了。索性今日便去拜访一下,顺便看一看韩道友法器铺中有何适合的法器,购买上一件,好为几日后出海猎杀海妖兽做准备。”

        陆有贤点头道:“也好,同时打探一下小妹口中说的消息,我也很好奇,是何凶人,竟能以一人之力倾覆一座岛屿。”

        “等下我们到了玄元法器铺,见到韩道友,跟韩道友说一说这消息,估计韩道友也会大吃一惊吧。”

        陆有情似乎也想到了韩前辈听到这个消息的震惊神色,脸上不禁露出兴奋之色,说道:“好,大哥二哥,我们现在就去玄元法器铺,我也很想看看韩前辈震惊的神情。”

        陆有德见二弟和小妹这般跳脱,便摇头道:“二弟小妹,玄元法器铺坐落在混乱岛主城区中一街这种中心位置,这等惊天的消息,想必韩道友早就知道了,又如何会震惊呢?”

        陆有情一听,登时一愣道:“那这样岂不是看不到韩前辈震惊的神情,那太可惜了?”

        “走吧,二弟,你去提上一点灵果和灵茶,前往拜访韩道友!”陆有德对陆有贤说道。

        陆有贤点头,速去提上灵茶和灵果,然后兄妹三人走出陆家,前往混乱岛主城区中一街玄元法器铺,拜访韩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