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江小说 - 武侠修真 - 低调在修仙世界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八五章:以势压人(求订阅)

第二百八五章:以势压人(求订阅)

        不多时,熊天便来到了明耀的洞府。

        得知是一位筑基前辈来临,明家子弟,立即出洞府相迎,为首的正是明诵,明诵带着明家人朝着熊天躬身行礼道:“明诵携明家子弟,见过这位前辈。”

        熊天看向明诵,温和一笑,说道:“我乃外事堂熊天,明诵师侄不必多礼,我此来,乃是为你而来的。”

        听到熊天的话,明诵心中咯噔一下,他不傻,登时联想到筑基丹之事,但对方乃是一位筑基,还是硬着头皮道:“请前辈进洞府一叙。”

        会客厅中,只有熊天和明诵了。

        熊天开门见山,说道:“明师侄,我此来,是为了你父留给你的筑基丹……明师侄,你方入炼气九层,并不急需要这筑基丹,而我儿熊朝安,已经感应到了筑基契机……便想着向你借这筑基丹一用,等你感应到筑基契机后,就还与你……我知道你的筑基丹,在韩师弟那里保管,我去问了韩师弟,韩师弟说,要看你的意见。”

        明诵刚开始听的时候,心中还是极为紧张的,但后面听到韩前辈说要征求他的意见,他登时间感激起韩前辈来,因为,若是韩前辈真的帮他做主了,他也没有任何办法……想到这里,他看向熊天,拱手问道:“熊前辈,不知下一批筑基丹,要多久才能出来?”

        熊天道:“最多七年。”

        明诵继续道:“不知七年后,熊前辈,能得来一枚筑基丹吗?”

        熊天脸色一滞,其实七年后,他并不是非常有把握得到一枚筑基丹,毕竟明面上分配完后,暗地里的剩下的几枚,以他筑基四层的身份,有点悬……不过,他还是答道:“明师侄,我会尽力的。就算没有拿到,我也会补偿你其他等同价值的灵物……或者,指点你法术修炼,让你在宗门大比中赢取筑基丹的名额……”

        明诵听到这里,沉默了,片刻后,他抬头,勇敢地迎上熊天的目光,说道:“熊前辈,请恕我不能答应前辈。”

        “你……”熊天心中一急,差点就要忍不住拿出筑基的身份来劝说,但想到韩凡的话,硬生生地止住了。

        他最后说道:“明师侄,你好生考虑吧,我还会来找你的。”

        说完,熊天就离开了明诵的洞府。

        三日后,熊天再度登门,还是得到一样的答案。

        熊天没有办法,只能找来跟明耀交好的冯远关鹏李志,希望他们这些做为长辈的,能好生劝说一下。

        熊天乃是筑基四层,又是在外事堂这般颇有权利的地方做事,冯远三人,只能硬着头皮,象征性地劝说几下。

        但明诵还是没有答应。

        熊天的话,他是信的,就算熊天七年后没有得到筑基丹,会指导他修行,让他在大比中赢取筑基丹,但那是大比,要拼个老命去获取名额的。

        而他父亲留下的筑基丹,是完全不用冒险的。

        两般权衡之下,明诵当然不会把筑基丹交给熊天了。

        熊天无奈,只能又来到吴涛的洞府,希望吴涛前往劝一劝明诵,吴涛直接拒绝了熊天。

        次日后。

        明诵登门。

        会客厅中,明诵看向吴涛,欲言又止。

        吴涛看到明诵这表情,笑道,“明诵,有何话,不妨直说。”

        明诵张了张嘴,道:“韩师叔,我该不该答应熊前辈的请求?”

        吴涛笑道:“你问我作甚?这筑基丹,又不是我的。得问你自己,再说,你不是接连拒绝了熊师兄两次吗?”

        明诵低声道:“我是怕熊前辈会因此迁怒韩师叔,若是韩师叔想要我将筑基丹先给熊朝安师兄突破,我一定遵循韩师叔吩咐的。”

        吴涛看向明诵,道:“感谢你还为我思量,你放心,这点压力,我还是顶得住的。再说,我怎能一个人决定,万一秦师兄回来,怪罪于我呢?”

        明诵歉疚道:“是我连累了韩师叔了。”

        吴涛道:“你不必多想,当时我答应你父保管筑基丹,便已经对此有所预料。你应当好好修行,争取早日筑基,不然,连你父的洞府都保不住。”

        明诵闻言,感激涕零道:“多谢韩师叔,往日韩师叔有任何差遣,我一定丢了性命也会为韩师叔办到的。”

        “回去修炼吧。”

        ……

        熊天的洞府中,他坐在首位上,看向熊朝安,叹息一声,说道:“朝安,为父已经尽力了,韩师弟和明诵,都不愿意将筑基丹借与你先行筑基。”

        熊朝安也将父亲这几日的奔波看在眼里,他道:“父亲,难道我要等七年?万一七年后,筑基契机一旦消散,我要再度感应到,不知多难。”

        熊天道:“只能如此了。为父也已经没有办法了。”

        熊朝安沉默了,片刻后,他看向父亲熊天,试探问道:“父亲,听说韩师叔有时会出宗门,万一遇到魔宗魔修……”见父亲看向自己,熊朝安用手指了指脖颈,寓意非常明显。

        熊天看向熊朝安,起身向他走来。

        “啪。”

        一巴掌狠狠地捆在熊朝安脸上,将之打得嘴角吐血,似乎觉得不够尽兴,又一脚踹在熊朝安的腹部,将至踹出几米远,这才厉声道:“我看你是失心疯了?你以为韩凡是普通筑基?韩凡是二阶炼器师,他身后站着的是整个炼器堂,他的入门仪式,连掌门都出现了,可见掌门对韩凡的看重,若是韩凡出了什么事情,我们这一脉,必定会被宗门覆灭。”

        听到父亲的话,熊朝安亦是明悟过来,他从地上狼狈地爬起来,哀声道:“可是,父亲,难道我真要等七年?”

        熊天沉吟片刻后道:“还有最后一步,我去求求姚师兄,让姚师兄出面,韩师弟应该会给姚师兄一个面子的。”

        熊朝安闻言大喜,说道:“那太好了,姚师伯是外事堂副堂主,韩凡师叔看在姚师伯的面子上,一定会答应的。”

        熊天看向熊朝安,说道:“你也别抱太大的希望,短短接触下来,我感觉韩师弟是一位原则性很强的人,希望对方能看在姚师兄的面子上,退一步吧。”

        ……

        /91/91988/209988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