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江小说 - 武侠修真 - 低调在修仙世界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八一章:筑基之死(求订阅)

第二百八一章:筑基之死(求订阅)

        体修罕见。

        体修的修炼,比法修要艰难,所以,据吴涛所知,这灵虚宗筑基,好像才有两个体修而已,他堵没有见面,一问相熟的散修,又说去了天门域执行任务。

        因此,体修功法,也少的可怜。

        吴涛的神念查看这一门门灵体功法,剑灵炼体功他肯定是不会选择的,他淬体阶段,练的是枪类炼体功,要是此灵体功法有关于枪类,他倒是会欣然选择。

        白玉天蚕功,这功法要将自己作茧自缚二十多年,才能破茧而出,二十年光阴,就这样白费了,也不适合吴涛的发展规划,立即弃了。

        五灵妖魔变和坐身功,吴涛更是一看介绍,便不做考虑的功法,前者修炼太过于凶险,会迷失自己;后者要很多女修一起来修炼,这可……诱惑太大了,他怕自己修炼这功法后,也会迷失自己,也是极为胸险。

        他发誓,此生必定是与赌毒不共戴天的,钱财他也是不爱,但这坐身功,却是在挑战他的弱点,这可不兴挑战。

        “看来,只能选择这星辰炼体功了。”吴涛的神念落在这一百零五号上,上面显示的勋勋兑换是三万二千功勋。

        能兑换下来。

        沉思片刻,吴涛便道:“刘师兄,给我兑换第一百零五号的功法。”

        刘思书点头,带着吴涛来到放置功法的阵法外,这阵法里,一个个玉简飘荡着,每一枚玉简代表着一门门功法。

        刘思书伸手在光幕上写了第一百零五号这个数字,阵法光幕中,登时出现一个数目——三万二千。

        刘思书对吴涛说道,“韩师弟,需要三万二千功勋,你将令牌贴在阵法光幕上,就会自行扣除所需功勋的。”

        吴涛依言将身份令牌贴在阵法光幕上,光幕一闪,他便看到他的身份令牌亮起光芒,其上显示的功勋瞬息间由三万二千变成了二千。

        而后,那些悬浮在阵法中的玉简,快速飞转起来,咻的一声,一枚黄色的玉简飞出阵法外,飞到了吴涛的面前,他连忙伸手抓住玉简。

        兑换功法的程序是这样的,刘思书只提供名册玉简,里面有序列,吴涛兑换序列后,名册玉简又会重新打乱排列,所以,刘思书是不知道吴涛究竟兑换了什么功法的。

        这也是为了兑换功法的筑基考虑,兑换功法,是属于个人的秘密。

        这一套阵法,是宗内的三阶阵法师设置的,非常安全,非常保护个人隐私。

        刘思书道:“韩师弟,既然你已经兑换了此功法,便到修炼室参悟,是不能将玉简带出去的。不然会被笼罩功法阁的三阶阵法探查到……等功法阁到了闭阁时间,你再来此地,将玉简放入阵法中,下次来参悟,就以身份令牌贴近阵法光幕就成。”

        吴涛拱手感谢道:“多谢了,刘师兄。”

        之后,吴涛便进入修炼室进行参悟。

        他兑换了功法,利用修炼室参悟,其实早就收了修炼室的功勋,包括在兑换灵体功法之内。

        盘坐在修炼室的蒲团上,吴涛拿出玉简,贴在额头上,神念探入。

        刚才在名册玉简,只是看了一个简单的介绍,而玉简,才是真正的功法。

        “星辰炼体决……”

        吴涛呢喃一声,开始陷入参悟之中。

        深层次的参悟,不知时间的流逝,不知过了多久,修炼室响起提示音,说明功法阁要闭阁了,吴涛立即从参悟中睁开眼,起身出了修炼室,前往阵法光幕,将玉简重新放进三阶阵法中。

        刘思书早已经不在功法阁了,所以他不需要跟刘思书作辞。

        来到降落起飞广场,吴涛神念一动,飞剑之舟便出现在脚下,迅速放大,他看着脚下的飞剑之舟,心中道:“灵体功法也有了,其他的不是很急切需要功勋。那么,接下来,便是挣功勋兑换飞行法器炼制秘籍了。赵振师兄说得对,我是二阶炼器师,只有二阶飞行法器,才能配的上我的修为,这飞剑之舟,还是不能够。”

        灵虚宗,整个炼器堂,他所见过的二阶炼器师,除去去了天门域做事的二位二阶他不知道,其他的都是清一色的二阶飞行法器,吴涛跟他们身份地位同等,却还在用一阶九级飞行法器,这是对炼器堂其他二阶炼器师的不尊重。

        并不是吴涛要攀比,而是你在这个圈子,就要学会融入,不能特行独立。

        之前他没有参悟透二阶低级飞行类法禁,还能说是情有可原,但现在参悟透了,也是时候该考虑了。

        脑海中闪过这种思量,吴涛脚下划出一道蓝光,向着自己的洞府飞去。

        刚进洞府,一道金色的身影便如利剑一般向自己激射而来,正是金翅雕,金翅雕现在,已经是一阶中级妖兽了,堪比炼气五层。

        照旧喂食了金翅雕几颗灵源丹,吴涛便放飞金翅雕,自己进入洞府。

        一来到会客厅,便看到冯远坐在茶几旁喝茶,陈瑶坐在另一边招待,见吴涛回来了,陈瑶连忙起身道:“师兄,你回来了。”

        冯远看到吴涛进来,也起身问候道:“见过韩道友。”

        吴涛坐在陈瑶的位置上,让陈瑶自己去忙,他来招待冯远就行,冯远平日里,这个时间是不会来拜访他的,但今日……吴涛清晰地感受到冯远脸上有一点沉重。

        他便问道:“冯道友,可是出了什么事情?”

        冯远长长叹息一声,而后道:“明道友,大限到了,我次来,便是想请韩道友去看看明道友……他,估计撑不过今晚了。”

        吴涛闻言,脸色也是郑重起来,他初入灵虚宗时,冯远来拜访他,就说明道友还有三五年。吴涛也曾去看望过那位明道友,对方的状态,的确是不好。

        “四年,太快了!”

        吴涛也是不禁叹息时间的飞快,他道:“那还在此处作甚,走吧,一起去送送明道友吧。”

        吴涛跟明道友并不是很熟悉,只见过一面,但想着同为散修出身,怎么着也得去送送他……当然,一旦前往,就不是简单的送送了,其中蕴含的门道,还有其他的。

        ……

        /91/91988/209988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