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江小说 - 武侠修真 - 鸿儒极武在线阅读 - 第十章:濒临死亡

第十章:濒临死亡

        “不简单啊……”

        血魔的语气听不出任何情绪,接着又疑惑的说道。

        “你修为不高,竟是能利用我弱点来让我迷失心智,可你为什么那么肯定这就是我的弱点?”

        李星皓心里默默补充道。

        ‘我只是一时上头,没想到你会有这反应啊?’

        血魔也没等李星皓说话,声音更加邪恶,而李星皓明显能感觉到这井底温度在快速的下降!

        “不过也没必要问你了,毕竟血魔还有一个天赋,想必你应该清楚,桀桀桀…”

        李星皓先是一愣,血魔还有第二个天赋?

        但他紧接着就想到了什么,身体不由的后退了几步,眉头皱起,浩然正气运转到极限。

        血魔的确还有一种天赋,那就是食人之血能通过血液获取到其主的记忆,虽然这天赋对血魔修为有要求,但面前这位可是三品,完全超过了六品的限制……

        “桀桀桀,你这般聪明,今日也得死在这里,可惜,真是可惜,桀桀桀~~”

        血魔笑的很邪,很戏谑,李星皓已经想不到任何逃生的办法,就算让上方的大志拉自己上去,那也不过是垂死挣扎罢了。

        “你不想报仇了?你杀我,你如何脱困?”

        最终李星皓嘴里也就蹦出这么一句无伤大雅的声音。

        “看来你已经没有其他拿得出手的保命手段了,那就让我送你···去那人族西方极乐!”

        血魔话落,在他的身前就有着一只魔气汇聚而成的大形手爪出现,没有犹豫和停顿,一爪朝着李星皓抓去,欲把后者一爪拍碎。

        而李星皓早有准备,在血魔话音未落就作出了反应,一个狼狈的侧滚,险而又险的躲过了致命一击。

        “反应倒不慢,但这只不过是垂死挣扎罢了”

        一击落空,血魔也不着急,刚刚不过是随意一击而已。

        随即血魔接着再出一爪,这次的速度以及力道完全不是刚刚那一爪可比。

        就算李星皓有准备,这一爪也不是他能躲开的。

        几乎是呼吸间,魔爪就从侧面拍中李星皓,他只感觉自己好似被万斤重物砸中,身体不受控制的横飞出去,撞在井底石壁之上,竟是砸的石壁龟裂开来!

        轰!

        砸起的烟尘慢慢消散,露出正躺在石壁下的李星皓,全身骨骼寸断,四肢呈畸形,五脏六腑破裂,七孔不停有鲜血流出。

        已经濒临死亡!

        ‘才到…这个世…世界几天……就要死了吗’

        意识在慢慢的模糊,脑海里想到自己才到这个世界所说的话,“看在你和我同名同姓,母后和妹妹就交给我了”…

        ‘我……还没兑现承诺呢………’

        井底的巨响声,井口的大志清晰可闻,连忙起身到井边查看,脸上写满不安,再等了几个呼吸,依然没等到绳子有反应,大志心跳都快了不少,没有在顾李星皓所交代的话。

        李星皓:‘只有绳子有明显向下拉扯,你再拉我上来’

        大志连忙拉起绳子,快速往上拉…

        而下方一幕就是李星皓的残破身躯,被一根缠在身上的绳子拉着移动,然后身体被慢慢拉着上升,鲜血滴滴答答的流个不停,看的血魔一阵“心痛”。

        “刚刚这一巴掌,罚你辱本尊之罪”

        接着,血魔再次凝聚出一只魔手,一把握住李星皓,同时绳子也被魔手切断。

        “流了这么多血,也不知道是惩罚你,还是惩罚我…”

        “现在就让我好好品尝一下这久违的儒者血肉,桀桀桀…”

        井口大志手里绳子突然的断裂,让的他朝后摔了一个大跟斗,站起身的他连忙跑到井口,大声喊道!

        “星皓!星皓!”

        现在的李星皓几乎昏迷,在脑海的深处回忆着两世的记忆,上一世对自己一直保持严厉的爷爷,生育自己的老爸老妈,以及感情深厚的动作组成员,这一世始终陪伴‘自己’的母后和妹妹······

        被魔手握着的李星皓,一点点的靠近血魔······

        距离死亡,成为血魔的食物,越来越近······

        而就在血魔正准备下口之时,异变突起!

        李星皓脑海里有着一段新记忆出现,接着胸口处有蓝色光亮,这一抹蓝光亮越来越亮,直接淹没了李星皓身体。

        至于血魔,从一开始的不屑到不安再到恐惧。

        “你···你到底是谁!”

        可回应血魔的只是一股强烈的吸力,这股吸力正一点点的把血魔吸进光团!

        “放开!···放开我!····啊~~!”

        惨叫声慢慢弱下来,蓝光也缓缓变淡,李星皓的身体轻轻的降落于地,可令人匪夷所思的是,李星皓身上的伤口正在以一种可怕的速度在恢复!

        而彻底陷入昏迷的李星皓却是对此一无所知。

        ······

        再看井口的大志,这时的他把绳子的一头缠自己腰上,另一头已经绑在一棵大树上,很明显,大志准备下井。

        “你能为这偏僻小村不顾生死,我又为何在这井口苟且偷生?想自己做英雄?没门!”

        在这一刻,大志好像不再是一位村民,如若现在有人在一旁,就会发现,这股从大志身上散发出的气势,就如同那镇守一方的枭雄!让人敬畏!

        很快,大志就来到了井底,早准备的火把光线有限,让的他没有第一时间发现已经昏迷的李星皓。

        “星皓兄弟?”

        “星皓兄弟?”

        试着喊了两声,除了回音,并没有得到任何回应,于是大志拿着火把,慢慢的在泥浆里移动脚步,利用着火光,在这井底寻找着。

        不一会,大志终于通过火把火光看到,前方正躺着一若隐若现的身影,二话不说,大志就冲着上前,见到果然是李星皓。

        “星皓兄弟?!”

        来到身边,发现李星皓只是昏迷,大志才彻底放下心来。

        将自己腰上的绳子解下,重新绑在李星皓腰上,接着大志独自一人顺着绳子爬上去,来到井口,连忙拉着绳子把李星皓拉上来。

        大志背着李星皓,不一会就跑到了家门口,而在院子里晒太阳的朱老汉也看到了这一幕,赶忙起身上前询问。

        “一大早就不见你们?星皓怎么回事?”

        “爹,等一下···我和你说,你先···你先看看星皓···”

        大志跑的气喘吁吁,而朱老汉在大志还没说完时,就连忙摸向李星皓手腕。

        几个呼吸,朱老汉紧张的脸慢慢缓和,对着担忧的大志说道。

        “星皓没事,只是昏迷,你先带他进去休息,再出来找我”

        大志一听,一直皱起的眉头终于展开。

        随即大志把李星皓送到房间里,让他休息着,又走了出来。

        “到底发生了什么?”

        大志刚刚出来,朱老汉的询问就迫不及待提出。

        大志叹了一声,接着把原原本本的事给朱老汉说了一遍。

        “哎,星皓这孩子,他本可以不去的······”

        父子俩沉默了许久,不知各自在想着什么,接着,朱老汉又看了大志一眼,说了一句云里雾里的话。

        “罢了···你跟我来···”

        父子俩来到屋里,朱老汉似是在床底下翻找着什么。

        没一会,朱老汉终于找到自己要找的东西,转过身,把手里一册泛黄的书递给大志。

        “爹,这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