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江小说 - 武侠修真 - 鸿儒极武在线阅读 - 第九章:血魔

第九章:血魔

        “谁!出来!”

        李星皓喊的声音很大,不知道是被吓的,还是因为吓的。

        “桀桀桀,新鲜的血液,就是这个气息”

        “吸~,啊···久违的味道···”

        黑暗当中李星皓举着火把,鸡皮疙瘩遍布全身,只因这声音太过瘆人,更是在这井底还有着回音,要是普通人恐怕都会被吓的失禁。

        李星皓似乎受不了这种压抑的环境了,赶忙运转灵气,身体立马散发出浩然正气,在体表形成白色的光芒,也是这个时候,井底的大部分面积才彻底呈现在李星皓眼前。

        而李星皓脚下的泥浆,诡异的呈暗红色,至于李星皓的正前方,除了坑坑洼洼的石壁,再没有任何东西。

        李星皓快速转身,但依然没有看到什么,远处还是一片漆黑,就算现在的他施展浩然正气,依然无法完全笼罩井底。

        “居然还是一个儒者,好,好啊!桀桀桀”

        “这儒者的血肉可最是香纯···先从哪里下口呢···”

        这时的李星皓已经能确定,声音正是从黑暗处传来,同时他敏锐的从对方的话捕捉到了一个关键点。

        ‘百年?!’

        ‘且不是说它已经在这封印了百年!’

        李星皓在想,它到底活了多久?

        所有生物修炼的等级都是九品到一品划分,在没突破第五品时,所有生物寿命都是在一百左右,顶天能活到个一百二已经谢天谢地了。

        ‘它不会是五品以上的魔物吧?!’

        这个念头一出,李星皓接着马上安慰自己。

        ‘他现在是处于封印状态应该能对付吧?’

        这句话说的就连他自己都觉得勉强,如若对方真的是五品以上的魔物,那他今天算是凉了,逃跑?怎么逃?

        现在的他只能祈求对方有所限制,并没有太强的实力,不过在说这些之前,李星皓得想办法拖延一下时间,先看清楚情况,是退是进,才好安排。

        于是,李星皓壮着胆子,朝着黑暗的方向走去,速度不快,每走一步,前方视线就更清晰一分。

        伴随着一点点靠近,李星皓也终于能够看清楚前方,当在看清楚前方一幕时,他的瞳孔还是微不可察的收缩了一下。

        只见前方视线所及之处,坑坑洼洼的石壁已经是血红一片,在石壁的下方,有着一个由鲜血构成的血人,它没有眼睛也没有嘴巴和耳朵,有的只是一个人形,同时被浓郁的黑气包裹,双臂被两条黑色锁链禁锢在石壁上,看似无法动弹。

        李星皓看着对方,有些不敢置信的问道。

        “你,你是血魔?”

        “哦~”

        李星皓这一问倒是勾起了对方的兴趣。

        “要是我记得不错,百年前我血魔一族,应该就被你们人类灭的差不多了”

        “没想到,还会有人认得我血魔族···”

        李星皓心里面思绪千转,他想利用这个话题来拖延一下时间,顺便探一探这血魔的根底。

        “我怎会不知血魔一族,在很久之前的道州战役中,血魔一族可以说是魔族之中最难缠的,利用血魔一族独有的天赋,身体可化血水也可化实体,穿梭在人族五军之中,杀的人族五军丢盔弃甲,不得不撤兵,同时在魔族的地位也仅次于紫魔皇族,其中更是有着一位血族首领,也是血族族长,实力深不可测,当初可是让人族五军闻风丧胆啊,你说是否······”

        李星皓凭借记忆长篇大论,更是特别提出了血族族长,想通过这个身份观察对方语气,以此来对比血魔的地位。

        血魔抬起头,没有眼睛的脑袋似是在打量着李星皓。

        “你知道的挺多啊···”

        李星皓眼神没有躲闪,而是与其血魔对视,殊不知他的心都快从胸口跳出来了。

        “略懂一些书册罢了”

        可李星皓话音刚落,血魔那沙哑难听的声音就接续响起。

        “桀桀桀,胆量倒是不小,可惜你今天是不可能从这里走出去了”

        “说这么多,你无非是想试探我而已,这么想知道,那我就告诉你,让你死的明白。”

        李星皓的心思被无情揭穿,心里面的不安感正在无限的放大。

        “你口中的血族首领······”

        血魔说到这特意停顿了一下,没有任何表情的面部好似有着戏谑的意味。

        而这时的李星皓似是已经猜到了什么,身体不由的紧绷,呼吸近乎停止。

        “就··是··我···桀桀桀!!”

        果然,他就是血魔首领吗?

        自己的猜测得到实证,李星皓反而平静了下来,没办法,传说这血魔首领是一位三品,就算是被封印,能使出的实力有限,可就算是这样,自己要跑还是没有三成的把握。

        还不如坦然面对,死也死的好看些。

        “哈哈哈哈···”

        血魔诧异的看着李星皓,这都快凉凉了,居然还笑?

        “你现在居然还能笑出来?桀桀桀,有趣。”

        而这时李星皓突然止住笑声,眼神坚定有神,就这么目不斜视,没有一丝恐惧的盯着血魔。

        “笑,我当然要笑···”

        语气轻缓,但接下来的话,李星皓声音越来越大,后面甚至是靠怒吼发出。

        “我笑你身为血魔之首,竟会沦落至此!”

        “笑你世间无一族人,唯独你在此苟活!”

        “笑你丧家之犬,困在井底不见天日!”

        “笑你······”

        此些话听的血魔怒从心起,听的他心烦意乱,最终嘶吼出声打断李星皓。

        “闭嘴!!”

        李星皓现在出奇的平静,可能是知道了结果,所以不会那么惧怕吧···

        “怎么,说到痛处了?”

        这时,反倒是李星皓用戏谑的眼神看着血魔。

        “这些不说,就能弥补你死去的族人!”

        “能弥补他们对你的期盼?!”

        现在的血魔好似心乱了,不停的摇头念叨着“不”字,似是已经忘记,面前说话这人,自己想杀,那是很容易的事情。

        “不要说了···你不要再说了···”

        李星皓见到这一幕,心生一计,赶忙趁热打铁,接着说道。

        “我问你,你可想报仇!”

        “想。”

        血魔几乎想都不带想,直接就回答想,随即李星皓的问题紧跟其后。

        “那上天安排我这有缘之人下井,你为何视我为食!”

        “杀我,你如何报仇!”

        李星皓这没来由的话要是血魔在神智清醒时听到,肯定会笑其无知小儿,但是在血魔迷失心智的情况下,就有混淆视听的效果。

        “我···我···我不知道···”

        果不其然,现在的血魔已经迷失心智,这样的话,李星皓出去的把握就大大提升。

        “很好,想要出去报仇,就必须从这里出去”

        “而我出去之后,定会想办法为你脱困”

        到了关键时候,李星皓仔细观察着血魔的一言一行,这会是他能否出去的关键。

        “我都听你的···我听你的···”

        血魔低着头喃喃开口,而这时候的李星皓并没有察觉血魔有清醒的趋势,于是小心翼翼的后退着,而血魔依然没有任何举动。

        可李星皓刚退没几步,就被脚后面的石头给绊了一下,身体一时失去平衡,李星皓本能的就抬脚,想让自己恢复平衡。

        噗~

        可这一脚下去,踩在泥浆上发出的声音是格外的大,至于李星皓,现在有种出口成章的冲动。

        李星皓慢慢扭头,看向血魔方向,果然!

        现在的血魔已经抬头正视着自己,李星皓保持着“扎马步”这个动作,对着血魔呵呵一笑。

        “呵呵,扎马步炼炼下盘,炼下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