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江小说 - 武侠修真 - 鸿儒极武在线阅读 - 第三章:得救

第三章:得救

        两名男子,牵着毛驴,朝着刚刚来的方向回去。

        很快,他们来到了李星皓附近,这时他们已经能够听到李星皓的低吼。

        “快,快啊!”

        “有人吗!”

        声音有些沙哑,可能是因为刚刚的一声咆哮伤到了嗓子。

        两男子寻着声音走来,也终于找到发出声音的李星皓。

        虽然他们的脚步很轻,但毛驴可不会配合他们,也是因为毛驴的蹄音,让李星皓听到了身后的动静。

        李星皓的身体颤抖的更加厉害了,不知道是激动的还是什么原因。

        这一幕两男子也看在眼里,同时都下意识的顿住脚步,向后退了一步。

        只因眼前这一幕太过诡异。

        “朋友,我在这林中旧疾复发,身体不能正常行动,还望朋友帮帮我”

        李星皓沙哑的声音随之响起,两名男子一听声音还算正常,心里也稍微安定了下。

        但胆子大的大志,还是小心的看着这位狼狈书生开口问道。

        “小先生,看你模样应该是读书人,这荒山野岭的,你为何会出现在这。”

        大志很小心,询问的方式也带着几分试探,双方距离不长不短,这是大志特意所为,大有情况不妙,撒腿就跑的趋势。

        毕竟这荒山野岭的,一个书生来干嘛?

        李星皓听出了男子所担忧的,立马组织语言解释道。

        “朋友你放心,我不是坏人,只是喝高了,无意来到山中,奈何旧疾复发······好在遇到你们路过,不然我可能就活不成了······”

        脸不红心不跳,一副江湖老手模样,也就喝多了是真的,其他都是李星皓瞎编乱造,也不愧是混剧组的。

        经过李星皓这么一解释,大志两人明显放心了很多,甚至有些许同情。

        “小先生你放心,我们村子距离这里不算远,脚程快点半个时辰就能到。”

        “对对对,大志他老爹还是我们村里面出了名的老郎中,到时候给你看看。”

        大志一边说着,一边上前去搀扶李星皓,之前比较胆小的男子也不例外,热情的上前帮忙。

        李星皓现在的身体已经停止了颤抖,但是依然无法行动,也就脖子能轻微的转动罢了。

        被扶起来的李星皓也看到了两人的模样,大概三十岁左右,长头发扎成马尾,穿着类似汉服·····

        这时李星皓似是想到了什么。

        '真的穿越了?'

        在心里面这么想着,同时下意识的微微低头看了看自己。

        身上穿着一套白色儒衫,不过现在已经湿漉漉脏兮兮的了,李星皓心里面又诞生出一个想法。

        ‘是魂穿吗?’

        ‘哎,不管了,穿越也好魂穿也罢,在哪里都要活下去。’

        李星皓是一个很看得开的人,既来之,则安之嘛。

        接着,大志牵来了毛驴,两人配合把李星皓弄到毛驴背上。

        “小先生,你坚持坚持,半个时辰就能到村子。”

        “谢谢二位了”

        就这样,李星皓得救了,大志也牵着毛驴走在前面,另外一男子则在毛驴一侧,防止半路李星皓掉下来。

        半个时辰很快就过去,三人一驴现在已经来到了村子附近,大致能够清晰的看到村子轮廓。

        “小先生,我们快到了。”

        前方牵毛驴的大志回头说道,但是李星皓并没有任何回复。

        大志连忙探了一下李星皓的鼻息,气息绵长。

        这才松了一口气,牵着毛驴赶往村子的脚步都加快了几分。

        “有贵,走快点,这小先生的性命攸关。”

        “好···”

        李星皓昏迷了,可能是因为终于得救,精神的放松导致,又或许是本身太过疲劳。

        “爹!”

        牵着毛驴的大志还没进自家小院,就连忙呼声,略微带着些许急切。

        “大志回来啦……”

        小院里一老汉闻声走了出来,接着就是看到一位陌生青年趴在毛驴背上这一幕,好似处于昏迷状态。

        “这,这是怎么回事?”

        老汉也是连忙上前搭把手,仔细端倪了一下书生打扮的李星皓。

        “爹,等下我给你解释,先把他抬进去,你给看一下”

        “对对,先抬进去”

        老汉毕竟是村里有名的郎中,俗话说医者仁心,一点都不假。

        接着,李星皓已经躺在大志的床上,身上的衣服也换了。

        而老汉闭目静心平气,中指以及无名指搭上李星皓手腕脉搏部位。

        大志和有贵在一旁不敢打扰老汉,只是看老汉时而皱眉,时而摇摇头。

        很快老汉收回手,自顾自的起身,也没打算告诉大志他们什么,转身就要走出房间。

        这时大志立马上前拉住老汉说道。

        “我说爹,你这毛病什么时候能改一改,是个人都要给你急死”

        显然老汉已经不是第一次这样了。

        随即,老汉才转头说道。

        “没啥问题,就是长时间没有进食,身体比较虚弱”

        “大志,你去把那只老母鸡杀了,等这位小先生醒了给他补一补。”

        “好,我马上···”

        大志正准备去烧水杀鸡,但刚跨出去一步的脚立马顿了下来,同时带着询问以及确认性的眼神看向老汉。

        “不是爹,那只老母鸡可是最后一只鸡了,你不说留着下蛋的吗?”

        “叫你去就去,和你说了多少次,医者仁心,何况是一只鸡。”

        大志一听就直接扭头去烧水杀鸡了,嘴里面碎碎念叨着什么。

        “哦对了,有贵你先别急着走,一会和我们一起吃鸡,快入冬了,天凉,喝点鸡汤暖暖身子”

        老汉热情的邀请着有贵留下来吃鸡肉喝鸡汤,有贵一听更是立马来了精神,忙回复老汉道。

        “好嘞大伯,我去帮忙去,哈哈没想到有鸡肉吃,今天真是救了个福星回来。”

        老汉见这一幕也是笑着摇了摇头,随即扭头看了看李星皓的方向,接着也走出了房间。

        “鸡汤好咯!”

        不一会鸡汤就好了,三人围绕着木桌坐下,闻着鲜香的鸡汤味道。

        “我刚刚看了一下,那位小先生还没有醒,这边先给他留着。”

        老汉说着手也跟着动了起来,给李星皓足足留了半只鸡以及一半的鸡汤,大志和有贵倒不会说什么,毕竟他们能吃上鸡肉,功劳还在于房间里的病人。

        等待老汉弄好,他们才动手里的筷子,吃着鲜香的鸡肉喝着鲜美的鸡汤,那叫一个美味。

        现在已经正值秋末,村子里面算不上灯火通明,但也是有着零零散散的微光,可还是无法弥补这夜晚的寒风。

        吃完鸡肉喝完鸡汤的有贵也准备回家了,于是起身和老汉以及大志打声招呼。

        老汉本想留有贵在这过夜的,比较外面寒风凛冽,天也黑了,但有贵坚持要回家,说回去给家里人报报平安,不想让家人担心了,于是老汉也没有勉强。

        “要不我送你回去?”

        大志是知道有贵的胆小的,想着送一下。

        “不用麻烦,在村子里面能有什么事,我走了”

        有贵没在等大志说话,直接朝着院外走去。

        “慢点啊!”

        “好嘞”

        ···

        “哎呀,时候也不早了,大志你也早点休息。”

        老汉杵着桌子起身,朝着自己房间走去,只留大志一人,而大志看了看自己房间,扭头也准备睡觉了,今晚的他只能睡地上了,于是在地上简单的部署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