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江小说 - 网游竞技 - 不正经打工在线阅读 - 第7章 迷魂汤有点腥(上)

第7章 迷魂汤有点腥(上)

        “……还有两个小时我就到了,小鹿宝宝你激动不?

        我还带上了你意想不到的宝贝,猜猜呗!

        ……

        呃,不对……

        嗯,接近了……

        呵,聪明的小迷糊……

        咦?乍这么想呢……”

        小鱼儿翻着打工背囊,写意地翘着二郎腿躺进宇航星舰的减冲减压大包椅里,像个老色鬼大老板哐着小蜜煲着电话粥有一搭没一搭地私情蜜话。

        舷窗外的云光天色快速地变幻:对流层的闪电雷鸣,平流层的晴朗无云,中间层的电离光晕——然后是墨不见底色的宇宙空间!

        摆脱引力漩涡的梦幻号宇航星舰犀利的刺破苍穹,驶向星辰大海,驶向热血飞扬的另一方!

        星星仍是璀璨,但一种深邃且厚重的思绪在这里绵延!

        ——浅夏小姐小长睫扑闪,笑容虚浮,说明挽留只是忠于职业、出于礼貌、便于交待吗?

        ——简雨大姐大不置可否,对辞职和退伍漠不关心,再次去电时甚至爱答不理,代表着没有利用价值了,从此形同陌路、人走茶凉了吗?

        ——小唐副局冷眸凝视的逐字解读和力透纸背的狂草签名,那里有多少的狠和恨?

        细节的回想,小鱼儿的脊背不由自主地阵阵发凉!

        过去的一个小时,宛如夏日里的一场梦魇!

        不对呀!什么时候瞻前顾后了?什么时候又多愁善感了?

        小boss、大boss、终极boss都征服了,都通关了、都无敌了——都已脱身自由了,没有拦路虎了!

        虽前途非平坦,但未来定可期!

        ——小鱼儿撇撇嘴、挺挺胸,为自己打气!

        回首?停留?呵,杀死多少脑细胞,撑僵一张阿谀脸,怎还能被过去的种种安逸或桎梏所牵绊呢?不是说“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吗?

        或许是没有得到她们衷心的祝福和鼓励,自己空虚而心虚罢了!

        重要的是,一切路障都已清除——小鹿,我来啦,你我永不分离……

        星舰以四点五万公里/秒的匀速航行后,小鱼儿卓立于通透的观景弧形甲板上,俯瞰昨日星辰!

        小鱼儿昂首挺胸、义无反顾地踏上了永远在太阳的背面、与d星球处于同一行星轨道,直线距离平均为两个天文单位的巨大彗星人工改造体——瑰丽的堕落乐园!

        真正的异域打工生涯就要开始啦!

        正常人打工的核心目的为了挣钱,不正经的小鱼儿打工的中心思想为了追爱!

        !先上招聘网站注册一份简历,试试水先!

        小鱼儿捧着平板,咬着电子触控笔,嘻嘻地畅想着未来!

        姓名:高兴(——就是开心啦!当年听说这个名字特吃香就改取了!)

        别名(兼昵称):小鱼儿(特有爱,嘿嘿!)

        性别:爷们(天天锻炼、天天阳光浴,虬实的肌肉、古铜的肤色,但凡长眼的肯定不会再误会!)

        爱好:妞儿(小鹿就是妞!)

        特长:说你说我、侃大山!(这就是最大的长处,总不能再张扬炫酷地填写“拳头硬”吧,暴力男谁家敢聘用?)

        专业:心理学(谁叫俺有女人缘呢,嘿嘿!)

        工作履历:

        一、某年某月到某年某月——太空新纪元机甲公司(火正太贵人哥不会曝光我吧?)——机甲机修师(正儿八经国安部的机甲性能压榨师,职业的对口对检测与故障诊断技术、电控技术这可是实打实的!电路、电器、设备维修更不消说!——虽非本专业,但管不住爱好呀,行不?车铣磨刨、3d建模和3d打印也不在话下——动手能力强,不行吗?);机甲训练师(在最苛刻的环境、最科学的训练体系下受训近十载,训他人时搬出理论、强化实践、注重实战,那不就成了吗?不难!)

        二、某年某月到某年某月——星光灿烂夜总会(二十四小时真人秀公司的兄弟公司,知根知底人脉多!)——调酒师[泡了那么多年的夜店和酒吧,又跟现象桑老大强化六感敏感度(视觉、听觉、嗅觉、味觉、触觉、灵觉)的极限训练,在品酒、调酒上实践花了数百万z元,小儿科啦!]

        三、……(呵,打住吧,二十一岁大多数人还背着书包上学校呢,足够年轻有为了,再编再编,毕业学校就只能改填社会大学了!)(上面一条改成勤工俭学+实习期,妥!)

        ……啧啧,显眼、吸睛,怎么看怎么爱!嘿嘿!

        越看越爱,越想越美!

        投简历嘞!广撒网,多敛鱼,投、投、投!

        投到飞船停泊星港,投到小鹿近在眼前……

        星光旋转餐厅的鸳鸯鼎王噼噼啵啵炸响,活泼了透明的整个四季包房!

        袅袅的香气是馥郁花香、果香、肉香,还有蔬菜香,它们交融却不窜味,让味蕾充分地打开、撑开!

        “啊……呃……”

        与靓装小鹿一道而来的还有位一袭长袍雍容华贵的胖胖贵妇!

        小鱼儿咯噔间,久别重逢激荡满怀的欢悦倏地从脸上消失,继而是苍白中有丝丝淡淡的惨绿,嘴角禁不住抽抽,眉毛不由得抖抖!

        “这可是情侣间温馨有爱的二人世界,怎么参合上一个蹭白食的胖家伙、不识趣的电灯泡呢?

        ……难道这就是浅夏姐预料的‘家族允婚’正面交锋了吗?来者不善啊!”

        心念于此,小鱼儿条件反射性精神力凝练成束,带着一股磅礴且凛冽的冷意气箭直刺贵妇面门——先下手为强!

        伤敌?不!目的在于威慑,营造高高在上碾压一切或锋芒毕露强大不可撼动的气势,这是兵家对垒惯用的伎俩!

        贵妇的立领倏地崩开,短胖的右手恰如其分地轻煽,就像扇风纳凉那样自然写意,小鱼儿意念投射的那束精神力冰箭瞬间崩解,消散于无形!

        “嚯!”小鱼儿神情一怔,心下凛然,但很快正正心神,立即咧嘴嘻哈迎客:“我的小鹿宝宝终于到了!

        咦!乍还拎了个拖油瓶啊?

        ……呃,抱歉抱歉,小子心直口快,大人不记小人过,哈?!”

        挑衅式斜睨向贵妇——哦不,是母大虫!不只是冷漠,还有妥妥的厌恶!

        ——干涉婚恋?小鱼儿呲之以鼻!

        对于小鹿,小鱼儿非常有信心想怎么拐就怎么拐,想怎么哐就怎么哐,婚恋就是私情——私人的感情,哪轮到他人来左右?

        见小鹿的小脸惶恐忐忑,小鱼儿撇开母大虫那饱含丰富色彩的目光,踏着沉稳的步伐走近小鹿,两只大手温柔地包裹住小鹿的玉手并辅以胸有成竹的镇定眼色——示意:我懂,我在,我扛,别怕!

        小鱼儿接着认真地、殷勤地为小鹿挪椅、摆盘、系餐巾,还轻盈地为小鹿拢好飞瀑流云的秀发以便更舒适地就餐!

        嘴甜有糖吃,这至理名言小鱼儿懂!看人下菜,小鱼儿也应用娴熟!

        有涵养的人家都是先礼后兵,但今晚为什么反其道而行呢?

        因为,奇葩一朵的小鱼儿认为年轻力壮的小伙子对别有用心的老太太或者刁蛮难缠的老小孩就得下马威,这才是正确打开的交往方式,干嘛给倚老卖老的她好脸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