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江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特警力量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八章

第二十八章

        1

        高速路上,拥挤的车流包围着装甲车。后面不远处,一辆越野车缓缓加速,周围的其他车辆不露声色地让出一条道,越野车慢慢开到装甲车后方,紧跟着。

        越野车里,铁牛戴着帽子在开车,后座上,龙飞虎也是一身便衣戴着帽子,瞪着前方的装甲车,手里的手枪已经顶上子弹,沉声对着耳麦说道:“指挥中心,我是龙头,我已经做好准备。”路瑶坐在旁边,紧张地看着龙飞虎:“老龙,沉住气!”龙飞虎看着路瑶,一笑:“放心吧,没什么事儿!”路瑶含泪点头,盯着前方的装甲车后门。

        装甲车开得很慢,熊三看了看表,有些焦急地问:“还有多远?”许远摸了摸隐藏的耳麦,望着前方:“快上机场高速了。”

        收费站,几辆重型卡车缓缓驶来,李欢坐在驾驶室里,把车停在了其中一个收费口。后面的车不耐烦地鸣笛,李欢也挑衅地鸣笛回应着。收费口,穿着收费制服的小刘不满地问李欢:“你怎么不缴费呀?”李欢从卡车里探出头来:“俺们老板没跟你们打招呼啊?我们蓝天运输队的车,不缴费。”小刘瞪着眼:“你们老板谁呀?不认识!赶紧缴费!”李欢乐了:“这你就别管了,赶紧放行!”

        “凭什么?”

        李欢跳下车:“妈的,小收费员,找死啊!”

        “你动我一下试试!”

        “动你怎么了!”

        两个人推搡着,司机们都探头看着热闹,不停地按着喇叭。这时,其他几个卡车司机全都跳下车,收费站喇叭声响成一片,私家车也越聚越多,彻底堵了。

        许远踩住刹车,熊三皱眉:“怎么停了?”许远一扬头:“堵车了。”莎莎下意识地看着车门,眼睛的余光瞥着熊三手里的按钮。熊三怒吼:“妈的!你们故意的吧!”许远无奈地说:“我们哪儿敢啊!再说了,我们可没这么大本事,能让这么多车堵在这儿,等等吧,飞机等着你呢!”

        “妈的!”熊三怒骂了一句。莎莎目光一动,看着熊三:“叔叔,你那么急干吗?你得淡定。”熊三愣住,瞪着莎莎:“你懂个屁!”

        “本来就是。你看,我都比你淡定。你以为我不着急呀?坐在这闷罐里面,我都难受死了。”莎莎用手扇着风。

        “别动。”熊三恶狠狠地警告。

        “好,好,好,”莎莎放下手,“叔叔,咱俩聊聊吧?”

        “我他妈跟你有什么聊的?”

        “这不等时间吗,闲着也是闲着,要不,我给你讲个故事。”

        熊三目瞪口呆:“你觉得这个时候我他妈有心情听故事吗?”

        “要不我唱个歌儿。”

        “闭嘴。”熊三看着前面堵得一动不动的收费口汗都下来了。

        “又不让讲故事,又不让唱歌,你想闷死我呀!”莎莎不高兴地噘着嘴。熊三咬牙:“我他妈早知道你这么烦,宁可换龙飞虎。”莎莎高兴地说:“那好啊!我马上下去,我给我爸爸打电话。”

        “你他妈别动!”熊三怒吼。莎莎委屈地哭着坐下:“不动就不动,你凶什么。”许远听着莎莎和熊三的对话,含泪微笑着,脸色一沉,余光瞥向倒车镜。装甲车后,龙飞虎持枪,缓缓起身,双手举枪,对准了装甲车后门门缝。其他队员也紧张地盯着。

        装甲车里,莎莎呜呜地哭着。熊三瞪着莎莎:“你他妈快烦死我了!”莎莎不管,继续哭着。龙飞虎打开枪机,铁牛悄然拿起对讲机,沉声道:“干!—”

        队员们持枪,快速冲向装甲车,许远坐在驾驶舱里,右手探进方向盘下面,猛地一按—装甲车的车门猛地向两侧打开。龙飞虎举枪,莎莎止住哭,快速地向左一偏头,熊三猛地转头,瞪着龙飞虎—砰!龙飞虎扣动扳机,子弹近距离地穿过熊三的眉心,子弹的后坐力将他的身体猛地往后带,熊三惊愕地看着手中的松发按钮,缓缓松手。龙飞虎嘶吼着:“莎莎—”莎莎拼命地扑上去,死死按住熊三的拇指!龙飞虎也飞奔上车,双手按住莎莎的手。

        “莎莎,别松手。”龙飞虎大喊,莎莎哭着点头。路瑶从越野车里跑出来,跃进车厢,手按在父女二人的手上。不远处,直升机低空悬停,小虎队快速索降,沈鸿飞落地后大喊:“快,快,快,拆弹!”

        装甲车里,熊三狰狞地倒在一旁。何苗穿着排爆服紧张地拆弹。队员们都站在不远处,紧张地关注着。陶静紧张地想上去,被沈鸿飞一把拉住:“你干什么去?”陶静大吼:“我也是拆弹组的!”沈鸿飞怒视着她:“别闹了,上面地方太小,你再上去就是添乱!”

        装甲车里,一家三口含泪笑着,一起按着松发按钮。何苗满头大汗,剪断导线:“可以松手了!”龙飞虎一脸紧张:“你确定?”杨震看着龙飞虎三人:“松吧,我也在车上呢!”

        三人对视着,小心翼翼地松开手—没炸!龙飞虎一把搂住路瑶和莎莎,一家三口使劲拥抱在一起。

        2

        度假村外,四周拉起警戒线,戒备森严,搜爆犬在四处嗅着,特警们紧张地进行最后的扫尾工作。凌云站在不远处:“现在还要我们到这来干什么?不是打完了吗?”沈鸿飞说:“扫尾啊,拆弹。这帮孙子埋了不少自制炸弹。”段卫兵不解:“拆弹不是有排爆队吗?”

        “我们也是拆弹组。”陶静和何苗穿着排爆服走来。何苗手里拎着排爆头盔,“干活了,排爆队不够用,我也得上。你在后面跟着,躲远点,当心爆炸。”陶静不服气地看他:“那得看你本事了。”龙飞虎大步走过来:“你们一定要耐心细致,千万不要掉以轻心。”何苗竖起大拇指,继续往里走。

        度假村大厅的角落里,何苗穿着排爆服,站在一枚炸弹跟前,钳子对准了一根导线。陶静紧张地看着他:“你有准儿吗?”何苗轻摇头:“不好说。母老虎,退后,到安全距离外。”陶静没动:“为什么?我们是一个医疗组。”

        “医疗组也好,拆弹组也罢,现在你必须退后,这是规定。”

        “我不!”

        “现在不是任性的时候!这是规定,我一个人拆,你退后到安全距离。”何苗的额头上有一层密汗。陶静倔强地站着没动:“我不退后!”

        “服从规定,这是纪律!万一真的爆炸了,死我一个就够了。”

        “你!”

        何苗笑笑:“这样,母老虎,要不咱俩打个赌吧。”

        “什么赌?”

        “如果这一剪子下去,我没死,你就做我女朋友。”

        陶静白了他一眼,眼泪唰地下来了:“滚!我才不干呢,谁愿意做你女朋友。”

        “你不愿意,可有的是人愿意啊。”

        “那你找愿意的去吧!我走了。”陶静起身就走。何苗看着她过去,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何苗转过头,紧张地拿着钳子。陶静走着,突然停住脚,转身:“你故意骗我!”

        何苗一闭眼,剪子下去了—线断了。陶静跌跌撞撞地跑过去:“何苗,你骗我!”何苗急促地呼吸着—没炸!—何苗睁开眼,笑了。

        陶静一下子跪在何苗跟前,拎着排爆头盔砸过去,咣当一下,何苗头碰在地上:“干吗打我?”陶静哭了:“你骗我!”何苗起身,也摘下头盔:“那你也不能打人啊?”陶静一巴掌抽在他脸上。

        “你为什么打人?”

        陶静又是一巴掌:“你为什么骗我?”

        “我骗你什么了我?”

        “你浑蛋!”陶静哭出来,“你说有很多人愿意做你女朋友!”

        “这是事实啊?”

        “你骗我,谁看得上你啊?”

        “你看不上,不代表别人看不上啊?”

        “啪!”又是一巴掌。

        何苗苦着脸求饶:“我们现在在工作好不好?现在在拆弹,还有很多炸弹等着拆呢!”

        “你发个誓!”陶静哭着。

        “好,好,我发誓,我以后再骗陶静,就让炸弹炸死。”

        陶静一把捂住他的嘴,何苗愣住了。陶静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急忙收回手:“你是浑蛋!”说罢起身就跑。何苗笑了:“喂,做我女朋友吧!”陶静头也不回:“下辈子吧!”何苗喜不自胜。陶静穿着沉重的排爆服,笨拙地跑着,脸上的眼泪凝结,变成了红晕。

        3

        警戒线外,小虎队都紧张地看着里面。段卫兵有些着急:“我们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吗?”郑直暗暗叹了口气:“这是拆弹组的工作,我们都无能为力。”

        “可是我们都学过拆弹的基本技巧啊?”赵小黑说。

        “那是应急拆弹,”沈鸿飞说,“还是别进去添乱了,这些炸弹很明显都是专家级的高手制造的。”

        陶静气鼓鼓地从大门出来,快步走着。凌云看见陶静:“哎,他们出来了。”何苗在后面追着:“陶静,陶静,你听我说。”

        “别理我,烦你。”陶静没回头,走上草坪。何苗跟上来,一脸紧张:“这里不是安全区。”陶静挥挥手:“我跟你说了,别理我。”何苗紧跑几步,抄到陶静前面:“你不能往前走了,可能有……”—何苗突然呆住了。陶静绕开他要走,何苗拦住她:“你……不能再往前走了。”

        “你管我!”陶静想推开他。何苗怒吼:“别碰我!”陶静一愣。何苗缓声下来:“我说了,别碰我!”陶静的眼泪下来了:“你居然对我凶!”

        “往后退,快点!”

        “你凭什么对我这么凶?”

        “我让你后退!”何苗怒吼。陶静觉得不对劲,低头一看,呆住了—何苗脚下踩着炸弹的引信。陶静的脸色煞白:“何苗……你别吓唬我好不好?”

        “我没吓唬你,退后!”

        陶静跪下:“我,我来看看。”

        “你看不了的,退后!”何苗屏住呼吸,“听我说,你不是专业的拆弹手,这活你真干不了!”

        “可我学过!”

        “你想我死吗?”

        陶静愣住了,流着泪摇头。

        “你如果不想我死,就不要乱动。”何苗满脸是汗,“我已经感觉到了,这是个松发引信,现在我压在上面,只要我的重量有一点变化,炸弹马上就会爆炸,你学的那点东西对付不了这种炸弹。”

        “怎么办?那我怎么办?”陶静急得大哭。

        “退后,让杨震来。”

        “对不起,”陶静的眼泪流出来,“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往这走的。”

        “不关你的事。”

        “是我赌气,非往这走的,都是我不好。”

        “我说了,这不关你的事,你不走也会有别人走,炸弹只要没排除,都是危险的。”何苗惨然一笑,“拆弹手踩到炸弹,还有比这更幸运的险情吗?”陶静呆住了。

        “这不是黑色幽默,拆弹是我的工作。”

        “但是应该是我踩炸弹的,不是你。”

        “你不要这么想,你把事情都搞乱了。”何苗安慰她说,“现在不是自责的时候,炸弹在我的脚下,如果你想我活命,就让杨震来拆弹。你在这叽叽歪歪的,耽误时间,快走!”

        “我不走。”

        这时,杨震和沈文津穿着排爆服小心翼翼地走过来。杨震趴在地上,歪头仔细地看着何苗的脚下:“学艺不精啊!”

        “炸弹什么样?”何苗紧张地问。

        “松发引信,”杨震说,“得想办法用相同的重量来替换你。”

        “这个过程太冒险,只要有一克的不一样,都可能爆炸。”何苗的汗下来了。

        “所以得小心。”

        陶静流着眼泪问:“到底怎么样?”

        何苗脸一横,大声吼道:“别插嘴,这儿没你的事,走!”陶静哭得更厉害了:“你让我走我就走,你觉得可能吗?”

        “他是对的,你帮不上忙,在这儿白冒风险。”沈文津说。

        “我和他是一个小组的,要死就一起死。”

        “别乱说话,还没到那一步呢!”杨震看了一眼沈文津,“你们两个都走。”沈文津起身,拽起陶静,陶静哭着就是不走。杨震示意沈文津:“你先走。”沈文津想想,转身走了。

        陶静还是不走,眼巴巴地看着何苗。何苗轻轻吐出一口气:“我真拿你这个女人没办法。”陶静哭出来:“你刚才说的,我答应你。”何苗脸色平静,只是淡淡一笑。陶静抬起头,脸上流着眼泪:“我答应你,做你女朋友。”

        “你能气得我天天肝儿颤。”

        “我错了,我以后一定懂事,一定乖。”

        “你既然说了,一定懂事一定乖,现在就走,到警戒线那边去!”

        “我不走!”陶静大吼。

        何苗冷眼看着她:“我不要你了。”

        “你说什么,何苗?!”

        何苗从嗓子眼儿里面爆发出来,抑制住声音强调说:“我说我不要你了,我不喜欢你了!我还是喜欢自由自在,这样我就可以有很多女朋友,谁要跟你这个刁蛮古怪的小丫头片子在一起。我喜欢性感的大妞,前凸后翘的,不喜欢柴火妞儿。你看你,连一点料都没有,还天天气我,我干什么啊?谁不把我伺候得好好的,对我千依百顺,为什么我要受你的气?我不要你了!”陶静哭得稀里哗啦:“你又骗我—这次我不上当了!”

        何苗闭着眼,这下真没办法了。

        杨震小心翼翼地趴在地上:“我求求你们了,打情骂俏换个场合,我这脑子都被搞乱了。”

        “对不起,对不起,求求你,一定要救救他,我不能没有他。”陶静连忙捂住自己的嘴。何苗站着不敢动,默默地看着陶静,两行眼泪流了出来。

        “我肯定会想办法救他,但是请你安静。”杨震说,“请你们二位戴上头盔。”说完继续检查炸弹,汗顺着两侧流了下来。

        杨震仔细地检查着,龙飞虎站在不远处,一脸紧张:“有没有办法?”

        “很难,”杨震摇头,“设计和制造都非常精密,只要有轻微的一点点动作,都可能爆炸。而且爆炸力惊人,我检查了一下,这真是个大家伙,如果爆炸,肯定死无全尸,冲击波都可以影响到你这边。”

        “难道没有办法了吗?”

        “靠我现在的手段,没有办法。”

        “谁有办法?”龙飞虎急问。杨震看了一眼大汗淋漓的何苗:“他得坚持住,我还没遇到过这种设计和制造都如此精密的炸弹,看来除了松发引信,还有别的引信。我怕万一拆掉看得见的引信,再触发别的瞬间爆炸引信,那就麻烦了。能制造这样炸弹的人,肯定会想到这一点,使用复合引信。我们可能要向有关部门求援,让他们派爆破专家来分析这颗炸弹。”

        何苗一听,心都凉了。龙飞虎看他:“孟加拉虎,你能坚持住吗?”何苗眨了下眼睛:“我尽量吧,现在脚都有点麻了。”

        “一定要坚持住,我马上向市局报告。现在其余两个,都撤回来。”杨震和陶静都没动,龙飞虎急了,吼道:“撤回来,这是命令!”

        杨震看看何苗,慢慢起身往后退去。陶静急促地呼吸着,一动不动。何苗看她,压抑着声音:“撤!你没听见吗?大队长下命令了!”陶静摇头,慢慢摘下头盔。何苗急吼:“你摘头盔干什么?戴上!”陶静泪流满面:“我知道你喜欢看我,我想让你看清楚我。如果我们死了,下辈子,起码你还记得我的样子。”

        “我现在知道为什么一个单位的警察不能搞对象了,太感情用事了!”

        “现在说什么都已经晚了,是你招惹的我!”

        “我后悔了,我开始不喜欢你了,你太任性了!”

        “你再用老招数,我还信吗?”

        “我是真的后悔了!”

        “后悔有意义吗?”陶静深情地看着他,“是你非要喜欢我,是你非要打动我,是你一点一点打开我的心,我本来不想谈恋爱的,是你非要和我谈恋爱,不是吗?你感动了我,让我一点一点喜欢上你—你说你从未这样喜欢过一个女孩,我也从未这样喜欢过一个男人。你说你愿意拿自己的命来换我的命,我也愿意和你死在一起!”

        “看来你说得对。”何苗轻叹了一口气,“下辈子,你会是我的女人。”陶静的眼泪再次涌出来:“下辈子,我一定好好地对你,不再任性,不再刁蛮,不再气你。”

        “下辈子,我再也不会有别的女人,只要你一个。我会和现在一样,疼爱你、呵护你、宠着你,不让你再吃一点点的苦,不让你再受一点点的伤。我所有的爱,只给你一个女孩,再也没有谁可以分享我的爱,我的心里,只会有你一个。”陶静流着眼泪甜甜地笑着:“下辈子,我等着你,来爱我。”何苗注视着陶静,所有想说的话都凝固在这一刻。

        突然,何苗目光一动,想起了什么:“对了,我可以拆除这颗炸弹。”陶静睁大了眼睛:“真的?”

        “当然,我是谁啊?博士白念的吗?”

        “怎么拆除?”陶静抹了一把眼泪。

        “你帮我取一样东西,在我的战术背心靠胸口的位置。”

        “什么东西?”

        “我的秘密武器,快去,不然来不及了。”何苗着急地说。陶静没动,看他:“你这次可别骗我!”

        “我为什么要骗你?你都答应和我在一起了,我还有什么好骗你的。”何苗说。陶静破涕为笑:“那你等着我。”说完丢掉头盔,跌跌撞撞地往突击车跑去。何苗平静地看着跑远的陶静。所有人都看着陶静跑过来,谁都不敢吭声。

        何苗脸色平静,慢慢地摘下头盔。龙飞虎一愣。陶静跑到突击车后面,打开后备厢,在何苗的战术背心里面翻出一个小盒子:“是这个吗?”何苗笑着:“你把它打开。”陶静急忙打开,呆住了—一枚钻戒静静地躺在丝绒盒子里。陶静的眼泪下来了,抬眼看过去,何苗笑着看她,高喊:“我爱你!—”

        “何苗!—”陶静撕心裂肺地喊着冲过去,“何苗—你骗我!—”龙飞虎一把抱住她。何苗闭上眼,猛地一下子抬腿—没有爆炸。所有人都呆住了,时间仿佛停止了。何苗睁开眼,喘着粗气:“臭弹!”陶静哭着笑出来,所有人都如释重负。陶静又跳又笑,高举着钻戒大喊:“何苗,我嫁给你!”何苗就站在那儿,咧着嘴笑。

        突然,又一个引信跳动,“轰!”一团烈焰瞬间将何苗彻底吞没了,爆炸引起的巨大冲击波把所有人都掀翻在地。陶静从地上爬起来,跪在地上,张开嘴却无声。

        一团青烟在空中飘荡。空场上空空如也,除了血肉模糊的碎片,其他什么都没有,就好像何苗从未存在过一样……

        所有人都呆住了。陶静呆呆地看着,青烟还在飘,陶静手里拿着那枚钻戒,慢慢地站起来:“何苗……”陶静慢慢地往前走,龙飞虎上前一步紧紧抱住她。陶静挣扎着,想往前走。龙飞虎咬紧牙关,不说话。陶静看着缥缥缈缈的青烟飞上天空,哭了出来:“何苗—我说了我嫁给你—你怎么不娶我啊—”龙飞虎泪流满面,死死地抱住陶静。队员们都慢慢摘下帽子,眼泪顺着脸颊流了出来。陶静尖叫着,一口咬住龙飞虎的手臂。龙飞虎咬牙忍住,陶静猛地挣开,跌跌撞撞地跑过去—除了一个弹坑,什么都没有,陶静哀号出来,何苗的音容笑貌仿佛就在眼前。

        4

        特警基地训练场,大雨滂沱,乌云密布,一个闷雷响过,更多的雨点砸了下来。训练场一角的荣誉墙上写满了密密麻麻的名字,两名礼兵穿着雨衣,表情肃穆地持枪护卫。陶静穿着常服站在荣誉墙前,在她身后,队员们都没有打伞,静静地站着,瓢泼似的大雨顺着大檐帽往下流,闪电的亮光照亮了一张张年轻刚毅的脸。

        陶静静静地看着墙上的名字,在她父亲王平的旁边,是新刻下的名字—何苗。陶静抬头看着,伸出手—无名指上戴着那枚戒指,她轻轻地抚摸着何苗的名字,眼里都是悲痛欲绝。

        荣誉墙前的空地上,小虎队和所有突击队员们整齐列队,在他们前面,排爆盔在地上摆成了一条线,任凭雨水冲刷着排爆盔上的血污。陶静的脸上,雨水混合着泪水:“何苗,你好吗?我好想你!……”陶静泣不成声,低头不停地抽搐着。良久,一声压抑的哭声久久地回荡在训练场上空。

        “鸣枪!—”沈鸿飞跨出队列高喊。

        小虎队的队员们跑步出列,81自动步枪枪口朝天,年轻的手几乎同时拉开枪栓,“嗒嗒嗒—”枪声震耳欲聋,在雨中回响,枪口的火焰映亮了队员们的眼睛,仿佛唤醒了他们铁与血的回忆。倾盆大雨里,沈鸿飞脸色阴沉,他知道,这也许就是他们必须面对的成长的代价。现在,战争虽然结束了,但藏匿在和平年代的战争死神是不会停歇的。这不是某一个人的悲剧,而是社会发展的必经之路。而他能做的,就是在平静的黑暗中,守护自己的一个信仰、一面旗帜和一句誓言。龙飞虎、铁牛,还有支队长泪流满面地站在雨中,龙飞虎举起右手,高喊:“敬礼!—”所有人唰地抬起右手,庄严敬礼。

        枪声还在继续,天边,乌云不停地翻滚着,轰鸣的雷电声渐停渐响。

        一个月后,基地机场上,鲜红的国旗在风中猎猎飘扬。一架机身涂着鲜红国旗图案的直8b在停机坪待命。小虎队们戴着蓝色贝雷帽,穿着崭新的维和警服,背着各种新式武器装备,精神抖擞地笔直列队。

        特警支队长许远站在队列前,龙飞虎站在旁边,眼睛里透出来的就是一支虎狼之师的精气神。沈鸿飞挺胸,跨步出列,敬礼:“报告支队长同志!大队长同志!小虎队全体集合完毕!请指示!”龙飞虎凝视着他的队员们,声如洪钟:“小虎队!点名!”

        “是!”沈鸿飞敬礼,转身,“郑直!—”

        “到!”

        “段卫兵!—”

        “到!”

        ……

        等全队都喊完了,沈鸿飞凝视着队员们,眼里有泪花在闪动,他的嘴唇翕动着,突然高喊:“何苗!—”

        “到!—”全体队员们立正高喊,嘶哑的喊声气壮山河,杀气凛然。陶静再也忍不住,眼泪从他们一张张年轻的脸上无声地滑落。队列里鸦雀无声,基地上空也是鸦雀无声。

        良久,沈鸿飞转身,敬礼:“报告!小虎队全体点名完毕!请指示!”支队长举起右手,庄严回礼。忍着眼泪凝视着自己的队员们,放下手臂,支队长沉声道:“根据上级命令,我东海市公安局特警支队猛虎突击队的新生力量,小虎队被公安部指定抽调为外派某国维和警察防暴队,出国执行任务!”沈鸿飞跨步出列,接过命令,高声吼道:“请支队、大队首长放心!小虎队一定会不辱使命,坚决完成上级交付的维和任务!同时,我们也会向国际友人、海外同胞,充分展现中国警察的良好风貌!将向全世界展现我们中国特警力量!敬礼—”

        “唰—”队员们举起右手,庄严敬礼。贝雷帽下面黝黑消瘦的脸,在鸦雀无声中蕴藏着无穷的力量……

        “登机!—”沈鸿飞站在舱门口,背着背囊,95自动步枪背跨在后背上。队员们携带武器,低姿跃上直升机。陶静最后一个登上直升机,她转身,哗啦一声关闭舱门,伸出右手大拇指。左燕坐在机舱,点头会意,随即推动操纵杆,直升机的螺旋桨高速旋转着拔地而起。陶静坐靠在机舱上,看着渐行渐远的训练基地,她从包里拿出记事本翻开。

        “是的,生活还要继续,战斗还要继续,我们的未来还要继续,我不知道在未来的岁月里,命运还会带给我多少坎坷和磨难,但是我已经不再惧怕,无论如何,我都会坦然面对,因为我是一名特警,在特警的世界里,没有屈服,没有沮丧,我们拥有的—只有面对一切的勇气和无所畏惧的特警力量!”

        陶静合上记事本,从兜里拿出那枚戒指,泪眼盈盈地仔细打量着。渐渐模糊的视线里,何苗仿佛站在那里看着她微笑,眼睛里面燃烧着青春的火焰,他的身影孤独而又坚定。陶静收好戒指,泪水再一次模糊了她的视线……

        致敬

        2005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在全国36个重点城市组建公安特警队,时至今日,全国随处可见公安特警的身影。这是一支忠于祖国、忠于人民,无私无畏、忠诚勇敢的特警力量,无论在国内还是国外,只要祖国和人民需要,他们都会及时出现!让我们对他们的牺牲和奉献,致以崇高的敬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