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江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特警力量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一章

        1

        高铁站里人来人往,路人们匆忙地穿梭于各个站台之间,不远处,戴着小红袖章的志愿者们维持着站内的秩序。站台上,几处显眼的墙上都贴着光头强的通缉令,小虎队们目光锐利,全副武装地在执勤。

        “喝水了!”吴迪搬着一箱子饮料走过来,挨个发。队员们接过饮料,眼里都是同情的目光。不远处,杨震注视着吴迪,目光凝重。沈文津叹了口气:“看见他一下子变成这样,心里真不好受。到底有多大的罪过,非得这样整他?”杨震没说话,平静地看着吴迪继续发着饮料。离站台更远的地方,燕尾蝶慢慢摘下墨镜,内疚地看着吴迪。

        这时,一个西装革履的老头走出站台,看看正在执勤的杨震和沈文津,又看看通缉令上的照片,咧嘴一笑,离开了高铁站。

        酒店大堂,服务台一侧的公告牌上也贴着光头强的通缉令。老头走上前,服务员职业性地微笑:“先生您好,住宿吗?”老头点头,掏出证件:“我要一个套间。”服务员迅速办理好入住手续。

        一间豪华套房里,老头走进门,环视四周,见一切如常,这才关上门走进卫生间。摘下头套,脸上的褶皱也被撕了下来,吐出塞在嘴里的两个半块苹果—光头强狰狞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二十分钟后,一个穿着牛仔裤和旅游鞋,戴着黑框眼镜的分头男子,背着小包神色坦然地走出酒店门口,上了出租车。

        郊区,光头强背着包下了出租车,朝四周观察着,确定没人后瞄着山坡上的一棵树快速跑过去。光头强跑到树下,喘息着,奋力挪开树根下的几块大石头,又从背包里拿出折叠工兵锹,发狂地挖起来。

        不一会儿,深坑里露出一个用塑料布裹好的箱子。光头强眼冒金光,小心地把箱子提出来,撕掉塑料布,输入密码,密码箱的盖子“咔嗒”一声弹开—两把泛着乌青的92手枪和几十发子弹躺在箱子里,旁边还放着两颗手雷。光头强狞笑着拿起手枪,装上弹夹,“哗啦”一声拉动枪栓,阴鸷的脸上露出狼一样凶狠的目光。

        2

        酒吧里,空气中弥漫着烟酒的味道,音乐开到最大,几乎要震聋人的耳朵,年轻男女都在舞池里疯狂地扭动着,几个打扮冷艳的女子嘻嘻哈哈地混在男人堆里玩,用轻佻的语言挑逗着前来寻欢作乐的男人们。

        经理室里,白明带着白天还没完事的小姐推门走进来。小姐撒娇地挽着白明的胳膊:“白总,你急什么?我头一天来,还没上过钟呢!”白明的手摸到她的后背,坐到椅子上,一把把她拽到自己怀里:“上个屁钟!把老子伺候好了,老子直接让你当领班!”

        “真的?”小姐两眼放光。白明淫笑着凑近小姐的胸部。

        这时,后排的柜子轻轻打开一条小缝,露出一双狼一样的眼睛。光头强注视着白明,拔出手枪,“咔嚓”一声轻响,白明一下子愣住了。小姐半推半就:“你干吗啊?要弄就快点!”白明咽了口唾沫,手慢慢摸到办公桌下面。突然,白明持枪转身,柜子门也几乎同时打开,枪口顶住白明的脑门,光头强冷冷地看着他。

        “强,强哥……”白明哆嗦着。小姐“啊”的一声尖叫,光头强举起另一把手枪对准她,小姐马上捂住嘴,一脸惊恐。白明把手枪丢在地上:“强……强哥,有话好说,有话好说,兄弟不知道是你……”光头强冷笑:“你还记得你有个强哥?”白明挤出笑:“强……强哥,您说的哪儿的话,兄弟什么时候都不敢忘了强哥……”

        “你出卖了我。”光头强的眼光一下子变得凶狠。

        “没,没,没有!真的不是我!”

        “只有你和侉子两个人知道我那天要去哪儿,侉子和我一起被抓了,你说是谁出卖的我?”

        白明哭丧着脸:“强哥!天地良心,真的不是我!”

        “那你为什么只判了三年,还得到了减刑。”白明哑口无言,光头强冷冷地说:“自己选个死法吧。”白明“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痛哭流涕:“强哥,我该死!我该死!求强哥饶我一条命,求求强哥了……”光头强看了一眼屋子一角的保险柜:“你保险柜里面有多少钱?”

        “有,有一两百万吧。”

        “财务那儿呢?”

        “只有今天的收入,截止到现在的……有,有二百多万,还没送银行。”白明战战兢兢回答。光头强把包丢在地上:“叫他们送过来。”

        “是,是……”白明战战兢兢地站起身,拿起电话:“是我……把所有的现金都给我送来……对,所有的……”白明放下电话,战战兢兢地看着光头强。

        “把你保险柜里面的钱,都装进去。”

        白明连连点头,向保险柜走去。小姐趁机想跑,光头强一把抓住她的头发,拽回在地上。光头强踩住她,枪口对准。小姐吓得浑身颤抖:“别……别杀我……”光头强看向白明,白明动都不敢动:“强,强哥,我,我给您取钱……别,别杀她……”光头强不说话,白明慌忙打开保险柜。小姐面露惊恐:“我,我错了,我不,我不跑……别,别杀我……”光头强不说话,踩在身上的脚捻在小姐的胸上。小姐脸色煞白,不敢动。

        这时,一阵轻微的敲门声响起:“白总,白总?”

        光头强扬了扬手里的枪,白明走过去,稳定着自己,打开门。财务经理是个女的:“白总,您要的现金都装在包里了。”白明拦住门:“那什么,你不能进去。”

        “那这钱?”

        “给我吧。”白明伸手接过来,拼命地眨眼睛。女经理一脸纳闷儿:“白总,您眼睛怎么了?”白明一头冷汗:“没事,进灰了,你走吧。”白明关门,拎着包转身。光头强冷冷地看着他。白明哭丧着脸:“强哥!我,我,我错了……”光头强故作坦然:“我没空搭理你!装上钱,我走人。”白明松了一口气,把包放在光头强面前:“我去拿保险柜的钱,我都给您带上!”白明打开保险柜,一沓一沓地往光头强的包里面装钱,光头强站在那儿冷冷地注视着。

        白明掏空保险柜,余光瞄着光头强,从里面摸出一把尖刀,悄悄地藏在包后面。白明提着包,走向光头强,赔笑道:“强哥,钱都给您。”白明把包递过去的瞬间,突然拔出尖刀,刺向光头强:“我和你拼了!”光头强敏捷地侧身闪开,别住白明的胳膊,尖刀直接转向,扑哧,扎进了白明的咽喉,血一下子冒了出来,光头强冷冷地哼了一声:“跟我来这个,还嫩点。”

        白明的身体慢慢地瘫倒在地,血不断地冒出来。小姐尖叫着,光头强的枪口对准她:“不许叫!”小姐吓得捂住嘴,光头强阴鸷地看着她。

        3

        清晨,酒吧街里警灯闪烁,酒吧门口已拉好警戒线,警车林立,戒备森严。远处,重案组的车开来,路瑶和李欢下车,匆匆走来。

        “怎么回事?”路瑶掀起警戒线,走进酒吧经理室。旁边的尸体已经盖上白布,路瑶掀起来,看见白明睁着的眼,又盖上。法医走过来,拿起装在塑料袋里的血污匕首:“干净利索,只有他自己的指纹。”

        “那女的怎么死的?”路瑶问。

        “先奸后杀。”路瑶看看打开的保险柜,法医继续,“看上去是抢劫杀人,见色起意。”

        路瑶摇头:“没那么巧,一定和光头强有关系。”

        “我们提取了被害人体内的精液,要回去做dna鉴定才有结果。”

        “我等你的报告。”法医点头,快速离去。

        李欢走过来:“路组长,你认定是光头强干的?”路瑶脸色阴沉:“我们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来找白明,光头强也一定会想到—他回东海了。”李欢在沉思。路瑶看她:“怎么?你怕了?”

        “怕?怕什么?我在想,他可能藏在哪儿。”李欢笑笑,又心有余悸地说,“路组,我突然想起昨天白明说的那句话:宁可错杀一千,也绝不放过一个。这浑蛋太狠了!”路瑶点头,心情沉重:“我们要全城戒备了。”李欢点头。路瑶忽然目光一动,掏出手机。特警突击队办公室,龙飞虎拿出手机,一愣,接通电话。

        “什么?!”龙飞虎大惊,铁牛愣住,诧异地看着龙飞虎。

        “现在只是怀疑,但是我担心老铁,又不好直接给他打电话,你心里装着这事儿!我挂了啊!”

        龙飞虎缓缓放下手机,铁牛看他:“发现光头强了?”

        “你别问了……”

        “龙飞虎!少卖关子!”

        龙飞虎看着铁牛:“白明被杀了!”铁牛脸色一变,沉声道:“当初,重案组是通过白明才掌握的光头强的行踪。看来,他真的回来了!”

        铁牛家楼下,一辆挂着民牌的普通吉普停在单元楼门口,何苗穿着便装,疲惫地坐在车里睡着了,连续几个通宵的蹲点布防让队员们体力透支,疲惫不堪。

        楼上,铁蛋儿撒娇地搂着韩青的脖子:“妈妈!我不想喝牛奶!不想吃面包!我就想吃早市上的豆腐脑加油条!”韩青皱眉:“爸爸说过了,不能随便出去。”铁蛋儿噘嘴:“我就要吃,我就要吃嘛!”韩青无奈:“那好,你在家等着,妈妈去给你买。”铁蛋儿抱着韩青不撒手:“我和你一块儿去!妈妈!我都快闷死了!”

        楼下,韩青带着铁蛋儿蹑手蹑脚地走下楼,经过吉普车,韩青看到坐在车里睡着的何苗,有些心疼。铁蛋儿踮着脚看着何苗:“妈妈,他是谁呀?”

        “嘘……”韩青领着铁蛋儿悄悄走开。何苗还在睡觉,韩青带着铁蛋儿走远了。

        不一会儿,陶静提着早点从远处过来,何苗还在酣睡。陶静一看,皱眉,一脚踹在车门上。何苗猛地一下子起身,下意识地拔出手枪顶上膛。看见陶静,这才松了一口气,收起武器。

        “砰!”陶静又一脚踹在车门上,何苗一脸心疼,起身下车:“姑奶奶,别踹了,这车可是我自己的!”

        “你怎么睡着了?”

        “就打了个盹儿……”何苗有些心虚。

        陶静瞪了他一眼:“执勤还打盹儿,你还有理了?”何苗拱手求饶:“我错了,我错了,买的什么?饿死了!”陶静把早点拿开:“吃,吃,你就知道吃!万一你打盹儿的时候有情况了怎么办?”

        “也就两分钟……”何苗支支吾吾,“那什么……千万别跟龙头说啊!”陶静苦笑,看看四周,没什么异常,把早点塞给他,何苗笑笑拿起来就吃。

        清晨的早市,人群熙熙攘攘,各种早点摊前冒着热气,吆喝声此起彼伏。韩青带着铁蛋儿有说有笑地走过来。韩青看着卖油条的早点摊前挤了不少人,转身对铁蛋儿说:“铁蛋儿,你在这儿等着别动,妈妈去给你买。”铁蛋儿懂事地点点头。

        韩青向油条摊走去,铁蛋儿听话地站在旁边。突然,一只大手一把捂住了铁蛋儿的嘴,铁蛋儿喊不出来,随即被塞入旁边的车里,车子一溜烟开走了。很快,韩青拎着油条走回来,突然呆住了。早点“啪”的一声掉在地上,韩青疯了似的跑出早市,撕心裂肺地喊:“铁蛋儿!铁蛋儿!”

        楼下,陶静皱眉看着楼上:“不对啊,按说这个时候该出门了,不会在家里出事了吧?”何苗把早点塞进嘴里,抹了抹嘴:“走!我们去看看!”两人跳下车,直奔单元门,韩青撕心裂肺的声音传过来,何苗和陶静急忙回头,都呆住了。

        4

        特警基地,龙飞虎和铁牛脸色铁青地朝车场大步走去,小虎队和老队员们跟在后面。龙飞虎边走边瞪眼:“谁值班?!”

        “是陶静和何苗。”沈鸿飞忐忑地回答,“龙头,我刚问过了,当时陶静去买早点,何苗睡着了。”龙飞虎的脸色愈加难看。

        大街上,两辆特警车拉着尖厉的警报在疾驰。龙飞虎开车,铁牛脸色铁青地坐在旁边,双眼急得冒火。

        早市上,警戒线已经拉好,警察们在现场维持着秩序。何苗和陶静一脸羞愧地站在边上。韩青几近崩溃地痛哭着:“当时就在这儿,我看排队的人有几个,担心孩子被烫着,我就让他在这儿等着,我去买,结果我一转身……铁蛋儿……铁蛋儿他就不见了!呜呜……”

        “嫂子,你别急。”路瑶揪心地说,“你好好想想,当时你过来的时候,周边有没有发现可疑的人或者车?”韩青哭着摇头。这时,两个重案组员跑过来:“小吃摊主还有周边的几个摊贩都问过了,他们都说,早市上人来人往,没有注意到孩子。”韩青痛哭。路瑶沉声道:“再加大排查力度!请当地派出所配合我们,附近周边小区挨家挨户查访,寻找目击证人!”

        “是!”两个组员匆匆跑走。路瑶扭头看何苗和陶静,脸一沉,走了过去,瞪着两人:“怎么搞的?”何苗低着头:“和她真没关系,都怨我,我睡着了……对不起!”

        尖厉的警笛声由远及近,龙飞虎、铁牛和小虎队等队员飞奔而来。路瑶急忙上去,何苗和陶静恨不得钻进地缝。龙飞虎和铁牛众人掀起警戒线走过来,韩青哭号着扑向铁牛:“老铁!”铁牛一惊,连忙上去扶住她。韩青大哭:“老铁!对不起……我没看好铁蛋儿!怎么办啊?!”铁牛含泪安慰着:“韩青!你坚强一点儿!别哭……”

        何苗和陶静走过来,不敢说话。龙飞虎看着两人,陶静流着泪:“龙头,我……我错了!”

        “这件事不能怪陶静,是……是我睡着了!”何苗内疚地低着头。

        “执勤期间,要求是几个人?”

        “最少两个。”何苗的头低得更低了。

        “老铁!老龙!千万别怨他们!”韩青哭着解释,“不是他们的错,他们在楼下一宿没合眼……是我怕打扰他们,出门没告诉他们。你要救救铁蛋儿!救救铁蛋儿!”铁牛抱着韩青,说不出话。

        小虎队几人聚在一起,一脸沮丧。沈鸿飞一脸严肃地看着大家:“还没到垂头丧气的时候,你们像霜打的茄子似的摆脸子给谁看呢?”何苗和陶静一愣,羞愧地低头。沈鸿飞伸出手:“记住!不管有什么后果,我们大家都和你们两个一起扛。现在你们的任务是把自责和羞愧扔一边去,咱们全力以赴,把铁蛋儿安全找回来!”何苗和陶静含泪点头。

        “都听着!”沈鸿飞看着所有队员,“要是救不出铁蛋儿,抓不住光头强,我们就对不起铁牛,对不起龙头,对不起猛虎突击队对我们的培养,小虎队就没脸再穿这身特警警服!我们还有机会,一定要全力以赴!明白吗?”

        “明白!”几个人发出如山般的声响。

        铁牛看着龙飞虎:“老龙,我脑子有点儿乱,你看我们下一步怎么办?”

        “凌云,马上调取早市和小区内部所有的监控设备拍摄的视频,挨个排查可疑人员。调取早市周边所有路口和街道的路况视频,所有案发时间段经过的车辆,一辆一辆给我排查!”

        “是!”凌云领命而去。龙飞虎转向杨震等老队员:“你们还等什么?!把你们所有认识的关系都动员起来,不惜一切代价,一定要找到铁蛋儿的线索!”

        “龙飞虎,你什么意思?”路瑶站在边上,一直没说话。

        “什么什么意思?”龙飞虎看她。

        “你们猛虎突击队什么时候管破案了?!”

        “现在我们就管了!”龙飞虎声如洪钟。

        “那我们重案组呢?回家吃闲饭吗?你该知道规矩!”路瑶气鼓鼓地吼道。

        “如果你愿意,我们可以联合破案,信息共享!”龙飞虎顿了顿,“铁蛋儿在光头强的手上,那是铁牛的儿子,是特警突击队员的儿子!你该理解我们的感受,不管规矩是什么样的,今天,我就这么做了!不管是批评还是处分,我都等着,欣然接受!出发!—”龙飞虎一挥手,队员们转身上车,出发了。

        5

        特警基地信息中心,凌云、何苗和重案组的小刘各自在电脑前忙碌着。陶静、赵小黑和段卫兵站在旁边,协助比对截取的照片,沈鸿飞在一旁焦急地等待着。

        小区里,李欢和同事在楼里挨家挨户地仔细询问,排查可疑。刚走下楼,对面走过来一个背包客少年。小伙子看到路瑶三人一愣,急忙上前:“阿姨,我跟您打听一下,三号楼怎么走啊?”路瑶职业敏感地打量着小伙子:“你是干什么的?”小伙子笑:“哦,我从北京来东海旅游,正好这小区有个网友,见个面。”路瑶上下打量着他:“就你自己?多大了?”小伙子点头:“我十七。阿姨,我就问个路,您不至于问这么详细吧?”路瑶一笑,指了指刚下来的那栋楼,小伙子道着谢走了。路瑶看了看他的背影,三人向二号楼走去。

        酒店大堂,光头强一身休闲打扮拉着一个大拉杆箱,上面还放着一个大包,走到前台:“你好,我见个朋友,他在你们508房间。”服务员一愣:“需要我帮您联系一下吗?”

        “不用了,我们通过电话。”光头强走了几步,又停下,回身对服务员一笑,“他姓蒋,蒋成祥,是个老先生。”服务员看了一下登记表,放心地点头。

        套房里,光头强拉着箱子进门,将门反锁,得意地打开拉杆箱—铁蛋儿被堵着嘴,反绑着蜷缩在箱子里,瞪眼看着光头强。光头强冷笑:“你连眼泪都没掉啊?”铁蛋儿瞪着光头强。光头强颇有兴趣地凝视着铁蛋儿:“臭小子!跟你老子的眼神可真像!”光头强把铁蛋儿从箱子里拎出来,咣地扔到床上。铁蛋儿挣扎着,但挣不动。光头强不再理会铁蛋儿,狞笑着打开大包,里面满是成捆的钱。不一会儿,房门打开,光头强背着一个小包走出门,反手将“请勿打扰”的牌子挂在门把上,匆匆离去。

        居民小区三号楼,客厅里,背包客小伙子与女网友羞涩地坐着,女孩低着头:“早上就知道你来了,看到你在朋友圈发照片了。”

        “可我还是徘徊了很久,才决定来见你。”小伙子看着她,“因为……我担心现实中的我会破坏在你心中的形象,有的时候现实是很残酷的,我担心自己无法承受……”女孩羞涩一笑:“至少现在对我来说,现实没那么残酷。”

        “咚咚咚—”敲门声响起,两人一惊。小伙子站起身:“不会是你妈妈回来了吧?”女孩也是惊慌失措:“不会呀,她连班儿。”女孩稳了稳情绪,镇定地问:“谁呀?”

        “你好,我们是公安局重案组的,找您了解一下情况。”李欢站在门口。两个孩子脸都吓白了!女孩看着小伙子:“小天,你不会是逃犯吧?”小伙子猛地直摇头:“不是!”

        “那怎么重案组找上来了?”女孩快哭了,“这要是让我妈知道,我就完了!”李欢又敲门。小伙子义正词严地站起身:“怕什么!我们的感情是纯洁的!你去开门吧!我会自证清白的!”

        女孩无奈地走过去,打开门,李欢和另外两个同事走进屋:“就你们两个人吗?”两人点头。李欢看到沙发上的旅行包,小伙子气哼哼地走过去,从包里掏出学生证递过去:“这是我的学生证,你们看看吧!我来东海是旅游的,我和小雯只是普通的网友,你们没必要这样!”李欢和同事目瞪口呆,笑道:“你们误会了。我们来是想跟你们了解一下情况。今天早上七点多,就在小区的早市的早点摊附近有一个孩子失踪了。我们想问问,你们早起有人去早市吗?”俩人一愣。女孩看着小伙子:“小天,你早起的时候不是在早市吃早点吗?”小伙子点头:“是啊!可是我没注意有什么孩子啊!”

        “你吃的是什么早点?”李欢问。小伙子想想:“就是一进早市的地方,有一个油条和豆腐脑的摊子。”李欢一愣,急切地问:“大约几点?”小伙子想了想,眼前一亮:“我在朋友圈发了照片,你等等,我查查时间。”小伙子摸出手机,递给李欢:“警察叔叔,你看,时间是早上7点13分,我吃完早点就走了。”李欢看着手机里的照片,忽然一惊—照片角落里,铁蛋儿露出上半个身子!在他身后,是光头强狰狞的脸,后面不远处停着一辆不起眼的面包车。

        6

        猛虎突击队的简报室,气氛凝重。众人正襟危坐。墙上挂着大屏幕,凌云操作着电脑:“现在已经查明,这辆车号为东a45087的面包车,是从凯天汽车租赁公司租赁的,租赁者留下的身份证已经查过了,是假的。我和何苗调取了市区的监控录像,这辆车确实从早市出口开走了,之后进入了北辰小区,开进小区停车场,那里面有一个监控死角,再出来的时候车已经换了牌子,新车牌属于北辰小区的一辆帕萨特,也在监控盲区,应该是就地取材。”

        “后来他去哪儿了?”路瑶问。

        “他开车通过红旗路,到中山大街,后来到了老城区的一个城中村,”何苗说,“我们在里面没有监控。现在已经确定,那辆车被遗弃在城中村的一个垃圾场旁边。”路瑶脸色一沉:“也就是说,光头强从城中村的垃圾场带着铁蛋儿转移了?”何苗点头。路瑶转头对李欢:“你马上带人过去,排查今天早上进出城中村的所有车辆,包括摩的在内。”

        “是!”李欢起身,紧急跑出去。

        “今天的会先到这里吧!”龙飞虎站起身,转身却看见铁牛默默地站在身后:“你来干什么?”铁牛忧心忡忡:“我能不能跟你说句话?”龙飞虎点头,铁牛声音低沉:“光头强作案一向布置周密,排查会浪费我们大量的精力。他一定会主动和我联系的,到时候,我们以逸待劳。”

        “那不行!”路瑶打断他,“真到了那个时候,他一定计划好了!我们会完全被动!我们必须得在他主动联系你之前,把他找到。”龙飞虎点头,铁牛不置可否地皱着眉。

        此刻,在酒店的停车场里,光头强一身老头打扮,依旧拉着大箱子,面无表情地上了一辆suv,疾驰而去。

        靶场里,铁牛戴着耳罩,抬手举枪,“啪啪啪!”弹壳应声跳出来,清脆地落在铁牛脚下。枪声停止了,铁牛依旧举着空枪,扣动着扳机,眼里冒着火。龙飞虎站在靶场外,压抑着自己。对面靶纸上,光头强的头像被打得稀巴烂。铁牛大口地喘息着,双眼通红,含泪咬牙切齿:“我一定会抓住你!”

        这时,手机铃响,铁牛一愣,放下枪,掏出手机:“喂?”

        没有回应。

        “谁呀?”

        手机还是没有回应。铁牛忽然意识到了什么,沉声道:“李子强,有话说,有屁放!”手机内传来光头强的狞笑声:“哈哈……铁行!终于又听见你的声音了,好熟悉呀!”铁牛仇恨的目光瞪着打烂的光头强的头像:“彼此彼此。”

        “废话不说了,我们见个面吧!”

        “随时奉陪!”

        “连江大街,有一家汇通超市,3号储物柜,密码2907884532。”

        “你什么意思?”铁牛问。

        “我只想和你一个人见面!记住,你自己来,千万不能让你那些同事知道,否则的话,你的小崽子死定了!”光头强冷笑着挂断电话,铁牛拿着手机,面色凝重。

        靶场外,铁牛若无其事地走出来,龙飞虎看着他:“发泄完了?”铁牛点头,径直走了。

        “你去哪儿啊?”

        铁牛回身看了一眼龙飞虎:“你不是说,我老老实实待着就是对破案最大的贡献吗?我回家!”龙飞虎望着铁牛的背影苦笑。

        过了一会儿,龙飞虎和路瑶开车驶出基地大门。没过两分钟,铁牛开着自己的车缓缓出来,门卫打着招呼:“铁教导员,出去啊?”铁牛头也不扭:“回家你也管得着吗!”铁牛开车,从另一个方向迅速离开。门卫一脸委屈:“从我来这儿,铁牛头一回这么骂我!”另一名门卫抱怨道:“是你自己不长眼!他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能理你就不错了!”两人讪讪地往回走。

        7

        汇通超市门口,铁牛匆匆跳下车,警觉地环顾着四周。来到超市储物柜前,铁牛找到3号储物柜,打开,是个手机。铁牛狐疑地开屏,一个短信弹出来,是个手机号码。铁行毫不犹豫地拨过去,电话里传来光头强的笑声:“铁行,你速度很快呀!”

        “少废话!”

        光头强冷声道:“从现在开始,关掉你自己的手机,我们用你手里的这部单线联系。”铁牛目光一凛,光头强恶狠狠地警告说,“记住!你现在如履薄冰!任何异动都会送了你儿子的命!”

        “你在哪儿?”

        “当年咱们从高架桥上一块儿跳下去的地方!记住!按我的要求做,你没有别的机会!”光头强挂断电话,铁牛纠结地掏出自己的手机,思索着,关掉手机。

        大街上,龙飞虎一脸严肃地开着车在前面疾驰,重案组的车跟在后面。突然,龙飞虎一脚踩住刹车,坐在后排的路瑶和李欢猛地往前一栽。后面开车的何苗也是“吱”的一声急刹,队员们差点儿飞出去,急忙抓住把手。

        “怎么了?”路瑶急问。龙飞虎沉着脸,思索着:“老铁的表情不对!”路瑶一愣:“有什么不对的?我怎么没看出来?”

        “我和他共事二十多年了!”龙飞虎掏出手机拨出去,办公室的电话没人接。龙飞虎焦急地继续拨号:“喂?我是龙飞虎!你去看看,铁行在不在?”基地门口,门卫拿着电话:“铁牛出去了!”龙飞虎大惊:“什么时候走的?”

        “就在您出去不久,铁牛开自己的车出去了。”

        龙飞虎挂了电话,焦急万分。坐在后面车里的沈鸿飞拿着对讲机:“龙头,出什么事了?!”龙飞虎沉声:“东北虎,马上让跳跳虎给我查铁牛的车!”沈鸿飞大惊,随即扭头对凌云说:“查铁牛的车!”凌云一惊,点头,打开电脑。

        高架桥上,四周的景色一览无遗,风呼呼地刮过。铁牛站在桥头拿着手机:“你在哪儿?”手机里传来光头强的冷笑声:“铁行,看看风景吧,这高架桥可真高啊!当年我他妈是狗急跳墙,跳下去了。我以为摆脱你了,没想到你也敢跳!”铁牛愣住了,脑海里闪回当年和光头强跳下高架桥,在车顶上决斗的画面。

        “你到底在哪儿?!”

        “那一个地点,你抓我的那个停车场!”光头强狞笑着挂了手机,铁牛愤怒地匆匆跑下高架桥。

        车里,凌云盯着监控视频:“报告龙头!铁牛的车去了市郊方向,最后一次出现是在207高架桥引道入口!”

        “207高架桥?!”龙飞虎一惊,一踩油门!后面小虎队跟上。路瑶不明白:“他为什么去207高架桥?”龙飞虎脸色阴沉:“当年,他追着光头强,两个人从那儿跳了下去!光头强这个王八蛋!”

        “你的意思是说,铁牛被光头强控制了?”路瑶忧心忡忡。龙飞虎点头,恨恨地:“没错!光头强在享受报复的乐趣!”路瑶听了,一惊。

        空旷的停车场里,铁牛拿着手机高声怒吼:“光头强!你到底在哪儿!”沙哑的声音在空无一人的停车场回荡。

        “看看吧!铁行!这个停车场物是人未非呀!”光头强狞笑着,“还记得我曾经说过的话吧?我会杀了你!杀了你全家!”铁牛咆哮着:“有种你出来!我和你单挑!你放了孩子!”

        “下一个地点,市郊那座废弃的工厂大楼,放弃你的车,自己想办法过去,我和你儿子在那儿等你!记住,别用手里的手机跟别人联系,我会在第一时间收到短信。还有,我会不间断拨打你自己的手机,要是我发现它开机,就等着给你儿子收尸吧!”光头强恶狠狠地挂断电话,铁牛红着眼,愤怒地转身一脚踢在车胎上,急匆匆地离开了停车场。

        半个小时后,龙飞虎等人匆匆下车,看见停车场里铁牛的车,但人已经不见了。路瑶看着龙飞虎:“怎么办?”龙飞虎茫然地摇头。这时,路瑶的电话响起,急忙接起来:“……是我,什么?!”路瑶挂了电话:“老龙,我不能跟你们去了!豪庭酒店发生一起凶杀案,凶手杀人劫车。”龙飞虎点头:“车给你,你去忙你的吧!”路瑶接过车钥匙:“这边有什么消息,马上告诉我!”龙飞虎点头。路瑶和重案组的人上了车,疾驰离去。

        8

        “死者叫杨一航,11点22分的时候,他和朋友联系去聚餐,后来朋友就联系不上他了。他的朋友找酒店的人寻找也找不到,结果一辆商务车挪车的时候,发现了死者在车底下。”一名刑警站在一旁汇报。路瑶眉头紧皱,掀开白布,法医说:“致命伤在胸口,一刀毙命。”

        “停车场有监控吗?”路瑶问。

        “停车场的监控被提前破坏了,最后的视频只拍到一个拖着大箱子的老头。”刑警说。

        “拖着大箱子的老头?”路瑶想了想,起身,“给我查这个老头!我要所有的监控视频。”

        街边,龙飞虎和小虎队坐在车里,面色焦虑,一筹莫展。凌云放下手机,有些郁闷:“还是关机!”沈鸿飞问:“龙头,您再想想,光头强还会让铁牛去哪儿呢?”龙飞虎摇头:“这座停车场就是最终抓获光头强的地方。如果光头强还要求铁牛去别的地方,那就一定是……”

        “叮铃铃—”手机铃猝然响起,龙飞虎一愣,赶忙接起电话,路瑶焦急地说:“老龙,我现在可以确定,杀人劫车的就是光头强!”龙飞虎焦急万分:“好!我知道了!我马上行动!”

        “你别着急!我和你一起去!”

        “你随后到吧!”龙飞虎挂了电话,扭头看着凌云和何苗:“跳跳虎,孟加拉,给我查一辆suv的车牌号!”

        “是!”凌云和何苗异口同声,队员们重新打起精神,待命。

        市郊的公路边,铁牛下了出租车,四处张望,看见离公路不远的那座废弃工厂。铁牛观察着四周,掏出手枪,顶上膛,装回兜里,朝废弃工厂走去。公路边,一辆破旧的摩的缓缓开过。

        公路上,特警车在疾驰。龙飞虎开车,焦急地问:“那辆车到哪儿了?”凌云盯着屏幕,有些困惑:“按照它的速度,早就应该过外环了,可是目前还没有发现。”龙飞虎皱眉。何苗忽然看着前方:“龙头,它在前面。”

        特警车戛然而止。龙飞虎和小虎队快速下车,迅速包围了suv—车是空的。龙飞虎焦急地环顾着四周。沈鸿飞跑过来:“龙头,按照时间推算,他就算换车,也出不了两公里范围内。”龙飞虎点头:“召集人马,封锁整个区域。”

        破旧的废弃工厂,烟囱林立,周围一片空旷的破败景象。铁牛双手持枪,背靠墙根,警惕地走进来。

        “光头强,老子来了,你在哪儿?!”铁牛嘶吼,回声在废弃的工厂上空回荡。没有回应。铁牛警惕地继续前行:“铁蛋儿!铁蛋儿!”忽然,空旷的工厂里传来铁蛋儿的哭声:“爸爸—”铁牛大惊,循声向二楼直奔过去。

        “铁行,站住!”铁牛大惊,举枪四顾,找不到光头强的身影。光头强狞笑着:“不用找了,我不会傻到让你看到我。”铁牛环顾四周,发现废弃工厂的顶部安装着扩音喇叭,声音就是从那里面传出来的。铁蛋儿的哭声还在继续,铁牛焦急万分:“光头强,你他妈出来,把孩子放了。想玩儿什么我陪着你!”

        “看你的表!”

        “你要干什么?”

        “看你的表!!”

        铁牛无奈地低头看表。

        “几点?精确到秒!”

        “12点15分36秒!”

        “很好。”光头强狰狞地笑着,“你给我听着,五分钟后,你放下枪,上楼。我就在楼上,我和你徒手单挑。八年前我没打过你,这次咱们再比画比画。”

        “好!我随时奉陪!”铁牛嘶吼着。

        “你要是敢提前上来,就等着给你儿子收尸吧!”

        9

        郊外的野地里,龙飞虎和小虎队焦急地四处搜索着。凌云忽然望着前方的废弃工厂:“龙头,你看。”龙飞虎望着工厂,沉声道:“走!”队员们散开队形,往工厂快速疾奔过去。

        工厂里,铁牛满头是汗,瞪着眼睛看表。

        废弃的工厂外一片废墟,龙飞虎和小虎队快速赶到。突然,龙飞虎伸出右手握拳,队员们屏住呼吸,建立警戒—里面传来铁蛋儿沙哑的哭声!众人大惊,龙飞虎挥手,队员们小心翼翼地朝工厂里突击前进。

        工厂的空地上,铁牛两眼通红地看着手表。忽然一阵响动!铁牛迅速举枪,小虎队也同时举枪—双方都愣住了。铁牛大惊,下意识地抬头看四周,忽然怒骂道:“王八蛋!”铁牛朝二楼冲去。众人一惊,跟着冲了上去。

        二楼的铁门上,绑着一个复杂的手雷和电子装置组成的定时炸弹。所有人都愣住了。铁蛋儿的哭声从房间里传出来,炸弹上的表在嘀嘀地倒数着—还剩97秒!

        “都下去,我要排爆!”何苗高声喊。

        “我来!”铁牛说着就要上前。何苗一把拽开铁牛,冲到定时炸弹前:“我是排爆手,都下去!”陶静没动:“我也是排爆组的!”何苗看都不看她,盯着炸弹:“你不是排爆手,出去!”

        “下去!”龙飞虎厉声怒吼,陶静被凌云和沈鸿飞拽了下去。

        “你要冷静,这是他的工作。”凌云安慰道。何苗扭头看了陶静一眼,陶静淌着泪,何苗咬牙,回头专心拆弹。铁牛也不走,冲上前:“我留下,我要陪着我儿子!”

        “拖下去!”龙飞虎怒吼,沈鸿飞、郑直等人一起上前,强拖着铁牛出门。何苗赶紧掏出拆弹工具包,紧张万分地看着炸弹—30秒!

        一楼空地上,铁牛懊恼地抱着脑袋:“他说五分钟,我就乖乖地等。我他妈就是个傻子!”龙飞虎重重地拍了拍铁牛的肩膀:“你不是傻子,换了谁都得等。”

        铁门前,何苗满脸是汗,脸色有些发白,拿着工兵剪刀的手有些发抖。何苗选中一根电线,观察着,缓缓伸出钳子,不敢下手。

        “10,9,8,7……”何苗盯着不断倒计的数字,深呼吸一下,咬牙使劲合上钳子,随即快速翻滚到墙角。

        没有动静。

        何苗紧张地抬头望去,计数器停了。何苗惊喜地嘶吼:“排爆完毕!”所有人都冲了上去。陶静含泪看着何苗,何苗对她一笑。郑直发狠地冲上前去,一脚踹开房间铁门,队员们持枪迅速破门而入,全都愣住了—没有人!

        铁牛抬头,在临近门口的屋顶上,一部手机对着话筒,连着线接通着喇叭。铁牛狠狠给了自己一个耳光。这时,手机铃响,铁牛一愣,拿出手机,目光一凛:“是他!”龙飞虎点头,铁牛接通,按下免提,光头强狞笑着:“哈哈!铁行,很失望吧?”

        “王八蛋!你到底在哪儿?我的儿子在哪儿!”铁牛嘶吼。

        “你的儿子就在我身边,不过,恐怕你这辈子也别想见到他了。”

        “光头强!你听着,你要是敢把铁蛋儿怎么样,我就是追到天边也会抓住你,我扒了你的皮!”铁牛含泪怒吼。

        “哈哈!铁行,你太小看我了,我要是想杀了这个小杂种,分分钟都能杀了他的。可是我不会,我会留他一条命的,我要让你一辈子都在找你的儿子,可是你永远都找不到,哈哈哈……”光头强狞笑着挂断电话。铁行一脸痛苦。龙飞虎冷着脸:“别灰心,他离这儿不远,否则他不会对我们的行踪这么了解。”突然,外面隐约传来一阵摩的发动的引擎声。众人一愣,猛追出去。

        远处,一辆破旧的摩的在土路上疾驰。龙飞虎跳上车,特警车扬着尘土疯狂追赶。突然,一个颠簸,摩的翻滚着倒在路边,司机戴着草帽滚落路边。特警车疾驰着,突然急刹车停下。所有人都下车,快速包围,枪口对准司机。陶静和郑直直奔摩的。铁行嘶吼着冲上来:“光头强—”司机惊恐地扭过脸,所有人都愣住了。陶静跑过来:“车是空的。”郑直瞪眼拽着司机的衣领:“光头强呢?他在哪儿!”司机惊惧地答道:“我不认识什么光头强。”

        “那你跑什么?!”

        “是……是一个光头男的花钱雇的我。他说拍电视剧,警车一来我就跑,越追我越跑。”司机哆哆嗦嗦地望着众人。龙飞虎瞪着司机:“那个光头男的呢?!”司机说:“他早走了,带着个小孩,坐我小舅子的车走了。”

        10

        公路上,特警车疾驰而过。龙飞虎拿着对讲机,表情严肃:“路瑶!路瑶!帮我查一辆蓝色摩的,车号是东29847,司机姓贾,具体资料正在给你传输过去。要全城监控,查这个摩的。”

        指挥中心里,所有人都紧张地等待着。龙飞虎看着不停抽烟的铁牛,安慰道:“老铁,别急,他跑不掉。”铁牛点头。路瑶冲进来:“摩的找到了。”

        “在哪儿?!”铁牛急问。

        “光头强和人质在不在?”龙飞虎问。路瑶焦急地摇头:“没在,摩的司机交代,光头强带着铁蛋儿在长途汽车站附近下了车。”吴局长目光一凛:“他要跑!”

        “我们现在就过去,包围长途车站,封锁周边所有路口。”沈鸿飞唰地站起身。

        “不行!”龙飞虎拦住,“我们必须要保证人质安全,不能贸然暴露。”

        长途汽车站,人群熙熙攘攘,背着大包小包的行人来回穿梭着。沈鸿飞和郑直在人群中左顾右盼,警惕地观察着进站的人。此时,何苗和陶静穿着一身休闲装,背着背包跟着人流进了站。车站的监控室里,凌云目不转睛地盯着监控画面:“跳跳虎报告,现在还没有发现目标。”

        大厅里,段卫兵在高处隐蔽,赵小黑蹲在旁边,拿着望远镜观察:“没有什么可疑的人,所有的小孩我都观察过了。”这时,何苗和陶静走进大厅,沈鸿飞和郑直也进来了。四个人都分开,各自沿着不同方向,挨个观察着。

        突然,陶静愣住了—一个戴着帽子睡着的小男孩被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抱着,走向那边的上车通道,陶静低头对着别在衣领里的耳麦低语:“我看见了。”沈鸿飞停在远处:“你确定?”陶静假装整理着衣领:“基本确定,我跟过去了。”

        “你不要自己跟过去,我马上到。”何苗急吼。

        这时,老头抱着小孩已经上车,陶静躲开涌过来的人群,急忙跟上去:“来不及了,就是那辆车,我跟上去了。”陶静走到检票口,若无其事地悄悄亮出警官证,掀开外套,露出腰上的手枪和手铐,检票员一愣,急忙放行。

        何苗等人快步走过来,看见陶静已经上了车。沈鸿飞低语:“母老虎上车了,我们去跟着这辆车,带好武器装备。”大家急忙转身跑了。何苗看了一眼陶静上的大巴车,跟着大家跑了。

        大巴车里,陶静最后一个上车,司机是个女大婶:“快点,就等你了!”陶静笑笑:“刚才上了个厕所。”说着往车里面走去。

        车上的乘客不多,坐得很分散。陶静假装四处寻找着自己的座位,眼神却警惕地观察着。陶静看过去,老头抱着睡着的小男孩坐在车后侧,小男孩戴着帽子,露出了大半张脸。陶静目光一凛,仔细看去,是铁蛋儿。

        这时,女司机提醒着乘客们坐好,发动大巴。陶静在他们前面不远处随便找了个座位坐下,拿出手机。

        车站监控室里,凌云的手机响了,一看,是陶静发来的微信。那个戴帽子的小男孩确定就是铁蛋儿。凌云立刻拿起电话:“龙头,母老虎已经确认目标,光头强带着铁蛋在东海开往蘑菇屯的大巴车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