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江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崇祯:朕就是盛世之君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二章 辽东布局(1)

第一百六十二章 辽东布局(1)

        西厂、内厂先前的职权如何,做派怎样,崇祯皇帝不想多管,他要重设这两个内廷权力机构,是为了更好的服务皇权,方便他统御大明。

        在崇祯皇帝的眼里,外朝也好,    内廷也罢,这失去制衡、约束的权力,是没有任何忌惮的猛兽,那造成的破坏太大了。

        就依着大明现有的处境,他要不一步步收拢权力,达到制衡各方势力的政治目的,    大明想救都救不回来。

        ‘王承恩,方正化,希望你们别叫朕失望。’

        看着离去的二人,崇祯皇帝心生感慨道:‘以后西厂、内厂这两块,可都是肩负着极重的职责。

        尤其是负责监察内廷、东厂的西辑事厂,其下辖的执法队,便是专业的抄家队伍,这次先拿内廷练练手,下次就要捕大鱼了。’

        处在这上下摆烂的大明,面对收支失衡的财政困局,想以最快的速度,得到一笔银子,以缓解现有的财政压力,那没什么比抄家来的更快了。

        授赏立下战功的群体需要银子。

        找补东江镇需要银子。

        扩编勇卫营、忠勇军需要银子。

        供养遗孤需要银子。

        面对内忧外困的江山,需要银子……

        面对这么多的压力,这也是崇祯皇帝凯旋归朝,    不敢有一丝松懈的缘由,不解决这些眼前的问题,    那还拿什么去铲除弊政,铲除毒瘤?

        王承恩忙着筹建大内行厂,司礼监秉笔太监庞天寿、王德化,    便在崇祯皇帝身边服侍,以确保自家皇爷的任何需求。

        只是在庞天寿、王德化来了以后,崇祯皇帝在军机处这边,一坐就是一天,甚至连进膳都是草草了事,这叫二人心里不免有些担忧。

        “皇爷,您还是休息一下吧。”替崇祯皇帝换茶的间歇,庞天寿面露关切道:“您已经处理一天政务了,这都快到戌时了,您也要保重龙体啊。”

        “呼~”

        崇祯皇帝轻呼一声,活动了一下发僵的脖子,端起手边的茶盏,呷了一口,说道:“朕知道了,去,叫温体仁过来见朕。”

        “喏!”

        没了建虏这一外患后,在心平气和的处理朝政时,    崇祯皇帝算是明白过来,勤政克己的评价,到底是什么意思了。

        当前的大明啊,    受万历朝、天启朝的党争影响,很多弊政都是藏得很深,仅仅是处理朝中的一些政务,崇祯皇帝就发现了很多问题,那就更别提大明地方上的情况了。

        倘若他想整饬好大明,将大明偏离的轨迹,重新拨回正轨中去,就必须严格按照自己的路线走才行。

        眼下卢象升出任蓟辽总督,孙承宗负责平辽事,趁着建虏经此战事蒙受损失,必须要尽快明确辽东的布局。

        被上下其手的辽饷,不能再继续摊派下去了,这对大明底层百姓,造成的负担太过于沉重,大明在辽东这件事情上,必须转入战略防御态势。

        在没有将辽东将门,朝中涉足辽前利益的官员,一一清除干净以前,大明就不能转入战略进攻态势。

        “臣,温体仁,拜见陛下。”

        在崇祯皇帝沉思之际,传召而来的温体仁,恭敬的拱手作揖道,其心里不清楚,这个时候天子召见他,有什么事情要吩咐。

        “温卿来了,赐座。”崇祯皇帝面露笑意,伸手说道:“朕有件事情,要跟温卿商讨一下。”

        在旁候着的庞天寿,听闻自家皇爷之言,忙走出公事房,命堂外候着的宦官,去搬来椅子等。

        军机处这等要地,不相干的人员,是不能进去的,这是崇祯皇帝定下的规矩。

        侯在堂内的温体仁,此时却在心里揣摩起崇祯皇帝,对自己所讲的那些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是关于袁崇焕的?

        是关于当前朝局?

        还是关于……

        这次建虏进犯大明,崇祯皇帝御驾亲征,战胜来犯的建虏,取得耀眼的战绩,这对大明朝堂的震动,是不小的。

        从萨尔浒之战算起,大明在辽东征战这些年,还从没取过这等战绩,这也使得崇祯皇帝的威仪,在大明朝野间提升不少。

        “温卿啊,你对东江镇那处地方怎么看?”

        看着忐忑而坐的温体仁,手指敲击着龙案的崇祯皇帝,神情淡然道:“你觉得依照当前大明的国情,对平辽事该做出怎样的调整?”

        天子又看重东江镇了?

        天子想改变大明在平辽事上的政策?

        孙承宗替代袁崇焕,出镇辽东,而东江军的陈继盛等人,又随驾返回了京城,难道天子想选派新的将领,镇守东江镇?

        面对崇祯皇帝的询问,温体仁这脑海里,瞬时就涌现出一个个想法,以揣摩天子之意,到底想阐述些什么。

        “陛下,臣觉得东江镇这个地方,对大明现有平辽事来讲,很重要,绝不像袁崇焕先前所说的那般。”

        收敛心神的温体仁,忙站起身来,拱手道:“当初袁崇焕矫诏擅杀毛文龙,纵使毛文龙有万般不是,那也不是他袁崇焕说杀就能杀的。

        然奈何当时的朝局,力挺袁崇焕的大臣众多,为稳辽前局势,陛下才没有追责袁崇焕。

        依臣之见,东江镇这个地方,应谴派大将镇守,对建虏窃据的辽南一线,展开类似毛文龙那般的海上袭扰。

        而当前我大明的国情,不能只过重于平辽事,应对辽前展开整饬,将那些跟袁崇焕亲近之辈,一一清除掉才行。”

        这次建虏绕开辽前,迂回进犯大明,对朝野间造成的震动可不小,甚至在不少大臣的心中,也生出了种种的质疑。

        明明朝廷调拨那么多钱粮,为何建虏还敢在这种态势下,做出此等冒进的举动,难道他们就不怕辽前驻守的兵马,闪击辽西一带吗?

        听着温体仁所讲的这些,崇祯皇帝的心里很满意,不愧是崇祯朝的政客,对揣摩圣意的能力,还真不是一般的强啊。

        自己不过就是讲了一些,就将自己所想的,一一陈述了出来,看来温体仁这个家伙,要好好的利用才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