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江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崇祯:朕就是盛世之君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章 掌权(2)

第一百六十章 掌权(2)

        曹化淳、骆养性二人,恭敬的站在军机处公事房外,虽说站了一炷香的时间,却不敢有丝毫响动。

        他们心里都清楚,天子这次御驾亲征,迎战进犯的建虏凯旋归朝,定然需要处理一些要务,    甚至军机处这边,也会有他们厂卫所做之事的奏疏。

        在崇祯皇帝离京亲征期间,曹化淳、骆养性二人,的确被赋予了相应的权柄,然他们的压力同样不小。

        毕竟崇祯皇帝给他们的文书,上面详细列明了要办的差事,权力与义务那是对等的,不可能一头重一头轻。

        “曹太监,    皇爷召见。”

        就在曹化淳、骆养性沉思揣摩之际,    王承恩从公事房走出,手里拿着拂尘,神情间看不出喜悲道。

        “……”

        曹化淳闻言,忙理了理所穿大红蟒袍,在骆养性的注视下,随着王承恩一道,恭敬的走进公事房内。

        弓腰走进公事房的曹化淳,见自家皇爷在批阅奏疏,忙拱手作揖道:“奴婢拜见皇爷~”

        “曹伴伴来了。”

        听到曹化淳的声音,崇祯皇帝放下手中奏疏,随手端起手边茶盏,大口喝了起来,看着保持姿势的曹化淳,    眸中闪过一道精芒。

        “免礼吧。”

        放下手里的茶盏,崇祯皇帝微微一笑道:“朕离京亲征期间,曹伴伴差事办的不错,内廷没有生乱,    当赏。”

        “皇爷谬赞了。”

        曹化淳心里一喜,    嘴上却说道:“能为皇爷分忧,是奴婢的荣幸,此次皇爷御驾亲征,战胜来犯的建虏,大涨我皇明雄威……”

        “好啦,这些奉承的话,就别说了。”

        崇祯皇帝摆手道:“朕先前叫你在内廷这边,遴选一批家底清白、年轻的宦官,还有在民间遴选自阉者,事情做的怎么样了?”

        想要深层次的整肃内廷,将内廷深藏的家贼硕鼠都揪出来,就离不开一支专业的队伍,另考虑到日后的筹谋,仅靠一个东辑事厂,是不够的。

        先前被临时编到勇卫营麾下的千余众武阉,在经历几场战事的洗礼,活着的仅剩五百余众,这些都是值得去用的宦官。

        “按照皇爷先前的指示,在皇爷离京亲征之际,    奴婢共遴选出三千七百一十八人。”曹化淳拱手作揖道:“眼下这批人,皆暂驻在西苑那边,并由御马监的人负责调教,所造名册在司礼监,若……”

        “嗯,这个差事你办的不错。”

        崇祯皇帝点头道:“说说朕圈阅的那些奏疏吧,虽说你差事办的不错,但内廷十二监四司八局,还存在着不少问题。

        朕也知道,叫你在那样一种环境下,想全面整肃内廷环境,有些难为你了。

        等会儿你回司礼监,将关于皇庄的所有案牍,悉数调出,移交到内书堂那边去,有些事情要办好。”

        “奴婢领旨。”

        曹化淳强压着心中骇意,忙拱手应道,他不知道自家皇爷说这些话,到底是何意,但直觉告诉他,内廷恐有大事要发生。

        “对了,朕这次班师回朝,为何不见英国公?”敲打了曹化淳一番,崇祯皇帝眉头微蹙道。

        “回皇爷,英国公病重缠身,今在府上休养。”

        曹化淳收敛心神,忙回道:“皇爷离京亲征之际,英国公操劳京营事,还有军机处那边所定差事,所以……”

        张维贤重病缠身?

        也对,张维贤是在崇祯三年就卒了,难怪自己先前召见他的时候,总觉得张维贤精神不是很好。

        这次自己御驾亲征,凭借先前开的‘空头支票’,刺激着张维贤,叫他老实待在京城帮自己分忧,这算是累倒了。

        看来要抽空瞧瞧张维贤啊,该表明的态度,还是要表明的。

        估计自己所开的‘空头支票’,张维贤定会给其嫡子张之极言明,不过这世袭国公就别想了,顶多一个世袭伯爵,这也算补偿给英国公一脉了。

        “行,朕知道了。”

        崇祯皇帝收敛心神,看向曹化淳说道:“曹伴伴,你先退下办差吧,记住,不该说的别说。”

        “奴婢明白。”

        这内廷的十二监四司八局,没有改的必要,已经是很完善的了,不过只有一个东厂,那肯定是不行的。

        等内廷那批家贼硕鼠,全部清理干净后,大明皇室名下的皇庄,必须要整合在一起,这也涉及到自己之后的布局。

        “把骆养性叫进来。”

        想明白这些的崇祯皇帝,看向王承恩说道。

        “喏。”

        王承恩微微欠身应道,随后便快步朝公事房外走去,当了这大明皇帝,还是有着不少好处的。

        至少在这皇权之下,总有那么一群人,是紧紧围绕着你转的。

        或许外朝那边,崇祯皇帝不能笃定有哪些人,然在这厂卫之中,若想有个好前程,除了傍自己这条粗大腿,根本就没其他好的选择。

        “骆养性,袁崇焕在诏狱那边如何?”见骆养性走进来后,没等其行礼,崇祯皇帝就开口问道。

        骆养性见状,忙拱手道:“回陛下,除了精神有些不对,其他各方面还好,诏狱那边,并未对其用刑。”

        “嗯。”

        崇祯皇帝点头道:“看好袁崇焕,别叫他自裁,另外这次朕御驾亲征期间,你差事办的不错。

        就擢锦衣卫指挥使,领右都督衔吧,准骆家选十名子弟,进府军前卫。”

        “臣谢主隆恩。”

        情绪激动的骆养性,当即行跪拜之礼,向崇祯皇帝说道。

        先前他只是锦衣卫指挥佥事,督锦衣卫事,眼下天子给予他这等封赏,那日后这锦衣卫就是他真正当家做主了。

        “先别急着谢恩。”

        崇祯皇帝坐在龙椅上,看着骆养性说道:“先前朕就向你说过,锦衣卫,应是国之利刃,但当前的锦衣卫,明显还不能达到朕的预想。

        过几日朕会抽调一批人手,到南镇抚司那边任职,这锦衣卫的卫纪、法纪,不能是形同虚设的。

        你这个锦衣卫指挥使,要切实担起责任,叫那些吃干饭的家伙,全都清除出锦衣卫,唯有有本事的才能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