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江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崇祯:朕就是盛世之君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三章 陛下,您不能这般啊

第一百五十三章 陛下,您不能这般啊

        “咴溜溜……”

        “哗哗~”

        在这偌大的迎驾之地,除了不时响起的马鸣声,还有旌旗飘动的声响,可谓是死一般的寂静。

        以刘宗周为首的规劝文官,保持拱手作揖的姿态,由于时间长的缘故,双手轻微颤抖起来。

        以韩爌、李标、周延儒等为首的迎驾文武,    静静的站在原地,心里可谓是备受煎熬,脸上露出各异的神情,有看向崇祯皇帝的,有看向被绑在木架上的袁崇焕,也有看向刘宗周他们的……

        像这样的情况,已维持了快一盏茶的功夫,    但凡是有点政治嗅觉的,都能发现事情恐跟他们先前所想的不一般。

        “都冷静下来没有?”

        骑马而立的崇祯皇帝,神情看不出喜悲,淡漠道:“朕想问你们一句,你们的眼睛,都是瞎了吗?

        从哪里能看出来,袁崇焕是我大明的忠良?

        从哪里能看出来,朕是受奸臣蛊惑?

        一个个连情况都没弄清楚,便张口就来,怎么?科道什么时候,染上这样的毛病了?!!”

        “……”

        崇祯皇帝的声音不大,但在前的刘宗周等规劝文官,皆能感受到天子隐藏的怒气,这叫他们心里都快速揣摩起来。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难道袁崇焕犯了什么重罪不成?

        不可能啊。

        不会是天子受此番建虏进犯大明影响,想严惩袁崇焕吧?

        一时间种种的想法,    在崇祯皇帝眼前的这帮大臣心里,层出不穷的用想着,    他们实在是想不清楚,    昔日那般受天子信任,    那般受天子信任的袁崇焕,    怎么就落得了这样的下场呢?

        透过袁崇焕的神态变化,在场的这些大臣都能想象到,只怕袁崇焕就是这般毫无体面的,毫无尊严的,被捆绑在竖起的木架上随驾归京的。

        即便是因为建虏进犯大明,那也不至于说,叫天子这般对待袁崇焕吧,这未免太过分些了吧。

        崇祯皇帝翻身下马,手里拿着马鞭,身旁的王承恩忙走上前,替天子将马牵着,崇祯皇帝抬起头来,看向目光呆滞的袁崇焕,说道:“袁崇焕,你的本事还真不小啊。”

        “出镇辽东,执平辽事,你人远在辽前那边,    可这影响力都深入到朝堂这边了,你这个欺君罔上,    道德败坏,    刚愎自用,阳奉阴违,党同伐异的大明罪人,笼络人心的能力还真是构想的啊。”

        “陛下,罪臣只求速死!!!”

        被崇祯皇帝揭下最后一丝尊严的袁崇焕,听到天子所讲之言后,情绪激动的挣扎着,咆哮着。

        在没被天子缉拿问罪前,他是大明的封疆大吏,风光无限,人前显贵,受大明上下的爱戴,在辽前更是说一不二的存在。

        可眼下所经历的这一切,就像是被人拿一把重锤,狠狠的砸在了他身上,砸碎了他骄傲的外壳。

        “……”

        听着崇祯皇帝所讲,听着袁崇焕的咆哮,前来迎驾的一众文武大臣,一个个皆露出难以置信、不可思议的神情。

        欺君罔上,道德败坏,刚愎自用,阳奉阴违,党同伐异的大明罪人?

        天子对袁崇焕的评价,那真真是超出了他们的预料。

        曾经大明的忠良,怎么却被定下这些罪名?

        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跟袁崇焕有关系的韩爌、李标等不少大臣,此刻心里变得忐忑起来,垂着的双手轻微颤抖着,事情似乎比他们所想的要复杂的多。

        面对这样的情况,韩爌、李标这些大臣,一个个闪烁的目光,都看向了崇祯皇帝身后站着的王洽、李邦华,可叫他们感到事情更大的是,王洽、李邦华二人,竟都低下了脑袋,根本就没有透露丝毫讯息的意思。

        “只求速死?”

        面露轻笑的崇祯皇帝,好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握着手里的马鞭,看向眼前的人群说道:“若朕真要是遂了你的心愿,那不知还有多少人,背地里骂朕是昏庸无能、暴虐弑杀的昏君吧?

        韩卿,李卿,刘卿,你们是不是这样想的呢?”

        “臣等不敢!!”

        被点名的韩爌、李标、刘宗周,心生骇意,纷纷拱手作揖道,到这个时候,他们的政治嗅觉告诉他们,袁崇焕定是在辽前捅下了大篓子,叫天子抓住了。

        “哒哒哒……”

        看着拱手作揖的韩爌等人,崇祯皇帝的耳畔处,回响起一阵马蹄声,当瞧见孙祖寿骑马驰来,崇祯皇帝的脸上露出一抹笑意。

        看起来朝阳门换防之事,顺利完成了。

        在不少大臣的注视下,翻身下马的孙祖寿,恭敬的走上前,对崇祯皇帝拱手作揖道:“臣,九门提督孙祖寿,拜见陛下!”

        “免礼吧。”

        在不少大臣惊愕的目光下,崇祯皇帝走上前,搀扶起孙祖寿,看着眼前的人群,神情淡然的说道:“来,跟诸卿介绍一下,孙祖寿,忠勇军主将,随驾出征期间,率部数次迎战建虏,立下赫赫战功,已被朕擢升为九门提督,掌神京城防守备事。”

        崇祯皇帝的这番话,就像是在滚烫的油锅中,泼进去一瓢冷水,瞬时就沸腾起来了。

        九门提督?

        掌神京城防守备事?

        大明何时有了这等官位了!?

        崇祯皇帝给他们的惊吓,实在是太多太多了,前有袁崇焕一事不明,紧跟着就有孙祖寿这档子事了。

        “陛下,神京守备职责,有五城兵马司,有巡城御史公署,有京营分派精锐,我大明从没有九门提督一职啊!”

        “陛下,您不可这般啊,守备神京这等重任,怎能独叫一人执掌啊。”

        “臣附议!”

        “臣附议!”

        回过神来的一众文武大臣,从人群中走出来不少神情激动的文官,有科道的,有六部的,有各寺的,倘若袁崇焕一事,他们还能向后放一放,但是叫一个武将,执掌着神京守备这等重担,那断然是不行的。

        原本他们都是欢喜的迎驾的,毕竟天子御驾亲征,战胜进犯大明的建虏,凯旋归朝,这对大明是该普天同庆的大喜事,可当前所处的局面,并没有他们所想的那般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