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江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崇祯:朕就是盛世之君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二章 奉旨换防,九门提督之威

第一百五十二章 奉旨换防,九门提督之威

        大明文官最在意的是什么?

        是脸面。

        是名望。

        是仕途。

        拥有了这些东西,对那些怀有小心思的文官来讲,那他们就能得到他们,所想要的一切东西了。

        崇祯皇帝骑马而定,手里握着马鞭,扫视着眼前迎驾的文武大臣,眸中闪烁着精芒,    嘴角微微上扬,此时的袁崇焕,早已没了任何响动,神情呆滞的被绑在木架上。

        “都起来吧。”

        崇祯皇帝的声音不大,但是对行拜礼,跪在队首前的韩爌、李标等人,    却像是惊雷般在耳畔回荡着。

        天子此番凯旋归朝,    为何将督师蓟辽、兼督登莱、天津军务,全权负责平辽事的袁崇焕抓了?还要这般轻辱袁崇焕,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回想起天子御驾亲征,尚在三河驻守之际,军机处前指明发上谕,钱龙锡独断专行,飞扬跋扈,不顾天子之安危,便擅自将建虏所谴细作,从前线带回到三河,被天子处决,那在朝中引起不小的轰动。

        三三两两站起身的那帮大臣,此时的内心深处,就像是那惊涛骇浪一般涌动着,这样的场景,    是他们所从没有想到过的。

        “陛下,    您怎能这般对待我大明忠良?”都察院左都御史,辅政大臣之一的刘宗周,    眉宇间透着些许激亢,从人群中走出,    冲崇祯皇帝拱手作揖道。

        要坏事啊!!

        站在崇祯皇帝身后的王洽、李邦华,当见到刘宗周站了出来,那脸上生出忧色,下意识紧握双拳,欲言又止的看向刘宗周。

        “陛下,究竟是那些奸臣贼子,进献谗言,要这般对待我大明贤良,袁督师这些年为我大明出镇辽前,阻挡……”

        “陛下……”

        而在王洽他们的注视下,又有数名科道的言官御史,纷纷站了出来,向崇祯皇帝拱手作揖道。

        瞧见此幕的王洽、李邦华,皆忍不住轻叹一声,闭上了眼睛,旋即又面露苦涩、焦虑的瞅着他们,最担心的事情,    到底还是发生了。

        先前在汉儿庄那边,当着不少大臣、勋戚、将领的面,崇祯皇帝接连质问袁崇焕的那些话,还有将袁崇焕缉拿问罪一事,崇祯皇帝并未叫军机处前指,明发上谕传回神京这边,目的就是为打一个时间差。

        一个是狠狠打朝中文官一拳。

        一个是给孙祖寿赴任九门提督赢取时间。

        ‘都跳出来吧,相比较于那些没用的虚名,朕更看重实际获益,这个时候孙祖寿他们,也该有所行动了吧。’

        瞅着以刘宗周为首的部分文官,纷纷跳出来规劝自己,想要知道自己为何这般对待袁崇焕,骑马而定的崇祯皇帝,并未生怒,也没答复,只是静静的坐着,目光却看向了朝阳门方向。

        ……

        “咚咚咚……”

        “哒哒……”

        伴随着密集的脚步声,还有杂乱的马蹄声下,率部向朝阳门方向进发的孙祖寿,内心可谓是生出些许激动与忐忑。

        尽管在汉儿庄大营暂驻之际,自己被天子擢升为九门提督,全权负责神京守备事,然此事在大明并无先例,且还是在天子凯旋归朝的背景下,纵使是久经沙场的孙祖寿,也难免怕期间出现任何差池,倘若真出现任何差池,那他算是万死也难辞其咎啊。

        “守将,您快看,是天子御驾过来了吗?”

        就在孙祖寿领着麾下忠勇军将士,赶到朝阳门护城河一带之际,早早在朝阳门护城河这边,负责戒备的朝阳门守军,却感受到一丝不同。

        只是在天子凯旋归朝之际,朝阳门守将郭文忠,也不知眼前这支兵马,为何会这般急匆匆的赶来。

        在双方相距百余步之际,骑马向前的孙祖寿,举起手里的上谕,朗声喝喊道:“军机处前指明发上谕,朝阳门守将郭文忠,上前听谕!”

        “……”

        瞧见这支不符礼制的兵马,在相隔己部百余步之际,郭文忠心里一紧,当即便挎刀向前跑去。

        尽管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但是郭文忠心里明白,在天子凯旋归朝之际,定然是有什么大事发生。

        “朝阳门守将郭文忠,听谕。”

        “此次建虏进犯大明,神京各处守备松散……特擢孙祖寿出任九门提督,朝阳门守将听此上谕,即刻奉谕,隶属于九门提督治下……”

        当一份洋洋洒洒的上谕,被孙祖寿当众念出来后,单膝跪地的郭文忠,面露惊色,难以置信的看向孙祖寿。

        九门提督?

        这到底是什么啊!

        我被暂罢朝阳门守将之职了?!

        就在郭文忠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一切,都是真的得时候,新任朝阳门守将,领着麾下忠勇军将士,便朝前快步前行。

        “快,按计划行事!”

        在新任朝阳门守将的怒吼下,那一队队忠勇军将士,在各自将校的带领下,有前去护城河方向的,有前去朝阳门方向的,有前去所聚朝阳门守军方向的……

        “将军,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瞧见此幕的郭文忠,站起身来,快步走到孙祖寿跟前,伸手说道:“我朝阳门守军,为何……”

        “郭守将,上谕说的已经很清楚了。”

        骑在马上的孙祖寿,神情淡漠的看向郭文忠,说道:“老实奉谕行事,敢有异动者,以谋逆论处!

        你们只是被暂时换防下来,等今日陛下凯旋归朝后,便会恢复你们的官位。”

        “这……”

        感受到孙祖寿身上散发的威压,郭文忠愣在了原地,他怎么都没有想到,在天子凯旋归朝之际,竟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可是当前这种局面,他除了老老实实的待着,剩下的什么都不敢做,方才孙祖寿所宣读的上谕,已经很清楚了,敢有异动者,以谋逆论处。

        瞧见郭文忠错乱的站着,孙祖寿不由得暗松口气,朝阳门这边没出现问题,那就不会影响到圣驾归京。

        眼前这个时候,派往神京各门的守将,应该都已宣读完所持上谕,正在进行接替城防守备事吧。

        此时的孙祖寿,在等朝阳门换防事了,这样他才能离开朝阳门,赶到圣驾所在区域,向崇祯皇帝禀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