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江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崇祯:朕就是盛世之君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九章 落幕(1)

第一百三十九章 落幕(1)

        “娘的,这算什么事儿啊,建虏这好端端的,怎么就跑了啊,悔不当初啊,这要是跟着一块儿打一仗,咱也能跟着捞些功勋啊。”

        “谁说不是啊,    成国公,您说陛下当前在干什么?咱京卫都督府这次随驾出征,虽说没有出战吧,但也是一路跟着啊,要说这功勋也有咱一份吧?”

        “那必须要有啊,这没功劳也有苦劳啊,    成国公,您说咱要不要……”

        心情不好的朱纯臣,    只觉得耳边有一堆苍蝇嗡嗡乱叫,以汤国祚为首的勋戚,围在他身边叫唤个不停,其意就是想叫他出头,去中军帅帐那边叩见天子。

        “够了,都给本公安静!”

        朱纯臣沉声喝道:“你们一个个想干什么?别以为本公不知道,你们的心里都打着什么主意。

        眼下是说这些的时候吗?

        喜峰口要隘是否收复的消息,还没有传回来,你们就这般按奈不住了,要是陛下多想,你们想干什么?

        是想是逼宫吗?!”

        “……”

        汤国祚一行神情各异,瞅着略显愤慨的朱纯臣,不就是想要陛下知道,此番大明击退建虏,他们也是有功劳的,这咋还牵扯到逼宫了?!

        “哼!”

        朱纯臣冷哼一声,    一甩袍袖,便朝自己小帐走去,这个时候他可不想触雷,    天子的厉害他是领教过的。

        当初战况不明时,建虏遣派的‘使者’,天子是说杀就杀,甚至是命侯世禄等人,当着自己的面杀的,也是在那次,朱纯臣见到天子不为人知的一面。

        铁血。

        冷酷。

        沉稳。

        面对那一次的诛杀行动,朱纯臣心生畏惧,未能履行自己护驾职责,虽说付出相应的代价,但他也怕崇祯皇帝再找他算账。

        从那以后朱纯臣就不敢再多想其他,生怕被崇祯皇帝惩处,这要是免了官职,或更严厉的惩罚,就不是他所能承受的了。

        空头国公,跟掌着一些权柄的国公,那完全是两种不同的概念。

        “……陛下,臣觉得由马世龙所部,定能夺回喜峰口,    只要此地拿下,    那我大明关内防线,就再无漏洞了。”

        孙承宗站在地舆图前,阐述着自己的想法,王洽、李邦华等一众军机处前指要员,则静静的站在一旁。

        就当前所掌握的军报,建虏撤离大明关内,只是时间问题,从建虏撤离汉儿庄,到喜峰口这段路程,大明出动的骑兵队伍,对断后的各部蒙古兵,造成了不小的伤害。

        “纵使是没有漏洞,那也仅仅只是当下。”

        崇祯皇帝摸着下巴,盯着眼前的地舆图,说道:“建虏进犯我大明一战,巡抚王元雅、总兵朱国彦、副总兵朱来同等官员、将校悉数战死。

        蓟密永三协之地,经此一战暴露出诸多的问题和隐患,空缺下来的那些官位,还有各处统兵之职不能等。

        趁着现在我大明主力,尚在前线战场,建虏仓皇逃窜不敢再犯之际,需尽早定下这些位置才行。”

        此番建虏进犯大明,将蓟州镇这边的军队系统,算是彻底打爆了,连带着顺天巡抚王元雅也死了。

        尽管这一战大明死掉的高级将领、将领不少,但是同样的来说,也给崇祯皇帝腾出了位置,给他安排可用、可靠的人选创造了条件。

        蓟密永三协之地与辽前之地,这两处加在一起,是大明拱卫京畿要地,扼制建虏威胁的屏障,所以这两处地区能否配合好,将直接关系到大明京畿要地的稳定与否。

        对崇祯皇帝来说,这等千载难逢的机会,他肯定不会拱手让出的,毕竟这关系到他班师回朝后,能否心无旁骛的收拾朝堂,整顿朝堂,并为后续的一些筹划打下基础。

        孙承宗、王洽、李邦华几人,神情各异的站在原地,显然他们都猜想到天子之意,是想重整拱卫京畿的屏障。

        “此战,天雄军主将卢象升,立下赫赫战功,为我大明击败建虏,创造了极为有利的局面。”

        崇祯皇帝转过身来,神情冷峻的沉声道:“有功便要赏,有过便要罚,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不能叫立下功勋的良臣英杰,寒了心。

        故朕决意罢刘策蓟辽总督之位,擢升卢象升出任蓟辽总督,加太子太保,领兵部尚书衔,军机处前指着拟上谕明发。”

        “……”

        孙承宗、王洽、李邦华双眸微张,心生惊意,这卢象升是简在帝心啊,这等要职便授予了他。

        “陛下,此事是否从长计议?”王洽走上前,拱手道:“毕竟蓟辽总督一职,关系到……”

        “你是在质疑朕的决断吗?”

        崇祯皇帝双眼微眯,沉声道:“我大明各地勤王兵马,能在前线待多久?难道你还想再看到建虏进犯我大明吗?还是说你想保刘策?”

        “臣不敢!”

        王洽面露惧意,忙拱手道。

        “不敢最好!”

        崇祯皇帝冷冷道:“朕说的这些,不是在跟你们商量,而是决定,经此建虏进犯一事,朕眼里只认一条。

        那便是能者上,平者让,庸者下!

        所以不要给朕在这里强调,朕现在所做的决断,会在朝堂引起什么风波,当初建虏进犯大明的时候,为何没人敢站出来,替朕分忧?!”

        把卢象升抬到蓟辽总督的位置,是崇祯皇帝经过深思熟虑后的决断,毕竟这个位置,跟辽东的牵扯也很大。

        袁崇焕这个督师之位,算是保不住了,但辽东那个地方,还不能没有人坐镇,整肃大明要做,稳定大明也要做。

        先前找孙承宗谈话,就是叫他做好思想准备,辽东需要他坐镇,但对建虏的策略要变一些,朝廷不可能没有节制的向辽东调拨银子了。

        面对崇祯皇帝这强大的威慑,孙承宗、王洽、李邦华几人,不敢再有多余的看法与说法,毕竟这次对战建虏,大明能取得最终胜利,那就是靠崇祯皇帝坐镇指挥拿下的,他们的建议归建议,但涉及到一些重要事务,还是要崇祯皇帝来拍板定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