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江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崇祯:朕就是盛世之君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二章 风起(2)

第一百三十二章 风起(2)

        辽东,这对现阶段的大明来讲,是不管怎样都绕不开的雷区,嗯,在崇祯皇帝的眼里,这就是一个雷区。

        表面上来看,这是身为上国天朝兼大哥的大明朝,    要平定昔日奴才兼小弟反叛的一场战事,想跟主子兼大哥一起称兄道弟,这不是道反天罡吗?!

        然在实际的平叛过程中,渐渐掺杂的人多了,势力多了,那相对应的利益也就多了,数以千万两计的钱粮、各类军需,源源不断的运往辽东,    有多少是真用到平叛上,    这就是值得商榷的事情。

        孙承宗眉头微挑,欠身对崇祯皇帝说道:“陛下是想继续贯彻步步为营的策略,并增强侧翼钳制建奴的底蕴,来逐步收复被建虏窃据的辽东失地?”

        这次建虏绕道辽前,进犯大明关内,尽管过程凶险了些,但当前大局已被大明掌控,不过袁崇焕这个辽东督师,想保住他的位置,是不太可能的事情了。

        在孙承宗的心里,一直牵挂着辽东,他想在自己的有生之年,解决肆虐辽东的建虏,替大明解决心腹之患。

        “不,孙卿说的不准确。”

        崇祯皇帝敲击着书案,神情淡然道:“朕不打算搞什么五年平辽,或者八年平辽的蠢事了,    再这么搞下去,大明必将亡于此!”

        孙承宗脸色微变,忙站起身来拱手作揖,他怎么都没想到,天子会讲出这等惊世骇俗之言,这叫他一时间不知该说些什么了。

        “孙卿啊,你也无需这般震惊。”

        崇祯皇帝站起身来,缓步向前走着,说道:“经过这次建虏进犯一事,朕看清楚辽前的本质了,在辽东,在朝堂,藏着一帮隐秘的硕鼠啊。

        他们表面上是大明的臣子,嘴上讲着忠君、为了社稷的话,可背地里干的勾当,却是他娘的用辽东在放大明的血啊。

        朕先前就想不明白这些,不过现在却想明白了,朝廷每年调拨数以百万计的钱粮,    还有军械、甲具、火器、火炮等各类军需,    从天启朝到现在,前前后后花费的银子,都有数千万两了吧。

        可是这些年呢,大明在辽前那边,失地没收复多少,可封出去的官却大把,而建虏却越打越强,孙卿,你不觉得这很可笑吗?”

        孙承宗的额头生出细汗,虽说现在天气很冷,但听完崇祯皇帝所讲这些,他却觉得自己后背被汗水浸湿了。

        其实崇祯皇帝所讲的这些,他是知道一些情况的,这些年朝廷调拨的钱粮也好,各类军需也罢,真正用到平叛上的很少。

        另外在天启年间,因辽前战事危急,奉旨援辽的客军也不少,可真正落得好下场的,却没有几个,多数都在辽东战场上,遭受建虏的致命打击。

        “袁崇焕这个人,朕不打算再用了。”

        崇祯皇帝负手而立,看着保持姿势的孙承宗,神情淡然的说道:“他不好,把朕当成了傻子。

        觉得用几句话哄骗,再加上朝中大臣的帮衬,就能叫朕一直信任他,相信他那套五年平辽的说辞。

        被他吹嘘说大明怎样怎样强,建虏怎样怎样弱,可实际上呢,在朕相信他,一定能为国朝分忧,替朕分忧之际,建虏打到我大明的家门口,还打进来了,这可真是够讽刺的啊。

        所以朕不打算拿着大明的元气,去继续填补辽前这个大窟窿了,没有意义,家贼硕鼠太多了,朕就算是搬一座金山银山,也满足不了这帮家贼硕鼠的胃口啊!”

        受党争的影响,从万历朝就存在的吏治腐败,到了崇祯朝,那更是呈现愈演愈烈之势。

        辽饷,本意是想解决建虏反叛,还大明朗朗乾坤,可在上下其手的氛围下,不知有多少贪官污吏,将其当成敛财的工具。

        “陛下,我大明不能放松,对建虏的压制啊。”孙承宗双手微颤,作揖道:“倘若这般放纵建虏,在辽东之地发展下去,只怕……”

        “放松?这肯定是不能的。”

        崇祯皇帝神情冷厉,伸手搀扶起孙承宗,说道:“朕要用毛文龙先前那一套,搅得建虏在辽南不得安生。

        知道朕为何要重用刘兴祚吗?

        因为他更懂建虏,知晓建虏内的所有情况,朕要以东江镇为前出要地,乘船渡海袭扰辽南,今天杀十个建虏,明天斩百个建虏,将辽南变成建虏的梦魇之地。

        另外像登莱之地,包括觉华岛,都能成为前出辽南的要地。

        朕所想的平辽方针,就是放弃斥重金打造防线,辽西行守土有责,给朕确保现有疆域不丢,敢丢那就按大明法纪来办,该杀就杀,该罢免就罢免,朕要围绕辽南沿海之地,一点点放建虏的血。

        此次建虏进犯关内,我大明采取的也是步步为营,多挖宽沟,阻碍建虏骑兵形成机动冲杀之势,这在辽前是不是能推行开来?

        在辽西,围绕先前斥重金所打造的防线,给朕多挖宽沟,形成坑道防线,一条不够那就两条,两条不够那就四条。

        既然打仗不行,那领着麾下将士挖沟掘土总会吧?”

        “……”

        孙承宗嘴巴微张,难以置信的看向崇祯皇帝,显然他从没有想到当今天子,竟然想以发展水师力量,将整个辽南变成战场,来一点点消耗建虏的元气。

        孙承宗收敛心神,眉头微蹙道:“可是陛下,若这是这样做的话,那建虏缩在城池不出,或者撤离沿海地带,我大明岂不是……”

        “他们不要,我大明也不要!”

        崇祯皇帝朗声道:“在我大明袭扰辽南期间,要多多的收拢,被建虏奴役的大明百姓,把他们全都迁移回关内安置。

        什么时候,朕把那帮把辽东当成他们升官发财、中饱私囊的家贼硕鼠,全都一一铲除干净了,我大明什么时候再谋收复辽东之事。”

        就当前的大明,在这里上下摆烂,任何以平叛的名义,所摊派的银饷,那多数都是落到贪官污吏之手。

        想要在这个堆满火药桶,随时都会引爆的龙椅下,可以先安稳的坐下去,那首要做的就是摆正心态,像什么三五年平辽,三五年造个崇祯盛世,在梦里想想就行了,千万别映照到现实,容易蛋疼。

        毕竟那都是瞎扯淡嘛。

        既然是这样的话,那就用空间换时间,你建虏想放我大明血,那我就从源头堵住,反过来再想个办法,持续放你建虏的血。

        只要能叫辽前稳个一年半载,腾出手来制衡朝堂,杀一批围绕辽前的家贼硕鼠,那剩下的事情就好办多了。

        “孙卿啊,国朝需要你啊。”

        收敛心神的崇祯皇帝,动容的抓住孙承宗的手,说道:“眼下大明处在这动荡之下,各地灾害频发,朝中国库空虚,山西等地反叛不绝,而朝堂、地方上的官员,又一个个是那般德性,孙卿,你要多为朕分忧啊。”

        “陛下……”

        看着动容的崇祯皇帝,被抓住手的孙承宗,一时间不知该说些什么了,天子这是要叫自己硬顶上去啊。

        老孙同志,你是大明的好同志,要多替朕这个大明天子,多多的分些担子才成,你那套步步为营的策略,朕会继续用的,战略防守不丢人,但斥重金修筑城池,那可不成了,挖沟吧,多挖沟,往死里挖,叫建虏来打你都觉得费解!

        朕要是坐拥一座座金山银山,那没说的,你想怎么修城池都成,可问题是现在大明的财政,明显就是一堆烂摊子,朕可没银子给你,有这修城的银子,还不如叫朕拿来缔造新军来的实际呢。

        “朕方才所讲的那些,就是一个笼统的想法。”看着踌躇的孙承宗,动容的崇祯说道:“等结束了此战,打跑了建虏,我们再详细的探讨,到时军机处拿出可行性章程,辽西怎么部署,辽南怎么展开等等,都必须制定好才行。”

        “臣领旨。”

        看着心事重重离去的孙承宗,垂手站在原处的崇祯皇帝,嘴角微扬,出身文官群体又如何,朕要一步步叫你拢到帝党之下,大明不是派系多嘛,不是好党争嘛,好啊,那朕也造个帝党,陪你们好好玩玩。

        以辽东将门为首的势力,就是朕给你们抛出的第一根骨头,朕倒要看看,到时能跳出来多少人,皇太极,你想做皇帝,问鼎神州,先去问问你死去的老爹答应不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