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江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崇祯:朕就是盛世之君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七章 八旗公推,论战退

第一百二十七章 八旗公推,论战退

        “等等!!”

        阿敏神情冷厉,眸中闪烁着杀机,伸手喝道:“汗王,您这般偏袒岳托,恐在八旗内无法服众!

        这岳托分明就是因为那萨哈璘自己无能,导致被明狗所杀,一直怀恨在心,    故而才在我大金撤离三屯营之际,不顾当时战况如何,强行下达军令,以假借明狗之手,想除掉奴才的弟弟!!

        若只是这样的惩罚,那奴才是绝不认的!!”

        “阿敏,    你放屁!”

        被两黄旗摆牙喇架着的岳托,面露愤慨道:“我岳托行的正坐端的,    怎会用这种卑劣的手段,    来害济尔哈朗。

        当时的情况你了解吗?

        面对数倍的明狗,本贝勒所领兵马,本就是负责殿后的,叫济尔哈朗留守后阵,也是为保我八旗元气!!”

        聚集在帐内的一众贝勒、大臣,神情各异的看着眼前这一幕,而皇太极此刻的心情,却坏到了极致。

        “话是这样说,但济尔哈朗已战死,谁也不知道,你说的是不是真的。”幸灾乐祸的莽古尔泰,    余光看了眼皇太极,轻笑着对岳托说道。

        “现在你活着,    济尔哈朗麾下那帮奴才、阿哈,    到现在没一个回营,那还不是你想说什么,    就是什么了?”

        讲到这里的时候,莽古尔泰那锐利的双眸,    看向了沉默不言的皇太极,本垂着的双手下意识紧握起来。

        “莽古尔泰,此事与你何干!?”

        代善剑眉倒张,冷冷的看向莽古尔泰,沉声道:“你说这些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又是什么居心?

        现在这种态势下,你难道想挑起我八旗的内讧吗!?”

        “代善,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讲。”莽古尔泰瞪眼喝道:“本贝勒何时说过,要挑起八旗的内讧了?!

        你把这些话讲清楚,本贝勒不过是讲出自己的揣测罢了。”

        “没错!”

        阿敏紧随其后道:“这件事情要是说不清楚,那肯定没完,代善,本贝勒警告你,不要以为岳托是你的子嗣,就能随便乱扣帽子,    包庇,    不是这样包庇的!!!”

        阿敏那愤怒的声音,回荡在这帅帐之内,连带着帐内所站豪格、德格类、阿济格、多尔衮等一众贝勒,还有八旗将校,皆露出各异的神情,在当前这种态势下,闹出这样的事情,他们心中生出不同的情绪。

        站在边角的索尼、范文程,在瞧见当前这阵仗时,眉宇间皆生出忧色,这个时候万万不能起内讧啊。

        这要是敢起内讧的话,别说跟大明继续作战了,就算此时撤离关内,回到辽东那边,这对大金的伤害也是极大的。

        此次进犯大明,他们八旗非但没取得相应战果,却反被大明一路按着打,折损大批随军阿哈、黑营兵,还有随行的蒙古兵,即便是他们八旗健儿,也折损不少,甚至接连战死两名爱新觉罗子弟,这要是不能让大明付出沉重的代价,那他们八旗内必然生出隐患与动荡,甚至与大金结盟的科尔沁各部,还有其他蒙古各部,也将……

        “够了!!!”

        就在范文程、索尼忧愁之际,皇太极那愤怒的咆哮声,在帐内响起,这叫帐内一众人等都看了过去。

        “现在是什么时候,你们一个个在这里聒噪狂吠!!”皇太极眉头紧皱,强压怒火的沉声呵斥道。

        “是觉得自己一个个仗打的很好?还是说你们中的谁,觉得当前这种局势对我大金不利了,就在心中想坐上这汗王位啊!!

        是你代善?是你阿敏?还是你莽古尔泰啊!!”

        皇太极此言一出,叫帐内那帮爱新觉罗贝勒、子弟,有一个算一个,都低下了脑袋,而代善、阿敏、莽古尔泰露出了各异的神情。

        扫视着帐内一众人等,皇太极的心里能够感受到,不少人的心里,对自己先前决定进犯大明一事,产生了深深地质疑。

        或许在开战之初,八旗取得了一系列战绩,叫皇太极的威望得到不少提升,可随着局势的演变,一场场败仗打下来后,甚至损兵折将这般严重,这也让八旗内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崇祯小儿,本汗一定要亲手宰了你。

        内心恼怒的皇太极,在看到眼前这一幕后,那心中发出阵阵咆哮,错非是崇祯所闹腾的这一切,他又何以至此会处在这种境遇下。

        “打仗,就没有不死人的。”

        皇太极神情冷然,缓步向前走着,语气冰冷的说道:“岳托他就算是再浑,身为爱新觉罗的子弟,也绝不会做出这等亲者恨、仇者快的事情。

        当前我八旗所处的境遇,你们一个个也都瞧见了,此前攻打大明关内,你们一个个也都是斗志满满,誓要叫大明遭受重创。

        现在我八旗面临的处境,很不好,接下来是战,是和,本汗不做决断,本汗叫你们来定。

        是想无能的把仇恨,强加在自己人身上,还是找明狗去算,你们来断。”

        岳托,他皇太极是一定要保的。

        不管是制衡代善,还是制约阿敏、莽古尔泰,这岳托都不能死,不然八旗内的平衡,就将再度被打破。

        死一个济尔哈朗,他皇太极能承受,但死一个岳托,所带来的影响,是他所不能承受的。

        若是没有这档子事情,没有当前这种处境,他皇太极还有各种优势,来压制住代善他们三大贝勒。

        但现在……

        “汗王的意思,是要八旗公推了?”莽古尔泰看向皇太极,神情淡然的说道:“要是这样的话,那就要大家好好商讨商讨了。

        毕竟这议政大事,关系到我八旗命运……”

        看着侃侃而谈的莽古尔泰,压着邪火的皇太极,垂着的双手紧握着,什么狗屁八旗公推,八旗本就是本汗一人说了算。

        只是当前所处的这种局面,使得皇太极只能压着怒火,不过在内心深处却暗下决心,定要设法铲除掉三大贝勒的特权,八旗只有他一个主子,而不是叫这帮奴才头子,来分他这个八旗主子的权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