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江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崇祯:朕就是盛世之君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六章 明骑扬威(2)

第一百一十六章 明骑扬威(2)

        济尔哈朗神情冷厉,眸中闪烁着冷芒,胸膛充斥的怒意,恨不能甩掉麾下兵马,纵马飞奔到岳托面前,一刀劈了这狗娘养的!

        回想起在三屯营东城门,岳托那居高临下的怒斥,    勒令他率部断后,自己不过反驳了一句,竟被其抽了一鞭子。

        那么多奴才看着,竟敢给本贝勒一鞭子,岳托,你给老子等着!

        不就是萨哈璘这个废物,被明狗杀了,    敢这般报复老子。

        老子要干不死你,那就他娘的算你生的!

        济尔哈朗的面门上,那道血痕印清晰可见,眼眶微红,钢牙紧咬着,狠厉的目光扫视着左右,怒吼道:“你们这帮狗奴才,都给本贝勒跑快点!!!”

        “咚咚咚……”

        “呼哧……”

        跟随济尔哈朗断后的数千兵马,迈开步子,拿着军械,喘着粗气,朝前方不停地跑,三屯营一仗,算是叫这些阿哈、二鞑子的锐气打掉了。

        “主子,这帮阿哈就是累赘!”一名牛录额真,骑马跟上济尔哈朗,大声道:“拖累着咱们的行军速度,要不然把他们都弃掉吧。”

        “闭嘴!!”

        济尔哈朗瞪眼喝道:“眼下我八旗刚撤离三屯营,谁知道那帮该死的明狗,是否会追杀上来。

        若是弃掉这帮阿哈,    那他们定然会溃散而逃,到时追杀上来的明狗,杀到岳托那奴才所部,你是想叫本贝勒受罚不成?!”

        建虏八旗能在辽东战场所向披靡,打的明军丢盔弃甲,缩在城高墙厚的城池,不敢跟他们展开野战,那不止是建虏强悍那般简单。

        建虏奉行的严苛军纪,绝非说说那般简单,纵使是权势滔天的和硕贝勒、普通贝勒,若是敢贻误战机,或怯战畏战的话,那也是严惩不贷的。

        在此次进犯大明一战没结束前,济尔哈朗就要听从岳托指挥,哪怕心里生出再多怨气,也要以后寻机会再报。

        “哒哒哒……”

        “哒哒哒……”

        如雷的马蹄声,从远处传来,这叫济尔哈朗心里一震,    该死,    哪儿来的骑兵,真他娘的来的不是时候!

        “明骑!!!”

        一道道怒吼声,此刻在济尔哈朗所领这支兵马各处响起,那些散布在队列之中,负责弹压所部阿哈、二鞑子的真鞑,当即怒吼着指挥麾下阿哈、二鞑子,列阵警戒。

        “主子,是从滦河方向,杀过来的明骑。”图格眉头紧蹙,手里握着长刀,语速极快的说道:“规模约莫千余骑,我部麾下只有数十众骑兵,想打赢他们,不容易。”

        “那也要打!”

        济尔哈朗冷芒一闪,抽刀喝道:“至少坚持住两轮冲阵,到时弃掉这帮阿哈,咱们再撤离此地。”

        “喳!”

        济尔哈朗没想到滦河方向,会杀过来明骑,其先前的心思,全都在三屯营那边的明军,这么多明骑杀来,想打赢这一战不可能,其麾下的兵马,多数都是阿哈、二鞑子,八旗旗丁不过一个牛录罢了。

        “架盾,稳住阵线!”

        “敢有畏战者,就地格杀!!”

        在不知是谁统领的明骑队伍,不断逼近他们之际,济尔哈朗麾下那帮真鞑,呵斥着左右阿哈、二鞑子,迅速组成了御敌兵阵。

        一个倒品字状的阵线,就出现在满桂所领的铁骑队伍眼前。

        “直娘贼的,这帮建虏的反应,还真他娘的够快啊!”满桂手持长枪,身躯微微向前倾,虎目睁得极大,喊叫道。

        那健硕的身躯,随着胯下飞驰的战马而起伏着,以他为首的骑阵,在疾驰间依旧保持箭矢状,给人极强的视觉冲击。

        “哒哒哒……”

        “嗷嗷嗷……”

        如雷的马蹄声,明骑的狼啸声,叫济尔哈朗所领数千众兵马,不少的阿哈、二鞑子,都生出不少畏惧。

        “敢有畏战者,就地格杀!”

        “敢有后退者,就地格杀!”

        此刻,站在这帮阿哈、二鞑子身后的真鞑,一个个神情狠厉,紧握着手里的战刀,虎视眈眈的盯着眼前,若谁敢转头,伸手就是一刀。

        “裂阵!左右夹击!!!”

        满桂的怒吼声,此刻响起,左右跟随的亲卫家丁,紧跟着便怒吼起来,以叫自家总兵官所下军令,能传递到后阵去。

        位列骑阵两翼的满忠、张虎二将,怒吼着朝两翼飞驰而去,大批的明骑将士,在疾驰间操控着胯下战马,紧跟在满忠、张虎身后,本一股骑兵洪流,不过数息就分成了三部,满桂所领的铁骑,嗷嗷叫的朝眼前的建虏兵阵杀去。

        “箭雨压制!!!”

        “咻咻咻……”

        随着图格的军令下达,各处兵阵的建虏,迅速抛射着箭矢,力图靠抛射的箭雨,遏制住从前方杀来的数百明骑。

        “哒哒哒……”

        “举盾,冲……”

        在杂乱的马蹄声下,满桂挥动着手里的长枪,瞪眼怒吼起来,在前的那帮铁骑,纷纷举起小盾,护在自己身前,马速不减的朝前冲杀过去。

        “抛射!”

        与此同时,在后的骑将,则怒吼起来,好叫在后的铁骑,展开箭雨反击,以压制住眼前建虏。

        “咻咻咻……”

        “噗噗噗……”

        在这片一览无余的战场上,双方皆发动着自己的压制之势,给予对方沉重打击,已破掉他们的士气。

        “杀鞑子!!!”

        满忠、张虎所领铁骑,此刻迂回作战,对眼前的建虏兵阵,实现了包夹之势,在前的明骑,举着手里的长枪,胳肢窝夹着枪杆,身躯挺直着向前疾驰。

        “这帮明狗,疯了!!!”

        骑马定在后阵的济尔哈朗,当见到各处杀来的明骑,以这种雷霆之势压来,双眸睁得极大。

        虽说满桂统率的明骑队伍,远比不过济尔哈朗所领兵马,但拥有充足空间展开骑战,就叫满桂占据着绝对优势。

        “杀鞑子!!!”

        所披盔甲上插着几根箭矢,挥动着手里长枪的满桂,怒目圆睁的咆哮着,旋即身躯便微微向前倾,朝着相距不过数十步的建虏杀去。

        “砰!砰砰!!”

        “杀鞑子!!”

        撞击大盾的声音此起彼伏,在济尔哈朗震惊的注视下,满桂挥动着手里的长枪,左右亲卫家丁紧跟着,本严丝合缝的兵阵,竟硬是被冲开一个个口子,满桂咆哮着就朝前冲杀着,那悍勇的身姿,惊得御敌的阿哈、二鞑子心生寒意。

        “哒哒哒……”

        “杀鞑子!!”

        在杂乱的马蹄声下,一道道怒吼声响起,越来越多的明骑,朝着这些缺口向前冲,并不断朝两翼冲杀。

        “噗……”

        “砰!”

        那些操着长枪挥杀的明骑,就像是杀神一般,悍不畏死的向前冲杀,叫御敌的建虏阵线瞬时乱了起来。

        “稳住!”

        “架枪!!!”

        各种呵斥声不绝,可是面对正面突杀的明骑,左右夹击的明骑,那锐不可当的冲阵,这些个从三屯营撤离的阿哈、二鞑子,根本就稳不住阵线。

        此刻这倒品字建虏兵阵,前出的两部乱成一团,位处阵中的济尔哈朗,见到眼前这一幕后,便知己部那些阿哈、二鞑子,根本就不是这支明骑的对手。

        “射,给本贝勒狠狠的射!”怒不可竭的济尔哈朗,当即怒吼起来:“射杀那帮该死的明狗,快啊!!!”

        图格听闻此言,心里便知自家主子,是想用前阵的阿哈充当炮灰,以此消耗正在冲阵的这帮明骑。

        “箭雨压制,快!!”图格怒吼着,拿着手里的刀,瞧见督战的八旗健儿,已趁乱回撤到后阵,心里暗暗松了口气。

        被真鞑弹压着的那帮阿哈,尽管面露惊异,但在战刀的威胁下,那一个个纷纷弯弓搭箭,朝着前方射杀而去。

        “咻咻咻……”

        在眼前混乱的战场上,破空声骤响,一些向前冲杀不能收势的明骑,骤然遭遇前方袭来的箭矢,一个个双眸大张,身体本能的就向左右倾斜,来了一个缓冲,顺势就跳下了飞驰的战马,重重的撞到身旁的阿哈、二鞑子身上。

        “砰砰砰……”

        “干你娘的狗鞑子,给老子向前杀!!”

        遭遇这等紧急战况,厮杀在一起的双方将士更乱了,杀红眼的满桂,见眼前的建虏这般,那挥动着手里的长枪,就不断的向前冲杀着。

        “主子,不能再停留下去了,快撤吧!”看着发动的一波波箭雨,并未能遏制住明骑的攻势,图格面露焦急道。

        “啊!!!”

        抓狂的济尔哈朗仰天怒吼着,那双赤红的双眸,死死的盯着眼前大杀四方的明骑,内心充满了不甘。

        曾几何时,他们八旗劲旅遭遇过这种情况,可自从杀进大明关内后,一向骁勇善战的他们,却频频失利。

        “撤……”济尔哈朗怒吼着,那建虏语,唯有麾下那帮真鞑能听懂,当然也有少数阿哈、二鞑子能听懂。

        本乱成一团的战场,此刻变得更加混乱了。

        “鞑子要跑,杀啊……”

        奋战的无数明骑,见部分建虏逃离战场,那一个个纷纷怒吼起来,挥动着手里的长枪、长刀,惨叫声在这片天地不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