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江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崇祯:朕就是盛世之君在线阅读 - 第七十一章 不要怕自己的坛坛罐罐被打烂

第七十一章 不要怕自己的坛坛罐罐被打烂

        细数大明同建虏之间,所爆发的战事,为何会频频惨败,以至丢掉大片疆域?

        除党争所造成吏治腐败,继而诱发出的严重贪腐;军事方面的决策权、兵权,皆掌握在文官群体手里。

        还有便是太在意一些坛坛罐罐了。

        怕出错,怕打败,怕因此丢掉乌纱帽,这种患得患失的心态,导致很多人,即便看见了战机,也会踌躇,也会犹豫。

        哪怕有一些统兵将领出战了,但掌握军事方面决策权、兵权的文官,却不派兵驰援,以至于本该是大胜的战局,往往成了惨败……

        崇祯皇帝骑在马上,看着重兵把守的街道,眉头微蹙着,在身后跟随的宣府镇总兵官侯世禄,内心生出些许的忐忑。

        侯世禄从没有想到,当今天子在这等危急的态势下,不在重兵把守、城高墙厚的神京待着,反做出御驾亲征的决断。

        “侯卿,这三河中卫治下,所组织的民驿队,没糊弄了事吧?”崇祯皇帝微微侧首,看向侯世禄说道。

        侯世禄闻言,心里一紧,忙抱拳说道:“回陛下,奉军机处上谕,我三河中卫一线的民驿队,皆已组织起来,且按照军机处上谕,单独进行登记造册。”

        “嗯。”

        崇祯皇帝微微点头,道:“等到了行在以后,侯卿派人,将这部分文书,皆送到军机处前指。

        民驿队转运往来粮草、军械等,关乎我大明对战建虏的根本,绝不能出现任何差池。”

        “喏!”

        侯世禄当即抱拳应道。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虽说此次大明迎战建虏,算是本土作战,但考虑到当前的局势,崇祯皇帝还是觉得,将希望放在临时组建的民驿队,以军法来震慑抽调的徭役,进行转运粮草、军械等,远比各地官府靠谱的多。

        一路无言,在侯世禄的引领下,崇祯皇帝一行,来到了中卫防务衙署,眼下因御驾亲征的缘故,遂被崇祯皇帝征用了。

        “侯卿,你中卫防务衙署,是否选好新的地方?”来到这正堂后,崇祯皇帝看向随行进来的侯世禄,询问道。

        “已选好新的驻地。”

        侯世禄忙抱拳说道:“另随陛下出征的京卫各部,按照陛下的旨意,在我三河驻守的兵马,正于三河城东西两地,分别修筑营寨。”

        “嗯,辛苦侯卿了。”

        崇祯皇帝点头道:“那侯卿先去忙吧,朕虽说进驻三河,然三河中卫的一应防务安排,依旧由侯卿执掌,非必要无需请示朕。”

        “喏!”

        在三河这处要地,同时出现两个班底,最忌讳的就是重一头、轻一头,继而造成一定的混乱。

        随驾前来的军机处前指,是总揽此次对战建虏的班底,属战略层面。

        临设的三河中卫防务衙署,是总揽三河中卫一线防务的班底,属战术层面。

        在当前这等局面下,崇祯皇帝需要的是稳定的秩序,该是谁统管的事情,就该由谁来统管。

        见侯世禄离开后,王洽走上前,拱手作揖道:“陛下,此次您御驾亲征,携军机处前指等进驻三河,是否谴派人手,向蓟州方面通传此事?”

        “还是要通传一下的。”

        崇祯皇帝想了想,神情淡然道:“王卿,你以军机处之名,向蓟州方面明发上谕,言朕与军机处前指,并随驾出战的京卫各部,为孙卿之后盾。

        此次勇卫营取石门镇大捷,望孙卿不可焦躁,当以前线战局沉稳部署,力求赢下这场同建虏之战!”

        “臣领旨!”

        眼下崇祯皇帝最担心的,就是在建虏进犯的大背景下,京畿治下的府县,所驻守的那些兵马,可能会受袁崇焕的影响,出现冒进的情况。

        用这样一种方式,表明自己就在三河,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也是增强了孙承宗的底气。

        当前的大明,最需要的是稳!

        尽管是对手,但有一点不可否认,建虏大军的确是强,就算规模远少于明军,可在战场上,从不是以兵马多寡为绝对论的。

        现在军机处前指,能直接调动的强军,唯有一个勇卫营,而受卢象升、孙祖寿所领的天雄军与忠勇军,还需数日才能赶赴三河。

        就算是真的赶来了,配属相应军器、甲具、火器的天雄军与忠勇军,毕竟是临时抽调组建起来的。

        不可能说,一上来就像皇太极所领建虏大军那般,表现出极强的战力。

        “陛下,此次勇卫营这边,取得石门镇大捷,对我大明而言,的确是振奋人心的。”李邦华走上前,对崇祯皇帝拱手道。

        “然建虏主力若知晓此事,定然会携怒猛攻遵化城,以建虏之威,只怕遵化方面,难以抵挡建虏的攻势。

        我军机处前指这边,是否要给蓟州方面,还有迁安方面,明发上谕,叫他们分出部分骑兵,袭扰进犯的建虏,以缓解遵化方面的压力?”

        “不可!!”

        崇祯皇帝伸手打断道:“现在我们对迁安方面,到底是什么情况,袁崇焕是否率部驰援关内,都不清楚。

        这个时候冒然下此上谕,一旦前线会错意的话,必然会引发一连串反应。

        蓟州方面有孙卿在,非必要的时候,军机处前指这边,不能随便明发上谕。

        不要怕自己的坛坛罐罐被打烂,只要能战胜进犯的建虏,那些打烂的坛坛罐罐,再建起来便是了。

        不过,军机处前指这边,要派人去迁安方面,明发一道上谕,询问那边的具体情况,还有袁崇焕所部,是否已进驻迁安方面。”

        “臣遵旨!”

        李邦华当即拱手应道,同时这心里却生出唏嘘,天子这是在心里面,已放弃遵化、三屯营两地了。

        只是这样的意思,心里明白即可,但绝不能讲出来。

        看着离去的李邦华,站在原地的崇祯皇帝,仿佛是猜透了李邦华所想,不由轻叹一声,不放弃遵化、三屯营两地如何?

        现在前线局势并不明朗,所构东西防线,除孙承宗所领防务明确了,以迁安为首的防务,到现在还没派人来传递情况。

        袁崇焕在干什么,具体到什么地方,自己都一无所知,若贸然采取行动的话,必然会叫当前的局势,朝着更恶劣的方向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