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江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崇祯:朕就是盛世之君在线阅读 - 第四十章 调兵遣将

第四十章 调兵遣将

        从万历四十七年开始,那场打掉大明尊严的萨尔浒之战,崇祯皇帝都数不清楚,大明在辽东的疆域上,被凶残的建虏,反复按在地上摩擦多少次了。

        纵使天启年间,那场叫袁崇焕名声鹊起的宁远大捷,在崇祯皇帝的眼里,也是一场彻头彻尾的惨败,而非大捷!

        虽说宁远城是没落入建虏之手,然觉华岛这处战略海上要地,却叫建虏偷了塔,所囤战略物资尽没,大明在辽西海上的水师力量损失惨重。

        辽东,在不知不觉间,已然成为某些人,刷名望、攒底蕴的副本,可朝廷每年掏的都是真金白银啊!

        “陛下英明!”

        周延儒朗声道,随后快步走上前,拱手作揖道:“打得一拳开,免得百拳来,这在臣看来,无疑是很恰当的定论。

        臣以为谴派数支精锐之师,提前部署到石门镇一带,威逼寇边进关的建虏,的确能壮我大明雄威!”

        崇祯皇帝神情淡然,瞅着提前表态的周延儒,嘴角露出一抹不易觉察的笑意,难怪周延儒仕途通天,这揣摩上意、表明态度的本事,的确是不一般啊。

        孙承宗、王洽、李邦华、徐光启四人,却眉头微蹙,神情各异的陷入到沉思之中。

        一方面他们震惊于崇祯皇帝所讲那句:打得一拳开,免得百拳来之深意。

        另一方面却在思索,若真要这般的话,当谴派那些可堪重用的兵马,可堪重用的将领,在眼前这种动荡局势下,进驻到石门镇一带呢?

        “孙卿,你有什么想法?”

        崇祯皇帝也不知道,看向孙承宗说道:“既然是商讨总方针,那就畅所欲言嘛,别有什么顾忌,多像周卿这般,有不同意见都能讲出来。”

        对周延儒的拍马屁,要鼓励,不能打击,毕竟眼下的军机处,还不能算是彻底服从他意志的军机处,还需要时间来磨合,来敲打。

        “陛下,臣以为您方才所讲之言,甚好!”

        孙承宗想了想,走上前拱手道:“此番建虏寇边,杀进关内,对我大明来讲是次不小的打击。

        自建虏肆虐辽东以来,这是建虏首次杀进大明腹地,越是这种危局之下,就越要表明我们的立场与态度。

        然,派哪支军队过去,叫哪员将领过去,是关键,若真要进驻石门镇,我大明就必须能从建虏身上,狠狠咬下一块肉才行!”

        “臣附议!”

        “臣附议!”

        王洽、李邦华、徐光启几人,先后向前拱手应道。

        “那诸卿与朕的态度,都是一致的。”

        崇祯皇帝在听到以后,微微点头道:“派驻石门镇的兵马,朕已在整饬之中,等再过上数日,我们再详谈此事。

        接下来我们详细议一议,应抽调宣大等地援军多少,并给哪些统兵将领,授便宜行事之权。

        可在前来神京的要道,补强几道防线,以保障来犯建虏,不会一路从遵化猛攻过来,杀到神京治下?”

        与进犯大明的建虏,在崇祯皇帝的心中,已做好打数月的准备,并且要通过这一战,达成重新构建京畿防务的目的。

        袁崇焕必然要被拿下,但绝不是眼前这个时候。

        辽派将门势力要分化,要拆解。

        蓟密永三协,要重新规划部署……

        需要崇祯皇帝所做之事,很多,因此他必须要谨慎,必须要稳,若此番建虏寇边,他都不能完全掌控京畿,那干脆躺平算了。

        毕竟大明的根子已烂掉了,皇权不下乡绝非空谈,基本盘都快被攫取没了,就算再怎么玩,都是玩不转的。

        反观孙承宗、王洽他们,对崇祯皇帝这跳跃的思维,表示有些跟不上,这不是又回到起点了?

        还有进驻石门镇的兵马,天子已然选定好了?

        是新设的勇卫营?

        还是从京营整饬出的三支所谓精锐?

        上意难以揣摩啊!

        感慨之余,李邦华走上前,拱手道:“陛下,臣以为先前孙公所言,增兵三河,是朝廷必须要做之事。

        另蓟州这个地方,也需增派兵马进驻。

        如此围绕三河、蓟州两地,朝廷可分别沿平谷、盘山、玉田一线,还有密云、顺义、宝坻一线,及通州、香河一线,构建拱卫神京的前、中、后三条防线。”

        “臣附议!”

        孙承宗拱手说道:“陛下,依臣之见,可命宣府镇总兵官侯世禄,率一万精锐之师,进驻三河,统管临设中卫防线。

        命昌平总兵官尤世威,率一万精锐之师,进驻通州,统管临设后卫防线。

        至于蓟州要地,臣有一人可举荐,然此人生性桀骜,喜独断,是否与当前局势,适合坐镇蓟州,还需陛下决断。”

        “孙卿所讲,可是大同总兵官满桂?”

        崇祯皇帝想了想,看向孙承宗说道。

        “回陛下,正是此人。”

        孙承宗拱手道。

        此时的军机处正堂,陷入到一片安静之中,对孙承宗所荐之人,王洽、李邦华几人都清楚,多是先前在辽前待过的将领。

        在军机处这边,除孙承宗有出镇辽东的经历外,像王洽、李邦华他们,并没有这样的经验。

        “朕觉得此人可用。”

        崇祯皇帝沉吟少许,看向孙承宗说道:“但朕心中,坐镇蓟州的人选,非满桂,而是卿家。”

        轰!

        王洽、李邦华、周延儒、徐光启四人,面露惊色,难以置信的看向崇祯皇帝,心中生出惊骇。

        谁都没有料想到,天子竟准备委派孙承宗,出京赶赴蓟州,来负责临设前卫防线,这还真是出乎大家意料。

        “臣愿往!”

        孙承宗神情平淡,拱手应道。

        崇祯皇帝走上前,在众人的注视下,托住孙承宗的双臂,说道:“孙卿,朕有意叫你坐镇蓟州,并总揽临设前、中、后三卫防线。

        同时,卿家方才所荐之人,侯世禄可率部进三河,尤世威可率部进通州,满桂率部进蓟州,协助卿家分管三卫防线。

        并趁建虏未露进犯神京之际,以军机处大臣之名,重构前中后三卫防线部署,期间若遇违抗军令者,可先斩后奏!”

        崇祯皇帝此言一出,叫在场一众人等,包括孙承宗在内,那皆心生惊意,在当前这种局势下,天子所授权柄不可谓不重啊!

        “臣领旨!”

        孙承宗强压内心惊意,忙低首应道。

        “好!好!好!”

        崇祯皇帝连称三声好,面露笑意道:“军机处即刻以方才所议之事,拟定上谕,明发出去。

        委孙卿为特命钦差,总揽临设前中后三卫防务,赐尚方剑,王命旗牌,允便宜行事,自总兵官一级,若违军令者,可先斩后奏!

        同时谴派人手,分往大同、宣府、昌平等地,命满桂、侯世禄、尤世威三人,率精锐之师进驻!”

        王洽他们有些傻眼。

        这天子授予孙承宗的权柄,是否有些过重了,自总兵官一级往下,若违背军令者,皆可先斩后奏。

        关键临设的前中后三卫防线,还打乱了此前关内三协统属,不过有尚方剑,有王命旗牌,孙承宗便可力压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