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江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崇祯:朕就是盛世之君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七章 帝王心术(下)

第三十七章 帝王心术(下)

        “孙卿,成国公留下,其他卿家,都去忙各自差事吧。”

        崇祯皇帝坐在龙椅上,看着孙承宗他们几人,神情淡然的说道:“宣府镇、密云等地军务,必须尽快整理出来。

        另军机处要拟定个章程,若有义军进京驰援,当如何分属,如何调遣,别到时候真有义军来了,再生乱子,此事王卿主抓吧。”

        “臣等领旨。”

        王洽、李邦华、周延儒等人,当即拱手应道,随后便离开此处,回到各自位置上,准备继续忙碌起来了。

        “哒,哒,哒。”

        候着的孙承宗、朱纯臣,听着崇祯皇帝敲击龙案的声音,内心却是不一样的情绪,此刻的他们,心里都不知道,天子接下来要说什么。

        “孙卿,把京卫都督府所拟奏疏,拿来叫朕看看。”

        崇祯皇帝向前探探身,淡然的说道,随后便端起手边茶盏,呷了一口,咀嚼着喝进嘴里的茶叶。

        “臣领旨。”

        孙承宗将方才拿到的奏疏,恭敬的递到崇祯皇帝跟前,站在一旁的朱纯臣,却变得忐忑起来,生怕天子再询问他什么。

        “孙卿,朕记得你昨日对朕讲,想调宣府镇、密云等地兵马,朝廷还缺一百万两银子,外加十万石军粮?”

        崇祯皇帝翻看着手里奏疏,却对孙承宗说道。

        嗯?

        孙承宗愣了一下,自己什么时候讲过这话?

        不对,这是天子想向朱纯臣他们,索要钱粮,以此换取京卫都督府所任人选!

        “没错陛下。”

        孙承宗拱手说道:“别的地方还好说,但宣府镇、密云等地,距神京有一段距离,一旦上述援军开拔抵京,日后与建虏交战的话,那朝廷这边必须解决钱粮才行。”

        “嗯。”

        崇祯皇帝搁下手中奏疏,抬头看向神情微变的朱纯臣,说道:“卿家,各勋戚子弟,进府军前卫一事,是否派人传达下去了?”

        “回陛下,臣已传达。”

        朱纯臣忙拱手回道:“最迟明日,适龄的勋戚子弟,将悉数前去府军前卫报备,听候陛下差遣。”

        崇祯皇帝拿京卫都督府,要置换外朝脱离京卫控制,张维贤在京营顺利整饬,顺势再拿些好处是必然的。

        除了勋戚子弟进府军前卫,充当质子之外,然同样来讲,他们亦有了前程,这并不算是好处。

        毕竟那些在京营任职的勋戚武官,这些年来,于京营贪墨多少粮饷,唯有他们自己心里最清楚。

        “卿家做的不错。”

        崇祯皇帝拖着长音,敲击着龙案,对朱纯臣说道:“不过卿家可知,此前李卿整饬京营事,曾向朕上一份密奏。

        然考虑到兹事重大,朕一直都没讲出来,本想着就此作罢,但眼下朝廷的难处,卿家也是知道的。

        方才外朝的那帮大臣,对京卫都督府一事,表现出怎样的态度,卿家也都看到了,若此事传出去的话,只怕……”

        “陛下,今国朝遭遇建虏进犯,臣等身为大明臣子,理应为国朝分忧才是。”

        朱纯臣神情正色,对崇祯皇帝拱手作揖道:“臣等会儿就召集京卫都督府之人,为朝分忧,还请陛下允准。”

        “卿家,真乃我大明忠臣啊!”

        崇祯皇帝站起身来,快步朝前走去,托住朱纯臣的双臂,道:“朕有卿家相助,真乃朕之幸,大明之幸啊!”

        “臣惶恐!”

        朱纯臣忙垂首说道。

        瞧见此幕的孙承宗,此刻内心充满感慨,天子果然乃一代明君啊,简简单单几句话,便解决了一百万两银子,还有十万石粮食。

        “孙卿,京卫都督府所呈奏疏,要抓紧办。”

        崇祯皇帝此时转过身来,看向孙承宗说道:“另派人去司礼监,在西苑准备一处地方,朕要叫府军前卫的人马,皆去西苑操练,创西苑新军!

        日后,京卫都督府也好,京营也罢,所缺将校,优先从西苑新军中遴选。”

        “臣领旨!”

        孙承宗忙拱手应道。

        被崇祯皇帝托着双臂的朱纯臣,此刻内心充满感慨,更充满敬畏,天子这是在敲打我们啊。

        看来先前在京营所做之事,天子都一清二楚,只是未寻到合适的机会,所以才隐忍下来了。

        想明白这些的朱纯臣,哪怕是再不想主动掏银子,可当想起天子之前的表现,发自心底的生出一股寒意。

        连朝中的那帮大臣联合劝谏,天子都未曾退让过半步,那他们这帮初掌权的勋戚,天子又何曾会放在眼里啊!

        拿银子换自家子嗣的前程,是朱纯臣唯一能说服那帮勋戚的理由。

        “陛下,那臣就先告退,处理京卫都督府之事了。”想清楚这些的朱纯臣,忙拱手说道。

        “好。”

        崇祯皇帝轻拍朱纯臣肩膀,说道:“卿家,京卫都督府之事,就全靠卿家来整饬了,要办好,各卫所缺兵额,可等国朝安定后再议。”

        “臣领旨。”

        朱纯臣忙应道,随后便恭敬的离开军机处正堂。

        “孙卿,你以为我大明勋戚,可堪重用?”瞅着离去的朱纯臣,站在原地的崇祯皇帝,对孙承宗说道。

        “需甄别。”

        孙承宗简言意骇道。

        “是啊,需甄别。”

        崇祯皇帝感慨道:“不过眼下还不是时候,就先这样吧,等朕击退了建虏,这朝堂也该变变了。

        孙卿,你去忙吧。”

        “臣领旨!”

        强压惊骇的孙承宗,忙拱手应道。

        大明的勋戚啊,这里面有好也有坏,就跟朝中的文官,也是有好也有坏,一刀切的事情不能做。

        水至清则无鱼。

        在大明的朝堂上,想绝对禁止党争、权谋算计之事,那断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维系了这么长时间的生态,骤然彻底改变,这怎么想,都是不太现实的事情。

        不过贪了朕银子的那帮蛀虫,必须要一一铲除掉,这点事毋庸置疑的。

        想当初快递小哥领着一帮子流寇,杀进京城之后行拷响之事,竟拷出几千万两银子。

        这大明臣子,竟比大明天子,要富的多得多。

        这实在是太不像话了,必须要一步步设计,给它充入内帑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