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江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崇祯:朕就是盛世之君在线阅读 - 第三十二章 机会,这不就来了?

第三十二章 机会,这不就来了?

        “英国公本就是奉旨办差,何来党同伐异之说?”

        崇祯皇帝收敛心神,看着控诉张维贤于京营行‘跋扈’之举的朱纯臣,冷喝道:“建虏都打进喜峰口了,若到时朕要谴京营出战,你们都敢率部迎战吗!?”

        “陛下,京营乃拱卫神京的精锐啊!”

        面对崇祯皇帝的质问,朱纯臣跪地拱手道:“确保神京安危,保障天子安危,才是我京营首要之事。

        若真需迎战建虏大军,也应是各路勤王大军所做之事。”

        “陛下,成国公所言极是!”

        “陛下,您的安危,那才是我国朝第一要事!”

        跪在朱纯臣身后的一众勋戚,那一个个神情激动,一副忠君为国的神态,说的崇祯皇帝都有些感动了。

        “原来是这样啊。”

        崇祯皇帝面露笑意,看着朱纯臣他们,说道:“照诸位卿家所言,那朕就像缩头乌龟一般,龟缩在神京便是了?

        甚至可以到城墙头上,去看来犯的建虏大军,肆意的杀害我大明子民,然后朕拍手叫好,来一句杀得好!?”

        “这……”

        朱纯臣他们闻言,为之一愣,旋即心里咯噔起来,一个个低下脑袋,根本就不敢接崇祯皇帝所讲之言。

        “好啊!好啊!!”

        崇祯皇帝脸上的笑意全无,看向朱纯臣厉声喝道:“这就是我大明的勋戚?这就是我大明的京营?

        建虏都打到家门口了,都拿刀指在朕鼻子上了,你们能讲出这样的话,真真是太好了啊!”

        “臣等有罪!”

        面对喜怒无常的崇祯皇帝,朱纯臣他们身如筛糠,一个个慌忙行拜礼,请罪道。

        先前他们聚在一起,想向崇祯皇帝声讨张维贤所为,就是考虑到当前局势,天子不会叫京城乱起来,所以才打着这样的主意。

        毕竟他们都在京营任职,倘若京营乱起来的话,那京城跟着就会乱,到时朝廷如何安稳局势?

        可谁料想到,崇祯皇帝根本就没理会这茬。

        “有罪的不是你们,有罪的是朕啊。”

        崇祯皇帝负手而立,瞅着朱纯臣他们说道:“朕先前太信任你们了,以为你们是我大明勋戚,能为朕带好京营各部。

        可实际上呢?

        京营是怎样的德性,朕不说,你们心中比谁都清楚,朕丢不起这人啊,朕到底还是要这脸皮的!”

        崇祯皇帝这句话讲出,让朱纯臣这些在京营任职的勋戚,那一个个都于心中揣摩起来,天子讲这些是什么意思?

        难不成天子心里清楚,京营那边存在吃空饷的情况?

        这不应该啊!

        不对,先前李邦华就协理京营之事,深受天子信任,眼下这个老小子,就在所谓的军机处待着。

        看着眼前沉默的众人,崇祯皇帝哪里不知,此刻的他们,都在心中揣摩自己的意思,可眼下京营还不能乱。

        尽管京营烂到根子里了,尽管自己很想把吃空饷、喝兵血的弊政铲除掉,但这些事情都不是现在能做的。

        一味的铁血手腕,只会造就新的隐患爆发,在建虏进犯的大环境下,自己必须要平衡好这一切。

        感慨大明根基已烂的崇祯皇帝,心里轻叹一声,看着眼前这帮勋戚,眉头紧皱着,对朱纯臣说道:“成国公,你来。”

        “臣领旨!”

        朱纯臣强压内心惊疑,小心翼翼的站起身,跟着崇祯皇帝,就朝一旁走去,心里揣摩着天子相召,到底所为何事。

        是想惩罚自己?

        还是想叫自己,配合张维贤整饬京营?

        “成国公,你对侍卫上直军怎么看?”

        崇祯皇帝停下脚步,转身看向朱纯臣,环指四周道:“你有没有觉得,朕所在宫城,还有这皇城,京卫形同虚设,还要被兵部横插一脚,有什么奇怪的感觉?”

        这有什么奇怪的?

        这不都成常例了?

        朱纯臣眨眨眼,脸上露出不解的神情,兵部横插一脚的,又何止是京卫呢,那戍守神京的京营,不也被人家横插一脚?

        还有五军都督府,现在不也是形同虚设吗?

        “成国公,朕要是重建京卫体系,整饬宫禁,设京卫都督府,整顿侍卫上直军,你可能将宫城、皇城的禁卫,给它绝对掌握吗?”

        见朱纯臣不明,崇祯皇帝挑明说道:“这朝中的一些大臣啊,总觉得一切都该由他们管管,动不动就以祖制,就以社稷,来要挟朕。

        现在好了,建虏杀进关内了,一个个全都傻眼了,朕想打退建虏,还我大明朗朗乾坤,一个个动不动就蹦跶起来。

        这朕的自留地,朕都不能全部说了算,这算不算天下之滑稽?”

        轰!

        朱纯臣面露震惊,眸中闪烁着难以置信的神色,乖乖,天子这是要干什么,削分兵部的权柄吗?

        自土木堡之变后,京卫也好,京营也罢,包括五军都督府,都被大明的文官,一步步拆解渗透,权柄多掌握在兵部这边。

        现在天子要设京卫都督府,那朝中的文官会同意?!

        这算是交换吗?

        天子将宫禁宿卫交给自己,潜台词是不是再说,张维贤于京营所做之事,你们一个个就不要阻挠呢?

        “成国公,你可愿为朕分忧呢?”

        瞅着震惊的朱纯臣,崇祯皇帝神情淡然的说道。

        “臣愿为陛下效死!”

        回过神来的朱纯臣,当即拱手作揖道。

        总督京卫都督府,这权势可不小啊,大明天子的安全,都叫自己负责了,以后在朝谁敢小觑?

        见朱纯臣这激动的神态,崇祯皇帝露出一抹笑意,用大明勋戚势力,去制衡大明文官势力,这想想都是有趣的事情。

        其实设军机处的时候,崇祯皇帝就不止一次想过,何时将宫禁规范起来,京卫都督府就是他的手段。

        为何外朝那边,对内廷之事了解这么多?

        一方面是跟内廷宦官有联系,另一方面就是跟兵部插手的宫禁有关!

        从大明战神,折腾出土木堡之变后,诸如京卫、京营、五军都督府,这些本被大明勋戚势力,所掌的独立衙署,历经一些时局,一步步被大明文官群体拆解、渗透,最终权柄落入到兵部这边。

        说好吧,的确削减了勋戚势力,说不好吧,话语权皆掌握在文官群体手里。

        身为大明的天子,处在当前这种大势下,崇祯皇帝想要的是朝堂制衡,文官势力要打,勋戚势力要拉,一步步铲除掉弊政。

        玩什么大刀阔斧的改革,别等崇祯十七年了,说不定过不了几年,大明治下遍地都是造反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