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江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崇祯:朕就是盛世之君在线阅读 - 第二十四章 朝堂激荡,东林之惧

第二十四章 朝堂激荡,东林之惧

        持续历代天子的党争,早就叫大明的吏治崩坏,这也营造了一个贪婪成性、权钱交易的环境。

        崇祯皇帝深知大明官场烂到什么样,更清楚大明根基被挖空到何等程度,所以大刀阔斧的革新,要不得。

        他需要借势,需要掌兵权,通过一步步的筹谋,来逆转皇权旁落的局面,撬动大明文官群体,这次出动厂卫力量,抄这些提前逃难的富商之家,就是他的一次试探,更是他的一次扬威!

        只是在建虏进犯的局势下,先前失势的东厂、锦衣卫,再度跳出来后,却也给朝堂引起了一场震动。

        “韩元辅,你听说了没有!曹化淳提督东辑事厂,骆养性掌锦衣卫事!”李标情绪有些激动,快步跑进文华殿,来到韩爌跟前,说道。

        “而且此时的京城,大批厂卫出动,去往各坊,对一些良善之家展开缉拿,    甚至还出现了抄家的惨剧!”

        “什么?!”

        本处理政务的韩爌,骤然听闻这样的消息,    本拿着的狼毫,    空悬在半空,    猛然抬起头来,看向李标说道。

        “这些消息,    你是从哪里听到的?天子何时做出这些决断,为何内阁这边,一点消息都没听到?”

        东厂,    锦衣卫,这对韩爌来讲,那是永远都不愿回忆起来的,先前在天启朝,    他们东林党在朝一党独大!

        然一个谁都没想到的人,却通过赖在内廷的天子乳娘,一步步取得天启皇帝的信任,最终成了权倾朝野的权阉。

        而他们东林党,    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    一步步衰败下来,甚至还有不少人,    惨死在阉党之手。

        杨涟、左光斗、袁化中、魏大中、周朝瑞、顾大章……

        “是昨日陛下所为!”

        钱龙锡皱眉走上前,    打断了韩爌的回忆,    沉声道:“昨日孙承宗等人,署理军机处要务后,    天子就回到内廷,    召内廷太监,甚至还有先前的老人。

        据我所知的情况,    出任御马监掌印太监的高起潜,甚至还跟监视京营的太监,私底下达成某些交易,    抽调了不少京营精锐。”

        “不仅如此!”

        李标紧随其后道:“在昨夜酉时之际,    天子不知为何,突然谴内廷宦官,    密召骆养性进宫了。

        聊了很久,    且不知聊了什么,    但到今天,    锦衣卫那边,不少人被杀,还有不少被扣押,骆养性重用他的人,接管了整个锦衣卫。”

        轰!

        韩爌闻言,心生惊骇,露出难以置信的神情,下意识站起身来,微张的双眸,闪烁着阵阵光芒。

        内廷宦官想趁乱生事啊!

        此时此刻,在韩爌的内心深处,生出一道声音,一个他最不想出现的情况,因为当前的动荡,到底还是出现了。

        “天子怎能听信谗言啊!”

        韩爌大惊失色的说道:“当前这等危急态势下,重用厂卫,在京城放纵厂卫,这是会引来大动乱的啊!”

        “是啊!”

        李标激动的说道:“当初天子御极之际,就曾召集我等,言明厂卫之害,此后断不会放纵厂卫。

        甚至为还大明朗朗乾坤,还定下魏阉谋逆的基调,这才过去多长时间啊,天子就听信内廷谗言,在这等危急态势下,做出这等不利于国朝安定之事。

        本辅现在严重怀疑,天子昨日在平台召对期间,所特设的军机处,定是受内廷阉宦蛊惑所致。”

        从昨天平台召对开始,    期间知晓军机处的所作所为,还有喜峰口被建虏攻破,    韩爌、李标、钱龙锡这些内阁大臣,    还有朝中不少大臣,那心根本就没安定过。

        当前这种危急时刻,朝廷的确需要干预,    但却不能过于揽军权,应叫在外的袁崇焕,统兵抵御建虏侵掠。

        毕竟相比较于京城,在辽东那边的袁崇焕,距离打进关内的建虏更近,在一些时局把控下,远比京城这边更为清晰。

        “元辅,眼下天子受内廷阉宦蛊惑,在京城放纵厂卫,这是祸国殃民之举啊,我等绝对不能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啊!”

        “元辅,你等署理内阁事务,现在天子被蒙蔽双眼,当为我大明社稷虑,进乾清门,劝谏天子啊!”

        就在韩爌、李标他们,在这里揣摩天子之意时,不少情绪激动的朝臣,相聚在文华殿外,声音极大的控诉着。

        事情闹大了啊!

        韩爌听到这些声音,心里暗暗吃惊起来,看着李标、钱龙锡他们,又看向站在一旁的其他几位内阁大臣,这个时候他被架在火上烤了。

        “韩元辅,魏阉之危害,您应该历历在目。”

        李标皱眉说道:“当前这种局势下,若我等不去劝谏天子,使天子幡然醒悟的话,那我大明社稷恐有颠覆之嫌啊。

        眼下建虏都打进喜峰口了,那接下来定然攻打遵化、三屯营等地,这军机处执掌抵御建虏之权,根本就不符合祖制。

        现在天子又放纵厂卫,这绝非是什么好事情啊!”

        “是啊!”

        钱龙锡紧随其后道:“韩元辅,当前这种情况下,您必须要扛起重担,领着这些心怀社稷的臣子,去劝谏天子啊。

        本辅觉得,天子定然是心忧国朝所致,只要我等能劝说一二,叫袁崇焕总揽抵御建虏之权,定然能解决此次危机的。”

        同为东林党的一员,又都是文官群体的跟脚,对韩爌他们几人来讲,眼睁睁看着内廷宦官势力膨胀,那绝非是他们所想看到的结果。

        在大明,内廷宦官跟外朝文官,那绝对是水火不容的两大势力,不管是谁掌握权柄,都会设法打压另一方的!

        “走走走,我们即刻赶去乾清门!”

        心中思量许久的韩爌,此刻皱眉说道:“不管怎样,必须要劝谏陛下,绝不能放纵厂卫胡作非为。

        倘若我等坐视不管的话,那权阉祸乱朝纲之事,恐将在我朝再度上演,这对我大明社稷来讲,绝不是什么好事啊!”

        言罢,韩爌一甩袍袖,便快步朝文华殿外走去,而李标、钱龙锡二人,看了眼无动于衷的几人,冷哼一声就跟着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