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江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崇祯:朕就是盛世之君在线阅读 - 第十七章 云动

第十七章 云动

        崇祯朝,东林起复,文官群体势增,阉党余孽之议更是贯穿始末,这直接导致党争矛盾加剧,治下吏治崩坏。

        “眼下该做的,全都做了,这个时候朝中的那帮东林党,还有文官群体,自怕情绪都变得激荡起来。”

        崇祯皇帝站在军机处堂外,看着挺拔而立的大汉将军,心里却暗暗盘算着,依着大明文官的德性,他们不会任由自己强势下去。

        眼下正值局势动荡之际,天子却绕开内阁,绕开朝堂,这是一种危险的讯号,是他们臣权旁落的前兆。

        “李凤翔,派些机灵点的宦官,去文华殿那边,还有六部那边,看看是怎样的情况。”

        崇祯皇帝转过身来,看向一旁恭敬而立的李凤翔,淡漠道:“这些,不用朕叫你怎么做吧?”

        “奴婢领旨!”

        李凤翔当即拱手道。

        倘若连这点小事儿,    他都不能办好的话,那刚得的司礼监随堂太监,    就算是当到头了。

        走进堂内的崇祯皇帝,    依稀能听见李凤翔匆匆离去的脚步声,    这使得他那英俊的脸庞上,露出一抹笑意。

        当前这种局面下,    自己除了信任内廷宦官,以势简拔些有用之臣,剩下的,    只能因势而动了。

        这种被无形的双手,掣肘的感觉,叫崇祯皇帝的内心很不爽,明末的天子,    被大明文臣摆弄成这样,真是够憋屈的。

        这次建虏寇边进犯,不仅要在战场上击败建虏,更要借势破局,    到时才能赢的朝中的话语权,    真正掌控北直隶!

        受连年党争的影响,大明吏治腐败堕落,    崇祯皇帝心里很清楚,    官绅勾结,    各级官府欺上压下,都是不争的事实。

        朝堂是乱的,    地方官府是乱的,    辽东是乱的,关中是乱的,    到处都是乱的,他要做的就是稳!

        只是崇祯皇帝,这几日的表现,    却叫朝中的官员,    那一个个心中都乱了,他们不知道天子,    到底想要干什么。

        “元辅,    难道您就不再劝劝天子?”

        钱龙锡皱着眉,    看着有些愣神的韩爌,    急道:“眼下建虏攻破喜峰口的消息,已经传到京城这边了,然天子却依旧按先前所定在办。

        这天子特设的军机处,到底是怎样的存在,竟真的完全绕开我们内阁,这根本不符规矩啊!

        本辅还听说,孙承宗他们几人,到兵部、工部等地办差,连派人通禀,都不到文华殿这边。

        到底是那些小人,    在向天子进谗言,破坏我大明君臣间的关系,致使天子对袁崇焕竟有这么大的误解!”

        自平台召对结束后,    以韩爌、李标、钱龙锡为首的内阁大臣,    就待在文华殿这边,揣摩着天子的这些举动。

        “唉,眼下说这些有什么用?”

        韩爌轻叹口气,    看向钱龙锡说道:“建虏绕开关锦宁防线,接连攻破大安口、龙井关等要隘。

        你再想想天子在平台所讲,当前不也成真了?

        喜峰口要隘,竟真叫建虏攻破了!

        如此一来,遵化、三屯营两地,直接暴露在建虏兵锋下。

        现在天子以军机处,总揽此次危局,摆明就是不信任我等了,袁崇焕误本辅啊!!”

        崇祯皇帝于平台召对,所讲的那些话,至今回荡在不少朝臣心中,喜峰口被建虏攻破的消息,    在兵部散出来后,算是引起了极大的震动。

        而一些沉不住气的大臣,    跑到军机处驻所,想劝谏天子早做决断,    得到的却是被大汉将军驱散。

        这些发生的事情,很快就传到文华殿这边了,    也难怪韩爌他们,现在会有这样一种情绪变化。

        “那怎么办?咱们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

        李标此时上前道:“就在刚刚,都察院,户部,兵部,六科等,那都来人了,询问当前这种局面,朝廷到底该如何应对。

        现在军机处那边,到底做了什么决断,筹谋了哪些部署,咱们根本就不知道,朝中都乱成一锅粥了快!

        咱们要不要去军机处驻所,向陛下递一封奏疏,言明,当前局势不定,朝廷应整饬京营,以谋安定?”

        “李阁老,你觉得陛下会忘掉这么重要的事情吗?”

        韩爌神情凝重,抬头看向李标说道:“据本辅所知,不久前,天子身边宦官,匆匆离开皇城,朝英国公府而去。

        另军机处那边,除了回兵部,去工部外,那起复的孙承宗,更是去了五城巡城御史公署,还派人去了五城兵马司处。

        只怕你所想的这些,天子都安排下去了,咱们内阁这边,眼下要做的就是稳定朝局,至于别的……”

        韩爌讲到这里,再也说不下去了,而李标、钱龙锡他们,更是陷入到沉默之中,这偌大的文华殿,死一般的寂静。

        但是这跟兵部,工部,甚至五城巡城御史公署相比,简直是天与地的差距。

        “本辅再强调一遍!”

        在中城巡城御史公署,孙承宗神情冷厉,看着被他派人传来的五位巡城御史,说道:“军机处直属陛下,所下之令,乃是陛下之意。

        本辅不管你们先前是怎么做的,现在心里又是怎么想,但眼下必须坚决执行,军机处所下之令!

        倘若京城各坊敢乱,哪个区域出错,哪里的官员受责。

        别以为本辅是吓唬你们,天子因建虏进犯一事大为震怒,喜峰口已被攻破,这个时候敢出岔子,那可不是丢掉乌纱帽,那么简单的事情了!

        你们自己在心里掂量吧。”

        “下官等明白!”

        眼前这几位巡城御史闻言,哪里还敢多说其他,当即便拱手作揖道。

        说起来,错非是孙承宗的身份,还有他们所听到的消息,但凡敢换周延儒过来,他们定会阴奉阳违的糊弄了事。

        制衡大明乱糟糟的朝堂,可不是靠嘴上说说,那么简单的,这其中牵扯到的复杂关系,真不是那么好洞察的。

        党争,党争,大明亡就亡在这方面!

        各怀心思的文官聚在一起,为了自己那点私利,全然不顾及大明社稷之本,这才导致惨剧频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