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江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崇祯:朕就是盛世之君在线阅读 - 第七章 定策(上)

第七章 定策(上)

        特设军机处这一机构,是崇祯皇帝思量再三,以当前朝局为出发点,兼顾日后要面临的处境,所做下的决定。

        辽东建虏,关中流寇,都是大明的心腹之患。

        就大明稳得一批的朝堂框架,吏治腐败的官场,若不抓住特急军情之权,就朝中那帮文官群体,想联合起来蒙骗自己,实在是太容易了。

        看着眼前震惊的群臣,崇祯皇帝面不改色,负手而立,静静的注视着他们。

        显然心中明白,韩爌、李标这些大臣,心里正在盘算着利弊。

        天子特设军机处,那就是要亲掌此次建虏寇边一战,就算日后战局,再出现什么大的波动,那危险也砸不到他们头上。

        “此次召对,就此结束!”

        崇祯皇帝朗声道:“内阁,做好应做之事,早朝暂停,何时解决来犯建虏,再开,你们几人,随朕来东暖阁。”

        言罢,崇祯皇帝一甩袍袖,便头也不会的朝乾清宫方向走去,这叫还在消化的韩爌、李标等一众大臣,又傻眼了。

        这有关军机处一事,他们还没来得及劝谏,紧跟着,天子又抛出一重磅炸弹,叫他们一时踌躇了。

        “东林,东林,看朕怎么斗垮你们吧。”

        听着身后渐渐大起来的议论声,快步朝乾清宫方向,走去的崇祯皇帝,嘴上却囔囔说道。

        方才韩爌、李标他们,之所以没有直接反对,自己所提特设军机处一事,除了那点算计之外。

        更为重要的一点,进军机处的四人中,兵部尚书王洽,早先受东林党元老赵南星引荐,才得以在步入仕途。

        兵部右侍郎李邦华,早年受业邹元标,即便他看重的孙承宗,那都是名列阉党所编的东林党点将录的。

        唯一不是东林党的,便是礼部右侍郎周延儒了。

        放眼望去,当前在这朝堂上,说东林党把持重要官位,此言一点都不为过。

        然崇祯皇帝,选进军机处的四人,又都是能为自己所用,也是有着才能的。

        斗垮东林党,是崇祯皇帝明确的路线之一。

        不过一刀切的事情,他是做不出来的,这不符合制衡之道,更为重要的一点,大明需要人才交替的过程。

        崇祯皇帝要逐步切掉,那帮打嘴炮的东林,还有别的文官群体,完成对朝堂的更新换代,这些都是需要时间来沉淀的。

        “都别拘谨,王大伴,给诸卿赐座。”

        崇祯皇帝坐在龙椅上,看着恭敬而立的孙承宗等人,伸手示意道:“军机处驻所,朕已命曹大伴,领人整饬了。

        等收拾好了,诸卿再去驻所当值,眼下我们议一议,所报军机要务,兵部转递军机处一事。

        还有针对此次建虏进犯,我大明应当如何迎战,袁崇焕所统之兵,该如何进行分驻,以遏制建虏之势。”

        孙承宗、王洽几人,先是对崇祯皇帝拱手作揖,后纷纷落座,思量着天子所提的两个问题。

        既然创建了军机处,那就要叫它应有的权柄职能,从眼下这个节点明确下来,崇祯皇帝可从没想裁撤掉。

        “陛下,有关兵部转递一事,是否还要呈递内阁?”

        兵部尚书王洽,在心中揣摩少许,后恭敬的站起身来,对崇祯皇帝拱手作揖道:“毕竟军机处,是因事态紧急之下,而特设的……”

        “王卿,难道在你的心中,就这般瞧不上军机处吗?”

        崇祯皇帝端起身前茶盏,呷了一口,随后看向王洽说道:“还是说你们兵部,习惯听命于内阁,而非是朕呢?”

        “陛下,臣绝无此意!”

        王洽心中大惊,忙拱手作揖道:“既然军机处总揽,此次建虏寇边之事,那臣的意思,是兵部这边,将相应紧急军务,第一时间呈递军机处。”

        “嗯,此事就这么定了。”

        崇祯皇帝放下手中茶盏,神情淡然道:“为方便军机处运转,可设一批军机参赞,员额暂定三十。

        诸卿,每人可举荐两名,剩下的,朕会酌情补充,行啦,聊完军机处,咱们说说接下来如何迎战建虏吧!”

        言罢,崇祯皇帝站起身来,朝一旁悬挂的地舆图走去,孙承宗、王洽、李邦华、周延儒几人见状,忙站起身来,跟随在崇祯皇帝身后。

        不过对孙承宗来讲,其心中还是颇为感慨,天子三言两语,便明确军机处之权,这对接下来迎战建虏,有着莫大的好处,且孙承宗生出一种直觉,这特设的军机处,只怕天子日后绝不会裁撤。

        不然天子费尽心思,又是颁中旨,又是平台召对,以帝王心术连打带消,明确迎战建虏大义为何?

        “这是朕近几日来,根据内阁,还有你们兵部,所呈奏疏,制成的地舆战况图。”

        崇祯皇帝拿着指挥棒,指着眼前地舆图,看着孙承宗他们,正色道:“未召开平台召对前,朕召见孙卿,向他讲出朕所忧之事。

        喜峰口这处要隘,十之八九,会被建虏攻破,这两日,你们兵部,就会接到相应急报。

        此处要隘一旦被建虏拿下,那么遵化、三屯营(蓟镇)两地,可就彻底暴露在建虏兵锋之下。”

        “这……”

        王洽、李邦华、周延儒三人,面露惊愕的相视一眼,显然他们并没想过,喜峰口这处要隘,会被建虏拿下。

        就算关内三协防务被削减,但喜峰口这处要隘,似乎也并不会那么容易,会被建虏这般攻陷吧?

        “怎么?觉得朕是在信口开河吗?”

        看着众人的反应,崇祯皇帝眉头微挑道:“没事,朕心里知道,你们到现在,还觉得危险没有到来。

        眼下,朕要给你们讲的是,基于当前的态势,军机处这边,还如何调度袁崇焕所统关锦宁援军,以确保国朝安定!”

        己巳之变刚爆发前期,大明的很多官员,的确不相信建虏能杀到京畿重地,更没想到驰援的关锦宁援军,会接连遭遇惨败。

        这其中最为重要的一点,就在于袁崇焕所吹捧自己,以巩固自己督师之权,递交到朝廷的那些奏疏,所迷惑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