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江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崇祯:朕就是盛世之君在线阅读 - 第一章 亡国之君

第一章 亡国之君

        崇祯二年,十月二十七日,紫禁城,乾清宫。

        “皇爷,这是您要的遵化、三屯营一带的军要。”

        王承恩小心翼翼,手捧一份奏疏,弓腰走上前,恭敬的说道。

        余光瞧见,被自己挂起的北直隶地舆图上,标注了一些奇怪道文,还有红、蓝颜料,心中不由生疑。

        这几日,自家皇爷罕见的未去文华殿理政,一直待在乾清宫,做这些事情,难道与当前北直隶所生战局,有什么联系吗?

        本看得入神的崇祯皇帝,听到声音,转过身来,瞧见手捧奏疏的王承恩,恭敬的站在原地。

        “给我…朕吧。”

        崇祯皇帝剑眉微皱,伸手接过奏疏,便翻阅起来,只是看到上面的内容,心情跟着变得更差了。

        “狗屁不通!”

        崇祯皇帝强压怒意,低声骂了一句,随后看向王承恩,说道:“王大伴,孙承宗到什么地方了?”

        “回皇爷。”

        本想后退的王承恩,心头一紧,忙停下脚步,拱手作揖道:“据东厂所报,孙承宗已奉诏启程,现赶到良乡一带。

        曹太监所领厂卫,就在卢沟桥那边候着,在见到孙承宗后,便即刻朝内廷赶回。”

        “嗯,我…朕知道了。”

        崇祯皇帝多少还是有些不适,眉宇间透着些许忧色,随手将奏疏放在身旁短案上,轻叹道:“这一仗,不好打啊!”

        王承恩闻言,脑袋垂得更低了。

        眼下北直隶治下的遵化、三屯河以北长城防线,所闹出的紧急战况,已然让京畿这边人心浮动,朝堂也变得不安起来。

        “怎么就穿越了呢?”

        看着眼前地舆图的崇祯皇帝,皱紧眉头,嘴上却囔囔道。

        一时间,思绪变得恍惚起来,他多希望这只是一场梦境。

        梦醒了,也就没了。

        然眼前所处环境,已然验证他真的穿越了。

        只是现在的糟糕局面,却叫他心累不已。

        崇祯,这位青史中褒贬不一、争议极大的仁兄,再也不用遭罪了,再也不用猜忌了,再也不用被蒙骗了,再也不用更换数十位内阁大臣了,再也不必经历歪脖子树上吊了……

        这一切都叫他承受了。

        前世只是位普通工科狗的他,兼职非业余网络作家,对明末那段历史情有独钟,可不曾想自己有朝一日,却穿越过来了。

        附身崇祯,初来乍到下,对未来,心中的彷徨迷茫多一些。

        毕竟这对他而言,是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

        记忆中,明末是一个牛马蛇神横行的时代。

        东林党,党争,五年平辽,建虏,灾害频发,流寇席卷天下……

        这些都是绕不开的。

        从脸谱化,到具象化的概念转换,最初叫他有些不适。

        自己怎么好端端的就穿越了?

        难道就因为自己讲了句:我大明天下无敌?!

        可是也大可不必,一上来就经历建虏寇边,皇太极率建虏八旗,取道蒙古,绕开吹嘘五年平辽的袁崇焕,多年经营的关宁锦防线,突袭大明长城蓟镇防区,眼下已破口入塞,杀进北直隶境内,威逼遵化吧!

        “皇爷,您歇息一会儿吧。”

        见崇祯皇帝神情凝重,垂手站在原地,王承恩面露担忧,走上前,小声劝道:“皇爷,您可要保重龙体啊,眼下……”

        “这建虏八旗,都快打到朕眼皮子底下了,还保重什么龙体!”

        心情烦躁的崇祯皇帝,转过身来,拿起那份被他放下的奏疏,神情冷厉,沉声喝道:“兵部的那帮蠢材!

        以为随便那一份掺假的奏疏,递到朕这边,就能糊弄过去了!?

        要是这能把建虏糊弄走,朕也就认了!

        蠢材!

        废物!

        大明怎么养了这些米虫!”

        “奴婢有罪!”

        见自家皇爷暴怒,王承恩不由得大惊,直接跪倒在地上,身如筛糠,显然他心里已然猜想到,兵部所递奏疏有假。

        看着跪在地上的王承恩,心生怒气的崇祯皇帝,剑眉紧皱,看着手里所拿奏疏,神情变得无奈起来。

        东林党啊东林党,都被魏忠贤按在地上,狠狠摩擦一次了,怎么还是这般不长记性啊!

        空谈误国。

        党争。

        朝中这样的局面,难怪被建虏偷了塔,小兵团灭,各路英雄,都杀到中位塔来了!

        “起来吧。”

        崇祯皇帝丢掉手里的奏疏,对王承恩说道:“你个司礼监秉笔太监,能有什么罪,去给朕拿盏茶来。”

        “奴婢遵旨。”

        王承恩身体颤抖着,神情慌忙的站起身,忙快步朝一旁走去,捧着尚带着些余温的茶盏走来。

        接过茶盏的崇祯皇帝,大口喝了起来,嚼着嘴里的茶叶,看向王承恩说道:“王大伴,你说朝中那帮大臣,眼下都在想些什么?”

        “奴婢不知。”

        王承恩恭敬的接过茶盏,小心翼翼的说道。

        到底是不如魏忠贤啊!

        要是魏忠贤没死的话,朕还能省不少心。

        崇祯皇帝面露无奈,看着谨小慎微的王承恩,心里忍不住吐槽起来。

        自己的前身,自登基称帝后,做的错误预判太多。

        太听信朝中那帮东林党人,还有文官群体了!

        把魏忠贤架空,简单粗暴的赶出宫,这不是自废武功吗?

        就算这魏忠贤,在天启朝权倾朝野,但也不能一杀了之啊!

        现在好了。

        身边连个能用的心腹,都没了。

        朝中的那帮文官呢,失去了震慑性,朝堂彻底失衡了。

        起复的东林党,借着清算阉党之大义,开始把持朝中重要位置,再度重现一党独大之势。

        朝廷所征赋税,更是连年递减,但是各项开支,却与日俱增,迫不得已之下,所拟摊派银饷递增!

        就眼前大明的环境,做这样的事情,不就是加剧阶层矛盾吗!?

        更可气的是,为了区区几十万两银子,竟做出裁撤驿站卒之事,大批吃着皇粮的驿卒失业了……

        这没了活路的驿卒,啥事做不出来?

        尤其是关中那边,这批失业的驿卒,给你朱家干了这么多年差,任劳任怨的,最后竟落了个裁撤下岗的结局。

        那不就带着对大明的怨气,投身轰轰烈烈的起义运动?

        你夺我铁饭碗,我造你大明反!

        很合理。

        失业大叔李自成,这时候只怕辗转起来,寻找新差事,最后受不了大明的差待遇,成了高迎祥麾下闯将了!

        “这是叫朕当亡国之君啊!”

        心累的崇祯皇帝,此刻轻叹道:“眼下关中流寇之患,还没解决,现在建虏又杀进北直隶了。

        多事之秋!多事之秋啊!!”

        王承恩听到此言,脸色大变,低下脑袋不敢言语,像这样的话,稍有不慎,就会给自己惹来杀身之祸。

        “皇爷,孙承宗已抵乾清宫。”

        高起潜小心翼翼走进殿内,恭敬的对崇祯皇帝,拱手作揖道。

        来了!

        眼下想要破局,想不走老路,想改变朝堂格局,唯有孙承宗能分扛重担!

        崇祯皇帝面露惊喜,看向眼前的高起潜,伸手说道:“快宣!朕要即刻召见孙承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