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江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警察陆令在线阅读 - 311章 明知,而无畏(4.4k)

311章 明知,而无畏(4.4k)

        吃罢午饭,小队动身,踏上归程。

        铁山市距离沈州是真的太近了,很快就能回去。

        路上,几乎每个人都是一种很放松的状态,开车的叶文兴,副驾驶的石青山,中间的陆令和后排的燕雨、刘俪文,大家都是一种休闲的状态。

        路上,燕雨还给赵逸帆打了个电话,因为没有外人,就直接开着扬声器。

        据赵逸帆说,他们最近一段时间,已经去过了两个城市,协助破了一起抢劫案和一起系列盗窃案,今天又到了滨城,协助处理一起走私案件。

        关于抢劫案,3组做出了卓绝的贡献,可以说没有3组,案件侦破会非常困难,在那个县城也算是有了名气。至于后来的盗窃案件,3组倒是没有成为主角,但也做了不少基础工作,帮了不少忙。

        现在,省里还没有给1组安排新的工作,想来燕雨等人回去,可以修整几天。

        挂了电话,燕雨看了看大家,发现寇羽扬倚靠在座位上,闭目养神,面前的电脑屏幕也是暗的,也就不打算继续聊啥,她也闭上了眼睛,准备休息一下。

        就在这个时候,燕雨手机响了。

        看到手机的电话归属地,燕雨有些疑惑,居然是绿城的手机号。

        桂省的省会...燕雨想了想,没有认识的人,就把电话直接挂了。

        挂了之后,电话又打了过来,燕雨这才接了起来。

        “您好,是燕队长吗?”说话的也是一位女子,声音是标准的普通话。

        “您哪位?”燕雨没有表明身份。

        “和您身份一样,我是桂省这边的职业警察队伍,我是1组的成员之一,名字叫单丹,有个事想跟您这边求证一下。您的手机号码,是您这边省里给我们的。”对方先是表明了身份。

        “嗯。你说。”燕雨算是认可了对方的话。

        “昨天晚...哦不,是今天凌晨,我们厅里反诈中心接到了您那边的一些材料,通过这些材料,我们发现了6个正在被骗的群众,成功拦截了5个。今天上午,联系您那边厅里,那边反诈说没有这回事,后来查了一下,才知道来自您这边,我想问问是怎么回事,这些资源是如何获取的。”单丹开门见山。

        这个时候,寇羽扬已经醒了,正在看着燕雨这边。

        燕雨给了寇羽扬一个眼神,寇羽扬点了点头,把电话接了过去。

        “您好,我叫寇羽扬,信息是我提供的。”寇羽扬直接说道。

        “我能方便问您一下,您那边,有什么好的资源获取途径吗?”单丹问道。

        “没有。”

        “那这次的?”

        “在外网看到有仁义之士做的,我就顺手发给您了。”寇羽扬道。

        “啊???”单丹懵了,你撒谎能不能靠谱点。

        “是这样。”

        “额...好吧,我明白了...”单丹似乎猜到了什么,“如果您再遇到这样的仁义之士,我们可以直接合作,会更快一些。”

        “好。”

        “这是我的手机,也是我的微信号,您方便可以加我一下。”

        “好。”

        说完这句话,寇羽扬挂掉了电话,把手机递给了燕雨。

        “你不加一下她的微信吗?”燕雨问道。

        “回头再说吧。”寇羽扬有些心不在焉。

        “听声音,这应该是个美女。”燕雨倒是觉得,这是一次不错的合作机会。

        总共只有三个省有职业警察,陕省她倒是认识一两个同学,桂省一个都不认识。

        “额...”寇羽扬道,“燕队,陆令会看相,你还会辨音?”

        “我把她号码发给你,加不加你自己决定。”燕雨说着,就把手机号发给了寇羽扬。

        接着,车厢内就安静了下来。

        过了大概十几秒,寇羽扬看着燕雨,问道:“你就不问问,我到底做了什么事?”

        “问啥?”燕雨有些好奇,“问你是怎么进了kali,burp抓了一下包,sqlmap跑了一下,dump出了db,然后拿着洞,打开msf,非法入侵人家的计算机系统了?”

        “额...没那么简...”寇羽扬连忙住嘴,“队长你懂的好多啊...”

        “我什么都懂一点点。”燕雨点了点头。

        “额...”

        “这不怪你,现在打击境外网站难度太大了,基本上都是要找到人、找到地方,然后取证、录像、申请、审批...”燕雨叹了口气,“不过,你这也不是办法,毕竟这违规。”

        “我做的事不违规,具体怎么操作的,保密。”寇羽扬信誓旦旦地说道。

        “是,我明白。”燕雨点了点头,“你自己把握吧,总之,有事我扛着。”

        “...”听到燕雨后面这句话,寇羽扬反倒是沉默了,轻轻点了点头,没有继续说什么。

        “寇哥,你是怎么做得到的啊?我听刚刚那个单丹说,她都没有任何办法!你好厉害啊!”刘俪文在后面问道。

        寇羽扬摊了摊手,看了看陆令,又无奈地和刘俪文摇了摇头。

        这事情到底怎么回事,恐怕只有燕雨、陆令以及寇羽扬自己明白了。

        “小气鬼!”刘俪文看了看中、后两排的其他三人,哼了两声。

        ...

        车这会儿行驶在高速路上,这条高速,编号g1,又称京哈高速。这样的编号,证明着东三省曾经的老大哥地位。

        刘俪文被这三个人呛了,她想了半天,也没想明白寇羽扬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无论是技术,还是分析语言,她都是0。

        寇羽扬能做到,是技术牛逼;燕雨听得懂,是因为懂一点技术,还懂一些语言分析;陆令听得懂,是因为分析语言和心理牛逼。

        她刘俪文,额...

        关键问题是,她的好奇心实在是太重了!

        技术,她完全不想学,那就学学分析心理?

        想到这,刘俪文伸手捅了捅陆令的肩膀:“陆哥,我听燕雨说,昨天晚上,那个电动车司机,你一看就觉得有问题,这是怎么做到的?我今天还看到了那个司机,我觉得他长得挺实诚的啊。”

        “他当时做的事不对劲,人的状态也不对,综合考量吧。”陆令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刘俪文。不是说他不会表达,是不知道怎么表达能让刘俪文听得懂。

        “我觉得面相这玩意不科学,是迷信。”刘俪文有些不服。

        “你还记得,我们一起观察李云的尸体的时候,你也看出来他死前有一些愕然,对吗?后来我说,他死前这段时间,过得很不好,实际上是一个话不多、内心比较复杂的人。”陆令解释道。

        “是...所以还是我功力不够?”刘俪文反问道。

        “不聊中国,聊聊漂亮国,”陆令道,“俪文,你觉得,谁是他们历史上,最伟大的总统?”

        “华...”刘俪文顿了顿,“不对,我觉得是林肯。”

        “嗯。”陆令点了点头,“我也觉得是林肯,这几乎是公认的。林肯有一个故事,当初有人给他推荐一名人才,林肯看了一眼,就说不要。后来别人问他,‘您这样伟大的人,为何要以貌取人呢?’他当时说了一句我认为很对的话。”

        陆令思索了一秒钟:“一个人过了40岁,就应该为自己的面孔负责。”

        接着,陆令道:“这个有两个版本,另一个版本说,他当时说的是‘30岁’,但这不重要,总之,我是认可这句话的。而实际上,即便没有30岁,每个人的性格、状态、心理活动等,都会影响相貌。我甚至认为,几岁的稚童,哪怕是双胞胎,如果性格差异极大,也能看出来面相的区别。”

        “这真的好神奇...”刘俪文点了点头。

        “有些东西是规范化的,有些东西是非规范化的。比如说,心理医生给人看病,化验这个人的体内各种物质、激素,从而对症下药,这是规范的。每个人都有一个正常的数值,过高或者过低就是不正常。但很多东西是不规范的,没有一个准确的答案。虽然我们一直在尝试总结,比如说抑郁症、强迫症、精神分裂症等等,但个体差异依然很大很大,比生理疾病的差异还要大。”

        “你这让我想到了中医,”燕雨道,“就有很多非规范化的东西,需要悟。”

        “嗯,我小时候,有好几次生病,是中医治好的,后来我和同学聊这个,他说是安慰剂效应,”陆令轻轻摇了摇头,“不过我懒得争这个事情。每个人的观点看似很简单,但都是取决于他的认知。每个人的认知,都是他从小到大所经历和见识的总和。有时候,看似只是想反驳对方的某个观点,但实际上却是在和对方的整体认知对抗。”

        “有道理...”

        “实际上,一个人聊天的时候,他的整体认知,也能看出来一些。”陆令道。

        “好玄幻...”刘俪文道,“所以,陆哥,你能教教我吗?”

        “你学这个干嘛?”

        “这样是不是就能辨别一些渣男?”刘俪文问道。

        “可以。”陆令点了点头,随即看了看前面副驾驶的石青山,面露疑惑。

        陆令的表现略微有些夸张,刘俪文都看懂了,气坏了,伸出手掐了陆令一下。

        老陆同学咳嗽了一声,正了正声:“你学不会的。”

        “为啥?”

        “就比如说鉴定渣男这种事,”陆令指了指燕雨,“燕雨就肯定没问题,她就能看出来。想判断一个人的一些性格和做事风格,首先需要你拥有足够高的社会思维和社会整体认知,这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做到的。很多25岁以后的人,经历得多了,他们按照经验主义总结了一些东西,这都是不够准确的。”

        “比如说,有的人谈了几十个对象,总结了一句话,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或者说,她说她看透了男人,说男人都是虚伪、自私等等,这都是意义不大的总结。”

        “人和人有很多共性,但每个人都不同。仅仅通过经验主义,总结一类和她能产生接触的男性性格,是粗浅的、不动脑的。当然,即便如此,这样的总结,也能让这个人在她的圈子里显得很成熟且游刃有余,却没办法真正明白如何从共性中分析个姓。试图用规范主义,总结不规范的东西。”

        “人,哪有规范的?每个人都是按照设定走,都是永远自私、永远有色欲、永远虚伪吗?那不可能。如何分析个性?这就不是单纯的经验主义能做到的,一方面要有很强的社会经验,比如说你分析一个男的,你要能看出来他的一些大概过往,分析这类型的环境和家庭能对他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如果你的社会经验非常浅薄,你自然看不懂;第二方面你要有很高的社会思维境界,起码也要真正的成熟老练,或者接进胸有丘壑的水平,这是最低标准,否则你只能去看孩子,无法分析正常成年人;第三方面,你要对你自己有清醒认识,这一点看似简单,却已经拦住了90%的人;第四...”

        “额...”刘俪文拦住了陆令,“我看很多书,都有一些总结,比如说耳朵宽厚的人如何如何、眼睛大的人如何如何...你说的就不能这么简单一点吗?”

        “这就好像《一本书教你中医入门》,你觉得可信不?”陆令反问道。

        刘俪文摇了摇头,无论对中医持怎么样的态度,也不会相信一本书就能让人学会中医。

        “想看人或者分析人,难度其实是一样大的。”陆令道,“其实也没啥好的,唉...说实话,我不想走这条路...以后慢慢地,我就成神棍了...”

        “啊?不会啊。”刘俪文有些疑惑,没明白陆令为啥这么说。

        “我刚刚说了,人们只会按照自己的认知思考问题。而绝大部分人的认知水平,在我看来真的不够。”陆令道,“因此,我也许是有一些能力的,但这些能力,传不出去。未来,随着我有些名气,很多人记住我的,只有简单的两三个字。比如说我看相,我看得准,又有什么意义呢?只有几个人信,听说的人肯定不会信。而我又永远不可能给所有人展示我的能力。”

        “你的意思是,以后你的名声会不好?”燕雨突然问道。

        “是的。”陆令点了点头,“这是必然的。我破的案子越多、名气越大,以后名声可能就越不好,这是人类的认知限制。林肯说的那句话,都有不少人骂他以貌取人,何况我呢?这个没有任何办法解决,毕竟我走的是非规范路线,我终其一生,可能到最后,也只能当一个...好警察罢了。”

        陆令看得很透彻。

        你说你会看相?谁信啊!

        你说你破了几个案子?

        我觉得都是运气。

        有一些人信?

        听说的人可不信。

        所以,逐渐地,谣言和质疑,会更凶猛。

        随着名气增长,谣言就有了土壤。

        谣言,从来不会光顾无名之人。

        你是杀人犯,杀了10个人,不见得有人骂你。

        你是名人,你吐痰被拍下来,等死吧你!

        只有骂名人,才能得到其他人的认可,这是谣言传播的最大动力来源。

        “那你?”燕雨有些担心。

        陆令拍了拍寇羽扬,和燕雨说道:“你以为,寇哥,不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什么吗?我自然也一直知道未来是什么样子的,但是,我不在意。再说了...”

        陆令笑了,对燕雨说道:“这队伍,你必须是最牛的,有你,就够了。”

        (写完这章,其实我有些难过。但,难过就不聊了。感谢每一位能读懂的读者,谢谢你们一直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