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江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警察陆令在线阅读 - 308章 收工(4k)

308章 收工(4k)

        燕雨感觉有些脱力,心里却有些挫败感。

        如果刚刚不是青山救她,她真的就危险了,倒在地上的这名亡命徒,切实地危及到了她的生命。

        好在她自己还很灵敏,这如果是刘俪文,可能几招之下就会变成人质...

        晃了晃脑中不切实际的想法,燕雨感受到了自己某些方面的薄弱。这种薄弱,不是她努力可以改变的,就好像石青山刚刚直接把人举起来就摔,燕雨再练十年也不要想。

        想到这里,她看了看地上的三人,一人中枪已经不再爬行,双手按在伤口附近,神情惨不忍睹,看着就感觉是真疼!

        另外两人...看着很安详。

        派出所的车灯由远及近,六七个人到了这里迅速下了车,燕雨也立刻把这个事通知了铁山市局。

        马路上的事情暂且不表,石青山追出去之后,第一时间并没有发现陆令等人的踪迹。

        想了想,青山关上了手电,眼睛开始逐渐适应黑暗的环境。不多时,他看到远处有灯光在闪,那必然是陆哥!

        这边是一些农田,前阵子下雪,虽然说马路上都清理干净了,田地里的雪却不可能化,要等到来年春天才会消失。

        青山看到了灯光的方向,再打开手电照了照,很快就发现了脚印,这就跟不丢了。

        他人高腿长,在雪地里明显更占优势,追了差不多两分钟,追出去三四百米,基本上就能看到远处的三人。

        一人在跑,两人在追。

        雪地里跑步,能有正常速度的六七成就不错了,这要是不熟悉的很容易摔倒,青山在路上看到了三次有人摔倒的痕迹,看样子不是陆哥就是叶哥...

        怪不得没追上...

        又跑了几百米,青山觉得身体有些热,他现在才感觉准备活动做充分了,晃了晃膀子,因为适应了这里的路,速度进一步加快。

        很快,青山就追上了陆令和叶文兴。

        “陆哥陆哥!”青山喊道,“你们没受伤吧?”

        “青山?”陆令呼吸有些不匀称,“那边...怎么样?”

        “都解决了。燕雨姐也没事。”

        “这个人...应该......没有枪,我们打倒的...那个人有,”陆令拿出一把枪,晃了晃,“被我们...缴获了...前面这个...追上他...”

        “好,陆哥,我先追。”青山一马当先,这就超过了陆令和叶文兴。

        “拿把枪...”陆令把自己的92式递给了青山,青山跑的过程中一把接过。

        刚刚,陆令和叶文兴与对方两人的搏斗中,叶文兴看到对方一个人掏枪,想都不想,稳健地掏出92,朝着这个人大腿就是一发,接着这个人就失去了一切的反抗能力。

        很多影视作品里,胳膊腿挨枪还能继续战斗,那真的就胡扯,那种疼痛根本不是一般人能够忍受的。

        陆令听到枪声,立刻过来帮忙,把倒地的人手里的枪夺了过来。

        这个时候,另一个人就要跑。陆令先是看了一眼石青山那边,发现石青山已经放倒一人,而燕雨对面的人手里是刀,就没有管青山这边的战斗,去追逃跑的这一位。

        这时候,这个人已经跑出去三四十米,这个距离,光线不好,叶文兴也不敢保证能命中,毕竟这只是一把手枪,而且他戴着手套,非常不灵敏。零下20摄氏度,枪作为铁疙瘩,裸手直接接触根本就受不了,这就跟东北冬天的门把手一样。

        所以二人就开始追,只是没想到,他俩都没有在下雪的田地里奔跑的经验,几次接近对方,都摔倒了...

        陆令和叶文兴都是经常训练的,长跑是没有问题的。反观前面的这名男子,肯定日常不跑步,最多跑一千多米,就会腿部异常酸痛,所以陆令和叶文兴不慌,肯定能追上。这也是陆令选择追击、而没有让叶文兴尝试射击的主要原因。拼体力,先耗尽对方体力不是坏事。

        然而青山过来了,就两码事了。青山从小就在雪地里跑,这算啥?

        不到半分钟,青山就跑到了前面逃命的这个人的身后,然后拿出了手里的手枪。

        前面的人感觉到了后面青山追过来,毕竟手电的光束已经照到了他这里。

        几分钟的奔跑,让他肺部非常难受,双腿也像是灌入了铅液,要不是求生欲强,他早就跑不动了。

        他腰部,也有一把手枪,但是他之前没敢用。他知道,要是他敢掏枪,警察肯定比他快,刚刚那个兄弟就是最好的例子!那警察掏枪一点都没犹豫,电光火石间就完成了射击。

        所以他第一反应就是跑!跑出了几十米,再让他射击,也已经不可能,他的命中率有多低他自己清楚。

        然而,此刻他必须得拼一把了,他把手放在怀里,准备拼!

        石青山一边跑,一边看了着手里的92,想了想,把弹夹取了出来,然后把上膛的那一发子弹退了出来,接着,瞄准了前面这个人的脑袋。

        走你!

        不带弹夹的92,重量也就1斤多一点,基本上就是铁坨子,在青山的巨力之下,化作一道流星,直接向男子砸去。

        青山瞄准的是对方的头,可是没那么准,抛物线终究还是下滑了许多,砸到了前面这个人的后背上。

        一斤多,怎么理解呢?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被手机砸过。100多克的手机,如果没有保护壳,从半米的地方砸下来,砸身上都很疼!更不要说此刻!

        前面的人穿得厚,但还是感觉后背被人重锤了一下,一个踉跄,再也站立不稳,直接摔在了地上。

        本来他要掏枪,但人在往前摔的时候,下意识地会双手扶住地面。这人急忙把胳膊掏出来,然后枪就在怀里走火了。

        但是,他命是真的大!子弹从衣服一侧穿了出去,完全没有命中他!

        陆令和叶文兴听到前面的声音,而且听出来不是92式,吓了一大跳,立刻加速往前赶。

        陆令这一刻真的是吓坏了!

        对方居然还有家伙!

        如果...

        陆令不敢想!

        青山虽然穿着防弹衣,但陆令依然害怕,这一刻,他的心率从140直接飙升到200以上,奋力地向前冲跑。

        石青山也很惊讶,如果不是他把上膛的那一颗子弹退了出来,他差点以为是扔出去的枪走火了。

        一瞬间,他明白了,对方手里有枪!

        那就不能饶了!

        青山会怕?开玩笑!

        他毫不犹豫,直接把收缩起来的警棍,也作为投掷武器,朝着摔倒的男子掷了过去。

        警棍和石青山,到达的时间也就是差了两秒钟。

        男子刚刚倒下,就感觉屁股被一根棍子一样的东西重重地戳了一下。

        倒也没有过于剧烈的疼痛,但那种感觉,说不清道不明,很上头。

        一时间,他脑子里有些乱,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然而,世界只给了他两秒钟时间考虑。

        在他刚刚缓过神的时候,就感觉一阵风盖了过来,他刚刚准备爬起的身子,被万钧之力直接压趴,脖子这里被一股蛮力逼着,硬生生地卡在了雪下的土地里,几乎是一瞬间,他吸入的就是雪花和空气的混合物。

        嗯?似乎又一丝泥土的香味?

        这位已经神经错乱了,但青山可没有乱。他知道这个人有枪,那是绝对不能给这个人反抗的机会的。

        左臂肘死死的卡在这个人的脖子这里,半身的力气压在这里,接着就用右臂死死的压着这人的右臂,想把枪先掏出来。

        然而,这个人也真不是省油的灯,这个时候,左臂还能腾出来反抗。他左手一下子抓住了青山的衣服,就想着把青山拉开。

        青山直接松开压着脖子的左臂,微微起身,给了这个人一丝活动的空间,也顺势脱开了对方的左手,接着轻喝一声,一个自上而下的肘击砸到了这人后背上。

        这一下肘击,要是陆令估计就废了半截,这位也是没抗住,被锤的明明是后背,却感觉眼睛有些冒金星。

        乔启教给青山的,没有什么太多的花里花哨,追求的就是保护自己、最大杀伤。

        肘击、膝盖、腿这都是人体的力量核心,绝对是超过拳头的。

        很多比赛中,是不允许用的,在实战中还管这个?

        一招见效,青山直接换了膝盖,用膝盖顶住这个人的脖子,然后双手握拳,冲着这个人后背就开始爆锤。此刻也没有什么太多的章法,就是暴力输出,只要是能打到的地方就捶,不能给对方任何反应的时间!

        这人的两只胳膊都很粗,太黑了也不好用力,最关键的是不知道枪在哪个手里,青山哪还管那么多,不能停!不能给这个人反应的时间!

        狂风暴雨之下,不到十秒钟,就砸得这位没有了任何反抗的意识。

        被锤的这位,感觉天都亮了,不知道为啥脑袋附近都是光。

        接着,这人双臂被控制,青山发现这个人两只手都没有枪,那肯定在腰上或者怀里。

        青山有些疑惑,枪不在手里是怎么响的?

        但此刻,青山没有莽撞地去摸这个人的怀和腰,而是双手紧锁对方的双手,膝盖顶着这个人的脖子,等待陆令和叶文兴过来。

        在战斗方面,青山从不托大,不会给自己凭空制造危险,也不会自视甚高。

        也就是十秒钟,陆令二人就追了过来,看到青山压着这个人,悬着的心这才放下。

        三个人控制一个躺下且半死不活的人,实在是太简单了,很快的,陆令就搜出了这个人的枪,然后检查了这个人的全身。

        “这人?晕了还是死了?”陆令问道。

        “啊?晕了?”青山也不知道咋回事。

        他刚刚搏斗的时候,觉得这个人很猛,他都不敢掉以轻心,但这刚压了一会儿,怎么就晕了?

        “是不是装的?”青山有些纳闷,“要不...我打他一拳试试。”

        “别...”陆令连忙拦住,“别打死了。我给他上手铐,咱们给他抬回去。”

        “好。”青山点了点头,“对了,我拿枪砸的这个人,得找找...还有子弹和弹夹...”

        青山在这里看着这个被铐住的男子,陆令和叶文兴在后面找了找,很快找到了被投掷的92式、警棍,已经被扔到地上的弹夹和一发单独的子弹。

        这就准备回返。

        陆令和叶文兴的体力基本上已经耗费了七七八八,尤其是最后这一会的冲刺,然而青山还没什么大问题,直接把这个人扛了起来,放在肩上,也不让陆令和叶文兴抬,就这样往回走。

        不得不说,东北地区的土地是真的广袤,这都跑出了一公里,往回走还是觉得很远的。

        三人往回走了五分钟,陆令和叶文兴恢复了一些体力,各自帮着青山背了一段路,这人依然没有醒来...

        再走了几分钟,迎面碰上了七八个警察,燕雨也跟了过来。

        只见石青山一只手抓着这名壮汉放在自己的肩膀上,旁边陆令扶着,走得倒是很稳当。

        这会儿赶过来的,是市局的人,派出所过来的人也不多,加上三个嫌疑人两晕一中枪,派出所的人只能抓紧把三名嫌疑人带走治疗,没有余力支援陆令。

        直到市局和120的人过来,才往地里走,这就和陆令等人碰上了。

        要说派出所的人过来的时候,真的是吓了一大跳。

        他们在很远的地方,听到枪声,就担心坏了,往这里赶,到了之后,发现只有一名女警察,旁边躺着三个壮汉,还以为燕雨如此勇猛,一堆大老爷们一时间都没敢大声说话...

        “这个人中枪了吗?”燕雨听到了第二声枪响,但距离太远,她没听清是什么枪,以为叶文兴又开枪了。

        “没有,他自己的枪,走火了,不过谁也没打中。这个人挺厉害,还能和青山过过招。”陆令道。

        “那确实挺厉害,估计是这伙人的老大。”燕雨拿着手电照了照这名男子,“这有点像那个和涛子一起去麦当劳买汉堡的人。”

        “对上了,收工!”陆令一阵轻松。

        这么多天的户外蹲堵,实在是身心俱疲,终归,幸不辱命。

        “车上,查到了大概4公斤的冰。”燕雨继续说道。

        陆令对这个倒是没什么感觉:“人没受伤就好。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