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江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警察陆令在线阅读 - 301章 黄文颖的人生模拟器(4k)

301章 黄文颖的人生模拟器(4k)

        “寇哥,”叶文兴开着车,往右后方瞅了一眼,“你谈过几次恋爱?”

        “咋问我这个?”寇羽扬停下了手头的活。

        叶文兴问这个,车上除了青山之外,其他人都表示有兴趣,纷纷放下手机,看着寇羽扬。

        “这不是李云这个事嘛,我有些感慨,就问问。”叶文兴轻轻松开了油门,前面200米就是红灯。

        “所以,为啥问我?你问陆...好吧,我知道为啥问我了...”寇羽扬停顿了一下,“你等会儿,我想想。”

        “嗯。”车子稳稳地停在了红绿灯这里,叶文兴看了一眼红灯还有25秒,就转过头,看着寇羽扬。

        过了一会儿,青山拉了拉叶文兴,叶文兴看到还有两秒就绿灯,松了松刹车,把脚放在了油门上。

        车子启动,寇羽扬才说道:“0次。”

        “0次你用想这么半天?”叶文兴没有转头,但瞪大了眼睛。

        “也不是,有两个,不知道算不算。一个是我追的她,她答应之后,很快就和我分了;另一次是...总之也不算吧。”

        “那,寇哥,你如何评价李云这种行为?”叶文兴道。

        “也算正常吧,只是这个社会,对单纯的人,恶意太大了。”

        “那,寇哥,你觉得男女交往,什么是你最不能接受的?”叶文兴继续问道。

        “谎报性别。”

        “...”

        车上再也没人聊天,suv一路行驶,回到了基地,已经是晚上八点多。

        ...

        两辆车一左一右停好,12人依次下车。

        “共事几日,佩服。”赵逸帆主动过来打了个招呼。

        “这么说就远了。”燕雨笑道,“合作愉快。”

        “愉快。”

        “几天没回来,操场上的雪全都扫干净了,还真是挺快的。”

        “是啊...我们先回宿舍了,明天课堂见。”

        “好。”

        赵逸帆等人走得比较快,陆令等人却没有急着回去,大家穿好衣服,在操场上溜达了起来。

        这季节的沈州已经很冷了,但每个人都穿的挺厚,闲聊着这些天的收获。

        案子已经破了,警察到最后,也没有找到黄文颖的那一台设备,在哪也搜不到。但李云的另一台手机找到了,被李云藏在自己的家中。

        这些证据已经够了,不仅足够逮捕,到最后宣判都够了。

        案子到这里,谁都知道案子从头到尾是怎么破的,但大家都不想参加后面的会议,打了个招呼,就开车走了,颇有一番高人的作风。

        陆令第一次参加庆功会,是东坡村的案子,那会儿案子只侦破了一部分,仅仅是抓了王成等几人,就算是极大的进展,领导把他夸了一顿。

        当时,他感觉激动又开心。

        后来,这种场合接触的多了,就...用他的话来说,阈值就高了。

        ...

        “这叫破窗效应,这女的...”燕雨和刘俪文在后面聊着天,前面四名男子给她俩挡着风。

        风不大,但雪后几天,还是有些冷。

        ...

        “话说,咱们以后这当兵的岁月,到底怎么安排啊?”寇羽扬看着陆令说道,“我看咱们现在,自主性还是蛮高的,也没人管咱们。”

        “放心吧,咱们是全天候的队伍,一个省,就咱们两支队伍,肯定是忙不完的工作。”陆令解释道。

        “也是,现在防控这么厉害,很多地方警察抽调得很厉害。”寇羽扬点了点头。

        “我这两天联系了我们镇派出所,现在防控压力大了很多,沿岸已经封了铁丝网了。估计到明年开春,渔民也难下河捕鱼了。”

        “都封上了?”青山看着陆令,“那看起来很严重啊。”

        “是啊。”

        “不是说,对岸没有这个东西吗?”叶文兴久居滨城,对辽东那边边境地区并不了解。

        “对岸没有,不代表没人使坏。”燕雨在后面说道,“这是一场战争。”

        “是啊,我爸说这些都是...”刘俪文说了半句,最终没有说完,“反正现在辽东那边,防控很严的。据说整个鸭蓝江沿岸,都这样。”

        “不平静啊...”陆令轻轻叹气,在操场的灯光下,哈气随风飘散。

        六人围着操场走了两圈,也逐渐开始冷了,这就回了住处。

        职业警察的考核,已经算是进入了末尾,六人现在心情都非常平静。

        但是,陆令没有想到的是,他宿舍门口站了很多人。

        “陆哥回来了!”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

        “陆哥牛逼!”

        “陆哥,你是我滴神!”

        ...

        “这是干啥?”陆令傻了眼。

        “陆哥,我们都听说了,这个案子难得要死,是你去了之后,一鼓作气、手到擒来、轻轻松松...”

        ...

        陆令无奈了,他是恬淡了,但大家并不是如此。

        临近结业,这些年轻人们,没有一个人舍得这里。

        在这里的几个月,每个小组都非常努力、每个人都在尽可能地拼搏着、每个人都可以说得上脱胎换骨。

        然而,无论怎么说,大家都是年轻人,20多岁的年轻人!

        无比幸运的年轻人!

        社会的现状,没有一个人不知道,20多岁的年轻人们,大部分人早都被社会干翻了。来这里的人,也有很多,实在是受不了派出所的加班熬夜,才选择了报名,比如说叶文兴。来这里之后,大家却逐渐找到了人生的路。

        人生最幸福的路,莫过于有一份自己的事业。

        事业,不是工作。

        工作,是谋生所需;事业,是人生所求。

        找到了自己的路,所以每个人眼里都是光,就现在这个状态,就像是打了鸡血一样!

        “你们...这是想听我讲案子?”陆令问道。

        “对!”十多个人异口同声。

        然而,还远不是如此,随着这些人说话,很快地,更多的人从宿舍里出来了,而且每一个都是一样的状态。

        “陆哥,给我们讲讲啊。”

        “这...咱们明...”陆令终究是不能把这句话说完,最终点了点头,“这里实在是站不开,不急着睡觉的,跟我去教室吧。”

        于是乎,又上演了这个案子出行之前的那一幕。

        上一次,陆令就是正在屋子里给大家聊心理学的一些东西,然后遇到了紧急的案件,从这里离开。

        短短的两三天之后,又回来了。

        还是原来的地方,还是原来那些人,该来的,都来了。

        燕雨和刘俪文等女生,也都过来了。

        “这次这个案子,聊之前,我们先做个游戏吧,”陆令看了看时间,这才九点钟,不急。

        所有人一听做游戏,神色都有些紧张。

        之前苗教授让大家做游戏,不知道多少人现在还有被陆令支配的恐惧。

        “这个游戏,叫黄文颖的人生模拟器。”

        陆令在黑板上写下了第一句话:“1994年,你出生了,你生在一个普通的家庭里,从小你...”

        陆令今天的这个游戏,非常非常简单,是我们常见的“人生模拟器”游戏。

        人生模拟器游戏非常火爆,很多人可以选择自己的根骨、出生等,然后游戏角色会按照游戏内的逻辑去迅速模拟,把人的一生模拟出来。

        陆令模拟的,是黄文颖的人生。

        从黄文颖出生、上学、高中、大学、大学时期的恋爱、读研、工作...

        ...

        “高三那年,你失恋了,你心情非常难过,但你知道,你要为父母争光,你收拾了自己的心情,强忍着痛苦,最终完成了高考,比一本线高十二分,你会选择复读、去一所很普通的一本还是去一所很好的二本?”陆令问一名站起来的人。

        “我...再接再厉,复读一年。”

        “你哭了好久,终于决定,人生不能平平淡淡,于是,你和父母商议了一下。父亲偷偷抽了几根烟,拿出了1万元,和你母亲商量了一下,给你找了复读的学校,怕影响你心情,父亲向你隐瞒了他最近身体已经不那么好了的情况。你开始了高四的生活,前几个月,你状态很不好,但逐渐的,受气氛影响,压力越来越大,被裹挟着,天天努力,终于,一年过去了,再次高考,状态一般,但比一本线高出了30分。你选择去读书,还是继续复读?”

        “去读书。”

        “你选择了一所不错的一本院校,211的末尾,没有人给你参考专业,你为了选择211大学,服从专业调剂,去了公共管理专业。你充满希冀地,读到了大二,有男生喜欢你,但不是你很喜欢的类型,有人说这男生条件不错,但你觉得这个并不重要。你看上了一个和你相似的男生,但他并没有追你,两个人没有续上缘分,终于,那个条件很好的男生追求你多次,你答应了。然而,三个月后,你们就分手了。这一次,你们经历了很多事,但你却记不住了,也不那么痛苦了,你进入了大三,接着,你开始考虑,下一步考研、考公务员、找工作、找一个有钱人嫁了,你选择哪个?”

        “我选择考研。”

        “你如愿考上了研究生,专业更好了一些,是金融,据说很赚钱的专业,但导师一般。你没有推荐信,知名的导师一个也没有找到,这一位对你一般,不冷不热。但你已经很高兴,因为能顺利毕业,而且据说这位老师人品还是不错。三年,你看了不少课件,上的课不多,到你写毕业论文那一刻,你完全不知道自己下一步路该怎么走。哪怕到了研三,你依然发现自己是人生的弱者,依然迷茫。研三了,你选择随便找一家金融机构实习、考公务员、考国企、考博士、找一个有钱人嫁了,选哪一个?”

        “我选择考公务员...”

        “你能力很棒,加上学历优势,成功地考上了公务员,去了街道办。你发现你的所学在这里没有任何用处,一天天都是鸡毛蒜皮,同事们对你的一切都不感兴趣,只想给你安排相亲。没有结婚的你在其他人眼里像个异类,你也没有任何自己的人生。两年了,你相亲了很多人,却一个也没看上,这个时候,你选择找个条件好其他方面不怎么样的人嫁了、找个外地奋斗在这里的普通公务员嫁了、辞职考博士、继续现在的生活,选一个?”

        “我...”

        ...

        每一次,都让大家去模拟,然后陆令按照自己对社会、人生的理解,大概说出下一步的情况,接着给继续选择和模拟的机会。

        刚刚说的这一次,已经是很成功的一次模拟了。

        这样玩游戏,比起手机来玩,要慢得多,每个人不断地选择、“黄文颖”不断地发展,每玩一次,都要大概十分钟。

        一转眼,已经是十一点。

        陆令至少模拟了十次黄文颖的人生,而每一次的结果,都是平淡一生或者误入歧途,没有一次是成功的、有极大价值的。

        甚至,这大概十次里面,有一大半,并没有考上研究生,仅仅是个普通院校,后来过得还远不如现在。

        陆令的模拟,是很主观的,但并没有被大家反对过。

        来这里的,陆令算是警龄最短的了,大部分人都是叶文兴这种,有两三年工作经验,每个人不能说见过万千人生,也早已不是孩子,自然是明白一些社会发展的规律的。

        这个看似简单的游戏,一玩,就是两个小时,到后面,每一次选择,都是大家讨论的结果,似乎都很正确,却依然是个普通人。

        陆令终于不再继续这个游戏:“大家想听我讲黄文颖的故事,其实,在刚刚的两个小时里,已经讲完了。这个案件,其实并不难了。”

        “有些人说,三岁看大、七岁看老,这句话虽然说很不科学,但对于80%的人来说,却是真相。这世界,平凡是主流,不平凡的人生除了努力,多少还需要一丝命运的安排。”

        “咱们刚刚模拟了这么多次,我并没有加入命运的因素,没有给她安排一场命运的邂逅、没有安排一次难得的机遇、也没有安排一些低概率的事故,就是顺其自然,按照她的性格、能力、社会准则去发展。”

        “这就是普通人,我们每个人的一生,大概率如此。”

        “所以,人格心理学,看的是什么?看的就是这些。每个人一生,都有关键的变故,也许是好事,也许是坏事。坏事居多,每一次这种事,都可能对人有一次决定性的影响,这是分析一个人的关键...”

        “大家不妨,在这里,尝试着,模拟一下你自己的人生。”陆令微微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