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江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警察陆令在线阅读 - 296章 平平无奇的推理(5.3k)

296章 平平无奇的推理(5.3k)

        “怎么这么冲动呢?”陆令找到了安成华,问道。

        安成华把头扭到一边,没有回答陆令的话。

        在陆令找他之前,已经有两波人找过他,安成华按理说也是一个比较有社会经验的人,但这会儿一直像个小孩子一样,赌气,不说话。

        一般来说,这也不是啥大事,根据老板的说法,周莹的家属来公司闹了很多次,好几次都是安成华给弄走的。

        ...

        林薇因为在公司打架,已经被公司开除了。一般来说,要只是轻微的撕扯,老板大概率也不会把林薇怎么样,最多罚点绩效,但周莹死了,这动手就是大事,直接开除对公司最有利。

        周莹的家属找公司要林薇现在的住址,公司说不知道。

        公司确实不知道,林薇刚参加工作的时候,登记过住址,但后来搬过家,她的住址知道的人并不多,只有前几天办案的警察知道。

        如果周莹的家人要起诉林薇,法院可以来警察这边获取林薇的住址,用以起诉,但周莹的家属目前还是没有起诉。

        原因很简单,她的家属打听过了,林薇家庭条件很差,起诉也搞不来多少钱,而公司有钱。400多人的公司,发生这种事,要求公司赔几十万不过分吧?

        总之,周莹家属已经来了好多次了,老板二海之前报过警,但警察也不怎么管,就是警告一顿。一般来说,对于这种家里刚死人的情况,警察也不愿意过多苛责,只要没有违法、没有乱砸乱喊,也就是批评教育一下。

        每次周莹家属来,二海都很头疼,哪怕这些人啥也不干,就在门口站着,他也头疼。几百人的公司,谁看着不多聊几句?工作状态能不受影响?

        所以,安成华经常出面,把这些家属搞走,老板是很欣慰的。

        陆令见安成华不说话,也不着急,就故意说话刺激他:“你说你多大的人了,这种事你老出头干嘛?你们老板给你钱了吗?你出头的次数再多几次,周莹的家属就该把责任往你身上靠了。”

        见安成华还是不说话,陆令叹了口气:“为了这点钱,不值当的。”

        “我不是为了钱!”安成华终于有些生气了,回了陆令一句。

        “看来你是真喜欢林薇。”陆令立刻转变了说话方式,不再激将,轻轻叹了口气,“你也是对得起林薇了。”

        听到这里,安成华安静了下来,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我今天早上去看了林薇,状态非常、非常差。周莹家属早晚还是要起诉,不知道林薇这一波,怎么扛过去。”陆令情绪有些低落,摇了摇头。

        “警官,”安成华主动说话了,“法院能判林薇赔多少钱?”

        “你要帮她?”燕雨看着安成华,有些惊讶,“很难办,周莹这个年龄,是最...”

        意外致人死亡,最常见的,就是车祸撞死人。18岁-60岁,赔的最多,要赔偿20年的工资(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8岁以下,年龄越小赔的越少,60岁以上,年龄越大赔的越少,每多一岁,少赔一年,75岁以上,统一赔5年。除此之外,还有丧葬金之类的,那些倒是不多。

        “具体是多少?”安成华看着燕雨。

        “100万多一点。”燕雨道。

        “100万...”安成华眼中的神采逐渐减少。

        钱这种东西,自己接触不到的数字,有时候感触不是很深。

        有的时候,你缺几千块钱,觉得难的要死。但是在网上说100万,你可能觉得不多。

        但真的需要赔偿100万以上,这个事就真的麻烦了。

        “只要人在,怎么都好说,这种赔偿,其实是可以签订一些协议的。林薇现在没有这么多钱,执行局也不可能把她抓起来,周莹的家属也没办法,签订赔偿协议,慢慢赔是最好的。慢慢来呗。”陆令安慰道。

        想到这里,陆令突然有些纳闷,对啊,这也不是死路,为啥林薇那么绝望呢?

        “谢谢您了警官。”安成华倒是知道好赖。

        “我有个问题必须要问你,希望你如实跟我说。”见安成华状态好了不少,陆令这才进入正题。

        “您说。”

        “你既然知道林薇和李云关系很好,而且搞不好两个人都恋爱了,为啥还这么执着地喜欢林薇呢?我听说有句话叫‘舔狗到最后一无所有’,你在社会上摸爬滚打三四年了,这个道理应该明白吧?”陆令问道。

        这话要是一开始问,安成华肯定不会理陆令,这会儿他虽然听了不高兴,但出于聊天的面子,还是回答了:“其实...警官,很多人不知道,但是我知道,我和李云聊过。李云其实是不喜欢、也不可能和林薇在一起的。林薇是看上了李云的家庭条件,但李云不可能和她结婚什么的。所以,我等着就好了,林薇最终会明白我是真心的。”

        “你倒是很痴情,”陆令点了点头,“但是,我听说,他俩最近吃了好几次饭,你就这么肯定?是不是有什么滤镜光环了?还是说恋爱中的你不那么理智了?”

        “我说了您可能不信...可能您觉得我喜欢林薇就智商为零了。但总归,如您所说,我在社会上也摸爬滚打好几年了,不是傻子。林薇其实是个善良的人,但是她原生家庭问题很大,她自己很努力,也很懂事。而李云不一样,李云他不喜欢林薇这样的人,我认真和他聊过,他没必要骗我。”安成华说道。

        “嗯,我明白了。”陆令点了点头,拍了拍安成华的肩膀,和燕雨一起离开了这边。

        老板在外面等着,他非常希望凭借警察这次来,彻底解决周莹家属的隐患,所以他很重视。

        “警官,您这边请,这边请。”老板直接邀请二人去了他的办公室。

        二海察言观色能力很强,他见过燕雨和赵逸帆的越野车,他知道这两个队伍都不是一般人,大概率是省里的专家组。

        虽然说年轻,但是经过短暂的相处,老板二海已经很清楚,这两伙人,非常不一般!尤其是燕雨和陆令,这俩人他完全看不透!

        要知道,他是干什么的?商业天才?屁!

        东北地区做生意,有个非常显著的特点,就是人际关系非常、非常重要。

        你大公司、国际公司,有些时候都不好使,在这边有些时候,就得是某个圈里的人。二海这种公司,什么最重要?搞来足够的业务,是第一位的,而在这里能搞到足够的业务,可不就得有自己的路子?

        总之,他察言观色能力一流!

        “警官啊,我们公司现在缺人啊!您不知道,就这几天,我们这边离职了十几个人!好在我们的招聘部经理孙晨还算是努力,之前招了不少,不然咱们不少业务,开展起来都困难啊!”老板先是诉了诉苦。

        陆令和燕雨也不说话,就等着老板接着说。

        老板眼睛微微动了动,接着道:“您看,这个案子,大概什么时候有结果?”

        说完,老板立刻举起了双手,举到头这个位置,“警官,我跟您直说啊...您可一定要理解咱小老百姓...咱要是短时间还好,要是时间长一点,我们的房间...您这边方便给我们多留几间开展业务吗?还有就是技术部的李云的桌子,什么时候能撤啊?”

        老板在本地关系不浅,这两件事他都和当地的公安了解过了。只不过,因为陆令等人的参与,当地的公安根本就不敢做主,让老板问问这边啥意思。

        职业警察小队刚刚组建,但去哪里做事,都是省厅的名义,哪个地方公安也不会在面上过不去。

        “孙晨能力很强吗?”陆令似乎想到了什么,问道。

        “是,能力很不错,他的招聘的本事是最厉害的...您也知道,咱们这边工作强度大了些,很多人一听说就走了...孙晨能留下不少人...”

        “那行,我明白了。”陆令一瞬间把所有问题想清楚了,点了点头,“屋子我们还得用,但是,案子很快,就有答案了。”

        看着陆令非常淡定的样子,燕雨一下子有了些神采。

        她就喜欢这个样子!

        这种自信从容的样子!

        巨他妈帅好吧!

        也不知道为啥,燕雨就跟着陆令回了自己小组的屋子。

        二人这次回到屋子,大家也没人问怎么个情况。

        陆令二人今天忙了这么久,到处跑,每次回来大家都问,这其实也给陆令加压力。

        这次出去就是问安成华而已,也不是啥重要人物,按理说也没什么所得,所以大家就不问了。

        但是,刘俪文还是感受到了燕雨的情绪有些激动,她俩在一起时间很长,很少看到燕雨这个状态,刘俪文不由得问道:“怎么了?”

        “没什么,”陆令摇了摇头,“大概是破案了。”

        陆令的声音很轻,屋里却立刻安静了下来。

        五个人,包括青山,都默默地拉了个小板凳坐好,想听听陆令怎么说。

        陆令看了看门的位置,确定没有其他人能听到:“凶手已经很明显了,招聘部的主管,黄文颖。”

        “是她!”燕雨双眼一凝,仿佛要看穿很多层墙壁。

        “快讲讲,快讲讲!”寇羽扬面色有些激动。

        “这个案子其实很简单,只是我们想复杂了。”陆令翻了翻手机,拿出一张黄文颖的个人信息给大家看了看,尤其是给寇羽扬看了看,“你看到黄文颖,你什么感觉?”

        “额,挺可爱、挺温柔那种。”寇羽扬实话实说。

        “嗯,黄文颖这种风格的,大概率,是李云这种人,最喜欢的类型。李云是个简单的宅男,他一来公司,就遇到了黄文颖,以他的性格,对黄文颖有好感,再正常不过。”

        “那黄文颖为啥要杀他?图什么?”刘俪文立刻问道。

        “你别说话。”燕雨扒拉了一下刘俪文。

        “我把我猜想的、从头到尾的过程,给你们讲一下吧。”陆令不再卖关子。

        “案件的关键,是当初,林薇和周莹发生那个冲突,到底是什么原因,到底,谁能占便宜。”

        “黄文颖很年轻,能力也很强,实际上一定比孙晨强。这个公司的老板,在招聘这方面,是个外行,他觉得招聘的职工多的人,就是优秀的人。实际上,招聘是个双选的过程,最近,很显然,这家公司新招聘的员工,平均能力越来越差。这种事情,短时间内没什么不好的影响,毕竟新人本身就需要学习、本身就成绩差,需要时间久一些,才能出现问题。”

        “我和孙晨聊天,孙晨知道周莹要去天华买房,是通过老板,说明孙晨和老板关系不错,是个溜须拍马之辈。而我和黄文颖聊天,她也知道周莹要去买房,但她是通过和周莹搞好关系做到的,她还通过自己的同学关系,帮周莹找房子。周莹明年就要离职,对她来说,公司的事情,远不如孩子重要,必然对黄文颖有好感。”

        “但是,老板对孙晨有好感,老板觉得是孙晨能力强,如果再这么持续下去,很可能再过几个月,老板就直接把经理的位置交给孙晨。这样,黄文颖就难了,现在孙晨是代经理,都能搞她,真当了经理,黄文颖肯定会被挤走。所以,黄文颖要做的,就是让老板知道,孙晨没什么能力。”

        “可是,孙晨没能力,如何显现呢?自然是让业务部的人说招聘的人不行。那让谁来说呢?自然是业务部工作能力强的骨干来说,林薇就是很好的选择。”

        “黄文颖不认识林薇,她没办法和林薇说什么,但是林薇喜欢李云,李云喜欢黄文颖,这个事就好操作了。林薇和经理王大鹏闹了一次,说新员工不行,但终归这不是什么大事,也波及不到孙晨这里。那最好的办法,就是要把战火引到周莹这里。如果周莹因为孙晨招聘的人有问题而上火了,周莹和孙晨的关系必然会恶化,这个时候,黄文颖就有了操作的空间。”

        “所以,林薇为什么会和周莹、因为招聘的员工水平差而发生矛盾,根源就在这里了。黄文颖通过李云,从而影响林薇去做这个事情。可能是李云编造了和周莹有矛盾的谎言,林薇为了让李云开心,就和周莹闹了矛盾。这里,有一个关键的点,就是林薇是最给公司赚钱的组长,要是简单的小推搡之类的,是不可能被开除的,老板最多扣她点钱。可是,如果这个事情发生,周莹的面子就丢光了。”

        “周莹是经理,她不可能反过来打林薇一顿,而她被林薇在食堂侮辱、推搡,这太丢人了。在这个公司,除了老板,经理是最大的官,他虽然是招聘部门的老大,但老板不开除林薇,她不可能私下做决定开除林薇。她合同快到期了,现在工资也不低,而且面临买房也大概率资金紧张,也不可能自己辞职,所以最大的可能就是丢人、火气往肚子里咽。这火气,能舒服的了?”

        “关键问题是,林薇人家还占理。你们招聘部招聘的人不行,还不许我来说说?总之,周莹必然会把火气搞到孙晨身上。我想,黄文颖这里准备了后手,这个后手能让她顺利当上经理。这计谋,相当不错了。”

        “但谁曾想,周莹死了。”

        “周莹死亡这件事,麻烦就太大了。林薇工作没了、背负百万的债务、还杀了个人。短时间内,林薇不可能上来就咬李云,她还希望和李云有结果。她找李云吃了三次饭,李云之所以每次都去,估计也是理亏。这个事拖了半个多月,估计李云也找黄文颖聊过好几次。”

        “这个事,就不是黄文颖能解决的事情了。她已经把事情全搞砸了。本来就是林薇和周莹撕扯的一件事,周莹死了。林薇现在还喜欢李云,但这种事情,早晚撑不住,林薇早晚要把李云爆出来。”

        “而李云,就能扛住了?黄文颖就能好好的了?”

        “哪怕,李云和黄文颖都没有刑事责任,哪怕都只是分担民事责任,这件事,也能毁了黄文颖的一辈子。黄文颖是什么人?985大学研究生,学法律、学经济,有着美好的未来。沾惹这个事,她这辈子就完了。要知道,她不可能去基层打工、不可能去搬砖,而只要是企业的中高层,人家都一定会做背景调查,考公务员什么的都有背景调查。要是查出这个事,她这辈子绝对完了。”

        “而且,她能直接掏出公务员考试的书,可能也就是为我们准备的。她很可能根本不想考公务员,她对周莹这么好,图什么?当然是图谋经理的位置!”

        “可是,出了这件事,黄文颖担不起,怎么办?”

        “既然林薇还不知道李云和黄文颖的关系,那么,黄文颖只有一个办法,杀掉李云,这个事,就此拉倒。”

        “为什么林薇这几天状态这么差?因为林薇以为,是她最近频繁找李云吃饭,把李云逼死了。”

        “为什么李云看起来那么复杂?因为在生命的最后一个月,他参与了一起不该参与的事情,他复杂了很多。尤其是这个月,他一方面要面对绝望的林薇,一方面面对自己喜欢的黄文颖...”

        “为什么黄文颖主动和我说,他和李云偶尔在食堂聊天?实际上他俩一定很熟,她提到这个,就是怕我查到了有人说她和李云偶尔会聊天而多想。黄文颖这么说,是为了封死我的想法。”

        ...

        (这个案子,有一些朋友猜到了黄文颖,但过程不太好。有人猜对了部分过程,但结局不是黄文颖。还有不少人猜到的是侦探社相关。这个案子写侦探社,主要是为了为未来获取一个观众的身份,如果,作者每个案子的动机,都归咎于侦探社,那就是我有问题。那太扯了。

        总之,大家的推理还是很强的。这算是个简单地纯享版小推理了,也比较简单,大家没事可以看看这三万字,其实前面伏笔非常多,陆令只说了一小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