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江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警察陆令在线阅读 - 295章 本案材料基本完结(4.6k)

295章 本案材料基本完结(4.6k)

        二海还有其他的屋子需要送奶茶,客气了几句,也就先走了。

        陆令二人还有两个人要问。昨天晚上,大家核查了整个王大鹏组100多人的近期绩效情况,发现了二人异常,今天需要格外地了解一下。

        两个人都是女生,陆令先找来了第一人,了解了一下,倒是没什么问题。这个人就是单纯胆子小,听说单位死人就很害怕,因此状态受到了很大的影响。

        这个姑娘是一名社恐,她只擅长网上沟通,现实沟通能力很弱,所以在单位也没有什么朋友,每天的工作就在在线上当客服。

        这家公司的客服,有的是打电话的,有的是打字的,后者工资低一些。

        接着,陆令找来了第二人,沟通了一下,还是没发现问题,接着陆令就让她也回去了。

        这位也送回去之后,陆令看向燕雨:“你发现了什么问题没?”

        “没发现,这个人看着挺老实的。”燕雨摇了摇头,“你发现问题了?”

        “你有没有觉得,第二个人,好像...”陆令斟酌了一下词语,“不太灵光?”

        “额...”燕雨想了想,“确实有一点,而且她的绩效一直都不好,也可能是刚来两个月,还是不太适应这里的工作。”

        “也许吧...”陆令记着这个事,没有接着说什么。

        还有很多人要问,陆令可没时间只考虑这一个人。

        下一步要找的是技术部的人,技术部这几天好几位都没来上班,大多数人还是不能接受工作的房间里横死一个人。李云死了之后,因为警察保护现场,所以老板也不能重新搞装修、更不能撤掉李云的这张桌子,这就导致很多人受不了,纷纷申请居家办公。

        二海现在为啥这么客气?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希望警察早点查清楚真相,要是有人谋杀,就抓紧把谋杀犯抓了;要是李云是自杀,就抓紧定性。

        现在这么拖着,技术部几乎就没办法上班了。

        其他部门也一样受到影响,比如说招聘部。

        近期警察把小会议室都借用了,招聘部也暂停了招聘。

        二海很头疼,员工可以摸鱼好多天,当老板的心都在滴血!这都是烧钱啊!

        技术部还在公司上班的,都是胆子比较大的,陆令聊了几个,感觉都挺正常。

        陆令不知疲倦,沟通完技术部,接着去了法务部、行政部、质检部和招聘部。

        法务部的几位,一个比一个淡定,基本上就是冷冰冰的状态,尤其是法务部的经理,看陆令就像是看一个陌生人。

        行政部则很客气,沟通的期间不停地有人端茶送水,只不过他们端来的一次性纸杯,和死者死的时候喝毒药用的杯子一样,搞得陆令有心理阴影,一口也没喝。

        行政部的经理王江涛,是个妙人,可能是看出了陆令不喝茶,中途还拿了两瓶饮料过来,做足了面子。

        质检部没有经理,最高级别是一名主管,这位在公司属于背锅侠。他是负责公司员工日常违规的,但是质检部就几个人,最高级别就是主管,和业务部完全没法比,业务部几乎不鸟他们。

        这个部门存在的根源,就是公司有违规的时候,有相关部门来查,就把质检部的主管开除掉,算是给相关部门一个交代!

        所以质检部的主管,日常是个弥勒佛心态,陆令说啥,基本上就是不知道。

        招聘部的两个人,让他印象很深刻。

        一个是现在的代经理孙晨。

        孙晨现在状态很不错,给人一种春风得意的感觉,在周莹死后,他已经当了一个月的代经理,刚开始招聘了不少人,工作开展得还算顺利,这几天因为公司出事,招聘暂停。

        招聘部门也不只是负责招聘一件事,还负责合同续签和办理离职手续,最近倒也不是完全没事,只不过在老板眼里就属于啥事没干。

        “警官,我们部门最近一直在搞内部培训、内部考核,等您这边把案子搞定,我们立刻就开展工作,公司的运转肯定能抬起来。”孙晨说道。

        刚刚,老板二海过来转了一圈,转完警察就来了。在孙晨眼里,老板和警察关系很好,所以他和警察说话也是冠冕堂皇,生怕不忠心的话被警察传给了老板。

        “倒也不错。”陆令点了点头,“周莹死后,看样子你工作接手得非常快。”

        “额...”孙晨能走到这一步,也不是傻瓜,听出了陆令的言外之意,“警官,您这么说可不合适了...周姐的事情,我是非常难过的,而且,她走了之后,我还给她家人随了1000块钱,唉...这种事,谁也不愿意发生...而且...”

        孙晨接着看了看周围,确定没有人能听到:“周姐明年合同到期之后,确实就不续签了,她女儿马上要读初中,为了高考,他们家在天华买了房,她女儿要去天华上学了。原本,周姐打算明年就搬到天华,在那边找个工作,顺便陪女儿,等女儿高考完了,她也就四十八岁了,再混两年就能退休了。这个事,很多人都只知道一点点,我和老板关系好,老板跟我说过。所以,我知道周姐明年肯定要走,一直都在做接手的准备。”

        “那你这准备的也确实是充分。”陆令点了点头,说话还是不那么好听。

        “这不能辜负领导的信任,从我知道这个事的时候,我就在准备了。”孙晨笑呵呵地说道。

        笑了笑,孙晨可能感觉自己不该笑,两秒钟就切换成了叹气的表情:“唉,真的是,想想就可惜,你不知道啊...周姐是个特别好的人...”

        “嗯。”陆令点了点头,这个孙晨,老油条了。

        这种人,能力强不强不知道,但是很懂得该怎么说话,不该说的话绝对不会乱说。

        除了孙晨,招聘部的第二个人就是黄文颖。

        黄文颖今年27岁,但是看着非常亲和,给人的感觉也就是大学生刚毕业。黄文颖说不上是大美女,但那种亲和感确实挺强,陆令看着都感觉到了舒适。

        简单地说,就是邻家女孩那种感觉。

        “唉,”黄文颖叹了口气,“警官,这个事,我其实挺别扭的,我来公司已经两年了,可能很多人都不记得,李云当初的入职手续,是我给他办的。”

        “李云不是走的特殊招聘程序吗?”陆令明知故问。

        “他们技术部招聘,主要是经理在审核能力,我们不专业。不过,审核过了之后,入职的手续,还是我们部门办。李云话不多,但是给人的感觉...还不错。”黄文颖道。

        “你给人的感觉也很不错。”陆令直言。

        燕雨看了一眼陆令,不知道他为啥这么说。

        “谢谢警官。”黄文颖微微低下了头。

        “我听说,你是这个招聘部门,能力最强的一个主管。”陆令说道。

        “没,我经验还是不够丰富...只不过我上学的时候...我本科是学法律的,研究生是学经济的,实习的时候也搞过人力资源的相关工作,所以招聘新人还是算内行。当然,如果是一些老人再次应聘,我就不行了,我针对应届生的面试能力还可以。”黄文颖解释得很详细,不卑不亢。

        “你这么一说我就明白了,其实人力资源这些岗位,还真是这样,最好是学过技术、还学过管理的复合人才担任,你这俩专业都不错,能干好这个工作也正常。”陆令点了点头。

        “还好还好。”黄文颖客气道。

        “话说,你是名牌大学研究生,为什么不选择大企业,而是来这样的一家公司呢?”陆令问道。

        “这家公司给的工资也不低,而且距离我家近,”黄文颖说着,从抽屉里拿出一本翻了不少页的书,“我还打算考个编,在这也不是很忙,能刷刷题。”

        “也是,女孩子适合考编。”陆令拿过书看了看,是一本《行测》,已经看了不少页了,接着就递还给了黄文颖,“加油,祝你成功。”

        “谢谢。”

        “最后一个问题,你和周莹、李云的关系怎么样?”陆令问道。

        “我和周姐关系还可以,我们招聘部门,之前有四个主管,现在除了孙经理,还有3个。我们这四人里,除了我还有一个女的,不过年龄比周姐还大,她主要负责员工活动。可以这么说,负责招聘的主管里,我和周姐走得最近,我还经常给她推荐化妆品什么的,她女儿要去天华读书,我天华那边有同学,还给她推荐过房子。”

        “至于李云,我俩关系也可以,毕竟他一来我们就认识。我们部门和技术部门还是有交集的,一方面公司的活动主要是我们和行政部在搞,另一方面技术部那些人大部分都不关注合同啥的,每次有调薪、续签合同,也都是交给我们去办。李云话不多,但对我还行,我俩有时候食堂碰了面,还能单独聊几句。”

        “嗯,”陆令点了点头,站起身来,“那祝你考编成功。”

        “警官,”黄文颖小声说道,“这个事您给我保密啊,我也不知道明年能不能考上,要是被领导知道我天天在准备考试,以后就该给我穿小鞋了。”

        “保密问题你放心,”陆令调侃道,“不过,要是你们老板知道了,你就说你要考税务局,估计他是不敢得罪你的。”

        “我又不是财务,考上税务他也不会怕的。”黄文颖倒是很认真地摇了摇头,“总之,麻烦您了。”

        “好。”陆令点了点头,带着燕雨离开。

        今天问的几个人,燕雨基本上没说话,她知道这就是普通的询问,来之前也没有预设什么目标,说到哪算哪,所以不需要两个人搭配。

        “今天接触的这些人,你怎么看?”燕雨主动问道。

        “技术部真正想问的人,现在都在居家办公,这个比较麻烦,我看看有机会,还是得去找一下,”陆令道,“除此之外,孙晨和黄文颖都是老油条。你看那个黄文颖,她看着年轻、工作只有两年,我看说话办事,丝毫不比孙晨差。”

        “毕竟也是主管,这不是学历带来的。”燕雨点了点头。

        “是,这次沟通,明显能发现,这种私企,当领导的都不简单。”

        “你现在觉得本案最大的疑点是哪里?”燕雨问道。

        “这个问题不该我问你吗?”陆令一脸疑惑,“老大,我只负责接触这些人,总结的事情,要靠你啊。”

        “你这人!”燕雨跺了跺脚。燕雨知道,陆令这个样子,一定是知道些什么,但是不告诉她!

        “额,”陆令摇了摇头,“不是我不告诉你,而是没有什么价值。就是我之前所说的,通过我的感觉和我的判断,包括我观察李云的尸体,我都觉得李云这个人不是很简单。可是,我们现在查了这么多东西,他真的是很简单。”

        “会不会是伪装的?”燕雨问道。

        “很多东西都能伪装,但是消费记录不能。李云近几年的消费记录都在,他最大的问题,无非是去境外网站买过一些源代码,但这能算啥?就说翻墙,哪个程序员不会翻墙?除了这件事之外,李云没有不良嗜好,也攒下了不少钱啊。”陆令感慨道。

        李云工作四年,卡里攒了43万。

        对于一个在本地有房的年轻人来说,这非常非常不简单!

        稍微复杂一点、稍微有一些特殊乐趣的人,这钱早就去买车、消费了。自己买辆20多万的车,不过分吧?玩游戏花几万,不过分吧?找个妹子出去玩花点钱,不过分吧?

        但,都没有,查了查李云这几年,给人的感觉就是很简单。

        “那为啥你会觉得他复杂?”燕雨也是一脸疑惑。

        “不知道。”陆令摇了摇头,“要是知道了,这个案子也就有方向了。”

        “走吧,先回去。”

        ...

        二人今天问了好多人,午饭都没吃,回到小屋,大家都在,还给他俩留了汉堡,陆令也不客气,拿起来就吃,边吃边和大家沟通今天的进展。

        这个案子目前没什么需要查的,这个公司人太多,理论上说,陆令还可以放大关系网。

        前文提到过,李云的人际关系非常简单,但是周莹非常复杂,周莹的相关人物,超过三位数,理论上陆令可以都去找一找。

        这种事,让别人去,陆令是不放心的。实际上这些关系人,当地警察都找过,但陆令还要再找一遍才行。

        “除了你们说的这些东西,还有两个事情要和你们说。”刘俪文听完了陆令的讲述,说道。

        “你说。”

        “一方面,是关于上午的解剖结果。李云的尸体被解剖了,因为他是中毒而死,不是抑制死,没有搞全身性的大解剖,按照目前的结果,李云的死,和之前的判断没有任何区别,就是死于氯化钡中毒。”刘俪文道。

        陆令点了点头,这个倒是丝毫没有意外。

        “另一方面,就是关于安成华的事情,今天上午,周莹的家属又来公司了,结果安成华状态不好,和周莹家属闹了起来,把周莹家属都赶了出去。”刘俪文道。

        “安成华?就是那个喜欢林薇的业务组长是吧?”陆令皱了皱眉,“他怎么回事?”

        “不知道,”刘俪文道,“我看赵逸帆他们已经找安成华谈话了,但好在安成华没有动手,赶人也是为了公司,所以他们老板应该不会不高兴。”

        “这人...”陆令若有所思。

        ...

        (注,本案基本上主要材料已经给够了,牛人已经能猜出来是怎么回事了。这个案子相对简单,也只有3万字,和前面的案子没有关联,所以肯定是有一些朋友能看出来的。虽然我的书很多案子都联系着,但偶尔也要搞搞独立案件。欢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