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江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警察陆令在线阅读 - 294章 千人千面(4k)

294章 千人千面(4k)

        “你们说,生命的意义是什么?”正在看着手里的笔录,燕雨突然问道。

        这是公司的小接待室,屋里只有燕雨小组的六人。

        所有人都抬头看燕雨,不知道为啥她要问出这样一个没有答案的问题。

        “陆令,你说说吧。”燕雨道。

        “我觉得生命本身没什么意义,但是行为可以创造意义,而且意义是相对的。我对于我父母来说,意义重大;对于朋友来说,有意义;对于陌生人来说,几乎没有意义。”陆令接着道,“而且意义也能被赋予。”

        “嗯...”燕雨思考了一下,看向大家,“你们说说。”

        “我觉得,生命的意义就是追求最简单纯粹的快乐...”刘俪文道,“也许就只是小时候吃一块碳水...哦不,应该说糖果。”

        “我觉得生命的意义在于探索未知和获得。”钓鱼佬说道。

        “我觉得生命不过是个意外,”寇羽扬道,“生命本身不需要思考自己的意义。”

        “青山?”燕雨道,“你说说。”

        “我...”青山把自己身上的执勤服拉扯了一下,“我不知道。我觉得你们说的都对...”

        “也确实...”燕雨点了点头,“我也觉得说的都挺有道理的。不过,日常来说,可能每个人做的事情,无非是前进、停滞或者后退。很多人希望自己能往上爬,这个过程中...”

        燕雨不说话了,陆令却仿佛看明白了,“你看到本案的犯罪动机了?是刘长风?”

        燕雨摇了摇头:“目前还不知道。但这个技术高级主管...他杀了李云,也没有机会再次晋升,无非是能在项目里获得更大的话语权,不至于吧...而且他的风险也太高了。”

        “那你说的是...”陆令被搞糊涂了。

        “走吧,约了林薇,去找她。”

        ...

        陆令和燕雨两个人去找到了林薇。

        林薇现在的状态,非常差,而且明显是近几日的变化,整个人都失魂落魄,面如枯槁。

        陆令来之前,并没有见过林薇,只是听说这个姑娘长得还行,而且做事非常努力,但现在一看,整个人的精气神已经被抽走了。

        从这一点来看,林薇就不可能是杀人犯,这真不是能装出来的。

        “警官...”林薇有气无力,“这几天,警官找我好几次了,我该说的...”

        说完,林薇就咳嗽了两声。

        “你不要太担心,这个事跟你没什么关系,”陆令一眼就看出来林薇状态不对了,“没什么需要问你的,过来就是想看望一下你。”

        燕雨有些疑惑地看了看陆令,但也没有说什么。

        “啊?”林薇有些惊讶,她这几天被警察问了好几次了,说实话,她已经很疲惫了。

        “没事,注意休息吧。”陆令开着执法记录仪,这就带着燕雨起身准备离开。

        “谢谢...”

        “林薇,我只要一个问题想问你,”燕雨问道:“你...”

        陆令轻轻拉了一下燕雨,动作非常小。

        燕雨立刻改口道:“你最近的状态,是不是一直都不太好?”

        “啊?”林薇没想到燕雨居然问这个,轻轻点了点头。

        “不好就注意休息吧。”燕雨伸出手,拍了拍林薇的肩膀,“我们走了,你好好休息,近期不会打扰你。”

        “谢谢...”

        简单地聊了这几句话,陆令二人就离开了林薇租的房间。

        从房间里出来,关好门,坐电梯下了楼,陆令这才关闭了执法记录仪。

        陆令是非常谨慎的,林薇租的房子在26层,只有电梯里有监控,他下了电梯再关闭执法记录仪,这就能证明他没有关掉记录仪后再返回房间。

        二人没有说话,一直到上了车,燕雨才看了一眼陆令,等待陆令的解释。

        “她已经存了死志,再问,她会自杀的。”陆令道,“她的眼神里,已经看不到活着的希望了。”

        “啊?为啥?”燕雨有些不解。

        “她不小心杀了人,虽然没有刑事责任,但民事责任,她一辈子也背不起。工作没了,她的家庭对她也不会多么关注...像她这样的人,这样的一个灾难,可能就是毁一生,根本起不来的。本来,他要是和李云好了,李云那种宅男性格,如果愿意帮林薇扛过这一波民事责任,林薇还有机会翻身,现在李云居然死了,林薇就没有任何翻身机会了。”

        燕雨不说话了,在她看来,这样的民事责任,家里帮帮忙,自己借点钱,对一般人来说,是可以抗过去的,但仔细想想,还真是不可能。

        林薇没有存钱,这些年赚的钱都给了家里,家里有弟弟,父母几乎不可能拿出几十万帮她。而且,她们家也没有几十万。

        至于借钱…网贷吗?网贷还不如拖着法院未来的民事判决不还…

        工作没了,李云没了,背负巨大民事责任,还背负一条人命…

        这确实不是林薇能扛住的。

        “我知道你要问什么,你想问她为什么和周莹发生冲突要动手,但现在不能问,这是她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你问了,她就崩溃了。”陆令解释道。

        “唉…”燕雨叹了口气,明白了。

        陆令刚刚的选择,救了林薇,也救了燕雨。

        “回去以后说一下吧,近期包括当地的刑警,也不要来找林薇了。林薇不是演的,她也是最最不可能杀害或者协助杀害李云的人,再来刺激她,容易出事。”陆令道。

        “嗯,我会说的。”燕雨认真地点了点头,接着就把身子缩到了座位里,不再言语。

        她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人,所以她现在非常能理解陆令的话。

        陆令说的没错,如果燕雨刚刚再问一下这个问题,林薇真的可能会在他俩走之后,自杀。

        “陆令,”车子即将开到公司这边的时候,燕雨小声说道,“你说,如果我帮林薇解决民事责任的问题,她会配合我们吗?”

        “你这是为了办案,魔怔了啊。”陆令叹了口气,“你这样,会被人骂圣母的。”

        接着,陆令摇了摇头:“其实,你我都知道,林薇这个样子,她能知道的内幕,应该非常少了。我本以为她现在的状态应该是有些惊疑不定,但没想到已经这个样子。这说明她真的是惨遭意外,现在又听到这样的坏消息...你...燕雨,我怎么以前没觉得,你这么善良?”

        “我没有...”燕雨面色又绷了起来,“我是为了证据。”

        “你不是为了证据。”陆令停好车子,认真地看了一眼燕雨,“你是可怜她,你知道她这一次,一辈子就完了,你想救她一命。”

        “你...”燕雨知道自己的想法被陆令看了出来,但她却生气不起来,最终叹了口气。

        “终归,不是什么事都是我们应该帮的,这世界有他自己的运转规律,生老病死、旦夕祸福,你若连这种因果,都要拿出大笔资金来帮,那...说实话,这笔钱还不如盖个希望小学,可以改变很多很多人的命运。”陆令想了想,“该不会,这就是今天你问我们,生命的意义...”

        “呼...”燕雨轻轻晃了晃头,“你看,我留了两年的头发,长了不少呢。警校时候减了短发,好烦...”

        “按照现在的规定,你是不是也不能留长发?”陆令问道。

        “依据《人民警察警容风纪管理和纠察办法》第十二条,女人民警察不准留披肩发,着装时不得描眉、涂口红、染指甲以及戴耳环、挂项链等首饰。”燕雨轻轻晃了晃自己的马尾,“扎起来就没问题。只是警校比较变态,必须短发。”

        看了看燕雨这个样子,陆令这才感觉比较熟悉,熟悉的燕队长,几秒钟之内又回归了。

        燕雨今天突然“圣母”,陆令是真的有些意外,在他看来燕雨一向非常理智,这突然有这样的一面,倒也是...更值得跟随的队长。

        嗯...仅此而已了...吧...

        ...

        说着,二人坐电梯上了楼,燕雨把情况和当地警方负责人说了一下,这边也立刻答应了燕雨的话,表示近期不会去刺激林薇。

        老警察,最是明白趋利避害,林薇这个状态,警察找完之后要是林薇跳楼了,林薇的父母可就高兴了...立刻就能过来...

        ...

        接着,二人找到了赵逸帆的队伍,也说了此事。

        “你们说的有道理,”赵逸帆道,“还记得尚强、刘铮死亡的那个案子,我们先问的王同伟,也没有什么结果...你们看人的眼光我是相信的。对了,我们今天找了另一个业务组长,孙静皙。”

        “她怎么样?有问题吗?”

        “有问题。”赵逸帆道,“我明显感觉到,她说她找李云吃过一次饭,这顿饭里聊过的天、说过的话,她有所隐瞒。具体是隐瞒了什么我不清楚,你们要是有兴趣,也可以去问问。”

        “她和李云,到底是什么关系?追求关系?她那么漂亮,要是倒追李云,岂不是一追一个准?”陆令问道。

        “并没有,她说李云对她不是特别感冒,这个...”赵逸帆显然对这个不太信。

        “这倒是有可能,”陆令道,“昨天,我们组的窥...寇羽扬查了李云的聊天记录,其中就有和孙静皙的,他俩的聊天记录,李云确实不是很主动。当然,孙静皙也不是很主动。”

        “那这个孙静皙图什么?”赵逸帆一脸不解。

        “孙静皙可能是想脱离她的经理王大鹏的骚扰,现在故意想在公司里找个人靠一靠。别看李云只是个主管,但是人家是技术部的,而且,不要说技术部,哪怕孙静皙只是找个小组员谈恋爱,王大鹏也不敢再过分了。”

        “这倒也是,要是有男朋友了,王大鹏不可能再骚扰了,不然去哪说也没理,还容易挨揍。但既然这么说,为啥孙静皙找李云呢?”赵逸帆还是想不通这里面的逻辑。

        “可能是看出来李云不会答应,她孙静皙估计眼光很高,找别的男人,那男的肯定就答应了,也就麻烦了。而李云不会答应,她稍微释放一点信息给王大鹏,王大鹏岂不是就不敢骚扰了?她这是利用李云。”燕雨分析道。

        “这么说倒是没什么问题...”赵逸帆点了点头,“那行,先这样,我再去看看其他人。”

        “好。”

        ...

        接着,陆令二人才回了自己的小组,把目前的情况又和大家说了说。

        这公司,看似都是一群普通人,但目前暗流涌动,每个人都不简单。

        “要这么说,孙静皙也肯定没有犯罪动机了。”寇羽扬停下鼠标,看着说话的二人。

        “目前是这个情况,李云死了,对孙静皙确实是没有一点好处。”陆令点了点头。

        “奇了怪了,我看那个孙静皙确实挺漂亮的,要是她倒追我,我...”寇羽扬咳嗽了两声,“嗯,总之,李云这波不正常,该不会脑子里想的还是高中暗恋那个?”

        “不现实吧,这都过去多少年了,再说了,他和林薇吃过至少三次饭,可能对林薇还是有好感的。人家不是渣男,对林薇有好感,和孙静皙自然也就是同事关系了。”燕雨道。

        “要这么说也有可能,可惜,林薇现在不能问,李云还死了...”寇羽扬有些不服气,“队长,你说林薇不能问,不能让陆令搞个催眠啥的,说不定啥都明白了。”

        “催眠不是你想的那样,有可能会让她感受到最深层的东西。她现在内心深处的东西,基本上不敢碰,碰了就容易崩溃。她现在是没有路了。”陆令解释道。

        “好吧,是我想简单了...”

        “心理医生能缓解患者的心理状态,但林薇是现实状态导致的,基础破不了,治疗也是很困难的...”

        大家讨论着,有人敲门。

        陆令正好站在门口,打开了房门,外面是公司的老板二海。

        “几位警官辛苦了啊,公司这边买了一些奶茶,我给您这边拿几杯。”说着,二海看了看屋里的人,就从外面的小车上,提了六杯奶茶过来。

        “别太客气了,”陆令也没拒绝,把奶茶搁在桌面上,“正好,我有点事想问你。公司最近运行的,一切良好吗?”

        “嗯,都挺正常的,有些员工有情绪问题,尤其是技术部有几位当时看到了李云倒下,有点怕,我已经安排他们回家...居家办公了。”

        “那就好。有什么不太正常的地方,记得跟我说。”陆令从桌上拿出一张纸,写下了自己的电话。

        “好的好的没问题警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