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江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警察陆令在线阅读 - 276章 逃税罪

276章 逃税罪

        视线再切回陆令这边。

        总的来说,深州之行,陆令是有一点点收获的。

        本来他以为,吃完饭,第二天就可以走了,但实际上,在这里待了四天才走。

        经侦的案子确实是过于繁琐了,苏队调取回来的一些证据,还要核实比对,第二天还得去接着调。

        之前所说的,沈州这边的洗钱案件,最终和死者这家公司建立了联系,从这里,算是把沈州的案子源头给掐了。

        在这个下面,还有一些主要人员,这些人大概率是甘总和胖子的心腹,目前还不知道具体的身份,需要进一步核查。

        这家公司,不过是一个空壳罢了,关键还是要抓住胖子和甘总,并且抓到骨干力量,才算是捣毁了这个犯罪组织。

        命案的侦破,也告一段落,陆令这边...

        15号这天,陆令还顺便看了一眼自己的分数。

        也不知道什么原因,他的分数已经累积到了800分!

        这是什么概念呢?

        第二、第三加起来,没有他高!燕雨有470多分的样子,而第三名,只有310多分,后面普遍都是200多分的水平。

        对于这样的分数,陆令实在是有些不能理解,他觉得自己也没做什么啊...

        陆令确实从来没有强求过分数,也没有为了分数去熬夜拼命过。虽然说来了经侦队之后,他每天晚上都在熬夜看案卷,但那是因为这一个月时间过于宝贵,他不想浪费,可不是他内卷。

        看完分数,陆令算了算,燕雨和他的差距进一步拉开了,想来燕雨最近也不是特别辛苦...吧...

        嗯...

        反正应该还行,陆令也就不担心了。

        因为有陆令和燕雨在,所以理论上来说,省里的考核,第三回合里,哪怕他俩带着倒数四名的人,也能把这四位,拉到前90名。

        所以,现在其他四人的分数,已经不是那么重要了。

        陆令可是绝对不希望青山无法通过考核的!青山这样的人,绝对能当一名合格的警察!

        ...

        青山这几天,进步非常非常快!

        也不知道是不是体质特殊,他恢复能力超群且耐力真的好,特警这边的训练,他能跟着训一天,晚上吃得好,第二天接着生龙活虎。

        这几天,每天晚上都有人请客吃饭,而且也都喝酒,但青山每次喝的都不多,最多也就是一斤酒,丝毫不耽误第二天的训练。

        也正因为如此,在短短的几天时间里,他的进步就有目共睹,好多资深特警,都不敢说一定能单挑赢他。还是那句话,一个70公斤级,一个100公斤级,完全俩概念。

        实际上,这些天,还有过一些基础的对练,不少人都表示打不过。如果下死手,可以攻击要害,这些人目前来说,大部分还是能打过青山的。但是擂台战,带着护具搏击,就真的太难了。打不动啊...

        除了学到了一些东西,青山还得到了一些训练视频,回去可以跟着学,估计一年以后,从个人战斗力这方面,就已经能参加一些特警的比武了。

        青山性格很单纯,警队里的前辈们没有一个人讨厌他,临别前,大家还都有些不舍。王翰还说,如果青山以后有儿子,一定要让儿子当运动员。

        这就要告别了。

        胖子和甘总还没有回国,也没抓到,但这里已经挂了甘总的追逃。

        因为警方这边掌握着胖子的那部手机,大家已经得知,胖子大概半个月后会回国。

        这个事和陆令关系就不大了,这些深州警方是能够完全查清楚的。

        陆令现在关心的,就是尚强父亲参与洗钱一事,希望深州警方能获取一些线索。如果能够得到尚强父亲洗钱的线索,可能就能查到向晓涵那边的一些路子。

        向晓涵也是想拿走这件罍,但失败了。很显然,向晓涵那边也有出手的渠道,无论是洗钱,还是看中了罍本身的经济价值,总归是可能有渠道重合的。

        如果说查到了这条渠道,说不定就能找到向晓涵的路子,进而抓到向晓涵,这样...

        当然,陆令还是更希望通过这件事,找到“观众”们的一些路。

        关于这个事,刘队给陆令了一个保证,只要深州警察这边查到了东西,那一定会和陆令共享。

        一一惜别送行的人员,三人乘坐飞机直上云霄。

        苏队看着外面的云彩,然后看向陆令:“在飞机上还玩手机呢?”

        “刚刚起飞之前,您说咱们那边遇到了新案子,我就想着查查。缓存了很多网页,看完就看不了了。”陆令解释道。

        “那不是什么大事,不就一个逃税的案子吗?可能咱们回去了,就解决了。”苏队倒是毫不在意,“逃税的案子,都是个案,就算是团伙案件也不过是一个普通团伙,不用太担心。”

        “额...苏队,为啥您越这么说,我也是觉得可能是团伙案子呢?”陆令道,“据说是一家大的传媒公司,有签约主播逃税,这可能是好几个人吧?”

        “嗯,我刚刚也听了,这些...”苏队想了想,“咱们东北这边,主播也挺多的,前些年,我处理过一个yy直播的逃税的案子,逃了三十多万。倒是不难查。”

        “昂...”陆令听苏队这么说,也不好意思接着看手机,“那行,等回去再说吧。”

        “逃税分为两种,一种是采取虚假手段进行虚假申报,另一种是不作为,拒不申报。我刚刚听队里说的这个意思,这个案子可能是代扣代缴的公司出问题了,这种账目很好查。”苏队道,“记住一个东西,就是咱们经侦这边,并不以钱多钱少来分析案件是否复杂。”

        “也就是说,这种案子账目会非常清晰?”陆令若有所思。

        “大概率是这样,尤其是网络传媒公司,收入等都得有流水,想藏也困难,这次被查出来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估计是税务局移交过来的。这种事,咱们好办,看税务局怎么移交就是了。”苏队解释道。

        “那我就明白了,怪不得您不急。”陆令这才懂了。

        “不过...”苏队接着看了看窗外,“现在改革了,初犯如果缴纳够了,而且接受了行政处罚,就不追究刑事责任了。这个还能移交过来,事情可能...”

        陆令听到这里,神色一紧。

        苏队乐了,伸手拍了拍陆令的肩膀,哈哈笑道:“事情依然非常简单。等你回去就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