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江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警察陆令在线阅读 - 275章 优势在我!

275章 优势在我!

        “燕~~~雨!”刘俪文伸了个懒腰,“awsl!”

        “什么东西?”燕雨伸手捶了锤自己的后背。

        “你说,你为啥要选择来反诈部门啊...咱们选个治安多好啊...抓点黄赌毒...那个ktv里,每次不点歌了,自动放的那首歌叫啥来着...啊,拒绝黄,拒绝赌,拒绝黄赌毒...”刘俪文真的开始回忆这首歌,却想不起其他的歌词,只能哼唧了两声,“啦啦啦啦啦...”

        “治安?只有弱者才会选择那里。”燕雨不想搭理刘俪文,随口扯了一句。

        “可不是啊,陆令他们...他和石青山、叶文兴,就选择了治安。”

        “额,我表述不准确。”燕雨拿起杯子喝了口水,接着转头看向刘俪文,“他们三个男人,去治安肯定没问题,尤其是你们家青山,那一个顶三个!咱俩弱女子,去治安大队干嘛?看守冰女吗?”

        “看守冰女有什么不好,和她们聊聊人生也有不少收...”刘俪文突然想到了什么,“啊啊啊,谁家青山!”

        “总之,”燕雨放下杯子,“在经侦和反诈这种部门,咱们破几个案子,能帮助更多的人。现在谁都知道电诈案子多,谁都烦,但是总要有人去做,你说对吧。”

        “行行行,你说的有道理...”刘俪文倒也不是真的要和燕雨争什么,“这都几点了,你睡觉吧。”

        “好。”燕雨合上了案卷,把台灯关上,拿起桌子上的牙缸,这就出去洗漱。

        警队的宿舍是公共洗漱间,要洗漱只能出去,燕雨一出去,刘俪文立刻从床上起来,然后拿起燕雨放在桌上的手机,熟练地输入密码,把闹钟时间从6:30改成了7:30。

        修改完,刘俪文再次躺回床上,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

        不多时,燕雨回来了,把手机放在枕头边上,这就准备休息。

        “燕雨啊,你听我一句,我知道你是为了案子,但是,哪有这样拼的啊?你忘了今天那个人了吗?我好气啊,你明明那么努力了,她却那样说你...真的好气啊!”刘俪文越说越气。

        燕雨前阵子主办侦破了一起电信诈骗案,今天打电话联系被害人过来。

        并不是每个被骗的都会报警,有的人觉得“反正警察也找不回来”,出于面子考虑,就没报警。毕竟,被骗了确实是有些丢人。

        这个人还算是比较幸运,她被骗的时候,用的是银行卡转账,警察查到了她的信息,就通知她过来一趟。

        她过来之后,以为钱能拿回来,非常高兴。然而,燕雨告诉她,骗子那边的钱被冻结,但不是特别多,等查实之后,能按比例返还她。

        她就不乐意了,说自己是近日被骗的,骗子账户里的钱以及骗子的现金,肯定是她的钱,和以前被骗的那部分人没有关系,希望警察能把她的钱给她。

        燕雨一看,也就知道这个人是什么情况,懒得搭理,就取了份笔录,让她离开。然而,这个人要走的时候,就开始哭诉自己多么可怜、多么弱势群体、多么无助,希望警方一定要把钱给她追回来。

        这样一来,好几个警察都出来了,这人一看,闹得更凶了,后面怎么闹的,就懒得说了。

        “啊?你说今天那个闹的人吗?扰乱公共秩序,拘留了。”燕雨无所谓地说道。

        “这么帅的吗!”刘俪文直接从床上坐了起来,击掌,“哇,这可太解气了,气死我了那个人,她不给咱们送锦旗也就算了,还那么能闹!”

        “很正常,”寝室里非常灰暗,谁也看不到燕雨现在的眼神,“期待值低一点就好了。”

        “啊?”刘俪文听到这里,也开心不起来了,“燕雨...”

        “哎!我没事。别多想,就是这种事遇得多了,咱们这个行业本来就这样啊。”燕雨倒是不希望自己的情绪影响刘俪文。

        “嗯,”刘俪文缓缓躺下,临躺下之前,突然想起了什么,“诶,对了,燕雨你现在可以没有什么压力了!”

        “嗯?怎么说?”燕雨问道。

        “明天中午公布最新的分数不是?陆令现在可是在经侦队,我听说他天天就在档案室看案卷,这能拿什么分数啊!你现在就算是不反超他,肯定也是接近了不少!”刘俪文接着强调道,“不要慌,优势在我。”

        “但愿吧...”

        ...

        此时此刻,沈州的一处基地,有十几个人还在挑灯夜读。

        游少华已经来了这边快半个月了,明天是第一次考核,这次的考核内容主要是文化课!

        天地良心,都毕业十多年了,居然还要考文化课!考法律!

        真是要了命了!

        虽然游少华也曾经是刑警大学的高材生,但是真的很多年没有拿起课本了,这十几天,天天上法律课,他已经能张口闭口法言法语了。

        什么“诉讼时效经过的抗辩权”,什么“想象竞合”,什么“毒树之果”...

        总之,作为10-12月最终考核的教官,他们先被喊了过来,被培训,被选拔。这些人里,有一部分最终会丧失教官资格!

        早上五公里,晚上五公里,白天上法律课。

        9月15日考试一次,9月底再次考试一次,两次分数都达标,才能真正成为最终的教官。

        在这些人里,游少华算是年轻的,很多教官都是40岁左右,所以他还是有优势的,别看现在已经12点了,但是这个屋里,依然有十几人在读书。

        对于这些青年、中年人来说,这一次教官之旅,如果被淘汰了,丢不起这个脸面!

        游少华看了看时间,已经12点了,再看看周围,一个个都还在学习。有的人翻着书,左手按着课本,标准坐姿,闭着眼睛,右手似乎在拿捏法印,嘴里更是念念有词,不知道在背些什么东西。

        游少华已经把刑法看到第二遍了,现在正在看“虐待俘虏罪”,这是刑法最后一条罪名。

        看到这里,游少华心中大定,想了想这半个月恶补的法律知识,再看看周围的同志们,轻轻拍了拍自己的胸脯,优势在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