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江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警察陆令在线阅读 - 269章 替死鬼(4k)

269章 替死鬼(4k)

        这样的东西,并不好查。

        非常难判断真伪。东西已经被买走了,买家没说有问题,谁也没法说有问题。目前这个鉴定的内容,想通过照片判断真假,确实困难。

        倒不是说真正的专家没有这样的眼力,而是没有实物,谁也不敢把话说死。鉴定这个行当,不是大家不敢说真话,而是没有实物,做事都会留一线。

        回去的路上,苏队找人了解了一下这个东西。

        苏队人脉也很广,很快地,就有人跟他说了一下这个情况。从照片上看,这个底款,是真的。这是清朝康熙年间仿明朝的款。但这很可能,只有底款是真的,这是粘合起来的。

        要不是苏队的朋友,人家根本不会说这么实在,只会说“看不懂”。

        很显然,造假的人,希望把这个东西当成明代的官窑来卖。当然,这就想太多了,这要是真的明朝的黄釉青花盘,这价格足够买下几个典当行。

        知道这条路行不通,就说这是清代的仿品。典当行按照清代仿品的残次品的价格收的,然后转卖了出去,卖给了一家资产管理公司。这家公司去找人做了鉴定,鉴定这是清代仿品。

        然后,这个东西进入了拍卖会,被卖上了260万的高价。

        幸亏鉴定师也不傻,按照清代仿品鉴定的,这要是按照明代宣德黄釉青花盘来鉴定,估计能轰动拍卖会...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典当行,没有任何责任。人家是正经生意,收到这种东西,就赚一些,卖出去就是。买这种东西的人买这个干嘛,典当行就不管了。

        这也是为啥店长最终敢告诉苏队的原因,因为她最多被领导骂几句,不会涉及别的。

        而收购盘子的公司,这都是空壳公司,交易几次之后,就会注销掉。至于注销前的法人代表,多半是一些啥也不知道的农民。

        “你们知道这种案子,到了这个时候,应该怎么做吗?”这会儿已经回到了经侦队,苏队跟陆令和青山问道。

        “这些钱要么往前查,要么往后查。往后查的话,这些钱从这家空壳公司拿到手之后,会以各种形式转出去,最终让一群骑手去取现。考虑到260万在经侦案件里并不算多,往后查应该不是当务之急。而往前查,资金大概率来自国外,这也是非常困难...”陆令不懂了,“这个瓷器,只不过是一个‘合适的幌子’,对吧?”

        “嗯。”苏队点了点头。

        “所以...查这个鉴定师?这肯定有问题。”陆令道。

        “确实要查,但他不会知道洗钱的事情。”苏队看着陆令一脸疑惑,脸上满是笑容,“这种事你们经验还是少一些。”

        “那我就不知道了。”陆令摇了摇头。

        “我听说,你是专业学习心理学的,”苏队问道,“那你觉得,洗钱犯罪中,犯罪人员的心理是什么样的呢?”

        “一般来说,研究犯罪心理,大部分是集中在研究暴力犯罪上,因为经济犯罪的动机高度统一,就是为了钱。这种犯罪组织从上到下的观念非常统一,就是搞钱。”陆令说道,“不过,越来越多的网络犯罪行为人,因为特殊的犯罪模式,心理恶感降低,会认为他们是在做生意,全职生意那种。除了少量年轻黑客做事是在炫技,其他的,都为了钱。”

        “你说的...”苏队沉思了一会儿,“很有道理。”

        即便是犯罪分子,大部分也是有一定人性的。有的小偷,偷东西,会留下一些;有的发现这家人非常穷甚至会不偷。所谓盗亦有道。

        人与人之间还是能存在一定的共情的,除了少数非人的存在,大部分犯罪人实施犯罪后,还是有心理恶感的,这会对于犯罪产生抑制作用。有的黑社会强行索要钱财,还会给对方留几顿饭钱或者打车钱。做人留一线,自是如此。

        然而,网络犯罪不是如此。人与人不见面,如果你是犯罪分子,你感觉不到对面是人,可能只是一段程序。把对方坑死骗死、让对方背负几十万网贷,你也不会有太大的心理负担。

        因此,网络犯罪呈现公司化、组织化、制度化。而这样的本质区别,很多专业人士其实都不知道。

        “前年,我们去柬国带回一整个诈骗团伙,我当时跟着出国,就在那个犯罪团伙的公司墙上,看到了我们很多国内公司墙上的标语,比如说‘我们可以平凡,但不能甘于平庸’、‘没有梦想,何必西港’之类的话。你总结的很对,他们的观念非常统一。”苏队道。

        “西港?”陆令有些不解,“是西哈努克吗?”

        “嗯...”苏队有些吃惊,“你居然知道那里?你是去玩过吗?”

        “那倒没有...”陆令不太想继续这个话题,“所以,苏队您说的方案是?”

        “这种公式化、组织化的团伙,他们做事非常有规律。也许,他们会有人经常修改方案,或者说打一枪换一个地方,但换汤不换药。我们找到了一件事,就可以把这个空壳公司做的其他的几次拍卖查出来,进而从不同拍卖渠道,寻找类似的操作方式,再进行扩大化。总是可以摸到上面的。这些都是一些基础的方法,很多犯罪嫌疑人也都知道,但是他们避不开。”苏队解释道。

        “那还有更专业复杂的方法吗?”陆令听完这个频频点头,但仍有一些期待。

        “当然有,很多。”苏队拿过自己的笔记本电脑,打开之后,把屏幕朝向陆令,“比如说...”

        ...

        当陆令正在看这些新技术、新方案的时候,十几公里之外,寇羽扬正在翘着二郎腿操作电脑。

        寇羽扬不会抽烟,但是偶尔会叼一根棒棒糖。倒也不是就爱吃糖,用他的话说,感觉这样嘴巴有点事做。

        他这里,有领导送来了大量的材料,他要负责从这些材料中检索、碰撞出有价值的信息。

        寇羽扬看着敞开的电脑主机箱,心中默默吐槽装配人员的不专业。虽然这里的设备是按照高标准装配的,但是一部数据分析的机器,装配3080的显卡显然是没有必要的。

        他看着cpu风扇在那里疯狂的转,脑海中正在勾画一场戏:打着瞌睡的显卡挠了挠自己的腰子,看着满头大汗的内存和疯狂运转的cpu,象征性的转了几下风扇,然后打了个招呼,嗨,忙着呢?

        真是吵闹,为啥不上水冷呢...

        一边吐槽,一边等待着结果,一边吹着空调、吃着棒棒糖,这个时候要是再有一杯冰可乐...可惜,这地方太死板,这个机房不让带喝的进来...

        ...

        青山感觉头疼,他也跟着学习这些现代经侦技术,但基本上都学不会。

        对他来说,真是太难了...

        青山开始怀念起7月份在治安大队的日子,那会儿他可是悍将,队长去哪都愿意带着他!

        自从八月九月,来了刑侦、经侦,青山都感觉自己没什么作用了...

        和青山有同样想法的,是刘俪文。她是法医!

        法医!

        一个法医去学习反诈骗之类的东西,反人类啊!

        还是尸体比较简单...要是有肌肉的尸体...

        ...

        陆令学得津津有味,现代科学技术的发展,让警方的办案能力确实是有了提高,但目前来说,还是仅限于重要的单位。一些基层派出所针对网络犯罪,破案能力非常弱,可以这么说,有些诈骗案,去派出所报案之后,最期待的就是他们说:“这个案子我们会移交给分局反诈。”

        反诈和经侦,合作非常广泛。诈骗罪属于刑事案件,但是诈骗罪的下游犯罪,基本上都和经侦有关系。

        有了苏队从典当行找到的这个线索,接下来的核查就成体系了。晚上,所有外出人员集合在一起,把今天的证据都集中了一下,苏队接着召开了会议。市局的队长不在。

        明天就要安排出差,去这个网络拍卖的机构所在地。苏队安排大家今晚去做核酸,明天一早出发。

        除了拍卖机构外,还有不少公司要查,其中一半的需要出差。

        现在办公室坐的这20多人,明天有三分之二会离开沈州市。

        “今天的会,就开到这里,大家还有什么疑问,随时问我。这一次,咱们分局必须走在前面,不等市局那边统一调度。”苏队道。

        大家纷纷点头。

        在这里的,都比较了解苏队的行事风格,做事就是直。

        很多人当领导,是为了权力和社会地位,苏队并不需要,他已经仓廪实、衣食足,做这份工作就纯爱好,不怕得罪任何人,为了办案也不喜欢拐弯抹角。

        统一办案是有好处,但是没有任何一个领导能随时细致指挥每个警察,现在有了新线索,苏队给市局发了邮件,就开始了自主安排。

        陆令也被划入了出差的队伍,他和青山二人,跟着苏队,奔赴深州市!

        ...

        这天夜里,太平洋。

        这里属于公海,气温26度左右,属于无风带。

        因为没有风浪,海面上多是鱼鳞纹,庞大的游轮就仿佛停靠在某个湖畔。

        游轮上灯光闪烁,靠近船百米,就能听到船上的喧闹声,应该是正在搞什么大型的露天舞会。

        在这种特殊的时期,娱乐,也是不可或缺的。

        一艘30多米长的游轮停靠在这艘庞大游轮的一侧,正在和大游轮进行沟通。

        不多时,小游轮上的几位,都已经到了大船上。

        “最近fatf查的也太严了,咱们好几个账户都被冻死了,损失可是不小。”说话的这位,是一名穿着灰色西装的男子,看着大概有六十多岁,但身体依然硬朗。

        “确实严格...”一名带着眼镜的光头男子微微低头,说道。这位,赫然就是前几天在深州市的那位甘总。

        “你那边的业务,怎么样了?”西装老者问道。

        “损失...不小...不过,损失的主要是人,资金倒是没什么问题。”甘总说道。

        “损失了多少人?”

        “二十...”甘总汇报了两个字,看着面前老人的目光,立刻改口道:“270人。”

        甘总说这句话的时候,看了看旁边的胖子,胖子此时也是头上微微见汗。

        甘总到达深州之后,下面的人跟他说手下被抓了20多人,但甘总查了查,实际上是200多人。

        此刻,他可不敢骗面前这位。

        在这个船的后面,不知道有多少人被半夜扔下船,然后再也不见了踪影。

        赤道无风带,被扔在这里,尸首都不可能漂到岸边,百分之百被鱼吃掉。

        “你才去几天,损失这么多人?”西装老者脸上漏出一丝丝阴冷。

        “是我能力有问题,我会处理。”甘总低下了头。

        “罢了,”西装老者看着面前这个光头,轻轻摇了摇头,“你也是刚去,和你没什么关系,这次来这边,多看,少说话。”

        “是。”

        听到这位这么说,甘总身边的胖子这才变回了日常的什么也不在乎的模样。

        前几天,在身边的那位年轻人,现在已经不知道在哪里了,而他胖子依然在。胖子这个位置,稳得很。

        这一行六七人,很快地经过了几次审核,进入了大游轮的中心船舱。

        这里一会儿会有一场拍卖会。

        这种国际大型拍卖会,在场的人无一不是牛人,但是,西装老者知道,这里面,一定有fatf的人。

        自从2007年,我国加入fatf,就一直非常关心国际动向。除了这个组织之外,还有fsrbs组织以及这个组织旗下的诸多地区性反洗钱组织。

        “一会儿,你们代表我,去举牌。”西装老者道。

        “啊?”甘总愣了一下。

        “没听明白?”

        “明白明白。”甘总摸了摸自己的脑袋,从口袋里摸出一个小盒子,给自己戴上了一副美瞳。

        他明白,自己还是让老者不高兴了,这是要把他当弃子,而他也必须展现自己的价值了!

        胖子看到这一幕,更是内心一凛。

        他看到甘总的动作,知道甘总回去之后,可能会重新变换一种身形了!

        他怎么办?在线等,如何在回国后,短时间内,瘦下来60斤以上?

        他这个身材,太显眼了!

        显然,西装老者让甘总当替死鬼,而甘总则准备让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