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江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警察陆令在线阅读 - 268章 黄釉青花盘(4k)

268章 黄釉青花盘(4k)

        “苏大队,除非涉及违法犯罪的单个拍品,否则我们是有保密要求的...您要想看哪个拍品,就直接拿着文书过来,我们肯定配合。”店长是个三十七八岁的职场女性,说话很官方。

        当铺的很多交易,都属于商业秘密,一般来说,不会因为警察来了,拿一份调证文书,就能从头翻到尾,只能说你警察想看哪个,你单独过来查。而且每一个都要有文书。

        说着,女店长拿出来一张塑封好的a4纸,上面打印着《刑事诉讼法》的第139条。

        苏大队也不恼,轻轻拿起了茶杯,喝了一口,然后轻轻放下:“你确定要和我,如此认真吗?”

        这地方苏队两年前就来过,当时这家店有几个物品有问题,最终让人原价赎回去了。

        当铺这里,原价赎回属于亏钱。

        对于当铺来说,获物本身是需要成本的,且不提房租人工水电,就说鉴定和核查材料,哪个不是成本?

        原价让人赎回去,可不是亏大了!

        但听闻苏队这么说,女店长纵然见多识广,此刻也有些含糊。

        而就在这时,她一眼就看到了刚刚喝茶的苏队手腕上的那只表。

        愣了一下。

        陆令分不出型号,她没问题!

        江诗丹顿?

        带陀飞轮的江诗丹顿???

        店长一瞬间瞳孔都缩了缩,再看苏队,眼神就不同了。

        这是纵横四海系列的6000v,公价865000。

        顺着店长的视线,陆令也看到了苏队的手表。很显然,这是今天为了来这里,专门换了一只,昨天不是这个。

        警察办案,靠财力压迫店长...陆令都看呆了,他不由得看了看青山,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

        但是不得不说,在这种地方,当铺的店长,确实是吃这一套。

        他们习惯看钱说话,这里是连锁店,不是很在意警察,看到苏队也不是很慌。但是,他们对有钱人反倒是有一种尊崇。店长知道,有钱人,在当铺这种地方,能创造的价值惊人,能产生的影响(很可能是负面)也是惊人的。

        这是这位店长第一次见到这只表的实物,也许在抖音上,这属于人手一只的东西,但是现实中...江诗丹顿纵横四海最火的自然是4500v,公价十几万,实际上要加价。这属于二手表市场非常火热的高端表。这家当铺一般来说,展出的表最好的也就是欧米伽,她工作这么多年,也不过收过两只4500v。6000v这种,沈州这种体量的城市,还是太少见了,即便有,也不会拿到这种当铺卖。

        这个等级的玩家,谁没有点自己的周转渠道呢?

        店长正了正嗓子:“苏队,您也是客气...咱们这边开门做生意的,难免这样...”

        也不知道什么原因,这店长,气势不自觉地弱了七分。

        陆令是学心理学的,自然是能看懂这一切的来龙去脉,他也有些眼热!

        要知道,心理学有些时候,也必须依靠外物,不可能什么事都靠技巧。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什么场景用什么东西,没毛病!

        嗯...回去以后,要不要在网上买个假表什么的...万一用上了呢...

        ...

        “我不打算影响你们做生意,”苏队从容地摆了摆手,“但是也别糊弄我。我不想扩大化,但更不想为了找两件东西,废太多的力气。我今天需要拿到咱们典当行,近半年来,所有走入网络拍卖途径的商品信息,如果你需要什么具体文书,我立刻让人送过来。”

        “半年来所有?”女店长还是有些皱眉。

        “以我的经验,你们这种店面,一年也不会有很多这类型的货。我有朋友是做这个的。”苏队打量了一下店面的周围。

        “确实不太多,我需要查一下。”女店长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这类型的典当行,每年收的高货并不多,但还是有几十件可以进入网络拍卖的。

        我们现在打开很多购物网站,都有一些拍卖的功能。

        从价值几十元的古钱币,到价值几百万甚至更高的手表、字画乃至房产、汽车,都可以进入网络拍卖。

        一部分是法院司法拍卖,这些东西来路都没问题。

        另一部分是网络拍卖,这些就套路太多了。

        有专门的坑你保证金的(价值10万的商品,保证金2000,2000起拍,加价幅度10万,只要点了拍卖,就是报价102000元,如果放弃,保证金就不退)、有刻意炒作高价的、有以次充好的(8成新手表说是99成新)...

        除了这些套路之外,再有就是网络拍卖里常见的洗钱手法。

        用一些少见的、相对低价的艺术品进行操作,编造虚假标的进行网络拍卖,组织多人注册竞买,然后用赃款买这个东西,钱到了卖家手里,就不再是赃款。

        这里面有几个重要的原因。

        第一是艺术品估价难,这是非标准化商品,能值多少钱,取决于买家的购买偏好;第二是便于携带、流通性强;第三是拍卖有很多规则。

        根据我国《拍卖法》第21    条,规定委托人、买受人要求对其身份保密的拍卖人应当为其保密。第61条规定了免责条款。除此之外,资金交割时往往允许转账、现金、支票等等方式,而竞价环节就显得非常公正公开。嗯,看似公正公开...

        苏队这么一说,就是要从源头开始查了。

        虽然法律规定拍卖身份可以保密,但警察可以查。而且,苏队也暂且不想查拍卖那边,只想看典当行的货物来源。

        “我不急,你且慢慢查,我们在这里等着。”苏队又喝了口茶,这才评价道,“茶不错。”

        三人在这待着,女店长就直接通过电脑开始核查了起来,她不知道这个事要不要和上级商量。

        实际上,警察真想查,是肯定能查到的,无非是麻烦一些,所以报给上级也得配合。问题是怎么配合,她考虑着这些事情,第一件事就是自己绝对不能沾惹太多的麻烦,第二就是不要给公司带来麻烦,否则还是自己倒霉。

        如果跟领导报告,领导肯定关注,这边出什么事,都能小事放大、大事...大事就把她开了...

        想了想,她还是觉得这个事能解决,今天来的三个警察都不是善茬,好好配合就是了,反正也没什么后续问题...

        应该没有...吧...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店长整理了一些东西,拿给苏队看,苏队很是专业,一个个商品看下去,对比着网络上拍卖的情况,并没有说话。

        很快苏队就看完了,摇了摇头:“这些都没什么问题。”

        “是...”女店长轻舒一口气,“咱们这边都是正规的东西,怎么可能有问题...”

        “我们核查案件的时候,有一起是有问题的,然而你给我看的这些里面,没有。”苏队道。

        “啊?”店长有些傻眼,有备而来?

        苏队说的这个倒是实话,如果说没有发现问题,也不必过来。

        实际上,他核查到的那个,已经追溯完了,现在价值不大,来这里就是为了找新线索,所以他不会说出核查的那个东西具体是什么。

        “你这给我提供的东西,避重就轻了,如果你这是故意的,而且,如果你明知这些可能涉及犯罪,还这么说,你要知道你的行为可是有法律风险的。”苏队道。

        女店长确实是知道有三个东西可能有问题!

        当然,只是可能有问题,具体有没有,她不知道!

        警察那边确定有一个,而自己抽中这个给警察的概率是1/3...也就是2/3的概率抽错,错了再抽一次,依然只有一半的概率...而且这样警察对自己肯定是不信任...万一构成包庇罪...

        而现在,三个警察就在自己面前,也不方便和领导沟通了...

        一咬牙,女店长准备拿出两个低风险的给警察,把高风险的那个留着。

        “我再核查一下...”女店长想去蒙这2/3的概率。

        不多时,店长说道:“这还有两件,刚刚查漏了...”

        说着,把这两件递给苏队,女店长一直就看着苏队的表情,企图看出点什么东西来。

        苏队面无表情,分别把这两个都看了看。

        女店长拿对了,这两份里面,确实是有苏队已知的那一份,而另一份,价值也不太高。

        苏队明白,自己不能露出什么表情来,否则很容易被女店长看出来,他看着材料,不动声色地看了陆令一眼。

        陆令从来没有和苏队合作过,但此时见到苏队看他,就立刻眨了一下右眼。

        人正常眨眼,都是双眼一起,单独眨眼肯定是有问题的。

        陆令其实根本就不知道是什么事,但是陆令懂心理。

        这个店长,如此这般盯着苏队的表情,就说明她在等答案。

        等答案的意思,就是她不知道答案。

        她不知道答案的原因是,她没有拿出所有的东西。

        所以,她一定还有东西没有拿出来。她在赌。

        陆令甚至分析出,这个店长手里剩下的东西,应该只有一两份,不然赌的概率太低。但是这样的信息,他无法传递给苏队。

        苏队也不需要知道这样的信息,不方便去观察女店长,但他瞥到了陆令眨一只眼睛,就变得有些沉默了。

        他缓缓坐下,把两份材料往前一扔,面色严肃地和店长说道:“我想,我们有必要,谈一谈了。你们做典当的,张口闭口商业秘密,动不动就拿《拍卖法》、《典当管理办法》说事,是不是忘了还有《刑法》这个东西?我想核查到已经掌握的东西,都这么难吗?”

        店长不疑有他,立刻道:“可能还有,我再找找...找到了,在这,这还有一份。”

        显然,这店长真怕自己背个包庇等罪名。她这个店长,风险还是很小的,但是遇到了今天这种事,总得在维护典当行的基础上,维护好自己的身家安全。

        苏队拿到这个材料,刚刚看了30秒,脸上就露出了笑容:“这下就对了嘛...就这三份材料,我马上让人把文书送过来,我要暂时拿走!”

        “您...”店长像是被抽走了一丝灵气,只能缓缓点了点头,“您拿走便是...”

        苏队看完,就把材料递给了陆令。

        陆令看了看三份材料,这是两幅字画和一个盘子。

        其中一副字画,是已经掌握的,清晚期一名画家所绘画,因为品质问题,市场价格也就两三万元,但是拍卖到了54万的高价。

        剩下的一幅字画,是现代画家的作品,画师已经70多岁,在东三省享有盛名,一副山水也能值大几万。这一幅大概价值6万元,被拍卖到了15万。这个倒算是正常,不太像洗钱。

        然而,最后的一个盘子就问题大了。这是一个明朝的黄釉青花盘,居然是特么的民窑。

        黄釉青花盘是皇家专属的颜色,一般来说,哪个民窑也不敢私下烧制,烧了也不敢用!

        不过,鉴定里提到了,底部是书写“大明宣德年制”,但这是清早期、康熙年间仿制的。字里行间自然舒展,气韵贯穿,是典型康熙时期的行笔风格。

        陆令不懂这个,但是还是眉头紧锁。

        真的假的啊?清早期仿制明朝的黄釉青花盘?陆令没有看到实物,当然看到了他也不懂。但是他大概认为,要么,这是正儿八经的明朝官窑,要么就tnn的是个赝品。

        然而,就这么个玩意,前阵子真的上了拍卖会,还真有人出260万给拍下来了。

        这就真的扯了蛋了。

        苏队和陆令都知道这条鱼肯定不小,核查下去必然有成果,但表情上却没有什么变化,仿佛这个盘子就是警察已经掌握的那个事,仿佛这后面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作为这里的店长,这女人也并不是什么都知道,她只懂得黄金、手表和包包这些现代品,能把这些卖好,就是她最大的业绩来源。至于这个盘子,她还真的不清楚是干嘛用的,只知道公司肯定是没少赚。

        这种拍卖会,是受到法律保护的,只要人家愿意买,出得起价格,关她什么事?

        当然,确实不关她的事情。

        陆令看完材料,随手把材料放在桌子上,就开始等待苏队喊人送文书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