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江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警察陆令在线阅读 - 264章 落下帷幕(4k)

264章 落下帷幕(4k)

        辽东市,某山庄。

        “唉…”

        …

        向斌停下脚步,像是时间静止了三秒钟。

        接着,他转过了身,快步向另一个方向走了十几步,然后再次停下脚步。

        这样的循环,持续了足有二十分钟。

        “唉…”

        “都要被你烦死了,你能不能别叹气了!”向晓涵翘着二郎腿,端坐在椅子上,一脸的嫌弃。

        “不叹气,不叹气我能作何?”向斌看了看窗外,“你怎么就…唉…”

        自从李卓娅被抓,向晓涵当时有些慌神,偷偷找了朋友,坐车回了辽东市。

        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素质太好,回了辽东之后,向晓涵反而是不急不怕了,但是向斌都快要愁死了。

        “就如我所说,后天晚上,你跟着你张叔的船,去兽耳城躲一阵子吧。”向斌道。

        “我不去,我就在这,你这地方警察又不知道,谁也抓不到我。”向晓涵看着窗户外的参天大树,“我就在这等,我等李卓娅放出来,等她跑了,我就算被警察抓了,我也不怕。”

        “要等,也要出去等!”向斌的声音逐渐有些冷漠。关于这个事情,他已经和向晓涵说过了,但是向晓涵就是不听。

        不仅如此,向晓涵还对李卓娅充满了信任,但向斌不信。

        向斌不会真正意义上信任任何人,也不可能把自己的身家性命寄托在别人身上!

        这些孩子们是越来越难管了!

        想当初,他们那个年代,江湖也有打打杀杀,动手打断胳膊腿也是常事,但那都是为了地盘、为了地位,归根结底是为了钱。

        这些人穷过、饿过、被人踩过,他们知道钱多难赚,知道一将功成万骨枯,自己只是运气和机遇好。

        但他们的孩子不知道,他们的孩子生下来就含着金钥匙。

        有的皇帝,是九死一生打出来的,有的是投胎技术高。

        这帮二代们,他们不追求钱了,就开始追求乱七八糟的东西。所以,有些很强大的发达国家,吸毐人数特别多,各种枪击案也是很多。

        向斌是个很强势的人,但唯独管不了自己的女儿。在外人眼中,女儿乖巧可爱,还很争气,考了研究生,但是他自己知道,自从女儿小时候见过他怎么打人,女儿就开始变了,而且很难再回来了。

        “你怎么回事?”向斌道,“你还有什么别的想法吗?”

        “爸!”向晓涵站了起来,“你忘了覃子舟是怎么死的吗?我去那边没身份,哪也去不了,语言还不通,我怎么过啊!你说的那些人,能靠谱吗?”

        “这…”向斌也患得患失了起来,他看了眼桌子上摆放的一张照片。这是十几年前,他带着年幼的向晓涵一起去海边时拍摄的。

        看到这个照片,他还是叹了口气:“闺女,听我的吧,还是过去。换个城市,而且,我必然给你安排靠谱的人…”

        “爸,你怎么这么怕警察,他们不可能有足够的证据的。”向晓涵开始说好听的,“爸,你这么厉害,在我现在待这个地方,我小心点,什么也不用怕。”

        “不要小看了警察,这么多的警察里,总有一些非常厉害的,你如果真的能把事情做绝了,怎么会有现在的样子?李卓娅为什么会被抓?还是要有些敬畏才行。”向斌道,“你看我,这么多年打拼过来,无论我表现得怎么样,我心里一直都明白…”

        “我上次那个不就…”

        “不许提上次!”向斌有些气了,“你是真不怕死啊!你这随了谁啊!总之,立刻出去,你不出去我都睡不着觉!”

        “好…依你依你…但是最多两个月…”

        …

        五天后,沈州市。

        燕雨等人走了之后,当地刑侦大队依然在全力核查本案。

        核查了近一个月来这里送过外卖的所有外卖小哥的后台账号,有几个人接到过向晓涵这间屋子的外卖单。

        向晓涵使用的手机号码并非她自己所有,而是一个没有绑定姓名的卡。

        通过这张卡,查询所有的记录,发现向晓涵和李卓娅有联系。

        除此之外,有外卖小哥记忆力比较不错,记得这里住的是一个美女,而且小哥还能辨认出来。

        现场勘查组,用了多天的时间,把现场所有的毛发进行了收集、分类。

        上千万根毛发不可能一根根清理出来,但还是从中分辨出了至少五十个不同的人的毛发,并且收集了dna。

        在这些毛发中,还发现了两根略微长一些的头发,并且这两根都是正常脱落的头发,并非剪刀、电推子剪断的毛发。

        经过仔细勘查向晓涵的住处,也采集到了向晓涵的毛发,最终对比,两处的毛发是能对应上的,dna吻合。

        向晓涵绝对想不到,千万根的毛发,警察都进行了整理!

        除了现场勘查组之外,刑警队的这些学员以及七八个刑警,把周边几个区,所有的理发店都找了一遍。

        一个区的理发店有上百家,大家分头行动,只要是地图上标注的,都要找一下。经过了近一周的时间的寻找,有一个二人小队在距离案发现场20多公里的地方,找到了一家理发店。

        理发店现在很少有卖头发的,一般都是扔了,要么是有固定的人收购。所以,来一个陌生人买碎头发,这种事情概率非常低,理发老板忘不掉,尤其来买的还是个漂亮小姑娘。

        这老板记忆力一般,但这个事印象很深,当时他还问小姑娘买这些头发干嘛,小姑娘说是学校有个情景剧,用做道具。

        老板也能成功的辨认出来向晓涵。

        接着,刑警调取了老板的收款记录。在向晓涵购买头发之前的这几天,有上百人来这里理发,而且现在都是手机扫码付款。

        刑警们不厌其烦地把这些人找到,然后采集了头发。

        最终,有7人的头发,和现场的头发是dna吻合的。

        因此可以认定,犯罪现场撒的头发,就是向晓涵从这里买的。

        这还没完。

        足迹专家的鉴定报告里,对现场的部分脚印和向晓涵住处的脚印进行了比对,最终认为是一个人。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通过特殊手段获取的证据,也能认定向晓涵有杀人嫌疑。涉及技术保密原因,暂且不提。

        ...

        本案中,李卓娅的相关证据确实是没有采集到太多,但向晓涵这些东西,基本上已经很完善了。而且有了向晓涵和李卓娅的一些沟通记录,检察院就很可能批准对李卓娅逮捕,毕竟已经有王同伟的指认。

        案子办到这一步,才算是穷尽了证据,也第一次让陆令感觉到办案是什么样的程序。

        这和他曾经办过的案子,都不一样。当警察快一年了,这也是陆令第一次真正见识到现代警察的办案方式,对他的影响比前面几个案子都要大。

        这几天,他也是一天都没有休息,从头忙到尾,做了大量的基础性工作,收获颇丰。

        ...

        而这个时候,陆令再次收到了消息,风雪镇案件中,那一对老师,找到了。

        确实是观众。

        听闻此事,陆令还是有些心凉的。

        除了老板和一个无辜的女服务员,其他人,一个好人都没有。

        纯粹的观众,是对案件毫不知情的。

        也就是说,通过购买一次特殊的体验,对方会告知你什么时候去什么地方待着,就能接触到。

        案子怎么发案、几点发案、谁是凶手,一概不知。

        当时,他们只知道要这几天在风雪镇滑雪场玩,晚上在这里住,具体什么时间在哪发生命案是不了解的。

        这种未知感,本身就非常非常刺激,一直需要神经紧绷。

        这类似于游戏“天黑请闭眼”,天亮一睁眼,就有事情发生。

        这种情况下,纯粹的观众,司法责任并不大。只要没有共同参与,也没有包庇窝藏行为的,不举报不构成犯罪。后来警察问询,他们对于命案的情况也确实不知道。

        但,也并非完全没有责任,毕竟他们还是知道一些事的,后来警察问询他们,他们谎报了,这构成伪证罪。

        即便如此,陆令依然觉得心寒。为何会有人对这种体验感兴趣呢?

        ...

        专案组这就可以暂时解散了,投入这么大的人力物力,总归是还有很多别的事需要忙。

        现在密切需要关注的两个问题,一个是注意向晓涵的行踪,另一个是找一下这件文物。

        文物目前杳无音信,大家高度怀疑已经卖掉了。

        ...

        这个案子结束了,陆令才算是能真正放下心休息一阵子。

        第三次分数也已经公开,陆令在这个案子里又拿到了一个高分。这一次,他们这个区的每个学员都拿到了不少分数。前三十名的学员离开后,大量的基础侦办工作,每个人都参与了,所以分数都是不低。

        陆令以589分的分数继续领跑第一,可以说在省里考核的第三阶段,已经很难有人超越他了。除非到了第四阶段,这部分分数打三折,别人才可能有竞争力。

        当然,那会儿是小队综合打分。

        这个案子忙完,刑侦支队这边,也没什么别的案子了,最近一直都很安定。

        这天,陆令没什么事,想着去找了一趟马思裕。

        之前就想过,来沈州之后,找一下马思裕,毕竟对于东坡村的案子,很多地方还是幸亏有他。

        马思裕接到陆令的电话,就找了个时间,二人约了一顿晚饭。

        陆令也没有带别人,就一个人去了。

        吃着饭,二人聊起了东坡村的事情。

        东坡村的事情,对于村里绝大部分人来说,还是不甚了解的,只知道这一次事件之后,村里人都老实了很多。

        基本上有头有脸的人,都在里面待着,剩下的人自然是不会在这个节骨眼找事。

        马思裕也有很多事情不明白,陆令把一些情况大概给他分享了一下。有些事不方便和他说,但涉及他父亲马腾的一些事还是可以聊聊的。

        “我爸他...”马思裕也不知道怎么评价,“给你们添麻烦了,对不起...”

        马思裕本来对陆令有一些意见,觉得陆令当初没有告诉他父亲癌症的事情,但现在知道,父亲还曾经间接害死了一名警察,就感觉到了深深的歉意。

        “父债子还,这个事情不要告诉我弟弟,我爸做的孽,我来偿还。”马思裕认真地和陆令说道。

        “你?”陆令问道,“说实话,你有这份心就好了。我们派出所的这些人,其实有时候都避免接触胡指导的妻女,怕勾起伤心往事。你如果贸然去帮助,反而可能会是不好的影响。如果你想帮,你就努力奋斗成一个能人,若是以后有一天,他妻女有事,你全力以赴帮上一次,这要好过日常的叨扰。”

        “好。”马思裕用力地点了点头。

        他确实太惭愧了,他之前还对陆令有意见,结果现在看看,确实是自己心眼小。

        陆令倒是丝毫不怪罪马思裕,冤有头债有主,马思裕一片孝心,自然不应该被指责。

        “唉,你说的那句我爸说的话,还真是没错...车船店脚牙,无罪也该杀...”

        “现在其实不这样了,只是你们村的历史遗留问题,你也别太多想了。”

        “现在其实也这样,很多景区为啥宰客?就是因为知道你只来一次,对陌生人就是下狠手。”马思裕走南闯北,也不是傻小子。

        “这倒是,人心是这样的。古代是熟人社会,陌生人警惕性高,现在其实也一样。”陆令点了点头,“在古代,有个传说。说是不要碰尼姑,碰尼姑会运气变差,霉运当头。这其实就是因为太乱了,尼姑总是被侵害,对尼姑进行一种特殊的保护。现在时代变了,你这项目经理,出门在外的,也多注意就是了。”

        “嗯,放心。”马思裕点了点头,了解了这些,他对于未来,有了更大的压力,却也有了更大的动力。

        对于陆令来说,和马思裕好好聊一聊,也是对东坡村案件的完结,填上最后一笔。

        接下来,就要开始新故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