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江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警察陆令在线阅读 - 257章 高光时刻(9k)

257章 高光时刻(9k)

        (昨晚师父和师弟都没事,文末作者的话里,讲一下昨晚的事情)

        ...

        “好好的,叹什么气呢?”燕雨有些好奇。

        “分析了这么多,还是要用这种不知道概率几何的笨办法。”陆令自然是略微有些失落的。

        这个案子,他做过太多的心理分析,可就是不行,总是打不开真正的扣。而且,他还陷入了一些自相矛盾的漩涡中。

        先前,陆令分析李卓娅有问题,因为陆令怀疑李卓娅虚构他和刘铮的恩爱关系。

        现在,陆令分析李卓娅没问题,因为实在是找不到犯罪动机。

        “我其实想说...你说的这个笨办法,其实也已经在查了。”燕雨考虑了一下,还是告诉了陆令。

        自从陆令说此事靠他,这个案子就开始纠结了。案子虽然一直在推进,但始终碰不到核心线。即便发现了尚强就是买文物的人,对于本案似乎也没有什么帮助。

        陆令的特长是分析人的心理,之前办理的东坡村案件和风雪镇杀人案,都是一个相对密闭的环境内发案,陆令通过分析人际关系来判断凶手。

        这个案子目前找到的人太少,其实更适合燕雨来办,只不过燕雨也没有进展,好几次都只是集合队伍开会,似乎把开会看得很重要。

        六个人在这里坐着,寇羽扬还是第一次参加队伍会议,一句话都没说,就默默地看着,总的来说,对于这支队伍,他觉得还是挺有趣的,至少不是每个人都像燕雨一样。

        如果每个人都像燕雨一样,这也太无聊了。

        “已经在查了吗?看来还是有反应很快的队伍。”陆令点了点头,这个案子目前所有人的分析结果、采集的证据都是要及时录入证据册的,所有队伍是共享的。

        “不,是我在查。”燕雨轻轻摇了摇头。

        刘俪文看了一眼燕雨的样子,就往她身边靠了靠。刘俪文虽然是法医,但她是学临床出身,看着燕雨额头上浅浅的一层虚汗,就知道燕雨状态不太好。

        “你没事吧?”刘俪文小声和燕雨问道。

        “没事,你怎么样?”燕雨看着刘俪文问道。

        “我能有什么事...倒是你,你得注意休息啊...”刘俪文握住了燕雨的手,接着靠在燕雨耳边,说了几句悄悄话。

        这二人聊了起来,其他的四位男士也就感觉气氛好了些,互相聊了起来。

        陆令、青山、文兴之间是很熟悉的,就和寇羽扬交流了一下。

        寇羽扬是个很好相处的人,陆令简单地介绍了几句,大家也就熟络了起来。想到未来哥几个要在一起三年,任谁都是有些激动的。

        这种感觉,就有点像当兵的,刚去连队看到自己的舍友,哪怕还不熟悉,也感觉到亲切。

        “燕雨和我聊过你好几次,”寇羽扬看了一下燕雨,接着看向陆令,“案子现在关键的地方在王同伟这里,可这个扣子解不开。”

        “她也和我说过,很多证据的闭环里,有心理学的影响,”陆令有些迟疑,他也看了一眼燕雨,然后咬了咬嘴唇,没有接着说啥。

        “陆哥,”青山和文兴也靠了过来,陆令点了点头,让他俩坐在自己旁边。

        “这个案子确实难啊,规避了我们太多的侦查方式,这现场做得确实是有一手。”叶文兴道。

        “陆哥你压力不要太大。”青山也不知道说啥,就只是安慰了一句。

        这种高智商案件中,青山只能依靠陆令。

        不过,这么长时间以来,陆哥确实是从来没有让青山失望过。

        “我还好,燕雨是真的挺不容易的。”陆令看着说悄悄话的两位姑娘,情绪有一丝低落。

        他其实是知道,燕雨为这个案子付出了多少,基本上就没怎么休息过。

        “其实我们已经很幸运了,未曾料想这个案子,能获得那个烟头,从而解开一段支线的迷雾。”寇羽扬道。

        “确实,而且加那些钓鱼群,也是无心插柳柳成荫。”陆令道。

        “我看你们心情都不太好,”寇羽扬准备活跃一下气氛,“给你们讲个无心插柳的故事吧。”

        “嗯?你说。”陆令有些好奇地点了点头。

        “西汉第六位皇帝汉景帝,他特别宠爱自己的妃子程姬。有一次想宠幸程姬,但程姬来月事不方便,她为了满足景帝,把自己的婢女唐氏送出来侍寝。结果呢,景帝一发入魂,唐氏生下一子刘发,成了唐姬。后刘发被封为长沙王。”说到这里,寇羽扬喝了一口水。

        “一发入魂,所以叫刘发?”一旁的叶文兴没听明白什么意思。寇羽扬讲历史故事,刘俪文那边也抬头看向这边,也在听。

        “你可知刘发是谁?历史上,刘发和唐姬都没什么名气,但刘发的六世孙刘秀是为东汉的开国皇帝,也就是汉光武帝。传说中的穿越者王莽,遇到了位面之子刘秀,最终刘秀胜利,为大汉续了两百年江山。”寇羽扬笑道,“景帝当年可曾想过此事?”

        “这还真是无心插柳柳成荫...这妃子姓唐啊,这要是姓柳...”陆令小声说着,莫由来地心情好了不少。

        “额...”寇羽扬神色略微有些尴尬,“你可能不知道,就昨天你过来的时候,在这里坐着的那位,也是一名网络技术方面的高手,他就叫唐柳...”

        “啊?那个戴眼镜的大哥?这名字有点偏女性化啊。”陆令还真是很吃惊。

        “嗯...而且他是个很单纯的技术人员,别的心思很少那种。待我来到咱们队,也许他就是未来的三队队长,合作的机会还是不少的。”寇羽扬想了想,说道。

        “那行,这名字我记住了,以后忘不掉了。”陆令点了点头。

        “哈哈,那说明他名字起的挺好!”

        聊了点别的,大家都放松了许多,陆令却看出来燕雨状态是真的不太好。

        到目前为止,虽然燕雨给大家都布置过任务,但她从来没有过高地要求这些队员,她是那种只会过高要求自己的人。这个案子已经过去了两天多,看燕雨的样子,就一直没有休息好。

        接着聊了一会儿,陆令长舒一口气:“要不,我试试吧。”

        “你要去讯问王同伟?”寇羽扬有些好奇地问道。

        “嗯。”

        寇羽扬没有表态,没说好还是不好。只是陆令看了一眼燕雨,发现燕雨此时正在看着他。

        现在如果去讯问王同伟,只能燕雨陪着陆令去,因为只有他俩昨天做了核酸了,但是现在确实是有点晚了,如果王同伟拒绝,就没办法审讯。

        公安审讯是不分白天黑夜的,只是不能搞疲劳审讯,否则这类证据可能被法院排除掉。如果审讯时间不太长、嫌疑人状态良好且不申请休息,晚上审讯也没问题。

        “我试试。”陆令和燕雨说道。

        “好。”

        陆令对于审讯王同伟,确实是信心不足,他一直都说这是心理绝症。我们可以说王同伟是破罐子破摔、死要脸面,但实际上,王同伟主要还是没有基本的善恶观。

        “30年前,我们学校的教授曾经统计过几千名青少年,当时,大家普遍认为的四个最重要的价值观是有所作为、真正的友谊、自尊、国家安全。”走在路上,陆令和燕雨说道。

        “那现在呢?”

        “官方统计的也许还是很好,但我做过一次统计,变化还是挺大的。”

        “嗯,你都不用说,我大概知道,大家还是更想谋私利了。”

        ...

        聊着天,二人很快地就到了看守所,然后跟管教申请,想提讯一下王同伟。

        王同伟同意了,戴着手铐,坐到了两个人的对面。

        陆令看着王同伟,心情颇为复杂。

        这就像一名癌症医生看到一名胰腺癌晚期患者一样,有些时候束手无策。

        “说实话,我有些担心你说自己状态不好,不接受询问。”陆令并没有用“讯问”这般字眼。

        “没区别,你们明天还会过来。”王同伟低着头,没有反驳些什么,只是听来并不是很在意。

        “案件目前推动起来有些困难,有大量的基础证据需要核查,需要的时间可能比较久,你是本案的主要人物之一,思来想去,我还是打算过来找你了解案件。”陆令直接说了实话。

        “我不过是一个普通人,你不是说了吗,一辈子也没可能跨过阶层,永远也都是这样...”王同伟语气很平静,“我这种人怎么会是主要人员呢?”

        先前陆令和燕雨,从王同伟这里获取了关键的证据,通过对王同伟的审讯,已经能确定王同伟有问题,肯定是收了好处的。当时,对王同伟的审讯,言语中多少是有些挤兑的。

        “嗯,是我说的。”陆令自然没有反驳,“这不是实话吗?”

        “你...”王同伟抬头看了一眼陆令,有些气愤,接着低下了头,“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这不矛盾,你走上了错误的路,想成为主要人员自然是不难。”

        陆令见王同伟不说话,便说道:“你这么多年,有没有发现,很多歪理学说,甚至是一些明显是错误的观点,都有一些诸如大学教授之类的人在推动?”

        王同伟还是没有说话,陆令也不理他:“其实,这些也都是普通人,当他们有了一点点地位,比如说某大学副教授,然后他们会发现,距离真理世界的扛把子,比如说院士之类的,相距十万八千里,而且随着个人能力已经难以突破,再向上一步,越发困难。这怎么办呢?”

        “可以走向歪理世界,”陆令道,“只要走向歪理,比如说投入‘地平论’这样的领域,就立刻成了知名人物。副教授也不提‘副’字,学校也不提好不好,立刻会被包装成‘知名教授’,甚至会是‘国际知名教授’、专家、学者,随便以他的副教授的名义去发表一些歪理学说,立刻会有大量的公众号转发。”

        “你看,这就走向了人生巅峰。”陆令道,“你们学校,有这样的沽名钓誉的老师或者教授吗?”

        王同伟还是没有理陆令。但是他也知道,他们学校的老师...确实都不太行。而且确实有部分老师,真的是天天瞎扯淡,仗着老师的身份...

        “其实,你看你不也一样吗?本来是个普通人,不走正路只想走歪路,虽然歪路确实能获得利益,但是你这个方式,风险是不是也太大了点?”陆令问道。

        “那你说的那些教授之类的,他们是不是就没人管了?”王同伟不知道为何,有些生气。

        他确实是想完成阶级跨越,只不过正如陆令所说,付出的代价太大了。

        “所有命运馈赠的礼物,都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陆令道,“这话你听过吧?”

        王同伟含糊不清,但还是发出了一些声响,总归是没有反驳这句话。

        “实际上还真不一定是这样,”陆令道,“这句话,多少有些鸡汤文的味道。这个世界挺不公平的,前阵子,我去钓鱼,和一名参加过卫国之战的老爷爷聊天,后来,我还去查阅了不少资料。当年侵略我们的很多人,他们的后代过得非常滋润。当年战争中,不少汉奸和汉奸的后代,过得也都很不错,有一位建了多座博物馆的爱国企业家,樊建川,他收集了大量史实,想建一座揭幕汉奸的博物馆,却频频受到汉奸后代的阻挠。”

        “我今天来,不是给你讲道理灌鸡汤的,这世界上不公平的事情多了。我说的那些所谓副教授,有的早已经被学校除名,人人喊打,但有的过得非常滋润,影响力之大甚至可以指鹿为马。”

        “那你是想说,我是运气不好,所以才被你们抓了是吗?”王同伟真的有些生气,他实在是讨厌陆令这样扯。陆令确实没有给他灌鸡汤,但是这种说教的滋味很不舒服,而且他还不好反驳。

        “只是需要认清事实罢了。那些人,或早或晚,总会人设崩塌,但人啊,往往都不会觉得自己错了。”

        “事实就是,这是个阶级封死的时代,再也没有了以前的动荡,我们普通人就不可能完成阶级跨越!”王同伟突然就反驳了陆令一句。

        不知道为啥,他好讨厌陆令这样说教,喋喋不休,像个唐僧。

        之前,陆令和燕雨,过来那样说了一些话,虽然他也难受,但总好过被人讲道理。

        你又不是我爸妈!

        话说,现在的孩子,听到父母唠叨反而觉得更烦。

        “你看,你急了。”陆令轻声道。

        “要说哲学、要说正义,我懂!我看过好几遍柏拉图的《理想国》!我不认为我不正义,我只是没有获得正义的环境!”王同伟反驳道。

        陆令没有和王同伟互相反驳什么,而这个时候,燕雨皱着眉头,靠在陆令的耳边,说了几句话。

        燕雨曾经看过她师兄办理过的很多案件,她记得有一起案件,发生在南疆省丽城,案子详情暂且不提,只是当时白松和柳书元勘查自杀的叶教授的书房时,曾经看到过一本《理想国》。(注,《警探长》1066章)

        当时白松的案件报告里提到这个,燕雨还去看了看这本书,后来发现这本书废话太多,就没看下去。

        “你还看过《理想国》?”陆令有些吃惊于燕雨的记忆力,但没有表现出来,打算针对这本西方哲学著作,和王同伟聊一聊。

        “看过!”

        “这书有啥好的?”陆令反驳道,“柏拉图懂什么?书呆子一个,谋生不行,谋国更是不行,要不是他朋友救他,可能一辈子都是奴隶。而且在此之前,他在西西里岛推广他的理论,也没有成功,这书有一半是真理,另一半就是空想和扯淡吧。”

        “你居然批判这本书?”王同伟一下子昂起了头,瞪着陆令,“你可是知道,你们法律界那个特别有名的罗教授,对这本书都非常非常推崇!你比他还厉害?”

        “你这句话犯了逻辑错误。一本书,一半是真理,这就很牛了啊,这还不行?一本两千年前的书,有这么多真理,确实是一本好书。境界高的人,能从中吸取养分,而你这是避开真理,只吃糟粕啊...”

        “你胡说!西方世界是文明世界,有人说,西方哲学的全部研究,都是给这本书做注脚罢了!”王同伟不服气。

        不得不说,作为一名大学生,能读过好几遍这本西方哲学书,也是不简单。但看样子,王同伟只看过这一本,所以思想过于绝对了。

        “是人都有问题,柏拉图确实不是普通人,但他也是人。他写的是苏格拉底,实际上还不是他自己的思想?他那写的,只不过是理想状态下的人,他笔下的苏格拉底,人设根本都不完整。反倒是色诺芬写的《回忆苏格拉底》里面的人设更加真实。当然,你可能压根不知道谁是色诺芬。”

        “苏格拉底曾经公开说,他是受到了神灵的指引,说他是阿波罗神送给雅典的礼物,伤害他就是伤害雅典。你说这是啥?这不是骗人吗?苏格拉底的很多辩论方式,都是诘问式,没有一个完善的逻辑,他总是能把人驳倒,有时候为了证明他的观点,能绕一百个弯,讲一个看似正确,却与原论题不那么相关的故事。在苏格拉底最后的生死申辩中,500人的陪审团,一开始有280人投票让他死,后来他申辩了半天,结果是啥?是360人投票让他死。”

        王同伟被怼的不知道说啥,因为他只是看了几遍书,压根不了解那段历史。

        “《理想国》的开篇,玻勒马霍斯说帮助朋友、伤害敌人是正义,但苏格拉底从头杠到尾。咱们不提色诺芬的记载,就是柏拉图的其他记载里。有人和苏格拉底辩论之后,说他最好待在雅典,不然去别的城邦,肯定会被打死。苏格拉底那种辩论,就是无论对方说啥,他都得辩论赢,太能说了。当然,后来,雅典也受不了他,把他弄死了。”

        “那如你所说,苏格拉底是个杠精,啥都不是?”王同伟大声问道,觉得这是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话。

        “你最大的问题就在这里,看问题过于极端。任何一个人的思想都不可能完全正确,苏格拉底教我们把哲学的研究对象,从研究世界的本源,转为对自身的探讨,教我们如何使用人类的理性观念。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柏拉图、苏格拉底都是优秀的哲学家,但,不是神。”陆令道,“我无意和你反驳这些观念,但正如你现在做的事,你走向了极端。”

        “他们都很厉害,提出的理论也有很多可行性。我们都知道这世界上存在很多不可能三角,比如说你去医院看病,不可能又便宜、又能接受高医术的服务、还能省时间。这三个,你能占两个,就不错了。任何观念都是如此,何况一个2000年前的思想呢?”陆令看着王同伟。

        王同伟的表情已经不像刚才那么火大,而是有些迷茫。

        很显然,他所谓的读过名著,非常不系统。

        有时候,我们读完一本不错的书,会非常迫切的想去和别人沟通这个书里的新奇观点,而当你看过很多类似的书,你才会明白一切都是辩证的。

        就比如,有些读者,科幻小说基本上没看过,只读过一本《三体》,出去跟谁聊起宇宙,开口闭口就是十维宇宙、黑暗森林,别人说别的都不信...这就是读书太少的结果。

        “其实你还是让我挺吃惊的,我以为今天来这里,你会从头到尾不理我,没想到你和我在这里讲理想国,”陆令想到刚刚燕雨跟他说的话,装作不经意地问道,“是谁推荐你去读这本书的呢?”

        平心而论,这是一本好书。

        但记住了,如果你是一个成年人,读哲学书,是为了让你思考,让你多一些考虑问题的方式。

        而不是为了让你背下来这本书,然后全照着他书里学的去做!

        任何一本书,都看你怎么去理解。比如说一些刑侦题材的书、电视剧,普通人看着能防范风险、减少被侵害的可能,坏人看着会学着躲避侦查。

        王同伟张了张嘴,最终没有回答陆令的话。

        “这都不能说?”陆令有些不解,“难不成是李卓娅推荐你看的?”

        “不是她,是.刘铮。”王同伟解释了一句。

        陆令听出了王同伟说的“是.刘铮”三个字之间存在一个极为短暂的停顿,明白这是什么意思,想了想,看着王同伟:“刘铮还有功夫看这种书,你信?”

        王同伟似乎有些同意陆令这句话,有些不置可否的表情。

        “是尚强给你的吧?”陆令道。

        王同伟愣了零点几秒,随即他明白这个表情应该是被陆令发现了,接着又再次低下了头。

        自从叶文兴说,体内含有钛离子可能是刘铮、尚强吃了什么保健品,陆令就觉得这俩人应该有关系。

        刘铮这个人挺真实,陆令之前分析的人设也是很丰满的,按理说,刘铮这种人,不太需要和尚强有什么接触。他们并不是一个班的,即便认识,也不会很熟悉。

        但王同伟就不一样了,尚强家里条件明显比刘铮还要好很多,家里也很牛,王同伟这个性格,知道了肯定会想要结交。

        但问题是,王同伟和尚强,在此之前,没有发现什么交集,也没有同学说他俩关系好之类的。

        这有必要这么背着人?

        除非,王同伟和尚强,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不可告人的秘密...

        难道说...

        陆令想起了青山当初跳下河救人的那一幕,那一对,就是男男关系...

        不对啊!

        陆令立刻反驳了自己的观点。

        如果说这种特殊关系,二人关系是很不错的,以尚强家里的情况,想帮一下王同伟实在是不难。那王同伟现在没必要冒这些险啊...

        而且,这个王同伟确实一般,长得也不帅啊...以尚强的眼光,即便要找男人,也不找王同伟这样的啊...

        男同学之间,如果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要么是关系不正常,要么是一起做的事不正常。

        一起做的事...

        陆令突然就想起了刚刚抓到的“华哥”那些人说的话。

        尚强当时去交易文物的时候,还有一个年轻男子。

        陆令不动声色地给刑侦大队的王队发了个信息,让他去找“华哥”等人核查一下,把王同伟的身形的照片(挡住脸)给大家看看,看看是否相似。

        王队那边还在忙着,收到信息之后,不到三分钟,就回复了过来。

        相似!

        确实有两个人指出,当时看到的,尚强带的那个男的,就和王同伟的这个身形,看着很像!

        这不是法律上的辨认,没有法律效力,而且也不能百分之百确定是王同伟,但陆令一下子就明白了很多事。

        尚强的死亡案,看起来,也和王同伟有关系了!

        如果说尚强的死亡案和王同伟有关,这个案子就有意思了。

        本案中,有一个特殊的人物,就是李卓娅。

        刚刚提到了,陆令觉得李卓娅没有犯罪动机,但李卓娅确实说的有些扯,她和刘铮之间显然并不恩爱。

        既然和刘铮并不恩爱,来找刘铮谈恋爱是图什么?

        既然有所图谋,为什么一个多月前分手了?

        是图谋的东西拿到手了吗?

        一个多月前,还有什么事情发生了?

        自然是文物案。

        文物案在那个时间,也就是说,当尚强完成了文物交易案之后,李卓娅和刘铮分手了。

        如果这两件事真的有关联,那么李卓娅是怎么知道的呢?自然是通过王同伟,因为王同伟也是文物案的跟班。

        简单地说,尚强没什么人手,正好有个隐藏的小弟,也是怕那一天“华哥”那边的人太多,黑吃黑,所以带着王同伟去了,而且王同伟没有坐船走。

        尚强这样做,他自身安全很多,毕竟王同伟走了,“华哥”那些人就不可能在没人的地方把尚强黑吃黑了,这样王同伟一报警,华哥等人肯定一个也跑不掉!

        这些逻辑,总结一下就是:当王同伟去搀和了尚强的文物交易案之后,李卓娅和刘铮分手了。

        这是什么逻辑关系?

        难道李卓娅来这里和刘铮谈恋爱,是为了文物?

        既然是为了文物,为什么不找尚强?

        尚强肯定不介意多一个啊!

        找错了。陆令觉得是这样的解释。

        也就是说,李卓娅那边,得到了一个消息。这里的一个富二代,要去搞一件价值连城的文物,于是就打听到了刘铮,然后和刘铮谈了恋爱,结果谈了一阵子,从刘铮的小弟王同伟那里得知,是尚强搞的文物,就放弃了,分手了。

        这样的分析,并不是没有根据的。

        要知道,尚强,是某个特殊平台的会员,他在这个平台上,可能也会聊天、交流。

        也许,他是咨询别人一些问题,也许是出于炫耀心理,聊到过这个罍的问题,并且可能提到过自己的学校。

        这个学校在这里住的,这种类型的富二代,也不是太多。毕竟周边这么多楼,不可能富二代们都住这里。

        要知道,绝大部分的富二代,父母都会让他们出国镀金,而不是在这种继续教育学院。

        之前陆令觉得,这个案子是侦探社黑吃黑,这...

        分析到这里,陆令都懵了。

        他怎么逻辑思维这么好了...

        这是压力太大,开悟了啊...看来,和别人辩论battle,还真是不错的选择!

        他趁着这个功夫,就没有停,接着往下分析。

        如果说是尚强,在这个平台上,暴露了自己的一些真实信息,会是怎么暴露的呢?

        很显然,尚强也不是很熟悉文物,不然不会安排华哥等人去“绑架”一名教授过来辨别真伪。

        刚刚陆令提到王同伟学校的教授和老师是否有沽名钓誉之辈,很显然,这个继续教育学院,师资力量必然不强大。如果尚强曾经吐槽过自己的学校垃圾,也是正常。

        毕竟,相当一部分学校比较差的学生,都会在网上喷两句自己的学校。

        除此之外,尚强可能还打听过哪个学校、哪位教授在这方面非常专业,后来就找机会把这个教授给绑了...

        这种行为说实话有些神经病,专业度也太差了...

        所以,尚强肯定是在这里咨询过类似的问题,引起了正好在沈州的其他人员的关注。

        对方也想掺和一腿,而且智商更高,自然就会想办法套尚强的话。

        目前来说,尚强没有暴露自己的所有信息,但是类似于“富二代”这样的信息,不用他说,对方也能推导出来。

        这...

        ...

        王同伟有些慌。

        他看着陆令在那里沉思许久,越沉思越是露出了笑容,他就有些慌乱。

        你到底想出了什么啊!

        你在那里偷偷乐什么啊!

        你乐什么呢?你跟我说说啊!

        有什么可乐的啊!

        他虽然没有陆令那么强的识人之能,但是他依然能看出来陆令那种笑容,不似伪装。很显然,陆令压根都不是笑给他看的,是那种“会心的笑”!

        燕雨是一个绝佳的队友,这种时候,她不会打断陆令,也不会做出什么别的表情,就非常平静地坐着,也不看王同伟,以免她的某种表情被王同伟误解。

        她看着陆令这个状态,心中有些特殊的感觉。

        她一直很敬佩的那个人,有时候办案,就会进入这种状态。那个人,一旦进入这种状态,就能自然而然地“变”出来很多暗线,把一些逻辑不通的过程,利用强大而逻辑能力,直接捋穿!

        现在,她看着陆令,发现陆令居然也有这个能力,而且陆令持续的时间更......持久?

        ...

        “王同伟,”陆令深呼一口气,眼中凝聚着自信的光芒,“你和李卓娅,都不是凶手,但是你对于两个人的死,都是知情的。我过会儿,要把李卓娅带过来仔细地核查,在此之前,我给你一次机会,你是有机会立功的。我想,关于立功的规定,你都很清楚了,我不想赘述。现在我不和你辩论什么,你现在有两条路可以选择,希望这次你选对了。”

        王同伟看着陆令,他先前的那种桀骜不逊已经彻底没了。

        此时看着陆令,他有些不知所措。

        陆令已经知道李卓娅也是重要参与者了?这怎么可能?

        李卓娅的事情,按理说,只有他王同伟以及凶手知道,陆令怎么会这样肯定地怀疑李卓娅呢?

        实际上,这里面的很多事,王同伟并不知道。

        他只是个棋子罢了,但因为他能力的问题,他甘愿当棋子,因为棋子是有好处的。

        “你这种人,遇到坏事,你以为是机会。真的遇到了机会,你居然犹犹豫豫!”陆令的声音多少有些恨铁不成钢,“你可以以为我是在诈你,这无可厚非。但这个案子现在刚刚两天,警察就已经查到了这个地步,你真的觉得,整个辽省公安厅这么多专家,查不清这个案子?总之,你现在,确实还有很大的价值,有一些线索,是你知道,而我们没有掌握的。这是重大立功表现,但你记住了,一旦我们查清了,也就没有价值了。”

        “我...”王同伟是个自私的人,他知道有可能陆令是在诈他。但是此时此刻,和他今晚刚进来的时候,已经完全不一样了。

        刚进来的时候,他是真的考虑过这个事情,他觉得就是过来走个过场,觉得陆令和燕雨来了有什么用?

        今天来一趟,明天你们就不用来了。

        但来这里,他的自信心被陆令摧毁了一次,和陆令沟通理想国,拿着西方哲学的巅峰之作,来作为自己的理论,依然败得一败涂地。

        而现在,陆令的话里,直说李卓娅不是凶手,但是要带李卓娅细细核查,他知道出问题了。

        陆令确实是知道了一些事情的真相,这不是诈他那么简单了。

        “我...我配合警方...”王同伟咬着自己的牙,却有点咬不住,只觉得牙都在颤抖。

        ...

        (在家写了一整天,9400字,昨天说一万,这应该不算食言,这一章太难写了...)

        大家可以看看下面作者的话,讲了讲昨天的事情。加上作者的话,有一万字了...

        ------题外话------

        简单地说一下吧。

        这是外区的一个精神病患者,吃错了药。就是日常应该吃一些药物,但是他吃错了。

        他有一个对象是我们区的。(就离谱,这种人还有对象...)

        他来我们区看对象,但是他对象觉得他不对劲,就报了120。

        120来了之后,120带不走他,他一直闹腾。

        120报了警。

        警察来了的时候,在室外,天色很黑,这个人刚开始还有些老实,警察靠近之后,他突然拿出一把刀刃十几厘米的刀,一个警察给了一刀,然后被制服。

        索性都避开了要害,也没有整刀刺进去。

        我师父今年50多岁了,师弟刚参加工作没多久,这回都挂彩了。

        总之,都没有太大的问题。

        很多人可能要问,这种精神病为什么不关进精神病院。

        实际上,现在精神病极多,一个区在册精神病都有几千人,不在册的根本不知道有多少。这些人只有极少部分有暴力倾向,但没有暴力倾向的这一批,你也不能保证他一辈子没有。

        现在几乎所有的精神病院,都是满员状态。

        如果大家有兴趣,可以回去再看看《警探长》196-198章,那是作者工作中亲身遇到的,当时若不是作者我身强力壮,可能真的就挨刀了。

        作者身高193,体重100kg左右,我当初出警的那一次,带了个非常瘦小的小师妹,她还是实习学员...所以只能靠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