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江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警察陆令在线阅读 - 256章 六人会议(4k)

256章 六人会议(4k)

        关于烟头这样的证据,警察压根不会问。

        但是通过两名供述了的嫌疑人的表述,陆令大概是明白了怎么回事。

        烟头是驾驶船的这一位丢的,实际上还没抽完,应该算是被风吹掉了。

        这个雇主非常谨慎,平时要求大家戴口罩,关键时候要戴面具。至于雇主本人,日常戴着口罩墨镜和帽子,交易的时候也是戴着面具。

        不仅如此,每个人还必须戴手套,手套是这个雇主统一提供的,戴着非常不舒服,这玩意不透气!可别忘了,这是大夏天!

        大夏天,一直戴着不透气的胶皮手套,对于这些大老粗来说,实在是难受,抽个烟都费劲。

        这烟应该是没抽完,然后没拿稳,被风刮到了后面卡住了。实际上,这几个人在船上等待的时候,都不知道抽了多少烟,烟头也都是乱扔的。这期间也没人戴手套,只是这么多天,大部分证据确实灭失了。

        ...

        陆令找这些人核实尚强的声音,并且有两个人说这个声音就是雇主之后,剩下的人也都坐不住了。

        很简单,他们明白,这个身份神秘、他们都不知道具体身份的雇主,已经被警察抓了!

        既然这个人都被抓了,他们也被抓了,那守口如瓶还有什么意义?

        这些二进宫甚至十进宫的人,他们懂一些道理,明白这个时候不招供都是傻子。

        很快地,关于这起文物案件,警方就了解了大半。

        简单地说,就是这些人里,有一个头头,叫华哥,进去待过三次,以前还砍过人,在道上有些名气。

        这几年,虽然说扫黑除恶,但华哥做事一向谨慎,他做了两三年的放贷,也搞过一些软暴力催收,因为运气好,他搞的这几单,都没人报警,后来他看形势不好,就低价把自己手头的账单给卖了。

        债务人转移债务,需要债权人同意。债权人转移债权,不需要债务人同意,只需要通知一声。

        总之,他是避开了风险,但收入来源少了太多。

        所以,也接一些乱七八糟的单子。

        他是被人直接找上门的,对方带着现金过来,让他们搞一辆安全车辆,去当个保镖,还要请个人过来,但是不用伤人。

        看在钱的面子上,华哥当然是答应了,直接开始拉队伍。

        这样的队伍,理论上说还是保密性很强的,所以这件事当时警察也没有找到线索。

        车子开到河里之后,连个脚印都没有找到。

        在他们做这个事前一个多周,就把船提前偷好了,当时警察也没有把两个案件连在一起,只当是车子开到了岸边,车子顺着坡自己滑到了河里。

        实际上,也曾有警官考虑两个案件相连,但找不到船,这一切也是白搭。

        关于那件青铜器,这些人都没有直接看到。在最后的交易过程,这几个人都在外面,里面陪着尚强的,另有人在,不让这些人知道具体是啥,也省的这些人有歹心。

        而华哥这几个人也明白,不知道的东西不要问,对自己有好处...这都是老惯犯才明白的。

        交易完毕之后,他们几个开着那辆车离开,把车开到了河里,然后有人开船来接应,一口气跑到了郊区,接着尚强提前离开了,也不知道去了哪。

        总之,就是这样的一个过程。

        从这些人的话里,尚强还有一名同伴,是一位年轻的男性。尚强跟着大家坐船离开的时候,是自己一个人,拿了一个盒子,目前判断可能就是文物。当然,这些人都不知道是啥。

        这样一来,偷船案算是彻底破案了,文物案却没有任何头绪。

        尚强死了。

        这种特殊的作案方式,看似是对现场进行了细致的布置,实际上,也是对现场非常细致的清查。如果说对方是冲着这一件罍来的,那这个案子动机就很足了。

        虽然陆令不知道这个东西值多少钱,但他明白这一定是天价。

        尚强哪来的钱?

        且不说雇佣这件事,就说交易,这个东西不可能太便宜了。否则也不至于让尚强大费周章地“请”了一名教授来...

        十万八万的,应该是尚强短期内能筹措资金的极限了,这雇人都不一定够,就别说买这种东西了。

        陆令一直觉得尚强这个人不完整,那他的另一半身份到底是谁?

        尚强已经死了,陆令只能把目光放在尚强的父母那里。

        尚强的父亲,是一名商人,母亲是某商业银行高管。

        根据商业银行法规定,银行高管是禁止向近亲属放信用贷款的。但规定是规定,谁都知道这种夫妻组合肯定是不少赚钱,尤其是尚强的父亲,还通过一些渠道获取了某个特殊的身份。

        尚强死了之后,尚强母亲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已经哭了好久了,但好在也是成功人士,并没有来公安局胡闹。

        尚强的父亲,目前也只是接触过一次,非常伤心,但依然在工作中。根据警方了解的部分线索,尚强的父亲在外面还有其他的孩子。

        因为这个事情,警方不得不仔细查了查尚强和他父亲的一些账目,没有发现过多的异常。但是对于尚强的父亲来说,只要把时间线拉长一些,想存一些现金还是难度不大的。

        这个事让陆令想起了风雪镇那个案件,李乐乐通过自己的手段,把私生子李浩直接送到了绝路上。那这个案子有可能是这种剧情吗?

        尚强到底是什么身份?为什么要搞一件文物?文物去了哪里?到底和刘铮之死有什么联系?

        ...

        一开始,陆令觉得这个案子里刘铮是关键人物,现在却发现尚强可能更为关键,只不过尚强的信息,确实是太难查了,他和刘铮完全是俩概念。

        ...

        此时此刻,寇羽扬的房间。

        采集到的数据,加密方式是端端加密。

        简单地说,只有发送端和指定的接受端可以访问数据,而其他人,无论是黑客还是第三方,都无法获取这些加密数据。密钥在个人用户的设备上,不获取个人用户的设备,就无法获取数据。

        这也就意味着,燕雨和寇羽扬无法获取所有的信息,只能是以后获取了终端设备,再去核对,看看能不能对上。

        “总归,数据量还是不小的,只不过解不了密,黑市卖不上价格...”寇羽扬表示了遗憾。

        对方那边真是挺舍得花钱,漏洞实在是太少了,他一个人准备不充分的情况下,确实难取得太大的战果。

        也不知道烧了燕雨这么多钱,燕雨会不会不高兴。

        “这挺好,以后我们有案子,可以和这里校对。”燕雨还是挺满意的。

        实际上,她只是有些气愤,觉得这些人太猖狂了。

        最近陆令遇到的这些案子,她一直觉得有这些人的身影。这是一场长期的斗争,这一次,她就是为了出一口气,让对方也头疼一下,这已经做到了。

        至于钱,对燕雨来说,也是有一点点心疼的。

        燕雨一直对办案很执着。

        “不过,也不都是无用之功。这个尚强,他的信息核对上了。”寇羽扬道。

        “尚强登陆过这些网站?”燕雨再次确定了一下,这可是很重要的信息。

        “嗯,但你不要抱太大的期望值。他们会定期把一些记录清除掉,可能是存入内网,也可能是删除,总之这里没有看到尚强近日的沟通记录。”寇羽扬道,“而且,我们并不知道尚强所在的这个名单到底是什么。杀手还是雇主?确实不清楚。”

        “嗯。”燕雨点了点头。

        “待我们以后多核查到几个人,就知道这个名单是什么了。世间事,谁也不能预料,燕队无需烦忧。”

        “这倒没什么,我们六人,再次开会研究一下此事吧。”

        “好,我这边没人,可以在这个屋里。”寇羽扬点了点头,开始收拾椅子。

        燕雨联系了一下大家,虽然已经很晚,但队里六个人都到了。

        经过这么长时间的侦查,又有不少证据得到了汇总。

        第一是从尚强的外地女友那里,获取了大量的聊天记录,这可以用来分析尚强的性格。

        第二是已经核实到嫌疑人进出的门是哪一道,而且对这里进行了技术检测。开锁方式是技术开锁,在电磁锁的某个地方接入了12v的电流。

        第三是对这道门附近的痕迹进行了细致核检,采集到了外面水泥地上的脚印,可以判断嫌疑人是一名女子,身高1米60左右。

        第四是专业人士对于两名死者体内钛元素超标一事提出了质疑。虽然有一些制造氰化钾的途径需要含钛催化剂,但这种制备方式过于复杂且耗材获取更困难。

        用氨水和木炭就能制备氢氰酸,冷凝后加入草木灰,再经过某个处理步骤,就能获得氰化钾溶液。非常非常简单,何苦走肟脱水法这样的复杂流程呢?完全不符合常理。

        燕雨看到大家都到了,没有直言寇羽扬做的事,只是说在某个特殊的数据库里,找到了尚强的名字。接着,环顾了一下六人:“大家有什么好的想法和建议,都可以提出来,我们都可以尝试去核查。”

        整个屋子安静了五秒钟,一点声音都没有。

        寇羽扬把椅子转过来,坐在椅子上,双手搭在椅背上,看着燕雨的这支队伍。

        “钛元素超标,应该是本案的关键吧。”叶文兴此刻倒是第一个发言,“我听到了这个线索之后,我查了大量的资料。有不少研究表明,钛能刺激吞噬细胞,使免疫力增强。这些研究正确与否不重要,重要的是,可能很多高端保健品会用钛作为噱头。如果是这两个人都吃过某种高端保健品,那说明他俩可能还认识。”

        “目前的证据显示他俩并不认识,刘铮这个人还是比较真实的吧?”陆令有些不解,他现在感觉刘铮和尚强是完全不同的。

        “那可能王同伟也有问题,王同伟说不定同时认识这两个人。”燕雨想了想,“可惜了,这都两三天了,不然还可以验一下王同伟的血液,看看钛超标不超标。”

        “可以考虑他俩是一个组织的,都买了所谓保健品。我感觉这俩人都虚,需要补一补。”陆令道。

        陆令这话,没头没尾,既不能说对,也不能说错,大家就不说话了,各自在思考问题。

        看着叶文兴都加入了思考的队伍,刘俪文有些慌,怎么回事?

        随即她看了一眼青山,发现青山一脸迷茫,瞬间感觉踏实了许多。

        大家都沉默着,陆令发话了:“本案中,尚强是文物案的重要嫌疑人,但现在我们没有看到文物的踪迹。从尚强的聊天记录可以看出,他是个控制欲比较强的人,习惯了去掌控别人,也是比较喜欢思考、很能琢磨事情的人。他的屋内物品摆放也比较整齐,是个对自己有要求的人。找他的同学沟通,尚强日常饮酒也不是很多。这一次能喝酒,我想大概率文物是不在这里的。可能已经出手了,毕竟已经过去了这么久。”

        “既然尚强已经加入了这个组织,具体是什么身份不详,我们现在又怀疑凶手和这个组织有关系,那这次谋杀就可能是内部的争端。如果是内部争端的话,本案很多问题都好解释。我们现在怀疑是李卓娅影响了王同伟,但李卓娅怎么看都没有发现作案动机。所以能影响王同伟的,可能就是本案的催眠师了。”陆令深呼一口气。

        本案关于尚强的线索,实在是太少了,这位死者本身,就在不停地藏匿自己的信息,给警方看到的,也只是他的冰上一角。

        “我之前解释,我说这个催眠师,她不可能只是为了来影响一下保安负责人,那也太大材小用了。现在分析这个案子,唯一肯定有问题的人就是王同伟,那他就有可能是被催眠师影响了。这种潜意识的影响,我也解不开,这不是能力问题,而是王同伟已经是心理绝症。”

        “大家一定都知道马斯洛的需求理论,人类的需求是一种似本能需求。比如说对于食物的需求,随着各类动物沿着种系上升,对口味的需求就会越来越重要。猴子比起小白鼠,对于口味的需求高很多,人类则比猴子高很多。然而,这种似本能需求,只要在条件适宜的时候才能表现出来。”

        “野猫不会在意吃老鼠好不好吃,饿坏了的饥民可能就不是人了,但一旦条件适宜,越高等的动物、条件越好的人类,似本能需求就越旺盛。”

        “家猫条件越好,越养越刁,很多小鱼干都不再爱吃,而越是有钱的人,对于一些东西的品味就越来越高,满足阈值也会越来越高。需求的层次越高,越是如此。”

        “考虑到尚强特殊的家庭条件,我可以得出一个结论,就是尚强满足阈值非常高,他有着迫切的成长性需求,也就是高级需求。”

        “你是说自我实现吗?”燕雨问道。

        “是的,比如说他去买卖文物,可能不仅仅是为了钱,也是为了心理上的满足。这个案子如果按照现在的思路去考虑,就不难了,这些人都是一个闭环里面的人。”陆令道。

        “那总结这么多...”刘俪文最终还是说了半句话,后半句没问出来,她有点不好意思。

        “用之前考虑过的最笨的办法,仔细核查尚强的朋友圈,看看他认识的哪个人,能有可能认识修复青铜器的专家。他父亲的关系也要仔细地核查,本案找到青铜器的流向,闭环可解。”陆令叹了口气,说道。

        ------题外话------

        推一本好友的书,老作者了,写了十几本,这本是最好的一本。喜欢明朝史的可以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