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江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警察陆令在线阅读 - 247章 侦探社

247章 侦探社

        “这案子,比我想象的要专业。”回到刑警大队,燕雨和陆令说道,“我倒是觉得,凶手并不会专门去找一个懂催眠的人来干这个事情。如果这样的需求,都要专门找人,案子就搞砸了。”

        “嗯,确实。想关闭一些监控难度非常低,无论是电磁干扰还是搞点破坏,都很简单。以这边物业的负责程度,如果摄像头坏了几个,几个月时间肯定不会修。”陆令点了点头。

        根据奥卡姆剃刀原则,在逻辑上,如无必要,勿增实体。

        凶手不是傻子,他自然也明白这个原则。案子在设定好之后,一般来说不要多一些无意义的行为。这个凶手布置头发和沙子的行为,已经搞得很复杂了,如果处处都这么复杂,案子的漏洞只会越来越多。

        “所以,我考虑,凶手,或者凶手的帮手,他本身就有催眠这样的技能,用这样的方式属于非常简单的事情,并不是刻意去寻找这样的帮手。”燕雨分析道,“那什么样的人,会日常就会催眠呢?”

        “催眠比你想象的要难一些,尤其是能把路人催眠,光是建立信任就很难。”陆令道,“所以这个人真的挺专业的,至少催眠这方面,不会比我差。”

        “你要这么说,我就得重新评估这个事情。这不像是个人行为,更像是犯罪组织所为。”燕雨神色有些凝重。

        “什么犯罪组织这么厉害?”陆令问道。

        “据我所知,有一个。”燕雨停顿了一下,“侦探社。”

        陆令没有说话,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你听过这个?”燕雨有些好奇地看着陆令。她来辽省两年,都没有见过这种东西出现,陆令居然能听说?

        “看来,你还是有一些我不知道的历史。”燕雨看陆令不说话,微微一笑,“好事,这么说,你大概知道敌人是干嘛的,对吧。”

        陆令认真地点了点头:“我确实知道,而且...我也知道白松这个人。”

        “你知道我师兄?”燕雨非常吃惊,她明白,陆令所说的“知道”,不是近期听她说的。

        “知道,”陆令看了看天空:“其实,我五年前,就知道他了。”

        陆令看了看左右,刑警大队的这间屋子没有任何其他人,说道:“这个事情,我来辽省这么久,没有和任何人说过。准确的说,我和我们所长王兴江,以及廖峻聊到过,但都只聊了很少一部分。”

        “五年前,2016年的夏天,那一年,我读大四,我兄弟夏子望警校毕业,在渝州成为了一名见习警察。那一年,渝州发生了一起命案,后来夏子望和我讲过这个案子,我印象很深刻。这个案子里,有两个人死亡,林晴、林亮,还有很多很多的关系人,非常复杂,这个案子,你听过吧?”陆令问道。

        燕雨点了点头。

        “那个案子,就是你的师兄,白松带着队伍,过来侦办的。案子办得非常快,也非常漂亮,这件事,对当时只是见习警的夏子望,影响非常非常大。案子后来不要求保密之后,我兄弟迫不及待地跟我分享了案子的一些过程。那时候我读大四,听到这样的案子,自然是感觉到非常非常新奇。然而,这个案子没有那么简单,后续,要查一个叫x的人。这个x,在两年后,被你师兄他们抓到了。然而,x背后的组织,一直都存在。”

        “x被抓之后的大概一年多,我兄弟经过数年的努力,终于查到了一些端倪,也就是你说的侦探社。我当时还在高校读研究生,就从我们学校,也加入了学校的侦探社组织,配合夏子望工作。从某方面来说,其实我也算是夏子望的线人。然而,就在我们共同努力,终于发现了一些端倪的时候,夏子望牺牲了。他是因为涉及毐品案件牺牲的,但...”

        “所以,你们最终查到的那条线,指向辽省,是吗?”燕雨问道。

        “是。”陆令道,“夏子望接触到这个的时候,跟我说过,这不是他这个级别应该接触的案子,但是,没有实体证据,只有虚无缥缈的猜测,很难上报,而且他也不知道上报的过程中会发生什么,也许并不会被重视。说实话,我只是个普通人,但是,我从小到大,就这一个兄弟。”

        “我们都是普通人,我师兄也说他是普通人,”燕雨看着陆令,“你的这个秘密,即便是我们团队内部,也不要说。绝大部分人,都不知道他们面对的是什么。我师兄,要在几个省搞这个职业警察,其实对抗的,就是这些别有用心的团体。这种组织不会被消灭,但它必须有制裁者才行。”

        “我明白,你若不提,我永远都不会说。现如今,再次碰到疑似这个群体...”陆令道,“我先给你讲一下我们学校的侦探社吧。其实,很多学校都有类似的社团,这种社团本身没有任何问题,甚至,99%的学生,乃至组织者,都不知道这种社团有问题。这里面的问题,是给一些别有用心者准备的。当我在社团里,一直去寻求一些特殊案件的手段、一直去搜一些躲避侦查的方式等等,就发现了一些特殊的网站。”

        “这些网站,也没人会对接我,我也没有尝试去找。我兄弟跟我说过,如果到了对方找我的层次,在对方找我之前,他们会把我仔细地核查一遍,确定我是真的有杀人动机,才可能对接我。我只是普通家庭、普通人,可真是不敢被对方查,更不敢被对方找。但是,我知道,这东西真的存在。我兄弟的死,都说是死在禁毐的路上,但...我不信。”

        “也许,全天下都信了,”陆令道,“前阵子,我查清了我们派出所指导员胡军的死,我看到胡军的妻子哭的稀里哗啦,那一刻,我甚至有些羡慕他。因为截止到现在,我兄弟的死,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哭,我流不出眼泪。”

        “陆令,”燕雨伸出了手,“你说的没错,你是普通人,也只是个普通的警察,是时候让我重新认识一下你了,握个手吧,警察陆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