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江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警察陆令在线阅读 - 241章 《蝴蝶之生》

241章 《蝴蝶之生》

        陆令和刘俪文一起去看尸体去了,现阶段尸体还在医院。

        两具尸体死亡时间非常接近,死亡方式也相同,但法医依然没有漏检,两具尸体都认真地进行检查。

        也许会有人问,为什么不去追查氰化物来源?

        以沈州市为例,能拿出氰化物的医院、科研所、大学、工厂等,不知道有几百家,甚至上千家,一有案子就去把所有机构翻一圈查来源?这根本不可能。更不要说,鬼知道凶手是从哪个城市搞到的氰化物。

        不仅如此,氰化物的合成难度并不高,“氰”不是什么特殊的元素,就是碳氮叁键相连的一个相当稳定的强吸电子基团,酰胺脱水、卤代烃转化、芳香胺重氮化等n种方式可以合成。

        普通人可能搞不到,本案的嫌疑人,作案方式如此特殊,并且目前高度怀疑他从事与医学相关的职业,想神不知鬼不觉地搞点氰化物,并不是太难的事情。

        “燕雨带着武玉强,干嘛去了?”陆令问刘俪文。

        “不知道,不过以她的性格,肯定不会闲着,等呗。”刘俪文对燕雨的事情并不关心,“对了,今天听你说,风雪镇那个案子,听你的意思是,那个案子还没有完结吗?”

        “那个案子的环境非常封闭,除那个杀人的李浩之外,也没有其他人了。不过那个案子,有几个人一直给我一种怪怪的感觉,总觉得没看透,我就一直有些心病。”陆令叹了口气,严格的说,这也是一种强迫症,就是遇到一些有恶意的人的时候,他就非常想把人看透,看不透总是不放心。

        “谁你没看透?”刘俪文有些好奇,毕竟这个案子她可是参与了。

        风雪镇的案子,因为是封闭场所,人也没跑的,所以最开始的时候,对于县局来说,最大的难度还是在尸检和现场勘查上,因此邀请的专家主要也是这两方面的,燕雨自然也就没来。

        “我怀疑,余士可还曾经有一起犯罪,并且和她的第一个剧本杀有关。除了他,姜安东总给我一种怪怪的感觉。这俩人先不谈,还有两个人,就是余士可来自上京的那俩同学,崔璧和项玉娇,这俩人看似是过客,但远比正常的大学生冷静。这可不是所谓‘好大学’就能概括的,我可不相信好大学的学生,心理素质就能这么好。”陆令解释道。

        风雪镇的案子,刘俪文是接触过两具尸体的,对案件还是比较了解的。

        “好家伙,你这全员恶人啊,”刘俪文先是思考了一下这几个人分别是谁,“要你这么说,当天在那里的,就基本上没好人了。”

        “我之前办的东坡村案件就是这样,这种复杂的命案,涉及进来的人,往往都不那么简单。当然了,都没有证据,所以这些话我都不会到处去说。毕竟,没有证据,那就没有问题。”

        “对。”刘俪文点了点头。不过,她说完,突然忘了自己接下来要说啥,“诶,我有个问题想问你来着。”

        “我靠,”刘俪文敲了敲自己的小脑袋瓜,“我刚刚一定有一件事要问你,但是,刚刚思考了一下那几个人,一下子就忘了!”

        “你刚刚应该是想问我,余士可的第一个剧本杀到底是啥,因为我说到这句话的时候,你有些反应,但没有打断我。”陆令提醒了一句。

        “啊对对对!”刘俪文在这0.01秒内,差点爱上陆令,这种想不起来东西、被提醒瞬间想起来的感觉,太通畅了!

        “你太厉害了!”刘俪文情绪恢复了一点,赞叹道。

        “没,”陆令摇了摇头,“她的第一个剧本杀,叫《蝴蝶之生》,讲的是一列火车的故事。故事的设定是20年前,在一个非常偏远的地方,这里是边疆,国家因为军事需要才修建了铁路,但乘客很少。卧铺车厢只有八人,硬座也就是几十人。故事讲的是,卧铺车厢里,每一个人,似乎都是不经意间做了一件小事,每一件事看似都不重要,但把另外一个人,和他的朋友,一起害死了。”

        “具体是怎么害死的呢?”刘俪文有些好奇。

        “所有的巧合,最终导致这两个人在行驶过程中,不小心从车门处掉了下去,那个车门,因爲無数的巧合,没锁住,而这俩人,又因为巧合,正好在车门那里倚靠着车门。”陆令对这个剧本非常熟悉,他看了很多遍。

        “如你所说,应该叫《蝴蝶之死》吧?”

        “不,这两个死者,他们上車的时候,带了一个小笼子,里面有一只漂亮的蝴蝶。他们俩死后,第一个死者的家属,过来收拾遗物,把蝴蝶放生了。”陆令道。

        “啊?”刘俪文听到这里,打了个寒颤。

        如果从这个结局来看,似乎,就是这个蝴蝶想活,而控制了这一切的巧合,最终死了两个人,蝴蝶活了下来。

        “你要玩这个本子吗?”陆令问道,“如果我没记错,现在沈州这边还有这个本。”

        “我不玩,听着怪吓人的,这哪里是剧本杀,这是...”刘俪文也不知道该说啥。

        作为一名法医,她从不怕尸体,但作为一名女生,她还是怕一些玄幻的东西,哪怕明知不存在。

        “今天的这个案子,其实就很特殊。我们如果思考,这是系列杀人案,那么很可能是‘无动机杀人’,如果是这样,考虑两个死者的人际关系就没有意义。但两名死者又有高度的相似性,所以还不能单纯考虑无动机。这种情况,让人难以有倾向性,必须把侦查力量分散在不同的方向。”陆令不再沟通之前案子,还是回归本案。

        “走吧,我去和那些法医沟通一下。”刘俪文对陆令的话表示认可,但现在先慢慢来把。

        不多时,刘俪文就得到了最新的进展:“从尸检结果上来看,说实话,这俩案子,死因高度相似,虽然说現场不在一起,但是也相差不多。但是,有一个细节,值得我们注意,就是两名死者的身体里,都发现了超量的钛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