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江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警察陆令在线阅读 - 227章 人生嘛,就是这样

227章 人生嘛,就是这样

        当天下午,不知名小河。

        “喂牛啊,小麦秸秆不行,得用玉米叶、玉米杆,牛都爱吃,谷子秸秆也行。”雷大爷说道。

        “为啥?我看那边堆了小麦的草垛,还有些纳闷。”陆令问道。

        “小麦杆不好消化,而且一下雨就容易发霉,反正牛吃了不好,除非青贮一下。不过青贮的话,还是玉米好用。”雷大爷耐心解释道,随即指了指陆令旳鱼漂,“你是不是上鱼了!”

        “哦哦哦,还真的是!”陆令抓紧提竿,还真是中了一条,不过很小很小,一两都不到...

        ...

        去完烈士陵园,陆令下午回去休息,案子现在也不需要他多帮忙,后天就要去沈州了。

        明天去县局开会,今天没啥事,就钓会儿鱼。

        每次和雷大爷一起钓鱼,陆令总能学一些农事。

        人可以不知农、不事农,但不可以轻农,陆令来这边钓鱼,也经常能遇到一些农民钓友,他们每到农闲时分就喜欢钓钓鱼。

        这些人的装备非常一般,有的就是木棍鱼线鱼钩加蚯蚓,钓到鱼就是为了改善伙食,但他们也有很多值得学习的地方,来这边半年多,陆令对农作物等,虽然没有多少实操经验,但起码都认识了。

        刚来的时候,他还曾经有过把冬小麦当成韭菜的尴尬经历。

        “别乱跑,小心点!”雷大爷冲着不远处喊道。

        雷大爷的孙子今年7岁,正是淘气的时候,马上就要上二年级,现在是暑假,这就跟着雷大爷来这边玩。

        孩子太小,淘气,到处跑。

        “爷爷,给你看这个!”小孩拿着一个玻璃药瓶,炫耀着向雷大爷走来。

        “这是啥?”雷大爷有些不解。

        孩子拿着一个200ml左右的透明玻璃瓶,里面应该是水,除此之外,瓶底有个直径五六毫米的银珠,到处滚动。

        “我找了一整天,搞到了一个这么大的银珠!厉害吧!”孩子一脸的得意。

        “这应该是汞,”陆令看向孩子,“你这是怎么弄到的?”

        “我们村口一个地方,只要挖开那里的一些土,就能挖出来特别小的银珠,小银珠和小银珠放在一起,能凑成一个大的。我这个,这是攒了好几...好多好多!”小男孩不知道用什么量词,他数学明显不太好。

        “汞?”雷大爷听过这个东西,一把把孩子的瓶子拿了过来,“这玩意对身体有害,以后不许玩了!”

        “啊?”孩子脸上的笑容一下子没了,接着就挂上了哭脸,和雷大爷抢了起来。

        这可是他一天的劳动成果。

        “雷大爷,你先给他,这个东西放这瓶子里,不会中毒。不过,这个事可得问清楚,这是咋回事?你们村怎么可能在地表挖到汞?”陆令有些疑惑。

        汞的比重有13.6,自然界中多是汞的硫化物,单质汞并不常见。

        “村里以前有淘金的,现在不让搞了。淘金不得用这个嘛,回头我得和村里人说说,可不能让孩子们去挖这个东西了。”雷大爷倒是明白这些。

        金在自然界也不都是单质,也有含金化合物,汞可以把里面的金置换出来。所以淘金的人,大多都用这个东西。前些年管的松,不光是王宝泰这种人在淘金,一些村民也小打小闹地搞一些。

        “哦哦哦,明白了。”陆令转过头和孩子说道,“你爷爷说得对,这个东西是有毒的,尤其是在那里挖这个东西,肯定是不行。”

        “哪有什么不行,他们都在挖,小峰他挖的最大,比我这个还要大一倍!”小孩子哪懂那些,只觉得别人可以,他也可以。

        “这个事这样可不行,你们村得想办法不让小孩去弄这个,不然时间久了,容易出事。”陆令道。

        “嗯,确实。”雷大爷也重视了起来,这就收拾钓具,准备回村。

        当爷爷的,没有人希望自己孙子健康受损。

        “以后,我可能很少过来钓鱼了。”陆令和雷大爷说道。

        “你们年轻人,工作为主,没事的。”雷大爷很是理解。

        “嗯,祝您身体健康。”

        雷大爷走了,陆令一个人钓鱼也没啥意思,也准备离开。

        在这边已经大半年了,陆令也见识了很多本地的文化,逐渐适应了这里。陆令没有在农村长大,现在看着农村孩子的这些成长经历,觉得是很有意思,也许这就是人应该行万里路的原因。

        收拾好渔具,回到派出所,还没有到下班时间。

        上午一起去了烈士陵园,大部分人回来还得接着上班,也就是陆令这几天一直加班,能够倒休一下。

        “陆令,”李静静看到陆令,打了个招呼,“又去钓鱼了啊?”

        “是啊,不过今天啥也没钓到,晚上没办法加餐了。”陆令笑道。

        “你咋这么悠闲呢,我就没这种爱好。”李静静羡慕地说道。

        她是真羡慕。这乡镇派出所,别的爱好都不行,也就钓鱼可以。哦,也不对,玩游戏也可以,不过,她不爱玩游戏。

        “那怎么办...你要是想学钓鱼,我可以教...”陆令说到这里,突然卡住了。

        没时间了。

        虽然陆令一直没有考虑过这个事情,但是,他在苏营镇派出所的时间,已经很少很少了。

        少到...可能就剩下今天和明天两天了。

        后天,陆令就要去沈州,参加省里的为期三个月的考核。现在还剩下两个月零几天。

        考核之后,陆令大概率也能进入最终的集中培训阶段,同样大概率可以成为职业警察。

        刚开始,陆令报名的时候,虽然大家都知道他可能会被录用,但那时候总感觉一切还远,而且大家也觉得,省里人才济济,一共18个名额,小乡镇派出所的人,哪有那么容易?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事情就变了。

        派出所的人现在也不知道从哪里得知,可能是游少华说的,总之,大家知道,9月15日,省里的考核数据中,陆令第一名,遥遥领先。

        不仅如此,就这几天,陆令还主持侦办了一个系列大案,不仅侦破了李美玉被杀案,而且把东坡村多年的积案累案得以捋顺,除此之外,还查清楚了胡军的死因。

        这些,目前还没有算分数,但是谁都明白这是什么概念。

        这一切的背后,也就意味着,分别的时候到了。

        陆令明天晚上,参加单位的聚餐,再去省里,大家想见到陆令,可能就非常难。即便见,也最多能吃顿饭,想一起工作、一起办案,几乎不太可能了。

        至于三年多以后...

        李静静都不敢想到时候陆令是什么样子,可能...

        两个人都没有接着说话,谁也不知道该说啥。

        “总之,加油吧。”陆令道,“人生嘛,就是这样。”